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3 到点却去不了,怎么办?(看见+感受+允许+接纳/接受)

先说自己总结出的结论

一、三句话

(其实是上一篇0012最后三段,再单独拿出来强调):

家长进步一小步,孩子进步一大步。
放下态度评判,转向能量提升。
放下对完美的执念,转向正念思维。

---------

8.**家长进步1%,孩子进步99%。****坚信这句话!要相信,要坚持。**

这句话,最近事实证明让我心领神会,get到了。

前两天也交流过,反馈了我对“她的好”的“看见”。

一定一定要正确坚持,要耐心等待。

要相信“相信的力量”。

不是因为看到希望才坚持,而是坚持了才能看到希望。

**9.放下态度评判,转向能量提升。**

一个绝对的共识:没有人不想自己好。

所有的没做到都是因为没能做到(而不是不想做到)。所以不要怀疑态度!!!

可以分析为什么没能,从技术的角度看到过程和环节的缺失;

而永远不要质疑为什么不,不要从态度的角度评判指责。


10.放下对完美的执念,转向正向思维。

凡事看正面:

踉踉跄跄的进步也是进步,

不圆满的句号也是句号,

打了折的结果也是结果,

不完整的过程也是过程,

有波折的开端也是开端。

不退步就是保持,能保持就能进步。

即便退步也不要灰心怀疑,

慢总比不动强,方法不当至少在做,

现在不动也不代表一直不动,

有反复也至少说明有降还有升。

想到没做到,最起码是想到了。

计划没实施,至少有计划的意识和行动了。

立的flag倒了,最起码知道立了。

不完整是常态,有波动是正常。

完美是不应该追求的执念,

催促反而造成拖延。

凡事看正向。找正向。

如果不能马上接纳,先接受也是好的。

迟到总比不去强,迟到一点总比迟到更多要好;

也不用总是元气满满,也可以允许自己偶尔低落,偶尔懈怠,偶尔偷懒,也可以不做“任务”而只是单纯地放纵玩玩;

偶尔忘了晚了粗心了也没事,东西丢了就丢了,要允许自己犯错,允许自己“糊涂”;

没有绝对关键的事,没有绝对关键的一天,

意义都是人为赋予的,开学第一天和中间的某一天其实都一样,期末考试所谓更大考和平时本质上也一样,不用给它附加特别的属性。

-------------

二、再加上新学的(关于能量,关于关系,关于学习与读书)

关于能量:家庭能量互通。孩子忠实于父母(正反皆是)。

关于关系:一切关系都只是关系,关系有三要素,我有关系选择权,关系只能在关系中修复

1.关于能量

要提高自己的能量,尤其是面对孩子负面情绪和不理想状态时。

孩子状态越不好,恰恰越需要你的能量和接纳。这时更应全情给予陪伴、倾听、尊重、理解、接纳、包容,而不是不耐烦、逃避、指责。

家庭的能量场是相通的。父母能量的高低都能被孩子感应且接收到。甚至可以互相给与或拉扯。父母能量提升是一定能让孩子感受到并得到助益的。

孩子是天生忠实于父母的。这一属性会使孩子敏感地感应到父母内在最真实的状态。所以如果父母状态不对、能量不足甚至内心负能量、攻击、评判,无论嘴上脸上如何呈现,孩子接收到的一定是被消耗。

而且这一忠实属性也会使孩子保持和父母同样的状态。也就是,父母不好,孩子也会潜意识让自己不好来和父母的状态忠实匹配忠实。父母如果状态好,孩子也会自然而然感应到,并被这一温暖指引。

赖佩霞:

全家都是警察,出了一个小偷,谁是叛徒?

全家都是小偷,出了一个警察,谁是叛徒?

妈妈不高兴,孩子有什么理由、怎么敢高兴和放开?

妈妈高兴,孩子才能放心。

不是她好了,让我放心了,我才开心。而是我开心了,她才能好。

2.关于关系

前段时间我们都爱看的脱口秀有一个结论:

“爱是概率,不爱或不再爱,才是天经地义。”(更适用于失恋时不要纠结。或者向别人/包括向孩子,索爱时)

但是唯有一种关系不适合,就是父母对孩子。

父母必须爱孩子,且喜欢孩子,ta才能健康。

以前看到两个观点:

“喜欢是欣赏,爱是更多的喜欢。没有不含有喜欢的爱。”

“但有一种情况却相反:有爱,却不喜欢。比如父母对孩子。”

(尤其是不能理解接纳ta时,就用这句话“恨恨地”发泄。心里觉得必须得爱,但是确实不喜欢,尤其是当时对某种状态或做法真不喜欢时,也会在心里嘀咕“我爱你,但我这会是真不喜欢你(的想法或做法)”)。

