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戚然

母亲住院已是半月,我却一直因为工作没有前去照顾过一天。看着母亲满头白发,佝偻的身体。我知道母亲老了!

母亲今年72岁,很多人说本命年是很难捱过的。突然心头一颤,难道母亲大去之期不远矣。戚戚地貌似泪落下,我会是一个没有了妈妈的孩子吗?

母亲接下来的做法让我尤其不安。

病还没有痊愈,母亲坚持要出院。母亲是历来不习惯在子女家住宿的。这次却一定要去姐姐家住上两晚,去弟弟家住几天。

母亲反常的举动让我的心恐慌起来,我不知道要怎么样和谁诉说,只是我真的不愿意母亲离开我,我不要成为没有妈妈的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