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空了自己,我才有机会理解村上春树

做好与世俗诀别的准备

李子心诚大哥在我的文章《记日记的好处——回忆改变我命运的深渊》中评述:

自读能感受传国的痛苦和挣扎,今天有个朋友说我是中年人的觉醒,我说不如说是 中年人的挣扎。前不久的一个项目也让我有这样的经历,中年人还未努力就已经老了,还未曾辉煌就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每时每刻都有重担在肩,没有丝毫喘息的时间。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但也不必强迫自己,天地万物有自己的时间和节奏,不论时间段都别放弃 别停下就好。注意节奏 ,放下包袱 轻装前行。

"以及自己内心的虽然不屈服但却无能为力的自我否定的心理压力 " too long to understand .but i like those words .so as to me ,i have same kind feeling no long time ago .get out or concorqure it maybe the best way . anything doesn't kill me make me stronger.真的从文字中看到一个男人的艰辛和苦痛。"

坦白说,李大哥的评述让我在心里几乎泪流满面,我甚至会想如果是在夜晚对彼此说起这些话,我甚至可能会与他抱在一起,因为那心底的感动而恣意发泄作为男人的那份艰辛和苦痛!

长期以来,善解人意的妻子们会告诉我们,她们不求富贵,希望我们不要有那么大压力。我们感动于她们鼓励和支持的同时,心里反而会觉得要更加努力!但是,我们却每每“想的好”“说的好听”,却“难以做到”。为什么呢?我最近的一些经历让我对这个问题有了一些思考。

最近,我放弃了我自己臆想的体制内进步和站在台上的微小可能,于是我的行为模式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最大的变化,就是我的心理状态发生了很大变化(虽然仍然只是在改变之中,虽然后续还需要进一步落实在行动上)。如今的我,尽力让自己不再为一句话没说好一件事没做对而内心反复思考,于是长久以来我强大的心理压力逐渐消失了,曾经为了讨好别人而被耗费的时间一下子空了下来。于是,我的内心世界一下子多了很多的空闲出来。而这些空闲出来的精力和时间让我有了重新思考自己人生的机会。

于是,我尽力放空自己,想象穷困到极致的我和富贵到极致的我分别最需要的是什么。我意识到自己的健康、家庭的幸福和事业的成功是最需要的。而其中,健康是最重要的,对时间的索取中等,而且形式上也最灵活,但我却投入最少,以致身体上出现了一些慢性小疾。家庭幸福是重要的,但需要专门投入的时间反而最少,家庭幸福更多的需要的是投入时间地彼此关心,更多地在家庭生活的互相关心和陪伴中完成。事业是重要事情中最不重要的,虽然很多人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进而错误地认为这才是家庭幸福的基础,并将之列为第一优先级,一如过去的我。但实际上恰恰相反,家庭幸福的基础首先是互相关心互相理解,其次才是有适当的经济基础。

找回健康的自己

长期活在扭曲的行为模式中,想要找回来健康的模式,并不容易。当我理清了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情后,我决定舍弃那些无用的,专注这些真正有价值的。当我这样思考时,我才发现取得了那么多成绩的村上春树早已经等在那里。因为他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说,“写小说本是不健康的行为,身为作家就应该远离功德世俗,过着不健康的生活,方能与俗世诀别,更为趋近某种具有艺术价值的、纯粹的东西——这样一种类似约定俗成的认识,根深蒂固地存于世间。似乎经年累月,才逐步创造出这种“艺术家=不健康者、颓废者”的公式。”作为同样从事某种可以称为”创作“工作的人,此时的我,才理解村上君的这些话是多么地深刻!


村上君与世俗的诀别

按照我学英语时的经验,“要站在巨人的肩上”,即要吸收那些健康正常人的行为理念。为此,我查找了村上春树的日程安排。

村上さんは、長編小説を書いている時は、毎日朝4時ごろに起きて即、パソコンの前に座り、原稿を書き始め、4~5時間、ひたすらに執筆します。そして、走るか泳ぐか、必ず1時間程度運動。昼過ぎからは自由な時間として本を読んだり、音楽を聴いたり、レコードを買いにいったり、料理をしたり。そして早く寝て、翌日も早朝から執筆、というパターンです。上記の研究結果に合致します。
村上先生在写长篇小说的时候,基本都处于同一作息:每天早上4点左右起床,然后立刻坐在电脑前开始写原稿,4~5个小时内一直创作着。然后或是跑步或是游泳,一定会做一个小时的运动。午后是自由时间,读读书,听听音乐,买买唱片,做做饭。然后会早早睡觉,第二天继续早起。这和上文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

我发现,他的日程安排是按照重要性、紧迫性和可行性优化过了的。一如上面分析的,虽然健康和家庭更重要,但由于二者的弹性很大,因此,尽早地立业才成了更重要的,特别是越早地建立事业对整个人生的影响也就越大。因此,事业是最急迫的,也是最难实现的。所以,村上君为事业安排了早上这样的大块不受干扰而精力又最旺盛的时段;接下来是健康和家庭,二者理论上更重要,但因为其弹性,其时间安排则更多成为了是否容易执行的结果。