——前天听了一个讲座,又更新了认知(学习笔记另起一篇深入整理):

后一种是不对的。

没有喜欢的爱,根本就不是爱。充其量只能算是责任。责任不是爱。

所以,没有喜欢(其实是肯定认同)同时又裹挟着要求控制攻击的所谓的“爱”越多,冲突对立抵抗压抑拒绝退缩焦虑痛苦就越多。

其实,“无条件的接纳或爱”也是个空话。最起码这是一个不好操作执行的高标准,而对应的恰恰是甚至连基本的沟通和爱都做不到,甚至自己人格都不完整、情绪都不稳定的人。

不要把爱等同于责任,出于责任的爱不是爱,爱是积极的情绪和接纳,是良好的关系。

所有的情绪和感受都基于关系。

关系都只是关系(亲子、夫妻、其他人际等等,本质都一样)

关系都有三要素:

我怎么看对方、对方怎么看我、我们怎么看待这段关系

任何关系都可以这样分析

关系是主动选择“我要把关系处成什么样”,要恢复自己对关系的主动权,当我定义的关心>她定义的关系,在关系里,她就会跟着我走(比如她仇亲,但是我不因她的看法而影响自己对关系的看法。)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情绪和感受都是隐藏在关系中的。情绪障碍是因为关系出了问题,情绪和感受困住了,失去了弹性。

任何一个人的关系都包括两种:与自我的关系、与他人的关系。在核心家庭中,就三种关系:夫妻关系、亲子关系、各自自我关系。

对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自我关系和亲子关系(亲子关系会影射成孩子和别人的关系)。

自我是人的核心。

自我关系中的两个自我应该是协同商量、互相配合互相接纳互相认同的关系。如果是自己对自己的对抗,不会协商只会打架,就会陷入焦虑自责左右纠结、想做而实际却又相反、破罐子破摔、互相拆台,令自己疲惫不堪导致自我冲突。

自我关系不好导致自我冲突,外界关系不好会造成心理环境n基本面不好,两个关系都处理不好,就会造成情绪不好,进而情绪障碍。

情绪障碍的本质还是关系出了问题,本质还是自我关系和亲子关系。对孩子来说,亲子关系直接影响ta自我关系的建立。

(上面这些是听的一个讲座:魏强《在关系中实现相互疗愈和自我疗愈》。记录和理解可能不够准确,上面写的也不够有层次,有重复和遗漏。后面另起一篇再专门总结。感觉这个对我指导意义很大。关于关系,关于家庭能量场,关于潜意识,是我准备再透彻学习理解的。)

另外,生活中某个事件自己自发的做法领悟和总结(以前的心理言行做法不堪回首,几乎是全部避开正确而下意识地执行简单粗暴错误的,全部踩雷,而当时还自以为是,百思不解……现在初步有主动觉知的意识和识别运用所学的习惯),或学习群里看到的片段信息,会在听书或看书的某个点上突然明白,原来自己总结或看到别人说的这些点,书里早就明明白白写了呀!!

所以,有效学习永远是重要的(有些必读书其实我十年前就买了,有这个意识,但是束之高阁,并没有看,或者浮在表面随便翻一下,根本就没有应用,一张嘴一思考,还都是最本能最“省力”却也最无效且有害的方式),学以致用永远是有效且必须的。而学习最直接的路径其实是读书,理解,听讲,讨论,结合案例深入理解、整理记录,觉知,运用,反思总结。

三、孩子寒假中的自我推动

早在寒假刚过一小半时,有过一次“假期过半焦虑”(0011里写了)。但那也是有时间意识的表现。

临近开学三四天的积极行为:

①主动让我帮想想有什么准备上的遗漏;

②主动准备衣服鞋子,提前给鞋子换个颜色的鞋带;问我外面天气,考虑开学应该穿的衣服厚度;

③提前三四天,在我都忘了“推”的情况下,主动想起来说又要开始早上五点多起床的日子了,我们该调整作息了,并连续两天提前检查好闹钟,早上自己听到闹钟5:10-6:00起床(以致于早上调整太猛,而晚上又没改变,不到中午就困了,在沙发上休息忘盖东西导致着凉腹泻,影响开学……)

④担心自己作业有遗漏,自己对照检查了一下,觉得应该没有,但又不放心,但又不想去问老师同学(不想再有新增,觉得万一真有遗漏,那也是给自己增加压力,不如就这样,不问不知道。如果开学发现真有,就坦然承认遗漏,再抽时间补。)

⑤主动来问我,最后两天老师说“不要求打卡了”,那是:不要求做了,还是仍然是要做,只是不要求打卡?

