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为情故,虽死不悔 ---评《诛仙》十个感人瞬间

图片来自网络

1.

他二人对看一眼,忽地都是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齐昊拉起田灵儿的手,缓步向虹桥走去,二人在月光下如一对亲密鸳鸯,搂得紧紧的,过了一会,才消失在虹桥之上。

这夜色,又多了几分凄清。

树林中,阴影里,张小凡缓缓走了出来,怔怔地走到碧水潭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看着水中倒影着的那轮冷月,随着水波轻浮,轻轻晃动。

他忽然很想哭。

只是,他终究没有哭出来,那莫名的痛楚在心中如狂怒的野兽四处冲撞,弄得他的心里处处伤痕。可是,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评:少年时的张小凡纯净如水,暗恋着师姐田灵儿,但纯纯的恋情却没有逃出“初恋往往是酸涩”的魔咒。月色下,他跟随着田灵儿,却发现他与一名师兄的密会。师兄齐昊此时已经是人中之龙,而小凡却还是那个被大多数人小看的小凡,自卑、伤心、痛苦,所有的感觉充斥小凡胸中,但眼泪终究不能落下,这是男孩初恋的伤痛。

2.

他吃力地抬起头,天空中电光闪过,巨雷轰鸣,藉着那一道微光,他看清了那一个淒美女子,站在他的身前。

张小凡整个呆住了。

陆雪琪浑身上下一样湿透了,闪电一闪而逝,她的身影也变做了黑暗里一道朦胧的阴影。可是张小凡却分明感觉的到,她就在自己的面前。

在暴雨狂风之夜,这般温柔的身影,在他的面前轻轻蹲了下来。

雨愈急,风更狂!树林深处,彷彿有妖魔狂啸,哗哗作响。

一只冰凉的手掌,带着微微的颤抖,抚过张小凡的发梢,彷彿梦语一般的声音,在这个风雨之夜,低低地道:“别怕,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会在这里陪你的!”

张小凡一怔,连忙回头,几乎一声“陆师姐”便叫了出来。但只见密林深处,缓缓走出一个女子,手中一把伞遮挡风雨,笑盈盈地看着他,却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的人──魔教少女碧瑶。

这时夜幕之中,雨势虽然比刚才小了一些,但仍然颇大,稍远处便看不真切。张小凡还以为自己眼花,不料定睛一看,却真的便是碧瑶,俏生生地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只见她依然是一身水绿衣裳,手中还是撑着那一把青绿色的油布伞。但是这风雨太大,她轻飘的衣裳边上,也湿了好几处。走到跟前,便越发看得真切,那几处被水淋湿,柔柔贴在肌肤之上,若隐若现。

评:小凡是幸运的,本来以为只是孤身一人被罚在风雨中思过,却蓦地发现,原来身边还有两个美丽女孩在陪伴着自己。所有的苦涩,都在这一刻化作感动和泪水!

3.

就在他走出了数丈之后,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碧瑶的声音:“小凡,我问你一件事。”

张小凡转过身来,讶道:“什么?”

碧瑶仿佛也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道:“当初在小池镇外那个树林里,你曾经在满月之夜看过一口古井,我想知道,你在古井里面,看到了什么?”

张小凡一呆,奇道:“你怎么也想知道这个?”

碧瑶不自觉的有些紧张,嗔道:“你说嘛!”

张小凡皱眉道:“那口古井究竟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们都这么感兴趣?”

碧瑶笑而不答。

张小凡张口欲言,但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又红了一下,居然没说出口,半晌才道:“我,我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告诉你。”

评:传说“满月古井”中看到的是自己最心爱的人,但小凡偏生不敢将看到的是谁说出口来,待到下一次见面时,已经后悔莫及。《大鱼海棠》有一句台词,“生是一场旅程。我们经历了几次轮回,才换来这个旅程。而这个旅程很短,因此不妨大胆一些,不妨大胆一些去爱一个人,去攀一座山,去追一个梦……”

4.

张小凡昂首望天,仿佛一点都没注意到法相冲来,众人一时屏息,眼看法相要抓到这个烧火棍,不料半空之中一声娇喝,一道白光从横里袭来,法相猝不及防,半空中闷哼一声,倒飞了回去。

众人大惊,只见绿影一闪,碧瑶赫然现身在张小凡身前,面对著前方无数正道高手,竟是凛然不惧。

她眼眶之中微微泛红,显然为了张小凡而伤心,更不管其他人,转身一把抓住张小凡的手,急道:“小凡,你跟我走,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全部都在害你!”

