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盗墓系连载】南墙22

字数 4405阅读 216
破解血咒

写在前头:《南墙》是由喃以之语和蔷薇一起合作写的盗墓故事,希望这个盗墓故事能够给大家带来快乐!喜欢就支持我们!

【简书连载风云录】
【盗墓系连载】目录在此


上一章回顾:血棺彩虹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第二十二章 破解血咒》

前情提要:老百血溅墓室,急了众人,血棺藏着麒麟族的秘密,麒麟小子执意留下来,南屿李奇意见不一,南屿不信鬼神传说,李奇却执意要打开棺椁,用蔷薇的血滴在了上面,可是反倒被那血棺与她之间的血线连在了一起,挣脱不开,南屿用棺椁里的美人的血救下了蔷薇。

南屿瞥见那美人的笑容,越发得真实,仿佛那一刻,夜郎国王会和她都会活过来似的,那血棺和美人的棺椁之间的那道彩虹桥,若隐若现地飘着,四个人不敢再接近那里,为什么蔷薇的血没有用,还是说蔷薇一族的后人经过不断地繁衍,到蔷薇这一代,血液已经不纯了?

“南,南屿,你们看,那个美人……睁开眼睛了……”清风紧紧地拉住南屿。

“不好,大家靠后,夜郎国王这是在对他的爱人眉目传情,那血线彩虹桥就是他们之间传递的桥梁,大家先别往后靠,千万别出声,看看他们。”李奇说道,此刻的场面,也已经超出了他的范围之外了。

“MD,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什么不死不灭,不眠不休之身吗?老子前半辈子算是白活了!”南屿闷哼了一声后不再说话,此刻,他不相信也是不可能的了,明明亲眼所见,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彩虹桥的血线越来越明显,夜郎国王从血棺里慢慢地站了起来,美人也是,两具千年尸体就这样慢慢地对视着,兴许如果放在古代,也许还会有人相信这样的场景,可是他们四个是人,眼前的一切真的无法相信,太诡秘了,这根本就是牛郎织女的翻版嘛,可是他们只是对视着,并没有做更进一步的传情。

“李奇,他们会不会是在交流什么?”南屿问了出来,他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待在旁边吧,总要做点什么事,他的心里还是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不好,夜郎国王将血棺里的血脉输送到美人的身体内,彩虹桥就是搭线,夜郎国王就是通过这个血线来传送血液的,我们必须要阻止,否则,待美人再次沉睡之后,她体内的血脉将会慢慢渗透出皮肤,凝结在空气中,继而祸害地面上的生物。”李奇解释着。

“你为什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南屿甚是奇怪。

“都说了,这里有我麒麟族的秘密,我是看过古书记载,才来了这里,除了她的后代,血统开始不纯正外,我们麒麟族在世代传下来的时候,都不允许与外人通婚,所以我们体内的血液和夜郎国王一样,所以,待会如果发生突变,南屿,你带着清风和蔷薇赶紧离开这里!”李奇像是在诉说遗言般,或许这里便是他最后的终结之地吧。

“不行,我们已经失去了那么多同伴,现在我们同样不能失去你!让我跟你一起吧!”蔷薇看着李奇,那一刻,她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是要奔赴刑场般得沉着。

“我想到了,南屿,你还记得你看到的那个喷泉一样的按钮吗?你去那个按钮那,我去血棺那找找, 应该会有同样的按钮,李奇,你和蔷薇分别去抓住那条血线,记住,在你们俩的掌心都要划破一个口子,我曾经在夜郎的古文书上看到过相关的记载,我们可以一试,如果失败的话,我们四个人可能都会像老百一样被吞噬,如果成功,兴许我们可以破了这个千年的诅咒!”清风忽然站了起来,变得冷静起来,此刻担惊受怕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了,唯有向前看。

四个人看了一眼,决定试一试,生死兴许就在此时此刻了。

蔷薇和李奇各自划破了掌心,在清风的口令下,各就各位,但是清风踏触血棺那的时候,双脚瞬间被粘住,动弹不得,“清风……”蔷薇刚好是面对着血棺的位置,她看到清风的双脚淹没在那滩血迹之中。

