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第38天】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6)

96
如贝衔珠
2017.12.12 20:37* 字数 2398

回到自己房间的子琪,匆匆洗漱后也就钻进被窝了。

但今夜,想跟平日一样倒头就睡,可不那么容易。她无法把自己的思想拴在这个雪夜,这个房间。头脑里总有一匹倔强的小马,往外奔跑,向着九儿的过去奔跑,向着九儿的爱情奔跑……

闹钟响过两遍,子琪才猛地坐起来,今天还约了个要咨询离婚的原告。可是感觉自己像刚刚睡着就被叫醒一样,头昏脑涨的,必须冲个澡才能彻底醒过来。她本要到卫生间,但发现九儿的房间门开着,就过来想跟九儿问早上好,谁知九儿早出门了。

子琪在地铁上,带上耳机闭着眼想抓紧时间补几分钟觉。可不断被短信的震动打扰着,她推开发现是乔生发来的。

“上班了吗?”

“北京是不是下雪了?”

“很想你。”

“等我忙完最近手上的工作,就去看你。”

子琪一看到他要来,就下意识地紧张,迅速回了一条:“没事,先忙工作,毕竟刚入职要好好表现才对。我很好,北京不算冷。”

她回想着九儿昨晚说的,这根本不算爱。“可不是嘛,比起九儿的经历,乔生都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男朋友。”子琪在心里对自己说到。但她内心深处,有个微弱的声音,只有子琪自己听得到。“其实,乔生只是个知己,或者哥们儿。他完全可以没有自己,正像我也可以没有他一样。”细想起来,我们在一起留下的最多的回忆,都是些嘻嘻哈哈而已。他们只是习惯在各种聚会上,有对方在自己身边而已。她甚至开始犹豫,如果乔生真的来到北京,在一个酒店等她,她该不该去呢?真不能想下去了,如果他们之间不是爱,什么时候该分手呢,又该是谁先提出分手呢,分手是背叛吗?子琪就这么胡思乱想了一路,不知不觉就到了国贸站,她跟客户越好在国贸地下的星巴克见面。

子琪走进咖啡店的时刻,九儿已经坐上了开往哈尔滨的火车。这就是九儿的生活,想做什么,马上就动手。想到哪儿看看,立刻就抬腿。这种时间和经济的双重自由,是缘于九儿是一名出色的杂志设计师,她和团队每月只要连续奋战一周,就可以完成工作。其他的时间,可以用来接点私活儿,也可以用来像这样潇洒地挥霍。她的杂志社上个月出的一期《城市旅游》,有一篇关于雪乡的介绍。她在排版设计时,被那童话般的晶莹世界所吸引。当即就决定这个月一定要亲自来看看,于是周末查好了路线和攻略,这就上路了。本来要跟子琪打个招呼,毕竟是到子琪的家乡嘛。但由于昨晚的大雪,又找到了能分享故事的对象,心底的情绪终于得到释放。所以她突然改变预定的行程。今早出门时,子琪还在梦乡。

火车开出北京,车窗外一片苍茫,九儿望向远方,不到中午的天空就由蓝色渐渐转成灰白。北方的冬天,如果没有雪,真谈不上有什么景致。到处都干冷、坚硬。人们裹在羽绒服里,感受整个季节里唯一的柔软和温暖。她已经有很长时间,不去主动回忆跟老师的经历,几乎就要相信那无所不能的时间的力量。她也曾长发飘飘,喜欢晴朗的天空;也曾沉醉在金色年华,擅长浓烈的色彩。可是此刻,车窗上映出的脸,轮廓硬朗,半竖着的短发,夺去了女孩子的柔媚。加上她偏瘦的身材,更像个热爱运动的少年。白色的羽绒外套,格子衬衫和旧得发白的仔裤,一双旧旧的旅游鞋。这毫无色彩的装扮似乎在委婉地表示拒绝,又似乎在表达一种清高,尽管九儿自己并意识不到。

她从双肩背包里拿出三明治和奶茶,还有一本《局外人》。边吃边看,头也不抬。好像整个车厢就只有她一个人。她读到:“我常常想,如果让我住在一棵枯树干里,除了抬头看看天上的流云之外无事可干,久而久之,我也会习惯的。我会等待着鸟儿飞过或白云相会,就像我在这里等待着我的律师的奇特的领带,或者就像我在另一个世界里耐心等到星期六拥抱玛丽的肉体一样。何况,认真想想,我并不在一棵枯树干里。还有比我更不幸的人。不过,这是妈妈的一个想法,她常常说,到头来,人什么都能习惯。” 九儿心头为之一震,这不正是她感到的状态吗?

她以为离开了老师,世界会坍塌;她以为没有了性爱的滋养,肉体和灵魂都会枯萎;她以为没有了热干面,一天的时间就开不了头;她以为没有玉兰和樱花,那季节就不能称作春天……可是,她竟然习惯了什么都没有的生活,失去了那么多对她而言曾意义重大的事物后,竟然也充实起来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无为到胡为,从恐惧到勇猛。她居然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习惯了,她冷静、镇定,倒像在现实中去实践墨尔索的理论一般。每段旅途,她都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局外人。旁边有谁,他们说些什么,做些什么,都与她无关,她真的无所谓。

……

子琪在星巴克刚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位子放下外套,电话就响了。她边接电话,边站起身向星巴克的入口处寻找她的客户。没错,就是她了。子琪看到一位高个女子举着电话,显然也在找人。

“您往里走,我穿蓝色条纹毛衣!”

“哦,好的,看到你了。”高个女子挂掉电话,向子琪走来。

只见这女子穿一件鹅黄的羊绒长大衣,直到脚踝。脖子上是一整条狐狸皮毛的围巾。她边走边摘掉夸张的PRADA墨镜,露出浓黑的眼妆,睫毛长而卷翘,像从芭比的眼睛上嫁接过来。她将手伸向子琪,亮红的指甲上闪着耀眼的光。子琪也伸出手,她闻到这女子周身散发着一种熟悉的香味儿。没错,子琪跟她握手的一瞬间突然想起来,是很多高档百货店一层化妆品区域的味道。

“你好子琪,我叫程娟,是张律师向我推荐了你。”

“嗯,我是张律师的助理。他告诉我您有关于离婚的事宜找我们咨询。”

“是的,别急,我来点两杯咖啡,咱慢慢聊。知道你们是按时间收费的,今天一上午应该够吧。现在是九点半,我们争取十一点半结束,不多打扰你。”

“哦,您别客气。我来吧,您是客户。您要喝点什么?”

“那多不好意思,为节省时间,我就不推辞了。给我来Flat White吧。谢谢。”

子琪去排队,但想不到早上写字楼的星巴克这么多人,等待的十多分钟里,子琪猜测着程娟这女子为何要咨询离婚,她看起来显然已经是个有钱有闲的富太太了。子琪从程娟的打扮看,也很难让她有更开阔的思路。在她的认识里,总觉得这样的女孩子,如果钱有了保障,也就不该缺啥了。所以她很好奇程娟究竟要咨询些什么?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38天

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
23.3万字 · 1.9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