张小凡混混沌沌的应了一声,但面前这个女子,不知怎么,却是在这个天地孤寂的时刻,他所唯一相信的所在,不由自主的抓紧了那只温柔的手,跟著她走!

评:张小凡被所有正道之人误解,一个邪派女孩忽然在所有正道中人面前现身,牵着他的手,对着众人说,誓要保护小凡,这一刻,可以想象,爱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5.

这声音震动四野,天地变色,唯独那诛仙奇剑却仿佛是诛灭满天神佛的无情之物一般,依旧毫不容情地向他击来,眼看著张小凡就要成为剑下亡魂,粉身碎骨。忽地,天地间突然安静下来,甚至连诛仙剑阵的惊天动地之势也瞬间屏息……

那在岁月中曾经熟悉的温柔而白皙的手,出现在张小凡的身边,有幽幽的、清脆的铃铛声音,将他推到一边。

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的声音,在此刻悄然响起,为了心爱的爱人,轻声而颂: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她站在狂烈风中,微微泛红的眼睛望著张小凡,白皙的脸上却仿佛有淡淡笑容。

那风吹起了她水绿衣裳,猎猎而舞,像人世间最凄美的景色。

张小凡的心沉了下去。

突然,他张开了口狂呼,却被狂风逼了回来;他疯了一般跃起扑向碧瑶,却被神秘气息弹开,血红的双眼中流出了红色的泪,淌过他的脸颊。

那个风中的女子,张开双臂,向著满天剑雨,向著夺尽天地之威的巨剑。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剧烈的狂风突然转了方向,变成了围绕在碧瑶身边的巨大漩涡,那个婉约而美丽的女子被狂风推上半空,迎著那七彩流转的巨剑。

她是那一刻,天地间唯一的光彩!

评:“诛仙”是毁灭的代名词,偏生有人甘愿挡在“诛仙剑”前。碧瑶牺牲自己的性命使出“痴情咒”,挽救了张小凡,张小凡也因此变成了鬼厉。从此,碧瑶与张小凡阴阳两隔,碧瑶希望能得到小凡的答案,却没想到,一等就等了十年。在小凡看来,如果等待可以换来奇迹,哪怕十年,就算一辈子也要等下去。可惜,另一边,雪琪也受尽了十年的相思之苦。十年弹指,人未老,发如霜。

6.

陆琪淒凉一笑,目光迷离,月光下的身影,萧索而美丽。

“我不后悔,十年了,我心中还是记挂着你。如果可能,我情愿放弃一切,跟你一起到天涯海角。可是,终究是不可能了!”

她咬着唇,低低的,慢慢地重复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然后,抬头!

她的唇那般的白,脸上的肌肤更似苍白得像要透明一般,只有她的目光,亮的就像此刻高悬天际的寂寞月光。

“青云门养我育我,师父更是疼我爱我教我,我无论如何不能背叛青云。”

“今天对你说了这些,便是要你明白我的心意,然后在你面前,斩断我这十年的癡心妄想!”

她白皙的手,紧紧握着天琊,像是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了这些话语。

每一个字,都似利刃,落在了鬼厉的心头。

可是他沉默不语,什么也没有说。

深深,凝望!

这个曾经这般镂刻在深心间的男子啊!就站在身前,却像是隔了天涯!

天琊,出鞘!

闪动着蓝光的幽美弧线,在半空中闪烁而过,在鬼厉的身前,划下!

荒废的街道之中,两个人的中间,就在鬼厉身前一步之远,划出了一条深深的裂痕。

隔开了两个人!

月光正淒凉,夜色已苍茫!

她白衣若雪,无风却飘舞,恍若仙子,明眸之中,千般柔情万般痛苦,都只在深深心间。

“今晚别后,他日再见,你我就是你死我活的仇敌。”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甚至连她的身子,都开始这般微微颤抖。

“十年以来,我癡念之余,便在后山舞剑,”她幽幽地道:“今晚,就让我舞最后一次吧!”

铮!

天琊神剑发出如凤鸣清音,直上九天。

白衣若雪的女子,飞身而起,在淒凉美丽的月光中,如降落俗世凡尘的九天仙子,癡狂而舞。

那剑光幽幽如梦,舞尽千年残情。过往岁月,慢慢浮现,悠悠而过。

评:与碧瑶爱得轰轰烈烈不一样,陆雪琪的爱总带有一点凄清,每逢无法压抑自己对张小凡的思念,十年来,她总是一个人在后山处拔剑起舞。这段月下独舞的文字写得很美,美得让人惊心动魄,千般柔情,仿佛化作这片刻的永恒。

7.