经过放空自己后的思考,我意识到自己过去的问题,除了为无关紧要的世俗占用了心力之外,还在于:晚上睡觉太晚,导致起床太晚,导致白天没有时间提高自己,只能放到晚上。而经过一天的工作,人在晚上过于劳累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去进行需要很多精神能量的专业学习,再者,由于把健康、专业成长和家庭时间全挤压在了晚上有限的几个小时内了,顾此失彼,左右为难,哪怕勉强开始,也会因为来回切换而进一步消耗了那有限的精神力量,导致连晚上的时间也荒废了。村上君的安排就很好地兼顾了重要程度和实施难度,并进行了很好的分类和物理隔离,而不至于出现,我之前出现的“各种事情都挤在晚上”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由于是优化过的日程安排,因此,随着时间的推进,人会越来越轻松,心理压力会越来越小,因为最重要的事情都已经完成。一如在年轻时就完成了事业积累和家庭幸福的人生赢家们。而不至于像绝大多数我们普通人那样,因为没有按照轻重缓急自律地优化自己的行为,而不得不在中年的时候补青年时该完成的事情,从而造成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局面。

落实

仅仅定好了目标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落实!如果想达成一件事情,就要将之分解落实到每一天才可以,要通过每天日程中的与总体目标一致的有用的最小特征单元RVE的重复来积累,并不断向总体目标靠近。于是,我也决定仿效村上春树的日程安排自己的日程:

  • 首先是健康。事实上,新一天的开始不是早上起床的那刻,而是前一天睡觉的时刻。就像一株植物的生命不是发芽的那刻,而是那看似尚无生命的种子种下去的那刻。我决定将睡眠时间提前到晚上9点30分-10点。如此,待健康恢复后,早上5点钟就可以起床了。上班前可以拥有大块的时间用于专业提高。再就是要在每天下班后,拿出2小时专门用于健康投入。如果没有紧急的工作安排,那么健康的优先级最高。

  • 其次是事业。所谓事业其实是给他人或社会解决问题的能力。解决的问题越多,价值也就越高。而要积累出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不容易,特别是越往专业能力的高处走,就越需要更宽泛和踏实的知识基础。因此,专业能力的提高只能选择钱钟书那样的学习法——手写笔记+不断使用中的重复。而手写笔记这一最关键的阶段,我想安排在早晨起床后的2-3小时里。不断使用中的重复则安排在日常工作中。

  • 最后是家庭。由于家庭的强大包容能力,这个时间可以安排在一日三餐和晚上睡前的时间里。这个时间里可以一起刷刷朋友圈,看看新闻,聊点八卦。总之这个时间将成为家庭成员享受轻松和幸福的时刻。

我思考了一下,为什么同样的时间,参考村上君的安排似乎凭空多出了许多时间?多做了许多事情?毕竟,相比较过去的自己,我只是把睡眠时间提前了1.5小时左右啊。我意识到本质的变化不在于时间的长度,而在于对时间的利用效率。过去,从下班到睡前大约有5-6个小时的时间,但这段时间却要混乱地同时安排给健康、家庭、事业和社会交往,因为频频变换内容或被打乱,导致没有形成仪式感或习惯,最终导致这个时段极其混乱低效。而村上君的安排则很好地将几个事情进行了物理隔离,从而更容易养成习惯,特别是直接将会打乱正常日程和耗费大量精力的世俗的社会交往删除,从而让每天的日程只专注于那些最重要的事情上,从而纲举目张,极为清晰。

最后,我要提醒自己:想到和做到是两回事。为了做到,我要让自己深刻地记住村上君说的:“违背了自己定下的原则,哪怕只有一次,以后就将违背更多的原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暗闇より夜魔来たる-1あなたはきっとこんな私をお許しにはならないでしょう…ですが、私はあなたを守る以外の何かを...
    波沙诺瓦阅读 1,572评论 0 4
  • 陽の光 闇の月 陽も月も異なれど、同じように地上を照らす。けれど、両者は決してまみえることはない。陽が輝くとき月は...
    波沙诺瓦阅读 759评论 0 3
  • 1.暗闇より夜魔来たる-1あなたはきっとこんな私をお許しにはならないでしょう…ですが、私はあなたを守る以外の何かを...
    波沙诺瓦阅读 830评论 0 1
  • 天国への階段 白薔薇はその葉を噛んでも白薔薇の香ひがする。 その香ひは枝にも根にも創られてゐる。 花とはじめて香ひ...
    波沙诺瓦阅读 977评论 0 2
  • アムリッツア星域会戦を圧勝したローエングラム陣営は皇帝フリードリヒ4世の死去の報を聞き、門閥貴族との戦いを想定して...
    波沙诺瓦阅读 1,038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