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言(一)

诗在确定与不确定之间,

安抚着自身的血肉之躯。


诗不是诗人的雕塑,

诗是雕塑的刻刀。


诗与光一样,

照耀本身就是意义。


诗在字里行间游走,

在诗人的眉眼中游走,

唯独不在时空中变换。


当诗人既承认诗,也承认腐朽的时候,

他就是承认了时间。

2019.4.2铁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关于每个月的算薪期,我真的觉得跟生了个孩子一样。当然我没生过孩子也没怀孕,就从观察周围的小伙伴们来说,真的是太像了...
    辛默默阅读 106评论 0 0
  • 我最近在看两档节目,都是与朗读有关的。一个是《见字如面》,另一个是《朗读者》。同样都是朗读的节目,但是他们的风格却...
    美心琪子阅读 614评论 24 16
  • 远方的家,是有山有水,还有房子的地方。那里有美丽的风景,有漂亮的山坡,还有淳朴的人们,那是我心中理想的家园。我爱你...
    痴痴的笑阅读 99评论 0 0
  • 今天
    洪逸阅读 4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