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联合征文】爱,就勇敢说出来

96
阿银老师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7.08.27 18:20* 字数 4214

第一部分 个人介绍

1.自我介绍:92年boy,人称阿银,身高够高(178),还不够富,帅嘛?这个你说了才算数,但至少不衰,坐标广州。

2.交友宣言:我想和你一起,打发这美好的时光。 如何让一个人快乐

3.自荐文章:

单人旅行:南游记|红砖厂创意园,文青的聚集地
自我反省:无知如我——观《奇葩说》有感
交友:你在哪里?我有点想你了

4.自我叙述:性格,积极外向主动(逗比一枚);爱好,美剧动漫电影,阅读写作旅行;做事,认真靠谱不任性;生活,不抽烟不打游戏爱运动;你还想知道什么?可以留言哦。

我想听你说话,我也有很多话想说给你听,以后我们慢慢说呗,我准备好了倾听你,你愿意吗?

英语老师说,你可以的
第二部分 爱,就勇敢说出来

1.大学的一天

“记得有个小说叫《18岁,给我一个女孩》,可是,你妹的!我已经21了啊!”阳台上,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我靠,你还没泡过妞啊?”站在一旁的乐少洗掉脸上的泡沫,满含深情地说,“素我直言,这说明了两个问题,要么是你不懂爱,要么是你不懂做爱!”

“滚!”我怒吼。

据说如果每经历一段感情,就在乐少身上砍一刀的话,乐少早已遍体鳞伤,也正因为此,我对他的话,总是表示怀疑。

“滚去上课去咯,滚去看妹子去咯。”他还是一脸的笑容。

中午,毒辣的阳光直射在校园的草坪上,你别对我说,正午太阳应该偏南,所以应该是斜照。因为虽然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年,但仍旧分不清东西南北,故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太阳在这里是偏离轨道运行的。但无所谓,对于我来说,只要知道右手边是右,左手边是左就足够了。

我踩着单车载着乐少,刚从校园另一端的生活区吃完饭。

“把手放开!”我转身对他说,“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的小蛮腰是留给我女朋友抱的。”

“没有女朋友的人不准说话。”乐少反驳。

“我去!”不过已经不再理他,因为我知道,他是故意抱的,就是为了拿这句话调侃我的,况且他已挪开了手,况且前面是上坡,实在难以上去。

我脚一点地,便把单车停下了,让他下车,片刻后,我把腿从座位上往后迈,一脚正好踹到他身上,我邹着眉问他,“这都好半天了,你怎么还站在后座这里啊?”

他很平静地把手放在嘴唇上说:“嘘,别说话,我在想问题,我在思考人生呢。”

当时我就喷了,此时此景我真想上去再踹他两脚,当然,如果我没考虑到——他刚刚请我吃饭的话,所以,也就只好作罢。

“上课时,你和那群女生说什么呢?好像挺严肃的样子。”

“没事,就是某个人可能要失恋了。”

“哈哈,不是吧?谁?”

“目前还不确定呢。”

我们笑着走到了宿舍楼下,看见小龙端着饭盒从对面的食堂出来,我打招呼说:“又打饭上去吃?怎么不叫外卖啊?”

小龙边跑着上楼边回应说:“叫外卖的人太多了,太慢了,至少要半个钟,凑合饭堂的粗饭吃一顿吧。”

对于楼下的饭堂,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一方面,虽然我是北方人,但因为家人从小就在南方工作,所以,也明白什么叫好饭与粗饭,什么叫好吃与不好吃(此处特指米饭,因为南方人基本上以米为主食,所以通常将米饭称为饭);而另一方面,我又是它的忠实食客,因为最近缺钱呀,所以,现在只能偶尔去一次生活区了,还是乐少请的,乐少今天居然请我吃饭了,真是令我意外。

小龙吃完饭继续处理社团文件,其实就是在团员证盖章,按乐少的话说——这就是一件消磨人耐心和时间的无聊事,理所当然的,他当时也没加入任何社团,所以,他自然也体会不到社团的快乐。

上海莫干山创意园

2.登山之旅

我看着忙碌的小龙,乐呵呵地对乐少说:“下午没事,我们五点去爬山吧?”