“蔷薇,不要管我,你和李奇,赶紧拉开那条血线,南屿,按下那个按钮!”清风艰难地将脚从地上那摊恶心的血中拔了出来,双脚早已伤痕累累,双手摸到血棺的那一瞬间,夜郎国王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清风,忽然他的手就这么按在了清风的肩膀上,嘴角还露出狐疑的笑容。

南屿这边,已经按下了按钮,可不见任何反应,他站了起来,看到对面的血棺边,清风嘴唇发白地跪在那里,而蔷薇和李奇,双手在拉住血线的那一霎那,蔷薇的身子便飘了起来,可是她的手还是死死抓住那血线,血线里的血就这么一滴一滴地渗透到蔷薇的掌心。

李奇忽然将食指和中指夹住血线,用力一掰,血线被一折两半,彩虹桥消失了,夜郎国王却忽然转向了李奇,双手按在了李奇的肩膀上,那指甲长得让人发毛,清风无力地靠在了血棺旁,南屿正要走过去讲蔷薇扶下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那美人忽然转过身来,同样是那种笑容,看着南屿,一只手连通着血线,将蔷薇的身子抛到了空中,由血线牵引,是的,她在吸噬蔷薇体内的血,而另一只手则是忽然放在了南屿的脸上,那纤纤玉手,就这么落在南屿的脸上,南屿却无力动弹,只能任由她的手在脸上划来划去。

美人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李奇被夜郎国王死死按住,想那夜郎国王力气甚大,他根本挣脱不开,但是他还是拼尽全力告诉南屿,“南屿,待她手落到你嘴边的时候,咬断!”

天啊,不会吧,要我去咬尸体的手?南屿心中瘆得慌,但是看到他们几个,伤的伤,也许突破口就在他这里了吧,即使不想面对,南屿还是咬了咬牙,应了下来。

夜郎国王和美人都似乎是被什么给牵引着,就在美人的手指滑落到南屿嘴边的时候,南屿还是闭上眼睛,一口咬了下去。

忽然,夜郎国王不动了,但是双手依旧是按在李奇的肩膀上,然而空中的蔷薇忽然一声尖叫,砰的一声坠地,浑身开始抽搐着,那个美人被咬断手指后,忽然整张脸开始迅速老化起来,一瞬间,那雪白的肌肤变得发黑,慢慢地倒在了棺椁之中,南屿这才想起嘴巴里的那截手指,忽然就一阵发恶,吐了出来,也是发黑般的缩成了只剩下骨头。

瞬间,南屿旁边的棺椁里发出一阵恶臭味,南屿终于像是挣脱开枷锁般,双手捂着脖子,不停地呕吐着,蔷薇还在抽搐,嘴里全是白色的泡沫,南屿镇定了之后,赶紧走了过去,扶起她,蔷薇的掌心还有一些血在不断渗透出来,倒流回去,太奇怪了。

另一边,李奇一用力,一把挣脱开夜郎国王的手,可是他的笑容似乎依旧在脸上,那种笑容,看了绝对让人终生难忘,才挣脱开夜郎国王的双手,就发现夜郎国王站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从血棺里走了出来,居然走了出来。

李奇连忙退到了南屿这边,与南屿一起将蔷薇扶到旁边,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血棺那,扶起清风,还没走到南屿那边的时候,夜郎国王便一把转过身来,掐住了李奇的脖子,“南……南屿,快,快把清风扶过去。”

然后李奇双手拽住那夜郎国王的手,夜郎国王的指甲深深地掐进了李奇的脖子。

“南……南屿,告诉李奇,想办法砍去夜郎国王的头……才能化解血咒……”清风有气无力地说着。

“好。”南屿站了起来,李奇被掐住脖子,他必须得想办法帮李奇,反正已经咬过女尸的手指了,不怕眼前这具男尸了,想了想,南屿看到旁边有一些罐子的碎片,管他三七二十一,拾起碎片,一把跳到了夜郎国王的背上,用碎片往夜郎国王的脖子上割去。

这下,夜郎国王一下子松开了李奇,双手反转,抓住南屿,想要拉他下来,南屿却死死地扣住夜郎国王的脖子,扔在用碎片割去,李奇见状,顾不了自己脖子上的伤口,拽下自己的皮带,一剑刺过去,刺中了夜郎国王的胸口,只见那黑褐色的血一点一滴地顺着剑淌下来,“南屿,给。”李奇递给了南屿一把小刀。

