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32)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有你真好

第三十二章 满心喜悦

到宾馆的宁心,断断续续哼着歌,给罗敏微信报了平安。收拾洗漱完毕,关了廊道和屋里主灯,只留下床头灯轻轻打亮一片温暖。她盖着被子,身后垫个枕头,半靠在床头,享受起和于安的微信语音。从北京回来这几天,他们睡前都是这么度过的,恢复到分手之前的状态,甚至比之前更亲近了一些。

暖黄的光打在她白晰的脸上,小巧直挺的鼻尖铺开一点柔光,丹凤眼时不时弧弯着,脸上不断绽放着层叠花瓣的粉色玫瑰。屋里很安静,只有她的吴侬软语。

“叔叔今天出院怎么样?还好吧?猪头,你和阿姨这几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啦。”

“嗯,爸爸好多了,带了一些备用药回来。对了,你的脑CT那天忘拿看了,我找医生看了,没事。妈妈前段时间累坏了,我这周在家,让她好好休息下,我也放松下。下周我打算上班,已经请了快2周假了。”

“嗯,你好好休息一下吧,不用着急上班,身体重要。嘿嘿~,我希望你好好的。”宁心拿掉靠着的枕头,躺下来,掖了掖被角,把笑着的脸半裹在被头里。

“没事,我年轻,身体恢复得快。宝宝不用担心我。对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我不在你身边,你照顾好自己,晚上记得反锁门。一定要吃早餐,备点你爱吃的小面包和水果,你不爱喝水,就多吃些水果吧。爱你,呵呵,来,啵一个,晚安。”

“嘿嘿,年轻也要注意身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猪头也早点睡吧,晚安,么么哒。”

挂了电话,宁心关了手机和床头灯,嘴角挂着笑意,沉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被于安电话从梦中吵醒时,冬日的太阳才刚刚冒头,在对面高楼尖上打晃。宁心迷迷糊糊接起电话,暼了眼窗帘半开的窗外,嘟囔着嘴,支吾着,就听到于安笑哈哈的声音:“哈哈~,懒蛋儿,还没起床呢,快起来去吃点饭,正好上班能赶上。”

宁心嘟囔着:“猪头,我还没睡醒呢~,都怪你把我吵醒啦。”边说,边爬起来,斜靠在床头,揉着双眼。

“哈哈,怪我。不过,你也该起床了,起来还能吃点正饭呢~。你胃不好,宝宝乖,听话哈,快起来去吃饭。”电话那头于安的话语,就像春天的风,在这个冬的早晨撕裂了一条口,带着暖意直达心底。宁心仿佛看到于安明媚的双眼和上扬嘴角旁透出来的阳光,暖暖地。

“嘿嘿,好,猪头,我这就起来。”宁心被于安在这个冬日的早晨唤醒,就像之前他是她的闹铃一样。挂断电话,起床收拾时,她迷迷糊糊想起昨晚的梦。

梦里于安牵着她的手,欢笑着,在漫山遍野的野花野草间奔跑。阳光洒满脸庞,脚下是大地的坚实和草的绵软,耳边是风的轻唱和低语,眼前是望不到边的草地,草地交接处是镶嵌着棉花般白云的瓦蓝的天空。他们,一脸的执着与笃定,一路不知疲倦地,跑啊跑......。突然,前面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沟,于安急刹车般收回腿,悬崖勒马一般拉回她迈出的脚,他们向后一个趔趄,倒在一起。她一脸惊吓抱着于安,迷迷糊糊中就听到手机响。

她不知道这个梦预示着什么,但她忘不了梦中她和于安的笑,在大自然的幕布上,清晰而美好,信任而亲密。

楚雪这几天都很忙。小王休婚假,她承担了她所有工作,曲姐也时不时给她安排一些工作,所以,经常加班。不过,她并不觉得很累。和罗陈那次吃饭后,他有时会在微信上聊聊天,说一些工作上的想法,或者人生的感悟。这些楚雪并没有反感,反而心底多了一丝窗边晚霞般的温暖。在这些有的没的交谈中,她觉得这个男人其实真挺不易的。而罗陈呢,突然像找到了知己,脸上胡茬不见了,人看起来年轻了许多。楚雪的温柔和善解人意,让他每每聊天后,心里都莫名敞亮起来,仿佛长久发霉的心,被一点点的光亮温暖着,又生根发芽。

有时,罗陈也会给楚雪留言,晚上正好顺路送她回去。一开始楚雪还觉得不好意思,聊多了,熟悉了,也就不再别扭,反而,一起说说笑笑,自然自在起来。偶尔也一起吃个饭,像好朋友般,随便聊聊。

周五是宁心在南京出差的最后一天。下午3点多做完汇报,她给北京领导,简短汇报了进展及总部的反馈,并说她会尽快把这2周出差总结与总部的意见,形成报告发回去。听到领导对她的肯定后,她美丽的丹凤眼自信浅笑,就像两弯清澈的湖水,被阳光洒满星星点点。她又和领导提了周末回老家一趟,尽量周一赶回北京上班。没想到领导出乎意料的说给她报销路费,虽然没多钱,但她甚至惊呼出来,笑着答谢。

孙莉看到宁心打完电话,这才走过去,约她下午吃个饭,算东道主送行。宁心很佩服孙莉,考虑了下晚上火车的时间,就答应了。孙莉暗自高兴。

南京大拍档,座座爆满。孙莉微笑看着吃饭的宁心。如果没有见识过这个女孩工作时的样子,她不会把眼前这个单纯美丽的女孩,与强大和干练联系到一起。私下里这双单风眼里清澈的笑,与工作时它抽丝剥茧的专注专业,在她眼前变幻着。她笑意盈盈看着宁心,眼里流露出攫取的光。

“宁心,你在北京工作怎么样?愿不愿意到南京总部来发展?”孙莉开门见山试探到。

“嗯?”宁心丹凤眼一转,笑看孙莉,以为她在玩笑。

“宁心,我很欣赏你的工作能力,我这正好缺一个助理,你愿意来当我的助理吗?”孙莉郑重的看着宁心,眼神炯炯。

“哦,”宁心低下头,又笑着抬头说:“孙总,谢谢你对我的赏识,我.......”

