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 | 科技带来的创伤比战争更为残酷!

96
菜菜小桃子
0.5 2016.07.06 22:14* 字数 2117

1986年4月26日,苏联东北部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这次爆炸所产生的核辐射是当年广岛长崎的300-400倍

但是在爆炸发生后,苏联当局并没有第一时间疏散人群,而是为了纪念当时的五一劳动节,将消息进行封锁,广播里无数次的播放着:“局势很稳定”。

本书的作者阿列克谢维奇采访了当时亲历切尔诺贝利事件的人们,有消防员,医生,科学家,清理工,政府官员,还有他们的家属。当然采访的大部分则是居住在那片土地上的人们。翻开的每一页都是真实而令人震惊的历史。

15年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的致辞是“她的复调书写,是对我们时代的苦难和勇气的纪念。”也因为阿列克谢维奇的书写和记录,让我们得以近距离了解那些我们不曾知道的过往。

切尔诺贝利的灾难

亲历切尔诺贝利的讲述者描述到:“很多人突然死掉,走路走到一半,倒在地上,睡着后永远也醒不来,带花给护士时,心脏突然停止跳动,一个接一个死掉。但没有人来问我们经历了什么,没有人想听与死亡或恐惧有关的故事”。

而第一时间赶往感应炉的消防员,因为受到重度污染,在接下来的十四天里,他们的身体慢慢变成紫色,青色 身体变得肿大,然后相继死亡。

而一个去过反应炉的幸存者回家之后,他的妻子去医院问医生,“我该怎么面对丈夫?”医生给的回答是:“你要把他洗干净,拥抱他一下,然后停止使用他”。也许医生的回答不乏幽默,但是读来却是一阵心酸。

相比起经历事件所带来的直接污染,更大的后遗症则是下一代的不幸和灾难。经历过核污染之后的人们,当他们的小孩出生的时候,大多都是残缺不全的。一位受过污染的母亲说:“我的小女儿和其他人不一样,她出生的时候不是一个婴儿,而是一个小袋子。除了眼睛之外,没有任何开口”。

无处可逃的污染

切尔诺贝利是最可怕的战争,你无处可逃,地下、水里,空中都躲不掉。牛奶,事物,土地全部都含有大量的辐射,母亲在家门口哺乳,就像是切尔诺贝利的圣母,但她的母乳里却含有大量的铯元素,相当于是另一种凶猛的毒药,但是母亲是不自知的。

还有一些孩子死于核污染的人们,他们再次回到已经疏散的村庄,秋天果子成熟的时候,他们穿越森林,回到家中的庭院,摘了满满一袋子的西红柿和小黄瓜,他们对土地和传统充满了信心,就算是儿子的死也改变不了他们的习惯。

与爆炸带来的辐射相比,更让人感到荒诞和痛心的则是政治的愚弄。而因为政治的愚弄和科学家的沉默让更多切尔诺贝利居民生活在高辐射的污染之下而不自知。

政府的愚弄和再次伤害

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发后的第二天,图书馆里关于广岛长崎原子弹的书都不见了,所有关于核辐射的书都突然间失踪了。似乎只要这些知识不被了解,人们就可以处于一个很安全的境地。

反应炉旁边的居民仍然住在有强大辐射的村庄里,所有的牛奶和食品都是辐射的附属品。土地房屋水和空气都被重度污染,但是他们却被所谓的科学家告知:“没什么问题,只要记得饭前洗手就好”。

更荒诞的是,政府找到一对正整备结婚的夫妻,将他们带到已经被撤离的村庄,举行婚礼,把这一切拍摄下来,并对外宣传,这里的一切都很美好,人们生活的依然很幸福。无论是广播还是报纸,无时无刻不再告诉大家,虽然受到污染了,但局势依然大好,这就是灾难时刻,政府喉舌的作用!这样一种一片祥和的宣传是比灾难本身更为恐怖。

人心的污染

切尔诺贝利的核爆炸,污染的不止是土地,还有人心。

受到污染的牛奶和肉,本来已经被打上不能售卖的标签,但是谋求利益的人,转身撕掉包装,仍然流入市场。

一些商人看到生长着的蘑菇,会不由的感叹:“真好,今年有好多蘑菇”。有人提醒:“这些蘑菇有毒”。而他的回复却是:“你真奇怪,又没有人强迫你吃,你可以把香菇买下来晒干,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就可以变大富翁了”。

所有的这些叙述,平静之中却有着让人窒息的压抑,土地的污染也许并不是致命的,而人心的污染则是防不胜防的伤害。

切尔诺贝利人

突然有一天,你变成了切尔诺贝利人,变成了某种特殊的物种,大家对你感兴趣,却没有人真正愿意了解你。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也并不糟糕,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切尔诺贝利的人们不仅要背负辐射的污染,更要背负人心的疏离。

他们坐火车的时候,当得知他们是从切尔诺贝利来的,乘务员不愿意供给他们餐具和被子,周围的人也一下子保持沉默和疏离。上学的孩子一旦被得知是切尔诺贝利人,所有的小孩都排斥他,疏远他,不愿意更他交朋友,更不愿意亲近他。

而更让人感到荒诞的是,从切尔诺贝利事件中的幸存者,在面对爱情和婚姻时,遭到拒绝的理由却是:“你不能生孩子,生小孩对你来说是罪恶的。爱一个人对你来说都是一种罪恶”。亲历的讲述者说,你知道生小孩可能是一种罪吗?我以前从来没听过这种事。

受到核污染之后的好几年里,很多人并不愿意离开切尔诺贝利,他们知道自己无时无刻不遭受着污染,但是他们不愿离开,而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在切尔诺贝利没有人会以怪异的眼光来看待你,也不会遭到他人的疏离、冷遇和提防。“至少当我拿自家的苹果给对方吃时,他会很高兴坦然的接受,而不是在转身就把这苹果处理掉。”

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切尔诺贝利的核污染现在仍然在继续,战争的伤痛总有停止的那一天,但是核辐射带来的污染却是无止境,也无从消灭。当我们在享受科技带来的便捷的同时,也不应忘却科技曾带给我们的灾难!

书评影评歌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