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无法回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萧彦站在窗前,仰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色,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他不知道站了多久,脚边落下了不少的烟灰和烟头。狭窄的房间里是浓郁的烟味,不过倒也掩盖了这几天因为下雨而散发出的霉味。

突然,门口的方向传来了啪嗒一声响,把他从神游的状态给扯了回来,侧过头看去,一个身穿浅蓝色紧身连衣裙脚、踩高跟鞋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便是萧彦的女朋友苏沫。

她把包包放在鞋架上,弯下腰,一边换鞋一边皱眉道:“你到底抽了多少烟啊,臭死了。”

因为她穿的裙子是V领的,腰一弯,大半个酥胸就露了出来,白嫩嫩的一片。看得萧彦更觉得心烦气躁,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狠狠地扔到地上,“怎么今晚不接我的电话?”

苏沫被他冷峻的目光盯着看,不由得有些心虚,但只是一瞬间又消失了,随即挂起一抹冷笑:“我正陪着客户呢,怎么接你电话……要是不多开单,下个月我们就要流落街头喝西北风去了。”

萧彦双手紧握成拳,手上的青筋凸起,心里像被炙热的火在燃烧着,想要怒吼一声,发泄掉心里压抑着的情绪。

不过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主动示好:“锅里还有给你留的鸡汤,等会儿喝点吧。”

“哦。”

苏沫没看他,直接走进房间准备拿睡衣去洗澡。

她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玩手机,而萧彦则坐在沙发上,一直对着电脑,还时不时的拿笔在本子上抄抄写写。

等萧彦忙完手上的工作,已经十二点半了,他一边打着大大的呵欠,一边合上电脑。

他现在和苏沫住的地方是广州城中村的老旧房子,一房一厅一卫只需七百五一个月。有一个小小的阳台,可以晾衣服,而厨房则是在阳台的一侧,用大理石搭成,上面放着电饭锅电磁炉还有碗筷刀具。

再过去一点就是卫生间,很窄很小,一个人站在里面转个身都觉得困难。

萧彦上完厕所出来,看到紧盖着的电饭锅,就伸出手打开了,里面果然还是放着小半锅汤。

他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才迈腿往卧室走去。

打开门,卧室里漆黑一片,只有外面路灯透过窗帘射进来的微光,让他能看到床上侧躺着一个人。

看样子苏沫已经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拉开被子躺了上去。

苏沫侧身躺着,脸朝着墙壁,背对他。他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夹杂着牛奶沐浴露的味道,两人的距离很近很近,可又感觉好远好远。

他们最近很少有言语上的交流,每次他想跟她说话,她都是疏远冷淡的模样,就算说话语气都是带着不耐烦。

性生活更是少之又少,哪有当初热恋时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的缠绵劲啊。

他再次叹了一口气,才侧身往苏沫的方向挪了挪了,小心翼翼地把手搭在她的腰上。

他不知道,苏沫并没有睡着,在他靠近的时候,她的双眼蓦地睁大了。

只是她动也不敢动,免得被他察觉自己是在装睡。

两人各怀心事,也不知道躺了多久才沉沉睡去。

2

萧彦是大苏沫一届的学长,两人在同乡会上相识,可以说是一见钟情,没有半个月时间就在一起了。

两人的家庭条件一般,所以多数时间是一边做兼职一边约会。

恋爱中的情侣除了幸福的时光,难免也会吵吵闹闹的,不过也很快就和好了,感情也越来越牢固。

萧彦毕业后,进了一间广告公司。

五六个月后,凭着敏锐的目光,他觉得自媒体行业前景非常好,把握得好的话,一定能赚到大钱。

于是他便辞工了,找了一个大学同学一起开启了自媒体的创业之路。

两个人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二十几平方的地方作为办公室,摆上两张桌子和电脑,一个沙发一个茶几,再简单地布置一番就宣布成立。

