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第57天】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23)

字数 3817阅读 146

眼看时近新年,北京也随着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发展出了一项有仪式感的活动,就是跨年。配合着跨年仪式的噱头,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商场发出了31日不打烊的海报。

云飞的工作性质就决定了越到节假日他越忙。因为服务商业客户,自然就跟着商业的淡旺季而调整节奏。手头的事好容易安排妥当,又想起子琪头疼的事来。他上网搜索了许多关于头疼的信息,经过详细了解加工,云飞判断子琪应该是先天的气血不足,不禁风寒导致。寒气入侵一个人的身体,都是找这个人最弱的地方形成症候,这是云飞妈妈常念叨的。他记得妈妈总说谁谁谁一着了风,就嗓子疼;谁谁谁一受凉就胃痛等等。所以寒气是很会钻空子的,哪里防御弱,就专攻哪里,这么看来,子琪的弱点应该就是头部了。

这天云飞来西单大名商场的项目组做现场协调和支持,从早到晚跟大名的各个部门开了一天的会,好容易落实了新年的营销支持方案。云飞从六楼的项目组时,已经八点多了。他本可以坐直梯到B2,然后坐地铁回家,但今天,云飞想为子琪选一顶帽子。这是他几天前就想好的,一直不得空,今天时机恰好,就好好为子琪挑件新年礼物吧。一是想表达对邀请她一起去团建却爽约的歉意,二是想借此表达自己对子琪的关爱,也许后者还有主动追求的意思吧。不过,云飞不想这么唐突,见到子琪,还是打算表达歉意为主!

子琪接到云飞的电话时,已经到家吃过晚饭。正想查查云海别墅有什么设施,需不需要有什么特殊准备。

“子琪,你到家了吧?”

“是啊,你还在加班吗?”

“刚完事,给你电话是想说抱歉。本来邀请你去团建的事,因为我们元旦期间要支持的项目太多,所以我去不了了。实在不好意思,你是不是已经做好了计划,留出时间了?”

子琪突然听到计划泡了,稍有失落,但并没表现出来。云飞以工作为重是应该的,如果是她自己可能也会这么选,所以回道:“哦,那没关系。元旦正好抓紧准备律考,也能休息休息,补补觉。别过意不去,忙工作重要。”

“谢谢你子琪,如果你跨年夜没有什么安排的话,也可以来大名广场。这里有好多活动,我会整晚呆在这儿,如果你没有特殊安排,我们可以一起跨年。”

“哦,我倒没有什么安排。以前还真没有跨过年,都是在宿舍跟大家热闹一下就睡了,好像没什么特别仪式。顶多写篇博客纪念一下。”

子琪稍有失落的心情,忽又被照亮了。她很清楚,自己跟云飞本来才刚刚认识不久,也不是什么男女朋友,何来失落,又何来喜悦?难道自己竟喜欢上了云飞吗?如九儿所说,她还没有真正的恋爱过,什么是表面的好感,什么是内心的爱恋,尚分不清楚。可子琪却发现,自己的生活里,好像越来越多地闪现云飞这个名字。

两周前自己头疼那次,是云飞坚持下班后把她送回牡丹园的。在车上,云飞不时地提醒出租车司机,开稳点、关上窗户、空调再暖点。子琪在远离哈尔滨的北京,有人愿意在意她,照顾她。这让她身处冬日,心里却感到有太阳升起一般温暖。

“嗯,大名的跨年还是有点意思的,你要没安排,那就来吧。”

“那好吧,我来凑凑热闹。你以项目支持为重,我可以自己逛逛街。正好给父母买点过年的衣服礼物什么的。”

“好的,你看你时间吧,有些促销活动还是力度挺大的,下午来就行。”

子琪放下电话,完全没感觉到九儿就在门口。

“是你校友吧。”

“啊,你怎么知道?”

“你就从了吧,我回来你都没发现。其实这人不错。真的。”

“我是觉得他挺正直的。”

“何止正直啊,关键是知道疼你。这点我从他送你回家就能判断了。你想想,百子湾离咱这儿有多远,大调角啊,大晚上的,他来回至少仨小时。”

“是,他本来说请我去跟他们团建,但计划变了。今天又跟我说去大名跨年。对了,你有安排吗?不然我们一起去?”

“我可不去,我跟攀岩队去延庆攀冰。”

“啊?攀冰?冰是怎么个攀法儿?”

子琪听也没听过攀冰这运动,九儿示意子琪来她的房间。两人坐在九儿的大苹果前,这显示器的桌面同样是一幅《星空》,像能触到画布一样逼真可。

“来,给你看看去年我们攀冰的照片。”说着九儿打开她的文件夹,调出许多图片,一张张播放给子琪,“你慢慢看吧,我还没吃饭呢,煮碗面去。”

子琪一张张欣赏着这些她认为只有在《国家地理》杂志上才能看到的照片,感到内心一阵阵唏嘘。几十米高的冰壁,人就像挂在冰瀑上一样。在子琪眼里,九儿的生活的确可望而不可及,充满着传奇色彩和戏剧化的跌宕。

九儿端着方便面,一边吸溜一边给子琪介绍。什么冰镐、冰锥、绳索、头盔、冰爪等等,怎么个用法,怎么个功能,以及攀冰的感觉如何。

子琪看着图片,无法想象安全怎么保障,也无法想象这么高难度的运动,女孩子要付出多少代价才学得会。

“九儿,我佩服死你了。跟这个比起来,说走就走对你还真不算什么。你是怎么学会的?不怕吗?”