其实内心可能是希望最好不要做,或者内心知道其实不管老师怎么说,去做总归没有错(也知道问我的话,无论我说不说,我一定是这想法),或者是想从我这里能得到肯定的确认(可以不做)。

我的态度的确是上述之二,但不好表达,怕有“推或暗示 ”的嫌疑。

但是既然问我,我就就事论事,表达了如果是我,我怎么想:

模棱两可的情况下,可以对任务有高中低三档理解。

高档:无论要不要求,如果有时间,那做就是了。做了总归没有错。(排除那种纯粹浪费时间的作业,那种不如不做。)

中档:做一部分。

低档:反正没有明确说明,不做也不应该被指责。

根据时间和自己的意愿,选择理解标准。

比如中档的,完成一部分也比没完成强。或者就是想按最低标准理解,只要自己觉得行,那就不要纠结。

然后她说其实她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她有更想做的,就是老师新发的开学检测50个句子。

我说那当然按你现在想的啊,啊,原来你现在已经开始有轻重缓急的安排意识了!好棒~

她说按什么确定轻重缓急?

我说比如这两个,练字和积累,单元知识点复习检测。

相比之下,练字积累这俩纯属积累,锦上添花,有时间多做点,没时间可以先放放。而且是你说的“良心活”,做多做少不好量化。你书写现在已经辨识度高,也很美观不会扣书写分,这个现在就可做可不做。而单元知识点是眼前必须掌握的,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就是重要紧急的。

⑥整个寒假睡得都不早(基本在23:30-00:30之间,有时也在23:00左右,好像没有早于23:00的),早上除了大年三十,其他好像都没有晚于9:30,基本上在7:30-9:30。也有7:05等等。

这些都是她的自发时间,没有强推。

好多次睡前她会自己安排好起床时间,让我到时叫醒她。上一篇有她给我的叫早纸条。

——这说明我不安排,她确实自己知道,并且会用闹钟。放手才能知道她会不会,才能给她练习的机会。总是拉着她不放手,她如何锻炼和证明自己?!假期里都不放手,啥时候放手?

但实际上我并没完全做到。我有点“控制”。其实应该“敢”让她得到完全彻底的放松。彻底放开她也不会“失控”。还是要再提高自己相信的力度。

晚上睡前我会先宣告一下我准备30-10分钟后睡觉了哈,要不要我先帮你接好热水顺便关上热水器,一般她会说“好的,我也准备马上”(就是这个“马上”有点长)——但是可能她真的是在做事,想把手头上事了结。

她不在家的两晚,事实上我也熬夜了,还不轻,刷了一天豆瓣。晚睡,既不是我生气,也不是情绪不好,我只是单纯地想刷信息……但如果这时候谁猜测我生气了,情绪不好了,来催了,一直不让我安心,我就会很烦,然后真的影响情绪……所以,将心比心,她这样做的时候应该怎么看怎么想怎么做,就应该很明确。……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就要换位思考,想想结果。……

早上一般会喊吃早饭。在我房间时,我会借口想去晒被子、想叠被子、想整理房间而轻微地“撵”她起来。有几次我完全不过问,她也在10点前起来了。

⑦临近开学,她说以后晚上放学我都不再那么晚吃饭了。我说路上吃点,她说不,路上也不吃了,水果也不吃了。我也要控制饮食。

⑧主动交流作业,让我去群里听她发的语音、与我交流看不懂也不喜欢看《海底两万里》,让我去看看与她讨论。——去年不让问(因为我一问就是高高在上的指责)。

抱怨老师把这么厚一本书只规定两天时间完成。

——我没忍住,给了建议:

只是规定的提交时间,并不代表就只能这两天内看。你可以放假第一天就先把作业清单浏览完,看看有些是否需要分解一下,提前安排,比如第一天就开始看,每天几章。就像红楼梦,你早就读完了,老师也可能只安排一天阅读标记圈化,但这个绝不可能一天读完,如果谁只按清单的日期,只在这一天看,那肯定完不成。

这可能算是说教。也许说多了,可能她自己其实知道,只是单纯抱怨一下而已。而我总是“怕”她不知道。总是想告诉她。昨晚卧聊也犯了这个错误。

在她已经说了下午自己主动找老师补了上午的课——这个前提下,我只需要表示听到,肯定一下就行,但我还是又推了一把,抢着输出(前面几句我俩一直有点抢,可能她意识到我要说啥,在试图阻止我):“知识点都是连贯的,咱最好能不缺课(这是提出希望期待要求,给她压力),若前一节没听,后一节可能就听不懂了,给自己造成困难”。话音刚落,她本来伸开放松的手臂变成了抱紧防范的姿势,并且安静的停止。没说话,用沉默表示了反感,这应该是她已经在克制了。