“我类个去,又去爬山?”乐少撇了撇嘴。

山呢,就是后山,还不太清楚?那我就说白一点吧,就是我们校内的后山,不算很高,山顶也什么东西,只有一小片平地,一个小亭子,不过也足够你遥望远方的了。我一直对它比较偏爱,它更像一个寄托情思的地方,我是有事没事就去爬山,心情不好了,爬一次,出一身汗,洗个澡,心里立马舒畅许多。这就像我喜欢听许嵩的歌一样,高兴时听,不高兴时更喜欢听。

而乐少并不是一个没事找乐子的人,反而是那种没事老是找忧郁的人。比如乐子是无论什么歌,都能听出悲伤来。

这时,小龙从团员证堆里抬起头说:“哎呦,不错哦。”作为一个爱运动的阳光少年,小龙什么运动都乐意参与,曾经还踩着单车环游了广东一圈。

傍晚,我们一行三人刚爬了十分钟,小龙便坐在台阶上喝起了大瓶装的红茶,他渴不渴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红茶本来是乐少拎着的,可是,他不知什么时候,把水放到台阶上逃跑了,而我假装没看见也跑到前面去了,只剩下小龙看着红茶说了句——哎呦,你们怎么知道我渴了?

等到小龙赶上来,我们坐在半山腰的亭子上休息了起来。

我看着不远处的女孩说:“那个女孩不错哦,可以有70分吧?”

乐少咂了咂嘴说:“我给80分,我就喜欢这样的女孩,总是安静地站在一边,可当你了解了她之后,你就会发现她身上的众多优点。”

“嗯嗯,你可以去搭讪一下,我支持你。”我笑着说。

小龙报复似的大声说:“醒醒吧,吊丝;醒醒吧,loser!”然后又以仿佛看清一切的口吻说:“乐少啊,你100%的智商,99%都是天真,你还可以再天真一些吗?还有你,别在那儿怂恿了,你是100%的智商,有99%的都是固执,你说你,喜欢一个女孩,就喜欢呗,还不敢表白,暗恋就暗恋呗,你还没个头了,这都两年了啊,你还怂恿别人呢!”

“死去!说他的时候,别牵连到我,好吗?”我不满地抗议道。

终于,我们陆续爬到了山顶,坐在了亭子的栏杆上,望着雾气迷蒙的远方,一如明天皱着眉透过时间的门缝望着我们。

“乐少,刚刚那些女的都是谁呀?你和她们聊什么呢?那么久了才上来?”小龙松开双腿上的沙袋,随意地将腿翘在栏杆上,貌似很随意地问道。

“是啊,她们跟我说了好久,最后还依依不舍不想走。”乐少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哎呀,看来没有隔壁班的那个她啊,要有她,你会不会直接陪她下山,根本不管我们了啊?”我调侃说。

“这不是废话吗?!”小龙接着挑逗说,“乐少,你要不要现在对着山下大喊——玉婷,我爱你,把她招过来?”

“七喜!(傻瓜)”我们三个异口不同声地说。

“不过,和我谈话的人也不错哦。”说着他也斜着眼看我。

“哎呦,你不会也爱上了吧?”小龙也也斜着眼看我。

“你敢!”我也也斜着眼看着乐少。

“哎呦喂,有人吃醋了哦。”乐少笑嘻嘻地说。

“你要不要也对着山腰大喊——秀,我爱你,把她叫回来,当面说清楚?”小龙也挑逗着我说,“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哦。”

“七喜!”我们三个又异口不同声地说道。

“你知道吗?小龙,我第一次见你时,感觉你是一个挺可爱的人,后来才发现你一点都不可爱,除了身材。”乐少转身对我说:“我第一次见你时,还以为你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后来才知道你有的只是固执,哈哈哈......”说完他就得瑟个不停。

“小龙,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乐少时,感觉他挺帅的嘛,以为他一定是一个很风流的人,后来才知道,他除了下流就什么也没有了。”这次轮到我们大笑,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问题吧,就像许多人都患有强迫症一样,就像许多人都有受虐倾向一样,只是或多或少,或轻或重,或这里或那里罢了。