“嗨,任何你看着不可思议的事儿,一旦走进去亲自尝试,就知道并没有你在外面看到的那么神秘,那么高不可攀。攀冰不过是攀岩的延伸和发展。其实也是登山的一部分,只要入了门,剩下的就是跟自己一次次较劲了。每一次超越上一次的自己,就特别兴奋。我们队都是专业户外运动人士,就我是业余的,不过他们都喜欢带我玩儿,说我无知无畏。”

“我可能永远也无法体会这类运动的刺激,我天生缺乏运动机能和平衡感。不过能通过你近距离地了解这些极限运动,还挺开眼的。”

“每年开了春儿,我们还去十渡攀岩。你如果有兴趣可以一起来,感觉感觉。”

子琪虽对九儿的生活有着无限艳慕和敬佩,但真让她自己走出城市,走出她心中的文明和安逸,她不但没有勇气,甚至连尝试的想法都没有。她过早地把自己框住了,还贴上了许多也许不属于她的标签。

“我不行,给你们煮咖啡可以,小时候可能梯子都没爬过。”

“来了就知道了,其实真没那么难。”

说着,一碗辛拉面已经下了肚。九儿看着子琪不断发出的惊叹,突然感到了自己与子琪的本质区别,就好比温室里的花朵与大地上的野草的区别。这么比方,并不是九儿看不上子琪,相反,却有一分羡慕。自己掌控着命运当然很有操控感,但如果生在一个经济条件良好、父母都有知识的家庭,省却了选择的烦恼和选错的风险,整个人生有了幸福的基本保障,何尝不是一种好命?

九儿见过的同事和同学里,也有像子琪这样的,不太为生计而犯愁,也没有太多特别的经历。也许子琪跟他们最大的不同是,子琪不像那些花朵,常流露出对野草的不屑。反而在子琪心中,是有种渴望生为野草的冲动的。九儿一直很喜欢子琪的清澈,所以自然对子琪有更多好感。加之几个月的相处,通过生活中的点滴,她发现子琪单纯善良,便将子琪视作自己的一级闺蜜了。

“子琪,你平时喜欢看书吗?”九儿这么问,是因为她很少看子琪看书,大多数时候子琪都是听音乐和复习那大本大本的教科书籍,似乎延续着一个学生的自习生活。

“看得很少,好像走出校门就看不进去了。加上忙着准备考试,更没有心思看书了。”

“那太可惜了,我本来也不那么爱看书。可自从跟我的林老师在一起后,我就疯狂爱上了读书。而且当你发现一本好书,你会还想继续读它的关联书,这些关联书就会关联出更多,你发现越读越多,而且越读,求知欲就越强。求知欲得到满足,人便觉得很幸福。”

“嗯,我能体会,在大学时也是因为读到《谈美》,就不知不觉爱上了书里的诗歌之美,开始读唐诗,就读闻一多,闻一多又牵出鲁迅,鲁迅又牵出《红楼梦》,《红楼梦》又牵出林语堂,又读了莎士比亚,再就毕业了。”

“我的经历恰好相反,真后悔大学没读什么书。我竟是从大四才开始读书,还是林冲给我的《查特莱夫人的情人》。初中读过几篇琼瑶,纯属跟着无病呻吟,现在才感到自己是在读书,而不是念书。”

九儿向子琪指着她的满满当当的书架继续说道:“看,这些书都是我来北京后才买的。还有你提到的朱光潜的,我有他的《西方美术史》。还有这套,我特别喜欢的蔡志忠的。”

九儿又从书架上拿下来三本正方版本的小薄书,分别写着《成功致富又快乐》《豺狼的微笑》《未来的路》,她递给子琪说道:

“这是三本非常有意思的书,这套我送给你。”子琪对九儿突然就送给自己礼物,感到有点意外。

“我看过后,可以还给你,不用送给我啊。你还要看呢。”

“嗨,我就喜欢高兴了送人书,你看完觉得好,碰到合适的人,就继续送下去。这样书才不会寂寞,好书才能遇到更多好读者,除了值得收藏的书,或者我想反复看的书,其他的我遇到感觉对路店人,就会送给他们。也省得占我书架,腾出来,还能买新的书呢,你说对不对?”

子琪觉得九儿的随性很率真,一点没有做作,她也就拿着了。

“那好吧,谢谢你,我就收下了。回屋好好拜读!”

“嗯,估计你一会儿就能看完,是三本漫画而已。”

“啊?”子琪翻开来,果真是非常有趣的简笔四格漫画,从作者简介中,看到是蔡志忠和温世仁合作的作品,而且两位都是来自台湾的大家。

“太棒了,漫画也可以这么有趣,我以为漫画是给小朋友看的呢。我回去看了,谢谢你九儿。”

“我这书架的书,你都可以拿去看,告诉我一声就行。我们可以多分享。”

“嗯,没问题,晚安!”

“如果你不先知道自己是鸟,而去学潜水,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收获有限;无论你不先知道自己是鱼,而去学飞翔,无论你付出了几辈子,都得不到什么成果。同样的,如果你不先知道飞翔的条件,不先知道潜水是怎么回事,你怎样去努力?”

子琪多年后,才意识到,这本《豺狼的微笑》竟是她的启蒙读物。

夜,深得连街道都静下来。子琪捧着漫画,Secret Garden的《神秘园之歌》与《夜曲》伴着她,享受那一句句醍醐灌顶的妙笔神来和一帧帧生动曼妙的禅意笔触,这个夜晚,充实得像一碗打了两个荷包蛋的泡菜面。有九儿,有云飞,子琪的生活涂上了玫瑰的颜色。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57天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