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31)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往事如风

第三十一章 有你真好

从罗敏家里出来,已经8点近一刻了。黑天幕布里,被潮湿裹挟着的冷,深深的压入每个毛孔。

为躲避晚高峰,宁心选择坐地铁回去。此刻,地铁奔走前行的隆隆声、到站的播报声,和着周围乘客的挤挤嚷嚷,很热闹。宁心斜靠在排座最头的椅子里,看着地铁窗外飞速闪过的闸道广告,神情迷离又专注。

爱多爱少和爱与不爱的关系,恋爱结婚和幸福与不幸的影响,在见过罗敏后,这些她很少想的问题,此刻在她脑海盘旋,就像暗夜里,只听得见振得空气嗖嗖却看不见踪影的飞鸟。她感受到它的存在,但却不知道它的结局。

罗敏应该是幸福的,想必她老公也是爱的多的那个,这从她满足的笑容以及她老公对她的宠爱中能看出来。饭桌上他老公除了礼让宁心吃饭外,更多的是照顾罗敏和米粒,一会给罗敏夹菜,一会挑了鱼刺喂米粒。他自己狼吞虎咽吃完饭,看到大家吃完了,麻利的收拾起餐盘汤锅。宁心不太好意思,起身要帮忙,被罗敏拉住的,“没事,你不用管,咱俩聊会话,说实话,我在家都很少洗碗,都是他做的,他洗的快。”罗敏撇撇嘴,就像说一件不是事的事那样平常。倒是惊得宁心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哇,你也太美了吧,就留着张嘴吃饭啊。”罗敏没说话,咧着嘴“嘿嘿”的一脸傻笑。正闲聊间隙,他老公端过来洗好的葡萄、草莓,招呼大家润润口,就又钻进厨房叮叮当当去了。

但罗敏是不是也是不幸的呢?从她诉说的恋爱遗伤看,她是不是也心有孤寂?宁心说不清楚。宁心走时,罗敏送她出的小区。路上,罗敏挽着宁心 ,不自然的说起了初恋男友的事,一开始扭扭捏捏,到后来快若崩豆,嘴里起伏着情绪,不知道是冻地还是激动地,圆脸在冬夜竟有些通红。

她说她知道他家在农村,很穷,但没有想到21世纪还能穷成那样。她说她曾去过他老家,深山老林的土房子,招待她的第一餐是2个蒸蛋,两老人只给她做的,晚上和他妈妈挤在一个坑上,被子破破烂烂。在他家待了2天,就待不下去了。她说他们分手不是因为毕业季,回到学校后,两人就闹起了别扭,但真正分手那天,她还是哭得痛不欲生,毕竟是她的初恋,是她不为任何目的,真真正正投入爱过的人。她还说,毕业后回老家干了几年,没什么前途,就又回到了南京,中间也谈过几次恋爱,也受过伤,直到最后不相信爱了,谁对自己好就嫁谁。最后,经人介绍认识了现任老公,他离过婚,比她大8岁,和前妻有一个儿子,虽然她对他没有那么爱,但他对她的宠爱,让她感觉到会幸福。她说以往照顾别人的命,第一次被一个大男人宠得不像样子,尽管父母亲戚一百个不同意,她就嫁了。最后,她转过头,看着宁心的眼,很认真的说:“幸福是自己选择和争取的。找一个你喜欢多一些的人恋爱,找一个爱你多一些的人结婚。这样,你才可能始终是幸福的。你爱的人更爱你,那当然更好,但这样的爱情太难找了。生活,其实,到最后都是搭伴过活。我真的很希望优秀的你能幸福开心,别再那么要强和倔强了。我等着吃你的婚宴啊。”说完,她眉眼弯弯的圆脸上,竟趟下了清泪。

宁心没有答复,点头拥抱了一下罗敏圆鼓鼓的肩膀,抬头朝罗敏笑笑,示意天冷让她快回去吧。

想起罗敏刚才的清泪,这是宁心第三次看到罗敏流泪,虽然没有前两次气势磅礴,但这次却让人感觉刻骨铭心。这泪水里也许是幸福和满足,也许也有心酸与无奈。她圆润的背影,在黑冷的冬夜,既昭显了幸福的富态,也隐藏了不能名状的孤寂。也许,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没有十全十美,不管你怎么选择,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们能做的,只是真实面对自己的内心,保有生活的选择权,努力把失降到最小化。

罗敏那句很认真说的话,还萦绕在耳边。“幸福是自己选择和争取的。找一个你喜欢多一些的人恋爱,找一个爱你多一些的人结婚。这样,你才可能始终是幸福的。你爱的人更爱你,那当然更好,但这样的爱情太难找了。”这句话,她之前也听别人说过,她没有理会,但它从一向快乐欢喜的罗敏口中说出,让她惊讶。不知道罗敏在几年的现实生活中被多少经历打磨过多少遍,才认同到这句话的庞大影响力。

