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不拥有也会记住谁,快不快乐有天总过去。

      EASON的歌,大概总能引起共鸣,这首《人来人往》不像《十年》一样曾经传遍大街小巷。可钟爱粤语歌、喜欢陈医生的人十有八九也会爱这首。林夕的词,被陈医生演绎的如此完美。

       虽然是2002年发行专辑里的一首歌,第一次听到也有些年头了,可真正有感觉的是大概09年开始尝试在KTV里唱粤语歌,后来有一次在香港的地下铁里,换乘时看到一整墙面的广告,其中的广告词就是这句“拥不拥有也会记住谁,快不快乐有天总过去。”当时我路过这句歌词,周围是人来人往的陌生人,不远处是呼啸而过的地下铁。那一幅幅真实的画面,让我久久沉浸其中。而我也总是觉得香港地下铁的广告远比北京地铁里的更有诗意、更让人着迷。

       自古多情的人总在拥有和失去中来回痛苦,拥有的一刻总是快乐的,可总有些像我这般纠结的人,在未曾拥有时忧郁何时能与魂牵梦绕的分享自己的快乐和痛苦,诉说对伊人的爱恨情仇;却也会在以为会将得到时犹犹豫豫反反复复,担心快乐的时光像烟花般短暂,不敢破坏自己营造的这种氛围。所以我总会在患得患失间失去了快乐。最终就是对美好的人和事物不敢靠的太近,若即若离。苦了自己,而当事人却有可能一无所知。每个难捱的夜晚,也只能听着情歌,不嗜烟酒的我,思忆拉的那么长,想象着美好的画面自怜自艾,活脱脱的怨妇一般。让自己长期处于不快乐的低沉的状态里大概是我的特异功能,可其实很多事情我都能明白。有一次在北京跟朋友聊天,她突然说了一句:我觉得道理你比谁都懂,为什么还这样纠结?我哈哈一笑,回道:“现在不是特流行的一句话叫:听过很多道理,可仍然过不好这一生。”

       年前跟你过关到港,在超市里买东西,结账时,收银员问我要不要袋?我说不要。你好奇的看着我说,你居然能听得懂她讲什么?我说,嗯,虽说不怎么会说粤语,可看了这么多年的原声TVB电视剧,听了这么多粤语歌。大部分常用的还是可以听懂的。你笑笑,说,已经很不错了。

        我知道,你很早来这里,那个时候,普通话还没有普及,所以你在大环境里也学会了说日常的白话。所以你可能会惊讶,一个北方人,来到这里不久,居然能听懂粤语。

        你惊讶的何止于此,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思。可我不敢说,因为不能说。

         佛曰不可说。

         陈医生话:“但你我至少往后,成为了蜜友。”

         闭起双眼你最挂念谁?眼睛张开身边竟是谁?

         没有办法牵起你的手,那就任由我跟着你绕着中环找你最爱的那家粤菜吧。跟你并肩走在香港街头的那个时刻,回想起来,我应该是快乐的吧。

         陈医生不是说了吗:“爱若难以放进手里,何不把这双手放进心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