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语·归来

城语·归来


——六十三年前,从省实验中学毕业的大伯来武汉省亲,八十岁的他站在焕然一新的省实验中学的操场上,依然还记得当年从校门口走向学校台阶的石条板路,依然还记得操场后凤凰山时刻准备应对来犯之敌的高射炮部队,依然还记得操场边那座构筑在高台之上的教学楼。时光荏苒,耄耋学子,对这块离别多年的土地记忆犹新。

——九十二岁的小姑妈从车厢里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刹时就叫出了我的小名。和我奶奶口音完全一样的她,至今还记得我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每次父母去看她时总是嘱咐要我有空就去蕲春玩。尽管近事时常记不太清楚,但旧人旧物随时都能脱口而出。甚至父母去看她时,还张罗着去镇上的菜场买菜回来做饭。

——福建表亲的汽车倒车到酒店的门口,掀开后背箱的时候,才发现行李与物品已经如端午的粽子一样紧实的塞得满满当当,五个大人搬了三四趟才搬到房间。这个是给小姨的,那个是给表哥的,还有这是给舅舅的……车里满载的都是四溢的情亲……

——家族最大的好处就是有无数数不清的亲戚。记得三十年前给奶奶过八十岁的时候,小小的房间里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的我都认不清。渐渐长大了,才知道都是奶奶的儿女外出后,各自成家立业,各自生根发芽。一旦奶奶这里有事情,他们都会立马回来,挤满了记忆里那间小得不能再小的屋子。其实除了血缘,更重要的是对这份血缘的珍惜和亲爱。

——大姑妈在世的时候,总是跟几个表哥表姐说,我就这两个弟弟,不管我在不在,你们都要好好照顾他们。尽管我的表哥表姐只比我的父母小了不到十岁,这份来来往往的情意延续了六十多年。

——因为奶奶的原因,武汉成为了这个家族汇聚的中心,成为了健在的“90”后,“80”后和“70”后的老姊妹千里赴会的聚居点,数十年不变。这个家族教会了我什么叫责任,什么叫同心,什么叫亲爱,什么叫亲情。归来的不仅仅是一次聚会,不仅仅是一次见面,更多的是我们同根共祖的相亲相爱。欢迎你们,我的亲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