是啊,多少少男少女,在这句话上,跌跌撞撞撕扯着分手,也懵懵懂懂践行着结婚。宁心现在还无法理解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爱或没那么爱的人会是什么幸福,也无法想清楚爱少与爱多的显著利害关系,但在她的爱情观里,结婚就要找相爱的人。爱与被爱是相互的,她愿意去爱去付出,但也希望对方和她一样,愿意为她去爱去付出。

想到这,她神情有点沮丧但很快恢复平静。于安中途的放弃,虽然让她有些伤心,但在真相背后的于安,其实才是为爱付出和隐忍更多的那一个。这世间因为不爱的分手各式各样,但因爱而愿意放手给你更幸福机会的,并不多。因为更爱你,所以我愿意自己忍受苦痛,只为看到的你是幸福的。所以,她从内心深处能感觉到,于安是更爱她的。想到这,她脸上不自觉开出一朵粉色的桃花。她拿出手机,给于安发了条微信:“猪头,问你一个看起来比较傻的问题:你有多爱我?有我爱你多吗?哈哈~”,发完,她依然笑着等答案。

时间过去几分钟,于安微信没有动静。就在宁心正要打电话提醒时,于安微信回复:“宝宝,这也不算是个傻问题吧。回复慢了点,是因为我在思考怎么真实不敷衍的回答你。说实话,我说不清自己有多爱你。我不会轻轻松松的说你是我的命,不会说失去你我会去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的生命不只属于我们,宝宝你的也一样。我们来到世上,不只是为自己活,我们还有责任。也许失去你时,为了父母我仍得继续活着,只是,虽然活着,但早已寄养在你那的心,从此枯萎至枯竭而死,而我也不会再爱了。至于,我对你的爱,我希望我能给予你的,永远比你给予我的多。因为活到现在,相比你感受到了更多的爱,我希望我能弥补你缺失的,也能给予我应该给你的。希望我给你的,是你需要的完整的爱,是你能做你自己、活成你自己想要样子的爱。宝宝,不知道我笨拙的表达,你还满意吗?”

宁心盯着手机屏幕,泪流满面,直到它进入屏保,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赶紧抬手抹了一把眼,抬头,发现,地铁上已经有人在没有表情的看着她。

她没有正面回复于安,只是简短的:“谢谢猪头,其实我知道。”

她在发微信前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本来是想问个问题逗逗于安的,没想到,他这么认真地回答,不仅印证了自己的判断,竟惹得她泪水涟涟。

作家廖一梅曾写过“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奇,稀奇的是遇到了解。”于安了解她经受的,体会她受伤的,所以才能以她喜欢的方式爱她,才能宠溺地任由她做自己,才能在她的缺点和优点背后,首先看到和爱的是她这个人本身。而这一点,才是她认为的爱的关键。

想到这里,宁心虽然还有点梨花带雨,但她的嘴角是上扬的。于安的爱情观也是她认同的,此刻,她觉得自己才是最幸福的一个。

突然,手机响了,打碎了她的一脸甜蜜。是妈妈的电话。

上次和妈妈争吵后,就没有正面联系过。宁心思忖了一下,接起了电话,地铁里吵轰轰,听不太清楚,她抬头发现已经到站,她一边说一边下了地铁。

“宁宝啊,你周六坐火车还是飞机回来?几点到啊?妈到时,好去接你啊,反正,在家也是闲着没事的。”

不发脾气时的妈妈其实很好,这让宁心瞬间恢复乖女儿的模式。“哦,妈,没事,你放心吧,不用来接我啦。南京到阜阳没有直达飞机,我坐火回去,车票我已经买了,早上6:40左右到阜阳,到时我打的回家就行了。你路不熟,别乱跑了。”

“那你注意安全啊,回来什么都不用买,妈妈家里什么都有。妈等你回来。”毕竟妈妈上年纪了,从声音中能听出老年人说话的味道。宁心心里有东西被触碰,柔软地说:“嗯,妈,你放心吧哈。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别熬夜。我也快到宾馆了。晚安~”

挂断妈妈电话,她已经接近宾馆。街道行人不多,但四周的店依然灯火通明,这个城市在夜里起伏着活着的气息。宁心张开双臂,她感受到指间的寒风,冷的真实。生活就是生活本身,它虽然不尽善尽美,但它就在当下实实在在的发生着,而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认真对待它,活好当下,珍惜当下。

而这个当下里,她心里有罗敏幸福又含泪的叮嘱,有于安暖暖又踏实的爱恋,有妈妈不发脾气时柔和的交待,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她转身走进宾馆,脚步轻盈,脸上摇曳着朵朵太阳花。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妈妈的柔和里,竟然也藏着玄机。

下一章 | 满心喜悦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