香港维多利亚港口

3.雨中行

下山时,走到一段很陡的台阶处,我对乐少说:“乐少,你向下看看,小心眼花晕倒哦。”乐少若无其事地朝远方很可爱地转了转头。

“是顺着阶梯向下看,不是看远处呀,stupid(笨蛋)。”我继续说道,“奥,我知道了,我知道你上次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坐过山车了,不是因为没钱,原来你是因为没胆呀。”

乐少居然很平静地一句话没回,我诧异地抬头一看,也瞬间愣住了。原来是她还没下山呢,坐在半山腰的凉亭上,和一位男生正聊天呢。

她还是那么活泼,两颗虎牙和酒窝,随着爽朗的笑声显露无疑,红色的长发,随意地扎着,衣服休闲而自然,一举手一投足,像极了古灵精怪的野蛮公主。在一行女生中间,显得格外耀眼。

情绪平复后,我们都坐了下来,还没待我开口,乐少就对小龙说——我们先走了,你陪她吃饭去吧,今晚也别上课了,也别回来了,我们不留门的哦。说完笑嘻嘻地站起来准备走,这时,天空突然打了一个闪电,下起了小雨。

我不知所以地站起来说:“我们还是赶紧下去吧,别下大了,秀,你也赶紧下去吧,估计你也没带伞吧?”

她笑着从包里掏出了一把蓝色的雨伞。我也笑了笑说,“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走了,拜拜。”

我率先向山下跑去,刚到山脚,雨就下大了,我跳下台阶做贼似的跑了起来,一回头看见他们俩居然没有跑的意向,当我正要喊他们快点跑时。乐少默默地撑起了一把蓝色雨伞,对我笑了笑。我一转身就钻到了伞底下,结果乐少大笑着一个人跑了起来。

小龙在后面叫骂着,幸好我在前面抓住了他,然后我们三个推推搡搡地挤在了一把伞下。

乐少说:“是她自己主动借给我的哦,你看人家多大方,你再看看你。”

小龙接着说。“当时她说这句话时,她是看着你的背影说的哦。”

“谁让你们接的?她淋雨了,怎么办?”

“人家那么多伞呢。”

“那你也不能接,只能我来接。”

“谁让你跑走的呀?”

就这样,一把伞下挤着我们三个,往宿舍赶去,一路上争吵打闹个不停。

小龙:“我要站中间。”

乐少:“行,让你爽一下。”

我:“不要老是动来动去的,我的腿湿啦!”

小龙抓住伞柄移向了他那一边说:“我半边脸都湿了!”

乐少挤了一下说:“我的头湿了!”

我也推了一下说:“那又怎样?我下面都湿了!”

小龙:“下面?哪里?”

我:“那里!”

乐少:“那里是哪里?”

我故作哭腔地说:“我的鞋子湿了呀!”

路过五号教学楼下时,遇见一位陌生男孩,正在大厅内,来回奔跑练习网球,却不见了那位最近一直也在这里练习的阳光男孩,心里有些惆怅,而且从此后,我真的再也没见过曾经那个练习网球的男孩。我有些赌气似的想——看你这个家伙能坚持多久?

广州小蛮腰

4.周末

三天后的周末,乐少居然叫我去爬山,不过临走时,又说肚子不舒服,放我飞机了,让我很是不爽。不过,回来后,我这就原谅他了,我看着乐少说:“我在山脚下遇见她了。”

他明知故问:“她?哪个她?He or She?她喜欢爬山?我咋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去你的,这件事还不是你告诉我的。”然后我苦笑了下就戴上了耳机,开始假装与这个世界隔离,再也不理踩他的追问。

这时,小龙回来了,先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乐少,乐少点了点头,小龙也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又摇了摇头,小龙叹了口气,默默地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这是乐少上周告诉我的,她被表白了,就是前天那个亭子里的混蛋,好像上周那小子就表白了,我刚刚去打听了,是真的,昨天她接受了......

我手一抖删除了信息,你们让我去爬山,不就是为了让她亲自告诉我吗?混蛋!当晚,我在日记本上写道——

白天与黑夜 让我颠倒
幻想与现实 让我错乱
我只是
隐约地意识到
虽然
雨来了会停
花开了会谢
而你来了
生活更美好了
... ...
我的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