这一点我确实错了。她在上午生病、下午返校、还不很舒服且没有人提醒的情况下,去主动找老师补了上午的课,就足够说明她自己知道不能空缺知识点学习,我却还多此一举,没有肯定她的举动,只顾着显示自己周到,强行输出。

我想到看到的涵香老师一个美篇(还没看完,回头找来仔细学完),一个分享:



所以,绝对不要成为孩子身边嗡嗡嗡的“解说者”,不要剥夺孩子做事的主动权选择权成就感,更不要“抢功”,不要总是刷存在感,总是显得高高在上好像总是很高明、能多想一步、能更周全、离了自己就玩不转。导致孩子即便做了也得感恩于承受了你的提醒,让人一下子觉得味同嚼蜡,甚至吞了苍蝇。内动力就是这么被耗干的。然后还抱怨孩子不主动,没动力,啥事都得提醒,不催不动,催了也不动,催多了还急……反正都是你的理。孩子永远失声了……

这一段算插播。给自己洗个脑。以后多看孩子已经做到的并get到孩子的主动性,及时表示看见和肯定就行了,自己退后支持,别抢先刷存在感。

⑨返校前一天,让我在素质报告册上签字。天天提醒我健康打卡。

⑩临开学的前两天和返校当天,她又自己嘀咕“又要开始吃学校难吃的饭了”(今年寒假家里的饭也过于简陋,以后改变),在返校当天着凉生病难受时她自己还在说:“我不能让自己生病,总不能开学第一天就请假呀

前三四天好像还主动说过,我们这学期很关键,一定要走完这个阶段,不能一直搁在这个阶段里,总得要升到二年级。

——我说,对呀,真是和我想的一模一样啊,我都还没想呢,你这简直就是我的话呀。你放心,我保证一定不拖你后腿。

孩子说:只是不拖后腿就行了吗?

我说:啊?你现在对我要求这么高了吗?那我想想,我该怎么做呢?

——其实这段我的表现过激了。而且只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

对于她不好的状态,我应该有足够能量,能给她托底、支持、接纳,否则她会觉得我其实不是真正接纳她,不能接受她的“(状态)不好”。

对于她“好”的言行,我也应该或者更应该保持淡定。我如果表现出积极热烈的回应,恰恰说明我想“推”。比如刚放假时,她说想出去湖边拍照,我说有点累,明天吧。她说明天我计划写作业,我说啊,写作业啊,那好的,现在去。然后她就得出结论:“你还是想让我写作业。你对事情有分别心。”

有时候她表现出积极正向,也许只是想刺探一下我的反应,考验我的心态。

如果她“不好”时,我受不了,比她还不好;她“好”时,我比她还激进,顺便再“推一把”;她准备做事时,我在一旁“配音解说哔哔哔”,高高在上:“就是吧,我早提醒你了,按我说的没错吧……”

——那她要这样的家长干嘛呢?!杀了的心都有吧?不在难忍中爆发,就在难忍中枯萎。

尤其是她在说“我的”话、做“我(过去)希望她做的”或者“她觉得我希望她做的(她的感应通常都很准)”事时,可能只是在让自己“迎合讨好”我,按照“我的预期”给自己打气。

——恰恰说明她这时候是弱的,矛盾的,自我纠结抗争的,她知道从理智上她“应该”怎样,或者说知道妈妈希望她怎样,她不想让妈妈失望,也不想让自己弱,想让自己强,不想主动提出她其实力量不足(想避免面对这样提出后的结果和压力),她内心其实希望是我能告诉她其实她也可以不用这样积极的。

而如果我这时只看到表面,就很空洞地热烈响应,其实她是失望无助的,我越回应得热烈,她越没法开口说自己其实不想,她就越矛盾,没有出口,最后就变成自我攻击,为了解决身心煎熬,满足内心最真实的需要,潜意识给了她一个既不需要说出来其实自己无力,又能满足内心的客观的解决办法,就是身体让自己生病。

所以,返校当天和正式开学第一天,她真的生病了,着凉腹泻恶心想吐,一天去了好多趟卫生间。

(上面是我昨天才想通的,就好像是鬼使神差追赶着这个病来的,虽然着凉是因为只穿着一件单衣躺沙发上休息没有盖被子,而休息是因为为了调整作息主动早起导致不到中午就困了,躺沙发上休息而不是上床正式睡觉也是因为只是想休息缓解一小会。所有这些表面上积极的行为背后是真正的身心需要。后来我分析生病原理应该是这样的。)

