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日记的好处——回忆改变我命运的深渊

整理书柜时,顺手翻了翻自己从读研到刚工作时的日记。看着自己做过的那些蠢事和那些挣扎过的一个个片段,我生命的脉络便历历在目了。

走向深渊

2007年7月6日,我踏上了北京的大地,之后开始了在此地7年的学习和生活。只是此时的我并不知道,我的人生和社会之路将首先从跌一个很大很大的巨坑开始。而走出这个巨坑则几乎让我完全改造了我。

07年读研,一年后,我就意识到了课题组太注重工程以及缺乏科学规范的培养方案,原本在一年后硕士毕业及时止损是我最好的选择。但是执拗的我认为,如果现在我“逃跑”,这个事情会成为我一辈子的心结,会在一生的时间里不断地跳出来恶心我。于是,我决心通过读博士用自己的努力解决掉这一年多带来的自我质疑和否定。但是,因为自己不懂方法,以及自己因为心理自责等导致的难以正常做事和努力严重不足等原因,于是,我又花了6年的时间才毕业,当然肯定延期了。一年的一无所获就让我纠结到不能屈服,必须证明自己,哪怕我又搭上了6年时间。那么现在的7年时间呢?特别是我人生中最美好最精力旺盛的7年……果然,为了这7年的错误,我又付出了4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褪去青涩

2014年7月6日,我踏上了四川的土地,开始我在此地的工作和生活。此时的我,尚不知道我已经陷入了自我否定的“习惯性无助”的心理大坑中。于是在2年多的时间里,我努力工作却努力不动,收获甚小。而与我有相似经历的一个师兄则心理几近崩溃,导致了财务上的严重问题;而另一个师弟,则选择了博士肄业,以硕士毕业并转了行。于是,为了解决对自己学术能力的质疑和否定,我选择了公派出国。

在英国学习期间,与我同时读博的同学的不经意的话语中,我才知道“不能全怪我,我只需要负一半的责任”。直到此时,我心里的自我否定和自责的巨大心理压力才卸去,以致那一刻,我的肺部都像从水底憋气到实在坚持不下去时接触到空气的感觉。确定问题是解决问题的一半。在英国科学而宽松的教育氛围之下,在身边诸多良师益友智者们的智慧分享下,我逐渐掌握了科学的科研方法,并真正解决了几个很有用的问题。至此,因为读博而导致的长期失去的自信心才逐渐恢复。但这种恢复仍然需要很久的时间。因为经过了这么久,在我看来,学术上,我仅仅只是达到了一个西方标准上的合格的博士毕业生而已,而我仍然需要继续风雨兼程去弥补,我工作后的5年间滞后。

从零开始

虽然这段黑暗的过往让我很痛苦,但在克服痛苦的过程中,我已经成功做成了几件事情,如科学有效地学习、正确地学习英语、科学地做科研、自我管理、正确地与人相处等等。而因为这种成功的经验,我知道,虽然我现在只是从零重新开始,但我已经掌握了正确的方法,只要我坚持做下去,我就一定能到达我想去的地方。

村上春树在《海边的卡夫卡》中说:

暴风雨结束后,你不会记得自己是怎样活下来的。你甚至不确定暴风雨真的结束了。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这就是关于暴风雨的一切。

对我来说,曾经的难以为外人道也的苦衷,以及自己内心的虽然不屈服但却无能为力的自我否定的心理压力,确实曾经死死地禁锢了我的内心,让我多年动弹不得,甚至心中的火种几乎都要陨灭了。忘不掉那些数不清的不眠夜晚,心里面欲哭无泪,甚至无声崩溃。但是正是曾经那样痛苦的黑暗,让我更加珍惜自己遇到的智慧和光明,也正因为此,在遇到我生命中的恩师们,如核聚老师、Ray Dalio、Steve Jobs和J.K.Rowling之时,我才能如饥似渴地吸收着他们的智慧,才可能从那个愚昧的农村孩子成长为今天的我。从这个意义上讲,挫折或暴风雨其实是发现自己重大不足的良机,是指示最快成长方向的重要标示,而穿过暴风雨则是人生快速进步的阶梯!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这段经历,那就是里尔克的“有何胜利可言,撑住就是一切。”因为,穿过暴风雨后,我们成为了不一样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