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青春期的那几年  27照片

贾哥给刘岳打电话,说有事找他,约他出来谈一谈,其实刘岳不是很爱和他接触,一般都是有张松在他才会去,这次既然说找他有事情谈,也就没有给张松打电话叫他也去,只能单刀赴会了。

贾哥的意思是他有个朋友也是做服装的,在找工厂定做服装,找了几家都觉得不太合适,价格也高,看看刘岳这边能不能给优惠一点,把这个活接了,如果可以,量会很大,可以一直合作下去。

刘岳说,就这事啊,哥啊,这不是好事吗,谢谢您想着弟弟啊。您让您朋友把样板拿来我看看,再把详细要求给我,我核算一下成本,到时候通知您。

哎呀,老弟啊,这不是价格给的低吗,怕你不赚钱,不让你赚钱我能好意思找你吗?你核算一下,看看有没有赚头,如果没有你也没必要接这个活儿,我也不帮他了,让他自己去找吧!贾哥很讲理。

过了两天就有人把样板送给了刘岳,刘岳送到厂子让他们核算成本,核算下来,利润确实很低,但是还是可以接的,反正对于工厂来讲,活越多越好,也算拉个客户吧。刘岳就答应了贾哥。

这件事刘岳也没有跟赵云商量,因为工厂主要他负责,接谁的活都一样,而且跟他商量估计也没用,那几天赵云正在和美丽忙着打架!

恋爱中,有人说打架伤感情,有人说打是亲骂是爱,赵云和美丽过了一年热恋期,就开始频频吵架了,平淡久了,吵一架会增进感情,要是频频吵,就不好说了。

这次吵的是最厉害的一次,因为美丽又动手了,而且赵云也还手了。

美丽无意中发现赵云QQ里的聊天记录,两个人聊天很暧昧,这个女人刘岳也认识,是他们的一个客户,美丽发现后跟赵云吵了一小架,赵云解释后也就没在意。

美丽却认真了起来,一次一起去办手机业务,问赵云的手机网上密码,赵云也没在意就告诉了她。

美丽调出了最近一个月的电话清单,这回炸锅了。

清单上显示他们俩不在一起的时候,每天凌晨以后,赵云都和同一个号码打电话发信息,信息很多,电话有的时候甚至聊了2个多小时。

美丽拿出赵云手机,播出了那个号码,这个人正是之前赵云跟她解释,他俩只是客户关系的那个女人。

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吵架吧!

赵云极力狡辩,就是没事瞎聊聊天,没有其他的。

美丽气的不行,聊天?聊天非要后半夜聊吗?非要后半夜,去一个被窝聊多好啊,再说你不每次都跟我说困了,要睡觉了吗?

那一个客户找我,说她不开心,想跟我聊聊天,我难道还能说你爱找谁找谁去啊,赵云还觉得自己有理。

二人争论的面红耳赤。

不一会儿,美丽妈妈回来了,看到美丽在哭,知道又吵架了,就问发生了什么事。

美丽哭诉着把事情说了一遍,美丽妈妈说,哭什么哭,没出息,赵云都说了是客户关系,赵云你也是,客户关系非要后半夜聊天吗?

赵云心想,二姐啊,你这不是和稀泥吗,哪是劝架!

美丽喊到,什么客户关系,鬼才相信呢,你把手机给我,抢过赵云的手机就给那个女的拨过去了。

以美丽的脾气,平心静气的谈是不可能了,两个女人在电话里互相骂了起来。

骂着骂着,美丽把手机一把甩到墙上,电池摔出老远。

美丽妈妈说话也有点生气了,小崽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这事你跟赵云怎么吵都行,给人家打什么电话,那不摆低了自己的位置吗?你俩能好好的就在一起,不能好赶紧给我分了。

赵云知道这个时候,只能沉默了。

三方都沉默了一阵儿,赵云走进卧室跟美丽说,咱们出去吃点东西吧,好好谈一谈。

美丽也不想在家里,让她的妈妈跟着操心上火。收拾一下,拿起包就出门了。

赵云捡起手机,跟美丽妈妈说,阿姨,我俩出去吃点东西,放心吧。没事儿!

战争才刚刚开始爆发!

出去后,美丽不理赵云,一直往前走。赵云赶上去拉美丽,都被美丽给甩开了。

赵云脾气也有点上来了,每次吵架都是这样不容说话,你能不能听我解释解释,是,我错了,我不该跟她那么晚还聊天,但你不能因为只是聊个天就一棒子打死我吧,赵云在后面跟着美丽一边走一边解释。

美丽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了,满眼怒火,**的放屁呢吧,什么叫只是聊天,你骗谁呢,你敢说你俩没事?你糊弄傻子呢啊

赵云被她突然这么一下,还一下子吓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美丽是喊的,路上行人开始朝他俩观望。

不管赵云如何解释,如何认错,美丽就是不给他面子,指着他鼻子骂了起来。

赵云也开始指责美丽,翻出了以前的种种,你能不能不要骂我,我是个男人,给我留点面子行吗?我是错了,你没有犯过错吗?你以前QQ聊天没暧昧过吗?我说什么了?我像你这样揪着不放了?

赵云指的是他俩刚好不长时间的时候,一次赵云在美丽家上网,看到有个男孩儿跟美丽说话,就点开了聊天记录,其实也没说什么,男孩儿说,无聊去洗澡了,美丽说。那一起去啊,男孩儿问,鸳鸯浴吗?美丽说,好呀。

赵云当时没说什么,进屋看电视了,美丽从厕所出来看到聊天记录的页面显示在电脑上,就进屋去哄赵云。

女人要想哄男人,就像大象想踩死一只蚂蚁!