最上面那些,主动检查作业清单、准备衣服鞋子、查看天气、调整作息、饮食习惯、并且主动自己心理建设、给自己打气,甚至很多言行,好像都是提前一步、替我说替我做的(就是我以前会那样“推”),我本以为这些是寒假相处还可以、整体比较平稳的结果。我也觉得寒假开学应该会顺利,不会有什么事。

但是这些的背后,其实有她的两个自我的抗争和拉扯,而且是有明显的迹象的,但是我站在自己的角度,选择性地只看到了一个。

她一次次询问我对作业的理解,她突然很积极地说“我的话”,她早早起来“打鸡血”(我心里有过疑惑:起这么早,是不是作业还剩较大量,心里焦虑,起来突击?但是又觉得自己愿意突击,也是积极内驱的表现啊)。

尤其是返校前一晚,好几次去我房间,站站坐坐,明显感觉到她欲言又止。

我能感觉到应该是有事,而且和开学有关。但是我不好问。后来我说你是不是有话想和我说?

她停下,说嗯,又说算了。

我试探着问:开学有突然发现的问题吗?有没有,比如,重大遗漏,一大项忘了做,这样?

回答说:应该没有。

然后到23:00,准备睡觉了,她拿出两天前打印的开学检测50个句子,说咱俩再一起过过。(应该是经历过心里斗争,鼓起的勇气。)

我说:啊,现在吗?

她说:嗯。

我说:那你是还没写吗?(纸是空白的)还是想让我也做一份,咱俩对答案?

(我这句话里有个“还”,她拿出这个空白打印纸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瞬间的“咯噔”一声,因为这个正是两天前她来找我讨论是做老师那个模棱两可的作业,还是她准备按照轻重缓急做这个。两天过去了,现在这个是空的,就说明她虽然有这个很好的计划意识,但实际上这两天没做到。动力还是不足——我心里有过这么一闪而过的念头。)

她秒懂了我心里的咯噔一声和我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我也秒懂了接下来她的动作(她把纸卷起来拿走,说算了不让你弄了)。

很微妙的关系,都看破没敢说破。我内心微微感慨于她还是行动力不足,她应该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但又怕我说出或者表达出更打击她的言语态度。

默默无声躺下,她抱着我送给她的皮杰猪。我心里也秒懂她这个举动,她缺乏安全感,需要安慰拥抱,否则她直接把小猪放床上就行了,不需要双臂抱着。

但是我没有马上接住她这个需要和情绪,我静静躺着,想着这两天她的举动言行,心里叹息着她行动力弱。

这时我听到抽泣声。

(这是大概好几年来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哭。好像是一二年级还是三四年级,三四年前还是更早?,有一次我用筷子敲她胳膊,应该非常疼吧,她气得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在你跟前哭了。我要是再在你面前哭,我不是人!”后来真的是这样。孩子真的无戏言。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很多时候因为场合或者方式等,没当回事忽略了,她不会觉得是因为你没当回事忽略了这个话,如果再当面郑重说一遍,其实会听的。她会认为是忽略她这个人,不管这话是郑重说的,还是随口说的,不管什么场合,只要她说了你没听,那就是你不听,你拒绝了,她也就放弃/或者说没有勇气和信心再说一遍。)

我仍然忽略了最关键根本的问题,我只以为是刚才我们彼此秒懂的那个微妙的瞬间让她不开心。我就承认说我刚才确确实实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两天前你主动提的事情,现在似乎还没着手做,我心里就有点点不安,不过我确实没打算嘀咕你,我刚才没说话,其实心里是在想我应该怎么做是对的,也在想马上开学了,我应该怎么心理建设才有利于以后,并没有故意生气冷落你的意思。你那个纸,咱们明天一起弄。

然后我又说妈妈能不能从纯粹方法的角度,给你提一下整理的步骤,就是断舍离里讲的收纳。因为妈妈发现你好像有越整理越乱,最后导致花很多时间弄这个,结果自己很累的情况。

(开学书包好像需要半天甚至更多时间才能整理好。其实她需要这个。但是言语力度不如操作引领,以后在她愿意时教她做。她有这个意识,也并不比一般人低,有一次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个搬家的上班女孩拖着抱着提着一大堆零零散散的物品,她也有点评的意识,觉得应该怎么样。会收纳还是受益的。)

她最后也点头称是。

第二天早上她起得更早,5:00多一点,我还比她晚起了半个多小时。起来后她还主动打招呼:“hi,妈妈”

