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26)残忍报复

26残忍报复

丽景新园小夏租住的公寓。

小夏红着眼睛,用幽怨的哭腔问:“你就不能为了我妥协一次吗?我是为了你才来这个城市的,我知道当警察是你从小的梦想,我愿意支持你……这么多年,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瞒着父母,不敢跟他们说实话。”

“可是现在,我害怕了,我害怕有一天你像高队一样……你有没有想过,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活下去?”

宋鹏飞低头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手里燃着一只烟,平时他是不抽烟的,他眉头紧皱,语气里有一丝压抑的痛苦:“夏,你别逼我了,好吗?我跟你说了,要辞职也得等这个案子结束!高队死之前,我答应过他,我不能让我的兄弟死不瞑目。”

“局里让我暂任队长一职,我走了,案子谁来管?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使命。”

宋鹏飞的声音不大,却很坚毅。

小夏伏在床上盈盈地哭泣。她了解宋鹏飞,他很少用这样严肃的口气和她说话,她明白自己无法改变他的心意。

一种无力和辛酸的感觉席卷了她,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想让泪水痛快地流出来,好让泪水带走多年压抑的委屈。

爱一个人,为什么这样难受?

拼尽全力和他在一起,为他担惊受怕,他却不懂?

小夏的哭声让宋鹏飞心痛又无奈。他面临的是一个无法选择的难题,但是一种本能已经让他做出了抉择。

他闷声说:“夏,你别哭了,我出去走走……”

门轻轻地带上了。

小夏还伏在床上抽泣着,那“啪嗒”带上门的声音,像一柄刀子又在她心上戳了一刀。

她再也忍不住了,无声地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那撕裂的哭泣声里,是一颗已经破碎的心。

幽暗僻静的街道上,宋鹏飞仰头狂奔,他像一个疯子,又像一头绝望而暴怒的狮子。

他心里的恨、心里的痛,又有谁能懂?

来警局的第一天,接待他的就是高队。还记得高队当时拍着他的肩膀含笑说:“小伙子,体格不错嘛!当警察就对了!”

大学刚毕业的他,还是个愣头青,空有些理论,案子上手还什么都不懂,是高队亲自带他,手把手地教他,他才有今天。

前几天夜战的那一幕,更是如过电一般,不断地在他眼前浮现:他和高队一起奔向那辆发动起来的快艇,他拿枪对准开船人,太子哥的枪对着他举起,还来不及反应,高队一把推开他,自己却倒在血泊中……

是的,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他,高天宇不会死。

他狂奔着,汗水和着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啊……!”他忍不住站在街头拼尽全力嘶喊着。

他颓然地往回走,像一个丢失了魂魄的人。

路口处,他和小夏经常光顾的那家“香香鸭脖店”还没有打烊。门头上悬挂的那盏暖黄色的灯似乎在提醒他,此刻小夏还躲在被子里伤心流泪。

他跟老板称了半斤鸭脖,加快了往回赶的脚步。

小夏哭累了,她躺在床上,美丽的大眼睛里装满了空濛。此刻已经是午夜了,屋里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清晰可鉴。

突然,门“吱呀”一声响了。

是鹏飞回来了?她赤着脚走下床,想问问他到底怎么想的。却看到迎门进来三个手持铁棍的男人,一个人高马大,一个一脸麻子,还有一个秃头。

她惊恐地问:“你们找谁?”

高个男人说:“你是宋鹏飞的女朋友?”

“你们是什么人?”

麻脸接话道:“大哥,别跟她废话,动手吧!就是她没错!”

三人晃着手里的铁棍一步步逼近,小夏本能地返身冲进卧室,抢先一步关上了

门!她的背紧紧贴靠着门,身体因为恐惧而剧烈地颤抖起来。她想打电话给宋鹏飞,就奔到床边去摸手机。

“砰”地一声,高个男人一脚就把门踹开了。他扑过去抓住小夏的头发一把将她掀翻在地。小夏刚拿起的手机也摔在了地上。

“妈的!”男人骂着一偏腿骑在了她身上。

“大哥,你干吗?”一脸麻子的男人问。

“干吗?!办了她,给老子散散冰!”高个男人眼里露着凶光,狂躁的样子似是刚刚吸食了毒品。

“大哥,弄死她就走吧,我怕……”

“闭嘴!”高个男人焦躁地大吼一声,一把扯开了小夏的睡衣。

“啊!……啊,不要!”小夏拼力呼救,扭动身体挣扎着。可她一个瘦弱女子,哪里敌得过男人凶狠的蛮力?

男人一巴掌狠狠抽在小夏的脸上,血痕从她嘴角溢出。他用一只手捂住小夏的嘴,另一只手开始摸索着解皮带的卡扣……

泪从小夏眼泪奔涌而出,她发不出声音,只能痛苦地摇头,用惊恐万分的眼神哀求着,希望男人能放过她……

她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只剩下恐惧……鹏飞啊,你怎么还不回来?

宋鹏飞走到家门口,正准备开门,却见门锁上插着一根细铁丝,一股寒意瞬间袭上后背。

他下意识摸枪,却发现枪留在办公室了。

侧耳一听,屋里似有异样的响动。

一想到小夏独自一人在房里,一股热血就直冲脑门。来不及多想,他转动钥匙,推门而入

卧室里,麻脸男人警觉地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他冲着高个子低吼:“大哥,来人了!”

宋鹏飞直奔卧室,他推开门,早已躲在门后的秃头男人抡起棍子向他头上挥去,他将头一偏,铁棍结实地打在他右肩上。

他弯腰抱住秃头,将他的头狠狠撞在了床边的实木桌角上,秃头被撞得晕倒在地。

麻脸抡起棍子向他打来。宋鹏飞背上挨了一棍,他顺势抓起床边的小凳子,挡住麻脸的第二棍,飞起一脚踹在麻脸的肚子上,麻脸也应声倒地。

高个男人掏出一把刀子对着宋鹏飞的后腰刺过去,小夏惊呼一声:“小心”,接着举起地上的花盆冲男人手臂掷过去。

花盆如石头般结实地打在男人胳膊上,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男人气急,回身对着小夏抡起棍子,宋鹏飞一个地滚捡起匕首同时将身体向小夏的方向挡过去,男人的棍子正好抡在他头上,鲜血霎时汩汩涌出。

于此同时,他手中的匕首也正中男子的心窝。高个捂着喷血的胸口歪倒在地,鲜血在地板上开出了一朵朵诡异的花。

麻脸吓得浑身哆嗦,他爬着越过床头,夺路而逃。

血模糊了宋鹏飞的眼睛,视线变得模糊,渐渐地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小夏的哭喊声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鹏飞,鹏飞,你别吓我啊……”

宋鹏飞用最后残存的一丝意志对小夏说:“夏,快报警。给卫东打电话……”

小夏跪在地上,颤抖着拨通了罗卫东的电话……

下一章: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27)(28)

看全部文章请点击:《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目录

我是奇奇,一个怀揣梦想负重前行的职场妈妈。梦想文字记录柴米油盐里的风花雪月。这里记录奇奇的人生感悟,话题百无禁忌,文体信手拈来。让你哭让你笑,给你感动,也让你思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