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

母亲来我所在的城市帮我带孩子已经一年了,她一直念叨着想回家待两个月,想着母亲的确实想家了,便忙乎着给她和儿子订票。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想法,认为两个月很快,而且我工作也没时间带孩子,只能母亲带着儿子回老家了。还有两天就要分开的时候,突然那种熟悉的难以述说的情绪袭上心头,不是伤心也不是难过,是离别时独有的感觉,就像心一直被针盯着扎。你明知道即使离开也没有很不好,但是随着这个时刻的邻近,这种情绪便出来折磨你,使你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只有既成事实来临,才能逐渐消失。我多么想,在离别的时候有人把我打晕,然后等我睁开眼发现离别已经发生,少了离别过程,也算是少让我受点折磨。

老实说,我是非常粘人的。小时候,母亲去姥姥家,我便会一遍遍去村口等她。第一次,认为时间早,没有等到很正常。第二次,第三次,次数越多信心就越少,最后甚至眼睛含着泪。瞥见母亲一个小小的身影,我便疯了似的奔向她。

高中的时候,第一次离家住校。开学前两天,离别的情绪一直折磨着我。电视里喜欢的节目都披上了我灰色的心情,甚至我喜欢的周杰伦所有歌曲听起来都是伤心的,以致于我很久之后都不想听周杰伦的歌,因为我一听,那种离别的情绪就像鬼魅一样爬上我的心头。

终于出发了,母亲和姐姐骑着自行车送我。一路上,金色的阳光在我看来是灰暗的,鸟儿叫声也不再婉转可爱,我眼里的一切都变得非常黯淡。母亲和姐姐帮我铺床,我坐在那里,想着要自己留在这里,不能和母亲回家了,离别的情绪已经攀登到顶点,搅得我很快就要弃械投降,不管不顾跑回家。终于母亲和姐姐走了,临走的时候嘱咐我“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不能做声,嗓子堵得慌,根本就不能说话,我不想做声,我怕开口便哽咽。我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独自消化这折磨人的感觉。突然看到母亲回来了,她因为有东西落在了我这里,我再也不能独自忍受,眼泪掉了下来。母亲满眼的心疼和不舍,她缓缓的说“长大了,就得分开啊,就像鸟儿一样,总在大鸟翅膀下面焐着,哪能学会飞翔啊!”

后来父亲突然得病去世,让我经历了生与死的离别,我用了几年时间才慢慢走出来。这也使我的心磨硬了一点,世间离别已经可以承受了。不过我始终做不到如有些人那样,欢快的飞向远方。

有一次,大姐在微信上发布了一条信息,细数了她感受最深的几次的离别,我回复“幸亏还有我们四姐妹,一辈子多了几个伴儿。”大姐回复“咱们享受了最多的团圆,也经受了最多的离别,不过团圆总是令人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