由于人手不足,大小事情都是他们负责,联系作者、排版、图片、音乐、宣传……

工作看着简单轻松,但做起来却非常的琐碎。由于没有经验,只能不断地参照那些做得成功的平台和自媒体公司,再一点点地修正改进。

他们没钱付给那些作者,也没钱请人推广,所以一开始做得很艰难,要费尽心思沟通作者给他们授权,更要到处推广宣传。

除了一开始一百多个熟人关注外,每天也就增加十几二十多的关注量。

对于男友的创业,苏沫原本是非常赞成的,谁不想有个奋力拼搏积极向上的男朋友?而且只有他创业成功了,他们才有可能在广州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买车买房结婚生子,靠打工的话,可能一辈子都实现不了。

刚开始,她不但出谋划策还在学校里大力宣传,跟所有认识的人分享他们的公众号,周六日还送饭到公司里,帮忙搞卫生收拾东西,样样尽心尽力。

只是努力了一年,他那公司还是没有大进展,现在最多维持得了开支平衡。

因为他前期没有收入,不但把原本打工的积蓄花完了,信用卡里还欠下不少的钱。

而苏沫毕业进了一间外企公司上班,做的是普通的文员。经历了不少职场的勾心斗角后,她快速地成长蜕变着。

她清楚地知道这个社会有多现实和残酷,也知道萧彦这么一个没背景没资本的人创业成功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所以,经过一番心里的斗争后,她主动申请调去销售部,跑起了业务,毕竟完成一单的业绩提成都能比得上文员一个月的工资了。

她跟着经理还有前辈们,到各大高档的饭店酒楼会所KTV应酬,看着那些人坐的是百万名车,穿的是锦衣华服,吃的都是山珍海味,拎的是名牌包包……而她普普通通的穿着打扮,用廉价的化妆品化的妆,全身上下加起来都不值人家一个发夹的钱。

她心里觉得自己真的是超级土的,待在角落里,无人关注,异常的失落和难受。

她心里的欲望也剧烈地增加,渴望改变,渴望自己也能快点拥有金钱地位权势,成为金字塔顶端的人。

与此同时,她对萧彦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不再用充满爱意和崇拜的眼光看着他,也不再憧憬和他的未来。反而脑海里经常会冒出一个念头是如果我的男朋友是谁谁谁的话,就会带自己去旅游,会给自己买贵重的礼物,吃豪华的西餐。

她变得有些看不起萧彦了。

特别是上次他的手机摔坏了防爆膜,她陪他去换,看着他左挑又拣,选了一张最便宜的,而且还带着讨好的语气问人家老板能不能少收两块钱时,她就很鄙视他。

一个大男人活成他这样,也是够失败的了。她心里也动了分手的念头,并且越来越强烈。

只是另一方面,萧彦对她太好了,可以说是尽他所能地宠着她。不管是在外面吃饭还是他买菜做饭,桌上肯定都是她爱吃的菜。

他会在她来例假的时候心甘情愿地给她买卫生巾,给她煮红糖姜水,会宁愿自己饿肚子,把省下的钱给她买衣服。所以,她的心每天都在分手和不分手之间作斗争,不停地纠结着。

萧彦不是没有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和对自己越来越不耐烦的态度。

他很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在慢慢变淡,他也很无奈很难受。这是他爱了四年,想要娶为老婆共度一辈子的女人。

只是现在靠他自己的实力,给不了她想要的。他也不是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但他不想那么做。

唯有希望自己对她的爱能感动她,让她给自己再多一些时间。到时候一定能证明给她看,自己是有能力带给她幸福的。

3

“苏小姐,先喝口茶,再看看餐牌上有什么喜欢吃的菜。”

苏沫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茶水,嘴角勾起一抹温婉的笑容,“谢谢,我不挑食的,萧总随便点就好了。”

她口中的萧总全名叫萧朗,四十出头的样子,是大企业的老总。

不同于别的中年老板肥头大耳肚子圆的模样,他清瘦而儒雅,带着副金丝眼镜。或许是保养得当,除了眼角有些细纹和黑眼圈外,整个人看着要比实际年龄年轻。

她是跟着经理与他洽谈业务时认识的,两次接触下来,觉得他非但不摆老板架子,而且谈吐非常有礼谦和。莫明地,她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眼熟,而且他对自己的态度好像非常的友好,可她又实在想不起自己和他之前在哪里有过接触。

“那好,我随便点就好了。服务员,麻烦点餐,甜酸排骨、砂锅鱼头、白切鸡、上汤菜心各一份,还要椰子炖鸡汤和果盘。嗯,先这些了,如果不够再点。”

