接龙客栈【盗墓系连载】南墙25

字数 2936阅读 229
盗墓小说《南墙》


前情提要:一鸣试探南屿身份,为得图纸绑起蔷薇。

鬼先生从外面走进来,“今晚是月圆之夜,方才看见蔷薇脖子玉石,掐指一算,那玉石正是夜郎墓内的东西,兴许,今夜我们就可以拿到图纸......”


目录在此

上一章回顾


第二十五章:一鸣的枪

夜,渐深。

山谷里一片漆黑,远处间歇传来虫鸣声。

月,当空。

被绑在柱子上的蔷薇已经沉睡,她太累了,从夜郎墓里出来本就是死里逃生,现在又不知陷入怎样的是非中。

那脖颈前挂着的玉石果然发出荧光来,在月光下渐渐显得耀眼夺目起来。

“卧槽,果然是个宝物。”凡殊不禁感叹道,话音未落就被一鸣捂住了他的嘴。

此时,一鸣等人正躲在帐篷里,等待时机。

不远处,便是南屿的帐篷,此刻瑞林正在他的旁边睡着,他们和清风蔷薇的帐篷紧挨着。

南屿不知道瑞林送那个他们见到的断臂的路人葵出洞时究竟遇到了怎样的事情,现在的他像是一鸣的仆从一样,南屿可不敢惊动他。

南屿不停地掐着自己的大腿,他怕自己真的睡去。直到他听到对面床铺传来的打鼾声,他才小心翼翼地翻转身,盯着瑞林,起身,下床,悄声溜出帐篷。

南屿快步冲到清风的帐篷,打着弱光灯,小声叫醒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清风,清风醒过来正准备惊叫,声音还没发出就被南屿一手捂住嘴巴,大概是清风睡觉时流的口水,他捂住她的嘴时感觉湿漉漉的。

“我现在去救蔷薇,然后我们立刻就离开这里。白天我已经看清楚能逃离的路线了,你收拾好东西,我们西侧集合。”南屿轻声说完,就灭了弱光灯,从帐篷里蹑手蹑脚走了出来。

“鱼,上钩了。”一鸣笑着道。

“没有,应该还会有条大鱼。”鬼先生在一旁坐着,一只手掐着手指,另一只手摆弄着她怀里的那只黑猫

一鸣听到此话,停住了本想迈出帐篷的脚,“谁?”

“麒麟。”鬼先生双手抱起那猫在脸上蹭了起来。

“李奇?”凡殊问道,米可拉也心领神会。听到李奇的名字时,那猫竟转过脸盯着凡殊,黑暗里,只见一双阴森幽怨的眼睛。

凡殊突然被吓得后退一步,碰到椅子腿,跌倒在地。鬼先生则伸手遮住黑猫的眼睛,“他来了。”

听到一鸣帐篷里传来动静的南屿心里吃了一惊,盯着那帐篷不敢前进。蔷薇就绑在一鸣的帐篷外,这确实太过冒险。或许暂时答应加入一鸣,才是最佳的选择。

正当南屿准备退回去时,一转身发现李奇正站在他的身后,他一个快步上前,控制着音量,“我就知道你会来,把图纸拿出来吧,换蔷薇。”

“你以为……”李奇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蔷薇,“给他们图纸,你们就能平安吗?”

“他们绑住蔷薇就是为了得到图纸,只有这样才能换回蔷薇。”南屿答道。

“说起图纸的话,你心里不是有吗?”李奇看着南屿,南屿则略显尴尬,他见过那份图纸,一份稍微复杂的地图并不能难倒作为地理高材生的他。

月光下,两个人就那么站着,一鸣等人则在等待他们走近,鬼先生的阵法越近才越有效。

“我们先去救蔷薇吧。”南屿指了指绑在柱子上的蔷薇。

李奇没有说话,径直朝蔷薇走去,他是感受到那玉石之力才来,冥冥之中觉得是蔷薇问题。蔷薇花的守护者,他本该能极准确地感受到蔷薇的危险,许是距离太远的原因,这次只察觉到玉石之力,却没有感受到蔷薇花的召唤。

南屿紧跟李奇过来,突然听到一声猫叫,随即从一鸣的帐篷内冲出一只黑猫,哀叫着,瞬间就张嘴咬向李奇的小腿。

“啊!”随着短促且低沉的叫声,李奇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小腿。

一鸣、鬼先生从帐篷里微笑着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凡殊和米可拉。

“一鸣先生!”南屿立刻意识到中计了,“请放过蔷薇吧。”

一鸣却没有理会站在那里被黑猫注视着不敢动的南屿,他看着蹲在眼前的李奇,“你……为什么要来救蔷薇呢?”