鬼厉目光闪动,此刻他若出手,虽然自身不免重伤,但却有十成把握击杀林惊羽,只是看着那张熟悉脸庞,鬼厉心头忽地如闪电般掠过当初二人一起玩耍的身影,随后,还有碧瑶的面容。

这个世上,还有多少人是我可珍惜的,还活在人间的呢?

彷彿是自嘲,他这般微微苦笑着问自己,收回噬魂魔棒,将这个千钧一发的危机,腾空而起,躲了过去。只是他的苦笑容颜看在林惊羽的眼中,却如同讥笑一般,更令他怒火万丈。

评:青云后山,曾经是兄弟的两人互相屠戮。鬼厉一时心动,放过了林惊羽。《诛仙》中不仅有爱情,还有患难与共、恩仇难尽的兄弟情。

8.

突然,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这个时候,一只白皙的柔软的手掌,轻轻捂住了他的口。

他瞬间沉默了,身子仿佛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夜风幽幽吹过,掠起了她的发丝。他的眼,在这样的夜色里,仿佛有些迷离。

可是,那嘴角的笑意,却始终不曾失去的。

陆雪琪只是微笑,深深凝视着他,这个她梦里萦绕了无数次的男子,许久之后,轻轻地,低低地道:“别管明天了,好吗?”

月色如冰雪,落入人间。

鬼厉怔怔的望着她,望着她那绝世的容颜和温柔的笑意,望着那笑容背后的执著与淡淡的哀伤,夜风还在吹着,她的发披在肩头,轻轻飘动,还有隐隐的幽香,在风中飘荡。

她的身影,此刻竟是如此的单薄,可是,那样一种美丽,却仿佛人世间无数的沧桑也不曾抹去。

别管明天了,好吗?

明月,繁星。

夜色正苍茫。

他悄悄瓦住她的手,瓦在掌心。

无尽的苍穹下,谁会在乎这世间微小的幸福?

单薄的身子,仿佛在夜风中轻轻颤抖,暗暗季动的情怀,仿佛在岁月长流中徘徊了千百年的光阴。

天际之上,是否有人正微笑着遥望?

是欢乐吗?是痛楚吗?

不管了罢,明天是什么,明日会怎样,何必在乎呢?

拥抱入怀吧!

把你,轻轻拥抱,在我的怀中……

评:张小凡、陆雪琪两人突破重重困境,在这一刻终于相拥在一起了。明月、繁星,只管细细地欣赏世间之美,独享这片刻的幸福,美人美景,明天会怎样,何必挂在心中。

9.

苏茹的身体一动不动,没有任何的回应。

鬼厉的脚步缓缓向前迈去,每走一步都显得很是吃力,大黄的吠叫声仍然不绝于耳。终于,他靠近了苏茹的身体,口中低声地道:“师娘……你别吓我……”

微显得颤抖的手碰在了苏茹的肩膀,鬼厉咬了咬牙,手上用力,将苏茹的身体翻转过来:一张意外的略带着微笑的脸庞,呈现在他的眼前。

苏茹微笑着,嘴角似乎有一丝欣慰,也许是和丈夫在一起了吧。SHUCHINA诛仙小影手打她的身体还是温暖的,她的神情依然恬静而端庄,只是没了生气。

大黄的吠声还在狂叫着,但声音已然渐渐沙哑!

鬼厉的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瞬间之后,脑海中一片空白。

“师娘也去了……”

评:坦白说,《诛仙》的情节并不特别出彩,但是文笔却是如此让人刮目相看。萧鼎不愧写情的高手,不只是主人公的感情,就是连配角的爱情也是如此动人。

10.

陆雪琪抬头,看着水月大师,只听水月大师淡淡道:“雪琪,你情路艰辛,却又不愿回头,师父也没法子对你说什么。只是你我师徒一场,我也是不愿看你如此的,将来若有转机,青云门这里的条条规矩,自有我替你担着,你不必担心就是了。”陆雪琪身子大震,忍不住叫了一声:“师父……”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水月大师对着她笑了笑,却又是叹息一声,转身离去,不多时身影便消失在山岩石阶之下,只有山风中,隐隐传来她低低的轻语:“问世间,情为何物……”

评:水月大师果然是大师,平时虽是不苟言笑,但在关键时刻,鼓励雪琪追求心中所想,爱徒之心跃然纸上,也许她自己另有一段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