半上午困了,躺到沙发上让我给她敲打按摩。然后讲了我看的海底两万里,一个多小时,最后差点睡着了,忘加衣服了。就是这次和昨天自己躺着,不到中午就开始生病了。

眼看着到返校时间去不了了,就先请了假。

到了傍晚,觉得好点,问我她还去不去。

**我的心里还是想推的状态,我还沉浸在“开学第一天”的象征意义上。**我就说我的想法是哪怕去半小时,你把书包放下,也代表咱今天去了,这样你明天再进教室就比较坦然了,而不是明天第一次去,还得有个放长假再返回的心理适应。

她说我想想,我本来是想计划今晚好好洗个澡洗头的。(**她知道我一直有这个“关注”**,所以这话一方面是她确实真实需要,另一方面也可能有用另一个我同样“推”的事情来取代前一个我“推”的事情的这样的潜意识。)

我说那有这个计划倒也行,不过也可以回来洗。不过还是你看着呢~

结果当然什么也没做,因为她一晚上又去了好几趟卫生间。也可能因为她心里看着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身体就帮助了一把。

然后我就听了两节课,到晚上22:20多。期间她还说那你听课吧(但那个阶段她其实可能有话,没说。)

到了晚上临睡前,我又提醒了一下,是不是今晚把书包所有都收拾好,明天一早起来就走,不然早上来不及。

她说我明早再收拾。

我说好吧。

后来她就坐床沿上哭泣。

然后我想或许我这两天一直都在逃避她最真实的心理。我应该是故意忽略了或者没给她真正的机会让她有力量说出自己最心里的话。

我说我猜你今晚哭,和昨晚哭,其实都是一个原因,是不是?

她点头。

我说,那这个原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和明天有关,或者和开学有关,是不是?

她点头。

我说,那接下来我要猜的,我按照顺序,先往最严重的情形猜,如果错了,不代表我的主观。

她点头。

我说:是不是还有很多作业没做,怕没法提交?

她摇头。

我说:那是这个寒假咱们过得我觉得还行,你是有点舍不得,想家?

她点头。

我说:那多大比例?50%?

她点头。

我说:再高有吗?60%?

她摇头。

我说:那40%?

她迟疑。

我说:那就大概40%-50%。那也行。这个班比例也不低。哈,我是不是可以自恋地认为,你现在都舍不得我们了?你不烦我了?

给她开个玩笑。她有点苦笑地点头。

我说:那,还有一个大原因。我隐约感觉到了。对不?

她点头。

我了然。果然。

我说:那接下来,咱怎么聊?

她示意我拿纸笔。

(她状态最不好但是愿意交流时,都是用纸笔,画画或者英语。没有中文,没有声音。没有表情,但是有表情包。)

看到这个钟,我也感到她的无奈和煎熬。这些对学校的负面感受,都是本可以避免的。

①应该是现状。

②这个时间也是对的。她大概四年级时我有一次怪她不愿意和我说实话,她就给我一封信,让我在她上奥数课进教室之后再看。

里面就有很多埋怨:别人家都是欢声笑语,为什么我们家总是吵吵吵;别人爸妈都能陪孩子打游戏,为什么我对她总是这么凶,不能温柔一点;我抱怨她不和我说实话,但是她说了我又不听。好像还有几条。我给一条条驳斥了……

那时候我对她十分苛刻,打印作业错一题,两页撕了全部重打重做;衣服叠得不整齐,重新叠好放柜子里;早上起来要叠好被子,整理床铺,打扫好房间卫生,再出去遛一圈狗,回来吃早饭;早饭磨蹭就别吃了,连人带书包推出去……不能剩饭……错一题要唠叨她好几天,这样的你怎么能错呢?!……当然,还有动手……啊!那个其实是自己没做好、不能接纳自己也因此不放过孩子的扭曲的人,不堪回首……

幼儿园或者一二年级时,孩子就说过:你敢用你对我的态度对你同事么?

③这个观点是我说的。上学期还说过。


今天也表达了类似的:如果过几天我也去上班了,家里只有你一个人,怎么办?