“没事,宁心,你不急着回答我,回去考虑考虑。如果愿意,我亲自给你领导说,你不用难为情。薪水你可以提,肯定会尽最大可能满足你的要求。”孙莉没等宁心说完,就打断了她,一口气说了这些。

“哦,谢谢孙总对我的赏识,我暂时不考虑了,我男朋友也在北京工作,我不想两地.......,孙总,不好意思哈~”宁心一脸歉意,果断的拒绝了,她不想和于安两地分居,虽然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没事,你不用现在回答我,呵呵。你一周后再给我答案,好吗?”孙莉依旧两眼弯弯,真诚的盯着宁心。

宁心看着孙莉的真诚,也不好再拒绝,就答应回去再想想。一顿客套后,两人又笑着吃起美食来。

回到宾馆,收拾好行李,退掉房卡,宁心才打的去南京火车站。路上,他给于安发了条微信,说自己正往火车站赶。在看到于安叮嘱的微信后,她抱着手机笑着:“呵呵,还是老样子,总怕我吃垃圾食品。”

从认识于安开始,每周六约会,他都会给她买够下一周吃的健康零食,常常怕她饿着或营养不良。这让舍友经常调侃与羡慕,她常常笑着开心着。

一觉醒来,已到安徽阜阳站。宁心走出车站,清早6点多,天气灰黑中透着严寒。元旦到了,车站行人来来往往。她戴上羽绒服帽子,拉着行李箱,朝出租车调度处奔去。

“宁宝......,宁宝......”听到妈妈的声音,宁心喜出望外。回头,她看到二十多米外,穿着深红羽绒服的妈妈,肩上跨着去年生日她送的黑皮包,孤独的在寒风中,臃肿的边喊边向她跑着挥手。

她也向妈妈走去。“妈,不是说不让你来接吗?多冷,你什么时候来的?冻坏了吧?”

“妈......没事,不太冷。”微胖的妈妈跑着气喘吁吁。到了宁心跟前,一把拉着宁心的手,嘘寒问暖。

“走,妈叫了车,在那边等着呢。就怕你,下车等出租,冷啊~”说着,就拉着宁心,朝身后路边的一辆白色奥迪走去。

“妈,你怎么叫这么好的车啊~”宁心看到奥迪,有些吃惊。

“哦,妈妈呢,让邻居帮忙,用软件叫的快车。走吧,快上车,冷。”妈妈脸有点红了,闪过一丝丝紧张,宁心还心为妈妈觉得自己笨不好意思呢,就搂着妈妈的肩说:“妈,你太厉害了,都学会用软件叫快车了,好样的啊~”

妈妈没理她,转身示意司机把箱子往后备箱放。在后座坐定,妈妈示意司机出发。她这才拉着宁心的手,眼看车前方,仿佛无意中说到:“饿了吧,咱们先去饭店吃点早餐,再回去,妈妈正好也冻饿了。”

宁心看着妈妈脸上的皱纹和斑点,年轻美丽已经在她脸上找不到踪迹。妈妈这些年,也累也老了。

“好,妈,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她依偎着妈妈的肩膀问到。

“没事,妈提前订好了,咱一会到,直接吃。”妈妈看着前方,缓缓说到。

“啊,”宁心抬头看着反常的妈妈,“妈,你现在好厉害啊,都会提前订饭店啦?”

妈妈没有回答,脸上抖动的笑笑。宁心瞥见后视镜中司机意味深长的笑脸,仿佛在讥笑。但她没有理会,她看着妈妈,惊讶又骄傲:“半年多不见了,妈妈进步这么大。”

车子很快停在一个高档酒店,司机很绅士的开门,帮忙拿行李。宁心看着洁白的3层欧式建筑,一脸疑惑。

“妈,你订了这么高级的茶餐厅啊,这得花不少钱吧?”宁心没有看妈妈,边打量茶餐厅边说。

“没事,有认识人,给了优惠券,不贵。”

洁白的欧式雕花,大玻璃落地窗。酒店旋转门前迎宾男士边欢迎他们,边走过来帮忙提行李。妈妈报了桌号,有专人送他们上3楼。观光电梯缓缓上升,2层高的大厅顶上,垂下长达几米的欧式琉璃吊灯,2楼白栏杆,垂下来密密麻麻长短不一的仿真紫藤,在一串串LTD彩灯忽闪下,浓郁而浪漫。

宁心眼神中放着光彩,而妈妈看着她,眼神飘忽,脸上笑意盎然。“就知道,你肯定,喜欢这里的。”

走出电梯,3层是个环形餐厅,每个桌子都靠近洁白的飘窗。环形餐厅中间,有一个20平米见方的圆形舞台,一个美女手指在琴键跳跃,“天鹅湖”在她的指尖流出,唯美而动人。

宁心和妈妈被带到正对舞台的桌子上。坐定的她完全被音乐吸引,完全没意识到妈妈的异样。或者说,妈妈看向远处桌子的眼神。

下一章 | 感受求婚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