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孩子们

我是一个月前去讲课的。

并不是正经八本的去上讲台,而是在一家课外辅导机构周六周日给孩子们教教语文,也就是他们学不太好的阅读与写作。本来我就是文科出身,而且我也挺喜欢语文,平日写作,周末教孩子,是一件不错的美差。不过,试讲的第一天,就让我头大了。不是因为讲课的内容,而是孩子们的吵吵闹闹。我都是十六七年前读的小学了,那时候尽管淘气,也爱打闹,但是老师一声令下,还是知道察言观色的。可能是在外面补课的缘故吧,他们真的“胆大包天”,我在上面讲课,另一个原本教他们的老师在底下维持纪律,我说一句,他们喊一句,包括我的终极严厉“谁说话呢!”也不好使,八个人,四个吵闹的男生就够呛了。

大概就是因为告诉他们不要讲话狠实了一些,其中一个淘气包连砸桌子带踹门,门还出来一个窟窿,也算是“事端”的一天。不过令我心情不爽的同时,我也注意到那个生气的孩子的表现了。呼吸急促,生气的眼泪,嘴噘得老高,眼睛里面带着疯狂的不满的忍耐。咦?我小时候也有的时候就是他这个样子的,一样一样的,那时候是因为什么来着?啊对,非让我这么,非这么说我,非让我服从,我绝对不是不讲理的抵抗就是了。大概就像是以前答应带我吃麦当劳,结果错太多数学题就不给吃了。最后打发我给我买两个小汉堡包,持续说教的心情一样的。我干嘛非得坐在教室里面学习?

翻翻那些阅读,还是和以前的套路一样,而且好多文章都没有变更过,很简单么,对我来说小菜一碟,对于他们也就是多重复几下就好,毕竟是小学阅读。其实问他们几个问题也都说的很好,甚至比答案精彩多了,不够规范,但是有他们的想象力,宽窄大小,还是有一番意思的。只是一动笔,就无比讨厌,七扭八歪的字迹,让他们写也不写,就用超级大的声音来和老师抗衡,我以为只有这些人多的淘气包班级才会这样,后来我教的单个“好孩子”也是如此。

梁睿是比较聪明的一位,学习也不错,他的课都是一对一,我教的他语文。刚刚认识他的时候,觉得他还算乖巧,写东西也尽力而为,几次混熟了之后,问题就多了起来。让他写不写,长的要换成短的,作文明明该写五百字,两百字他都大吵大嚷。虽然只是小闹,可是这两个小时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他总是和管理的老师撒娇要玩游戏,有一次义正言辞不愿意三番五次让他上课玩手机,他就大发了一顿脾气。撕了一页阅读,害的两篇阅读都做不成了,倒是挺聪明,专挑没写的这篇撕,而且,这本还是母本,第二个都没有。也是同上,啪嗒啪嗒流眼泪,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任凭我怎么哄劝也不好使,这后一个小时的写作课,就变成我一个人好说歹劝的自说自话了。

期间有一天,睿告诉我一些题外话。我先是劝着他不要贪玩,作文字数不够,马上就初中了,那漫漫六百字搞什么来填补啊。他倒是挺无所谓:因为老师平时都给我们好多分的啊,现在三十满分,我们就是写二百字外加错别字也能给个二十六七分。我一琢磨,怪不得他们都自信满满,因为无论写成什么样子,老师都给分,只要给分了,家长就以为孩子学会了,如果要是诚实的批分数,就一下子露馅了。像是数学这样撒不了谎的,就变成那些来补课三十多分的初一新生了。补数学的老师大概一两个月就给他们提拔到五六十分了,现在应该可以七八十了,来补数学的那几个并不是懒,也没有多笨,真是如他们口中所说,老师真的都没有多会讲课。多数学生的老师都有些半斤八两的挂不住,所以孩子都到外面来补课,就小学英语,四十有的在班级里面都是高分了。

不过并不代表他们就真学不会,基本是哑巴英语,下午没有语文课的时候我就带着他们读单词,背单词,完成的也不错,只是不够熟练而已。尔后问起他们的“不会”是出自于哪里,都是说不理解念出来和串成句子。大多数人的功课只是略有欠缺,真大动干戈出来周六周日都补课的必要不是很大,父母在家里带一带都可以,逐渐才发现,为什么他们整天都在补课了。