我也觉得孩子很无助。③是现在的问题,我得记着,不能忽略

↑我的第一反应还是“逐条反驳”,表达了现实的家庭条件,从现状上讲,咱们都没有随时进出的可能。如果我辞职了,以我的年龄和工作能力,我应该是不能重新找到这样的工作;而你,现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也不允许咱们灵活进出。

我一开始问②为什么,是什么。孩子说不出,但是我突然想到,其实不应该问。她已经很痛苦了,你还要求她条分缕析地清清楚楚给你理出个一二三清晰的理由,这没必要啊,而且别说小孩,即便成人,也未必能清清楚楚把为什么说清楚,甚至连“你怎么了”都不应该问,她没必要回答你。

问就是质疑质问,让她负责。

我突然想到,我不应该陷到这些条分缕析里面去,我不应该问,不应该纠结这些是什么和为什么,也不需要现在去解决这些问题。

现在关键是什么?是要明白孩子现在的感受,并且让她知道。我说我明白了,你是需要我知道你这个感受。那我知道了,我现在真的明白你的心情,知道你这些感受,也能理解。我以前也知道,就是没明说。来,咱抱抱吧。

可能你也不是需要我现在就解决啥,就是想让我知道你的感受。

而且我其实知道造成你这些感受的原因是什么。是我。因为我过去的态度言行。我切切实实知道了。你可能真正不喜欢的也不是学校、上学,这个空间和事情,你是不喜欢和它们捆绑在一起的曾经的那些不好的经历。

那现在我要能解绑呢?我一定能把它们解绑,至少从现在往后是的。你看,寒假我是不是基本通过了你的考验。这也不是权宜之计,真的,这是以后固定做法和想法。以前的不会再来了。不仅为了你,我自己也不想。


如果上学期知道,我可能会更焦虑。

↑这是因为我刚开始还在分析原因,上学期是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你都没说什么,直接适应了。那现在一学期过去,更熟悉了,压力应该比当时小了,最起码没有新增,咱俩关系还都比那时进步多了,怎么反而又这样不安了呢?是学校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了吗?

孩子给出这个解释。上学期不是没有,是没说。应该是压抑自己没敢说。现在应该是觉得安全感一定程度上有了,敢哭敢说了(但也是犹豫再三)。



↑而且昨天以及前面几天没说,是因为一直想着自己克服,觉得能靠自己解决。这也是前面欲言又止、自我决战的原因。



幸亏当时拒绝住校,要不那种情形下再被“扔去”住宿,孩子就彻底伤透了。

幸亏上学期她反对住宿,不然直接“扔”到外面,只是逃避了问题,肯定会造成更难以修复的伤(她百分百会觉得是被遗弃)。


关系还得在关系中修复。

上学期,在那样内心极不情愿和极不安的情况下,还是去了,并基本坚持了下来。孩子真的算是很懂事了。

我也解释了,当时我对住宿本来也是极不接受,后来想让住宿,是觉得当时我负能量太多,和你在一起天天影响你,想用住宿这种方法把我和你隔离开。

导致的后果是孩子觉得自己被遗弃了,内心决定逃离这个家(既然家里想让我走),从此靠自己。

幸亏只住了一晚,孩子哭诉自己确实需要每晚回去和我说说话,聊聊学校的事,要不然她没有这个情绪出口,就像植物缺了水,整个人都是干的。



她想再要半天缓冲,这比一开始的dislike school要小得多得多了

↑所以其实她不是真的完全抗拒去学校,所以不必在这个事情上纠缠解释。她只是需要被理解,以及想要个缓冲。

但是我能量不够,我还是处在“正式开学第一天”的象征意义上,我不太能接受第二天再请假一上午这个微小的请求。


我就拿安正元医生(我们一起看的韩剧《机智的医生生活》)举例,想让她坚持一下。



那么厉害还觉得自己没资格,其实是心结




↑其实她也能。也有退路。也有妈妈在最后接着。真到这一步了,她仍然是妈妈爱的孩子。不改变什么。

只是我觉得还没到那个程度。既然还在这个轨道上,那坚持一下其实是为自己减少困难,促进正向循环。


其实她不需要道歉,她只是表达了自己的需要,是我还是有执念

↑她还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温和的坚持自己的请求。

我最后说:好吧,那虽然我现在还有点执念(自己知道,其实半天在人生长河中算什么呢),还不是能全然地接纳这一点,那我就接受好了,认命,接受这件事。你放心睡觉吧,明早我请假。


然后第二天情绪还好吧。

我有点隐隐的不安,有担心。

并且实际上还是有点推

我说:“我给老师请假说午饭前到,咱可不能让老师觉得我这人言而无信。以后咱还需要给自己创造宽松的外部环境。”

半上午我就换好出门的正装,做出准备好出门的样子,其实无形中营造了我没有她再说“下午再缓冲”的请求的思想准备的局面。

我早上把那张50个句子的测试纸(头天问,说是自己知道要做,但是没有力量,只写了10个,应该是一直处于内心交战中,无暇顾及这个)找出来写好。她看了一下,还给我修改了几个,并且也学我第一遍先顺一遍,然后再半抄半默一遍,最后自己再默一遍。(我们称为自己的三个小板凳。)

在她准备收拾的时候,我整理自己的东西。她说怎么想起来整理这些,我说我等待你的过程,有点心神不宁,不能安下心做读书这样专心的事情,怕自己错过时间。

她说你不是有B计划吗?