南屿被甩来甩去,但是手始终没有松开,有了小刀,南屿一下子来了劲,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对付这样的尸体,南屿来了劲了。

一刀下去,头点地,那黑褐色的血喷了南屿一身,他也随之掉到了地上,夜郎国王的头虽然没了,但是身体却依然站着,黑褐色的血流满了全身。

李奇用他的那把软剑将那些黑褐色的血全部引到剑上,“南屿,快,到旁边去。”说完李奇将引到剑上的血弄到了女尸上,而那具无头的尸体也顺着引流,来到了女尸的棺椁边,李奇的剑一指,无头尸体翻进了棺椁中,一瞬间,棺椁内发出一阵七彩的光芒,无头尸体落在地上的头也忽然飘到了空中,然后落入棺椁之中,继而,棺椁内,两具尸体相融在一起,慢慢的,一起化为一滩血色的水,千年之间的这个血咒,终于在那一刻融化……

在棺椁的上方,忽然出现了一个影像,是夜郎国王和这个美人,他们终于在一起了,曾经相抵触的血脉,这一刻终于融为一体,千年了,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如此相抵触的血脉在那一刻,终于不再排斥了……

在那个影像中,南屿和李奇终于看到了一瞬间的幸福,那一刻,李奇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影像中的夜郎国王忽然说话了,“你是麒麟后人吗?”

李奇点了点头。

“谢谢你破解了这个血咒,曾经的我们因为相爱,冲破了重重阻挠,没想到会在千年之后,能够看到这破解的那一天,谢谢你们!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以满足你们一个愿望。”

李奇看了看昏迷的蔷薇,“国王,可以让她恢复吗?”

“你愿意把这个愿望给她?”

“是的。”

“你们呢?同意吗?”国王转向南屿和清风,此刻的南屿依旧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要大家都能够活下来,怎么都可以,于是点了点头。

“那好,我满足你们的愿望,说起来,她也算是我们的后人,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血,兴许我和美人就不能再有重逢的机会了,是吧,美人?”

“是的,国王,这个女孩子的血虽然不算正统,正因为如此血脉,才破解了这个血咒。”说完,美人将脖子上的一块玉石戴在了蔷薇的脖子上,一瞬间,蔷薇的周围亮了起来,她被轻轻地抬到半空中,七色的彩虹桥再一次显现在蔷薇是上方,它们似是在吸血,实则是在救蔷薇。

半晌,蔷薇慢慢落下来,那美人来到南屿身旁,“谢谢你。”双手再一次抚摸在南屿的脸上,这一回,南屿连忙往后退了退。

美人笑了,“别怕,我们不会再伤害谁了,我和国王将会去往那个美好的地方了,出口就在血棺下面……”

说完,美人和国王一人拿出一张图纸,拼在一起,也只是一部分,“这是早前先人留下的宝藏,可惜到了我们这一代,皇室大乱,宝藏的其余部分被皇室成员带去了洞庭湖一带,至于在哪里,我也不太清楚,如果你们是为了探究秘密的,那么希望你们能够帮我达成这个愿望,这间墓室内的饰品,你们可以带出去……这把钥匙是打开宝藏之门的其中一把钥匙,我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替我完成这个遗憾。”说完,国王牵着美人的手,消失在他们眼前,那棺椁上面的盖子也忽然盖了上……

李奇接过钥匙和两张不完整的图纸,递给南屿看了看,南屿看了看残缺的图纸,他虽然看不懂图上的文字,但是却在图上看到了一个标志,似曾相识。

“这个符号好像是三仙湖的位置,难道说国王口中的宝藏是在那吗?”南屿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奇。

“也许是,南屿,你们从这里出去吧,我就不出去了……”李奇看了一眼还没有醒来的蔷薇。

“你……要去这个地方吗?”

“是的,我要去完成国王未完成的遗愿,相信这份宝藏关系着整个夜郎国的秘密……”说完,他起身,在墓室内拿了些饰品以及画卷,递给了南屿,“相信这些以及足够你们交差了,或许你们可以把这些交给国家……”

然后他转身,向黑暗的地方走去,带走了那把钥匙和两张图纸……


下一章在此


第一次和南屿合作写这个《南墙》,也是希望把我们的脑洞带给大家,希望大家会喜欢,喜欢就关注我们的专题哦。【盗墓系连载】南墙

简书接龙客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