苏沫见点餐的服务员离开后,她拿起茶壶给萧朗添加了些茶水,语带犹豫地开口:“那个,不知道萧总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这么唐突地约苏小姐出来,是我失礼了。我是因为之前听苏小姐讲到自己是阳江人,勾起我了的回忆。我年轻的时候在阳江生活过几年,觉得和你挺有缘分的,才想请你吃顿饭,一起聊聊天。”

“哦哦,原来萧总还在阳江生活过啊,那真的是挺有缘分的。萧老板不介意的话,叫我小沫就好了……”

苏沫正说着话的时候,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萧彦的来电。她低头看了一眼,就直接挂断了。

“呵呵,你男朋友的电话吧,怎么不接啊?”

苏沫摇摇头,下意识地否认道:“不是男朋友,只是一个学长,迟点再回电话给他就好了。”

萧朗怔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她,讶异地问:“你长得这么漂亮,没有男朋友?”

“唉,现在忙着赚钱,哪有时间谈恋爱。”苏沫话说得很自然,只是却不由得感到有些心虚。

“哦。”

苏沫发现萧朗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只是又看不懂那代表什么意思。

服务员上菜的速度很快,他们就边吃边聊。萧朗很健谈,又会找话题,总之这一顿饭,苏沫吃得很愉快,脸上一直挂着甜美的笑容,看向萧朗的目光也越加的妩媚动人。

吃完饭后,萧朗提出开车送她回去,她却以闺密约了自己去逛街为借口拒绝了。其实,她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住在那么差的环境,想在他面前维持大方优雅的形象。

看到他开着宝马X6离开后,她微叹了一口,准备走路去地铁站。

这时她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以为又是萧彦打来的电话。

人家姓萧,他也姓萧,可人家是身价过亿的大老板,而他一穷二白。

她带着不耐烦的神情掏出了手机,却发现上面显示的是经理的来电,急忙按下了接听键。

“嗨,经理你好,是有什么吩咐吗?”

“没什么,那个小沫啊,刚才萧总是不是请你吃饭了?”

苏沫微皱着眉,没想到经理居然会知道自己和萧老板吃饭,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想单独谈成业务,而对自己有意见啊?

她慌忙回答道:“那个经理,我是和萧总吃了一顿饭,是他约的我,而且我们也只是闲聊……”

那头的经理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小沫啊,你不用紧张,萧总还是从我这里拿到你的联系方式的。而且他还问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我看他是对你有意思呢。”

“啊?不会吧。”

“怎么不会,不然他那么一个大老板,怎么会约你这个菜鸟业务员吃饭?萧总虽然离过婚,也四十多岁了,但外表一点也不显老,最重要的是他有钱啊。如果他真的是喜欢上你,你也该趁自己还年轻漂亮,为自己早做打算,女人的青春可没几年。”

经理语重心长地给她洗脑催眠了一番,让她趁年轻,抓紧机会往上爬。等成为了老板娘后,那可是享受着养尊处优的幸福生活,哪里还需要苦哈哈地跑业务。

挂掉电话后,她站在街头,看着车来车往的大路,想起自己和萧彦这段时间的争吵冷战。

两人的感情快要走到尽头了,分手只是迟早的问题。既然如此,她为何不像经理说的,趁此机会,为自己早做打算?

4

半个月的时间里,苏沫跟萧朗见了四次面,吃了三顿饭,帮助经理跟他完成了合同的签订。

凭着他这一张大单,她至少有两万的提成。

她跟萧朗接触得越久,就越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吸引。

她真的是心动了。

而此同时,她和萧彦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他不再主动给她打电话,不再给她煮早餐,不再给她分享看到的那些有趣文章,不再哄着她喊宝贝……

其实,看到萧彦对自己的的态度,苏沫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难过的。不过,很快她就想开了,这样最好,到时候分手了,也不用怕他死缠烂打。

领到上个月的工资后,她没想着给萧彦分享这个好消息,而是打电话给萧朗,以感谢的名义请他吃饭。

萧朗很爽快地答应,但也明确地说作为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是绝不能要美女请客的,应该是他为她庆祝。