看,我说的什么她都听进去了。

所以现在说话要更注意了。



专门把我相册里这张图找出来,觉得这也是自己放学的期待。


——————

等待放学的时间,我想了想:

如果今天中午该走的时候,她说能不能再申请缓冲一下午,或者晚上放学,告诉我自己试了,还是不想去,还是想呆在家里。

怎么办?我能正确回应吗?

我应该不太能马上接受,我可能会试图劝解“再坚持一周/一月……”,因为实际情况确实是断断续续请假,知识点不连贯(前面没听的后面肯定听不懂了),百分百影响学习效果,进而影响学习感受,进而信心和情绪,其实伤害更大。

但是最终还是得尊重,否则要么去了不在状态,要么根本劝不去,所以可能会平衡一下,实在需要,那就尊重和支持,请假,但是好点了,咱是不是就再去(别间隔太多太长)?

问题还是得在面对问题中解决,对学校学习考试的不好感受,背后的根本原因是我,改变的本质是我,要想脱敏,可以一边改变(关系)一边改善(感受),能在这个环境中进行,那就最好还在。

这是目前想到的。问题来了再面对吧。


——————

昨天放学,路上说:

1.自己下午主动去找老师补了上午的数学课。

(其他课第一节都是复习梳理)

2.新换的老师,感觉她做的美甲和衣服风格有点不和谐~, 想着如果后面“混熟了”建议一下。——可以理解为生活的热情还是有的吧。

3.自己观察了一下住宿的同学,

一个妈妈很会做各种美食的同学,现在离家返校住宿也没哭;

一个家住比较远,头天妈妈来送行李顺便把她也捎来,下午逛街晚上住宾馆,第二天上午也逛街,然后下午妈妈回去留下她一人,也没哭;

并且她东西也没带全(今天给她带去一个本子),被老师说了也没哭,下课仍能与同学说笑。

她觉得这些同学能量都很足,心理强大。

(我说可能他们在家里得到了足够的爱和安全感,所以足够抵抗外面的这些分离孤单吧,还得像人家家长学习。)

(前晚哭,不想去学校时,有一个原因是有点想家,不舍得离开,她这是有意识地观察,给自己心理建设。)

东西没带全这个观察,是应对 昨天中午她收拾东西,反复检查怕自己忘了,我说真要忘了也没关系,晚上就能回来,明天再带。要给自己犯错的空间,要敢让自己犯错。——这个应对我过去对她要求太苛刻,导致她有点强迫。计划不动声色慢慢帮她“脱敏”。

3.上学期最后一周的小组积分排名出来,自己小组终于不是最后一名,而且觉得自己组里的同学都比较团结,不像别的组一看扣分还有抱怨。

4.晚上回来胃口好点(还有点反胃,包括今天早上),吃了点饭,让我今天早上5:30就喊她,她要好好用洗面奶洗脸。——她只有能量足、很积极时才会这样。

5.晚上回来让我帮洗头。

(前几天有计划,但是最后流失——处于心有余力不足的状态)

6.晚上发现她下午走时为了防止万一拉肚子来不及跑到厕所,自己提前穿了安睡裤。

7.临睡前

让我帮她买教辅,提醒她今天穿厚校服,明早5:30喊她,她要好好洗个脸。

并且说了句:

看来真是

不完美(有波折)的开端也是开端,

跨出去开始的第一步,发现也没有那么难。

——这是我前晚 宽慰开解自己和她的话。

她现在什么都能听进去,并且去应用和检验,说话更需谨慎了。

7.早上按她要求的5:30喊她,但告诉她如果她觉得需要可以再多睡到5:40-5:45。她起来觉得来不及 按头晚的计划用洗面奶好好洗脸,因为自己全套完整精致做完得要15-20分钟。

给她说可以挤一点点,或者不用洗面奶,可以打个折扣。不完整的过程也是过程,也可以有不全套的精致。——最后一句她有点触动。

这学期肯定还会有波折,但这都是修复路上的必经。

如果去年1-5算是一个阶段,6-8算一个阶段,9-12-1算一个阶段,那现在1-7应该能算一个阶段。

而且是承上启下、巩固加强的关键阶段。


书还是得抓紧读。好好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