美丽根本不搭这茬,吼道,**的还要面子?你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给我面子了吗?说完转身就走。

赵云抓住美丽胳膊还想挽回,撕把了一会儿,美丽说,疼,你能不能放开我,我们分手吧,回手打了赵云一个嘴巴!

时间仿佛定住了,美丽和赵云都瞪着对方不说话,区别只是美丽眼泪哗哗的往下掉,赵云感觉到所有的路人都在看他,腾的一下子火冒三丈,也还了美丽一个嘴巴!

女人打男人十下也抵不上男人打女人的一下!

赵云跟刘岳说,当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还手,因为之前美丽也打过他,但都是在家里,他从来没有打过女人,这是第一次,可能是在大街上让他男人的尊严无处容身吧,打完赵云就后悔了,想上去搂美丽,美丽已经捂着脸哭着跑开了,赵云想去追,却迈不出脚步!

张松去世了,刘岳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开车,一脚刹车踩下去,初夏差一点撞到风挡玻璃上,正值下班高峰期,后面的车跟的紧,撞到了刘岳的车。

不管后面如何摁喇叭,直到后面车里的人来敲玻璃,刘岳还傻在那一动不动。初夏感到一定发生了大事,摇着刘岳,老公,怎么了?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岳从恍惚中反映过来,跟初夏说,张松死了,我们去医院,你给玲玲打电话,让他过来处理这边的事。

初夏给玲玲打完电话,和刘岳翻过路边的栅栏,到路对面打了一个车就走了。

这边出事故的车和人,看的呆了!

昨天晚上张松还去了刘岳家里,和麦迪他们三个一起喝酒聊天。刘岳还问他,怎么感觉你神情恍惚,说话颠三倒四呢?

三个人聊天,聊起往事,聊起从大学到毕业,一直到现在一起走过的岁月,张松一反常态的叹气,还说已经回不去了。张松深夜才走,明天我要出门呢,我回家了!

张松是出车祸死的,刚从港城上高速不久,就钻到了大货车底下,豪车里面一共四个人,两个抢救无效死亡,一个重伤,眼睛永远失去光明,另一个受伤不重,住了不到一个月院就出院了。

当刘岳得知这几个人的名字的时候,背脊一阵冰凉!

张松和保险公司的老王抢救无效死亡,修配厂的秦哥捡了一条命却失去了双眼,另一个是张松新认识的朋友!张松在天津新定了一个进口豪车,打算去提车,让这几个人陪着去!

张松的死让刘岳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总是能想起上学时候一起做过的损事,他在广州小铺前落魄的样子,结婚当天哭着对大家说的话,发达后对这些朋友毫无保留的照顾,每次梦里都会出现张松出事的前一天晚上那魂不守舍的表情,徐娟娟跪在尸体前那无助的泪眼。孩子哭喊着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

麦迪说,你记得咱们上次去吃烤全羊,晚上咱们在篝火旁吃饭,张松说的话吗?

刘岳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想起张松说的话。

那天大家玩的很高兴,晚上点了一堆篝火,村长家还给准备了家庭KTV,大家都唱的很HIGH,但是张松一首也没唱,只是乐呵呵的抱着孩子或者喝着酒看着大家。

张松举起酒杯说,我张松这几年来在外面混的风风火火,可其实最让我高兴的是有你们这些朋友,初夏插话,还有你的媳妇和孩子呢、张松说,那是肯定的,从小我父母就都不管我了,能活到现在,并且有你们的陪伴,这辈子我活的值了,就算现在我马上死了,我也不枉此生 ̄

来,干了,仰起头连干了三杯!

当时大家都喝了酒,玩的高兴,都觉得这只是张松的一种感叹,谁也没有在意,不知道现在怎么就成了真呢?

初夏和春梅去照顾徐娟娟的时候,刘岳给了初夏一张照片,让他带给徐娟娟。

也是那次出去玩,晚饭前大家分头行动去玩了,刘岳和初夏拿着相机到处走,拍了一些照片。快走到河边的时候,初夏指着前面说,你看…

在河边,张松左手托抱着小女儿,徐娟娟站在旁边拉着老大,张松右手指着远处的山好像跟小女儿说着什么,夕阳的余晖照在河面上,波光粼粼,他们一家人的影子铺在岸边,大山,小桥,河流,夕阳成了他们全家人的布景,

刘岳按下了快门。

至今为止,除了徐娟娟,刘岳家里也存放着这张,张松一家人背影的照片!

下一章 28查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初夏父母走的那天,两人去火车站送完站,就去了“御品香”。 毕业后,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分布在了天南海北.他说他已经...
    田伯虎阅读 123评论 0 0
  • 赵云和美丽交往的前一年之中,那叫一个甜蜜,热恋中的人看面相就能看的出来,美丽的小脸总是红扑扑的,赵云每天嘴角都挂着...
    田伯虎阅读 70评论 0 1
  • 刘岳现在最怕的事情就是晚上回家,回到家看到关于初夏的一切心就揪着疼,在赵云那住了几天,又想家,明知道回家更难过,也...
    田伯虎阅读 61评论 0 1
  • 秋雨心情 一个下雨的秋夜,忆起当年的朋友。 孤独的心灵,漂泊了许久,身心有些疲惫,激情有些殆尽,总不自觉地在难寐的...
    何处落风送暗香阅读 52评论 1 10
  • 下了班就莫名的丧╭(╯ε╰)╮好几天了,一口气提不上来,对什么都没兴趣,可是只存在自己一个人的情况下,然而并不想让...
    柯柯壳阅读 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