“夏虫不可语冰。”李奇没有抬头。

“你!”一鸣被气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大呼一口气,转而笑道,“麒麟族、蔷薇族如今尽在我手,光复我族,指日可待。”

“无戒,竟然是你!”李奇抬起头发现站在一鸣身侧的那名女子,一身粗布灰衣,却正是李奇昔日故友无戒,“所以那只黑猫是黑化了的猫猫?”

黑猫转过头,盯着李奇,眼神依旧透露着幽怨。

“在下江湖人称鬼先生。而你,还是交出夜郎墓得到的图纸吧!”鬼先生顿了一下,说道。

“好,但是你们要放了蔷薇,还有南屿和清风他们。”李奇站起身,望着鬼先生。

一鸣停了片刻,“好,把图纸给……”

“你没资格谈条件。”鬼先生打断了一鸣的话,“图纸留下。”

“南屿过来,救人。”李奇没有理会鬼先生,径直朝蔷薇走去,动手就要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却只见鬼先生咒语一念,李奇伸出要解绳子的手就滑了下去,继而是李奇整个人跟着昏了过去。

南屿在一边看傻了眼,这个叫鬼先生的到底是不是人,眼前所见完全不符合科学。她和李奇难道认识?

“凡殊,去搜他的身。”一鸣看到李奇倒在地上不禁欣喜起来。

凡殊上前,把昏倒的李奇拖拽到一鸣面前,将手伸到他的身上摸索起来,好大一会儿,抬起头对着一鸣摇了摇头。一鸣皱起眉,蹲下来,亲自找寻,也是无果。

与此同时,蔷薇脖颈上挂着的玉石越发闪亮起来,而蔷薇则似晕了过去一般,一直没有动静。在西侧出口久等的清风迟迟不见南屿,便回来了,此刻正躲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

“竟然有好戏不叫我?”路人葵坐在轮椅上自己动手移动了过来。

一鸣慌忙站起身,“抓到一个前来营救蔷薇的人而已,你这行动不便的,回去休息吧。”说着,一鸣便示意凡殊起身送路人葵回去。

“不不不,一鸣先生,我这不也是代表老板熟悉熟悉情况嘛。”他特地强调了“老板”这两个字。

“那是那是,都是为了工作。”一鸣无奈,不知如何收场。

“那个发光的玉坠,应该要交给我带回给老板吧?”路人葵刚开始过来就是那光芒吸引而来的。他说着,便朝蔷薇过去,轮椅在地面上发出吱嘎嘎的声音。

没有人说话,他们看着路人葵慢慢靠近蔷薇。

满面笑容的路人葵盯着那光芒,踮起屁股,伸手,握住那玉坠的瞬间却被弹开了,一下摔在一鸣的面前,一鸣没有去扶路人葵。

只见那光芒瞬间消失了,蔷薇似乎也醒了过来。路人葵无助的看看周围的一圈人,默默爬向自己的轮椅。

“发生什么事了?”蔷薇发现周围站着一群人,还有在地上爬的路人葵,然后她看到了躺在那里的……“那是李奇吗?”

“是的,蔷薇。”一鸣从路人葵身边走了过去,走到被绑着的蔷薇面前,“你这个玉坠是夜郎墓里的东西吧?”

南屿思忖片刻,上前把路人葵倒在地上的轮椅扶正推到路人葵面前,路人葵抬头看了看南屿,缓缓爬上了轮椅。

“放了蔷薇,即日起,他们都归我管辖,我会向老板汇报。一鸣先生,你被撤职了。”路人葵坐在轮椅上拍了拍身上的土,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

一鸣皱起眉,拿起枪冲到路人葵面前,用枪抵着路人葵的头,“就TM凭你?!”

“你……你别冲动,有话……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千万别……”路人葵没有想到一鸣竟然突然将枪口对向自己。

“晚了。”说着,一鸣扣动了扳机。

枪没有响,枪里并没有子弹,路人葵却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

“怂包。”一鸣用嘴在枪口吹了口气,然后收起枪,慢慢走向蔷薇。

“告诉我,墓里的图纸去了哪里?”一鸣从另一个口袋拿出一把枪,在蔷薇的面前晃悠着,“你猜,这里面有没有子弹?”蔷薇沉默着,盯着南屿。

“凡殊,把那家伙带过来,他们还不信我买得起子弹了。”一鸣慢悠悠地给枪上了弦,将枪口对着被带过来的南屿。

“赌一把?”一鸣盯着南屿的眼睛,两双眼对峙着,一双透着嘲讽与挑衅,一双则飘忽不定。

“不要!我说,我什么都说。”一旁偷看许久的清风见此情形,哭喊着跑了出来。



下一章在此


喜欢就关注我们的专题吧|【盗墓系连载】南墙


接龙客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