附近新城的房子八零后挺多,他们的父母基本都在市区中心的房子。这一代,还都是早期开上了好车,住上新房,日子也过得不错。周六周日他们一早上就没有影子,梁睿就跟我说他爸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强制穿衣服也得给他送到外面补课,所以就变成了拉着脸的他,微微束手无策的我的时不时惨剧。挺多人的父母穿戴都不错,有些小富裕也表现的不俗气,干净大方,谈吐得当。偶然一次看到一位红衣的女士烫着漂亮的的短发,擦着饱满的口红,笔直的牛仔裤,下午两点才来接她的女儿回家。听到她说起三步四步,八拍十六拍,这都是跳舞的行话了,正和一个家长小声说得起劲,满面红光,精神很好。我这一听,我爸也常出门玩,当然他自由人了,早晚回来无所谓。而且他整天也在外面跳的起劲,一玩起来常常都不把吃饭当回事。这位母亲的女儿晃晃悠悠的下来了,上午的课早就上完了,她中午吃的泡面打零,硬生生的熬着三个小时,撅起小嘴不高兴的晃晃悠悠的跟着母亲向外走。看着她单薄的衣服,还有脏兮兮没有收拾的衣领,一绺一绺打结的头发,母亲的精力大概都顾着收拾打扮自己了,一早上给她送到这里,跳舞跳到下午,明天还是这样。之所以两点来是因为丈夫在外面还有搓麻将的应酬,下周应该就是倒过来轮班了吧……

睿的母亲看起来也很负责任,只是上午和睿的爸爸都跑出去,中午母亲来接他,到家不知道又什么时候就跑了。尽管他们年纪小,父母有各种正事的理由来推脱,他们还是挺有把握的对我说:哎,把我往这里一放,他们就自由去了!除了个别真的有活干苦赚钱的父母,风尘仆仆来接他们的孩子,剩下的家长都是容光焕发,嬉皮笑脸的样子。回去也并不看孩子的作业,哪里不会,这些在他们眼里无关紧要。反正我也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托管和学费的钱一交,我就负责挑个我尽兴之后的时间来接你了。

日复一日,他们也没有自由,也没有可以好好轻松的时候,整天都得被抓起来,不是上学就是课外,孩子们都变得心力憔悴,表面看起来活泼爱闹,稍微一静下来的时间眼底都带着沉沉的难过的失落。我想家长要是少些在外逍遥搓麻将跳舞饭局,哪怕陪他们的孩子做一顿烙饼吃,也比干巴巴的托管补课更让孩子们开心吧。包括考单词,考生字,本来这些老师交代是要家长执行的事情都成了托管老师的任务,当我喊着让他们好好写字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有几分为人父母的心情。

几日前,有个调皮的小女孩总是下午缠着我,本来她的作业不归我管,我只是考考她后学的那些难一点的英语单词,但是一旦混熟了基本就成了嬉皮笑脸的小打小闹了。给我编小辫,和我玩游戏,剩下还有玩我的手机翻我的皮包,好奇心太多,然后开会絮絮叨叨和我说妈妈不让的许多事情,比如这样的斜挎包,现在她就无法得到,看到那样心水的天蓝色,老是说老师你给我背背吧,然后斜背上去就给她乐的美滋滋的,在她窄小的骨架上那天蓝色的小包看起来也是蛮大。有天她撒谎的“周日上班”的妈妈突然提前下午四点来接她了,有时候就是六点,估计搓牌时间的不固定吧,糊弄孩子什么周六周日也要上班。瞧她这班上的,下班时间还不准呢。那孩子匆忙地把那些不会的空填不上,包括短文里面出现的三个通俗作家写不上,另一个隐含的更看不出来了,不知道她们的老师怎么不告诉他们屠格涅夫和高尔基是非常有名的作家呢!

一个个孩子拖沓着脚步,看着夕阳下,周末就这么过去了,弄得干瘦的样子,整日吃那么多泡面和干脆面,可以拥有除了被人看着写作业和上辅导课以外的自由欢乐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王元练了一晚上《长春功》,转天早上精神饱满,所有的疲倦一扫而空。青山帮王元打来了水,王元草草梳洗完毕。青山的阿...
    西土瓦大神阅读 74评论 0 3
  • 01 我是到高三才接任的班主任,临近会考,发现班级出现了两种不良倾向:一是学生课余掀起了“彩票热”,二是男女交往过...
    金塔__王兴邦阅读 179评论 3 8
  • 那一年,他出现, 那一年,他逗她笑, 那一年,他偷偷看她, 那一年,感觉到似有若无的羞涩; 那一天,他没来, 那一...
    简兮尘阅读 31评论 0 0
  • 要想摆脱对小事无所谓的恶习,你必须做好以下几点: 首先,在接到一项任务时,对其中的细节千万不要产生轻视的心理。你要...
    感性的咨询家阅读 8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