他这贴心的话听得她心里甜滋滋的,一整天都在想入非非,甚至幻想出她已经住在他那豪华的大别墅,他的员工恭敬地喊着自己老板娘的场景了。

这次萧朗挑的是顶楼的旋转餐厅,装修华丽,环境优雅,轻轻流淌的音乐使空气中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透过玻璃墙能看到城市的万家灯火和星星相映衬。

她一边摇晃着红酒杯,一边眼含柔情地听着萧朗说话,目光还时不时地扫过他刚才送的一大束蓝色妖姬。心里想着,这才是人生,这才是享受。

“小沫啊,你真的没有男朋友吗?”

萧朗突然的发问,让苏沫有些紧张起来,该不会是他察觉到了什么吧。

到了现在这样的时刻,她只是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装作坦诚地说:“我现在真的单身,以前是拍过一次拖,但他对我很不好,就分手了。可能是我运气不好吧,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我觉得你这姑娘挺好的,也谈得来。如果你不介意我年龄比你大了一轮,又离过婚,希望你能给个机会我照顾你。”

愿意啊,我当然愿意啊。苏沫心里无比的雀跃,就差脱口而出,立马答应了。

不过为了不让萧朗觉得自己不够矜持,只能压住兴奋,沉默了几秒,才说:“其实我很仰慕萧总。只是,可以给时间我考虑一下再回复你吗?”

“当然可以啦,不过我希望尽快得到你的好消息。来,喝酒。”

苏沫娇羞地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然后微仰着头喝酒,错过了萧朗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和萧朗吃完这顿饭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要跟萧彦分手。而且是要立刻进行,不然让萧朗查到自己不但有男朋友,还和他同居,那就前功尽弃了。

晚上她回到出租房已经十一点了,却发现萧彦并没有在家。

可能是睡在他那个小公司里吧,最近他不想回来的时候,就在那里打地铺。

他不回来最好,免得都决定分手了还要再睡在一起。

虽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分手,但她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还是觉得烦躁难受。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也曾深深地相爱过。

不过,有舍才有得,为了成为富太太,牺牲一段爱情也是值得的。

第二天恰逢周六,她不用上班,醒来后,喝了一瓶牛奶,然后开始收拾行李。

当初她刚搬来这里住的时候,只是拉了个行李箱过来,没想到现在收拾起来,东西可不少。每一样东西,都是她和萧彦亲自去挑选,全部都是回忆,现在基本上要舍弃了。

为了方便带走,她只选了一些她自己的生活用品和衣服。只要嫁给萧朗,有钱了,什么不能买新的呢,而且还要是最好最贵的。

她咬了咬唇,拨打了萧彦的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你现在有空回来一趟吗?我有事要跟你说。”

“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非常重要的事,我要当面和你谈,你现在回来吧,我等你。”苏沫说完,不给机会他再开口,就把电话给挂了。

大概过了半小时,萧彦回到了,一推开门,他就看到了放在门边的两个行李箱。

他在路上冒出来的不好预感真的应验了。

“你这是要干嘛?”

因为昨晚忙到三点,没睡好,他现在胡子拉碴的,喉咙也有些发炎,说话的声音都是嘶哑的。

苏沫为了怕自己心软,一见到他,就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萧彦,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萧彦的双手握紧,青筋凸起,眼神锐利地盯着她,“我不同意分手。”

他知道最近两人的感情出现了问题,知道她情绪不好。所以才想着两人好好冷静一段时间,哪想到她这么突然决绝的要说分手。

“没有为什么,我现在也不是和你商量,而是我不会和你在一起了。”话虽说得强硬,只是她却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微低着头,声音也越来越低。

萧彦上前一步拉着她的手,逼她看着自己,脸上的神情夹杂着痛苦和怒火,“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要和我分手,到底是因为嫌我没钱,还是外面有人了?”

“你放手。”苏沫用力甩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两步,怒瞪着他,“我既然要和你分手,就是不爱你了,你何必非要我说出来?”

“不,我不信,你明明对我还有感情的……”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一定要和你分手,我现在就搬出去。”苏沫冷冷地丢下话,就要去拉行李箱。

明明是她主动要分手的,可她的心里又如同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沉甸甸的。

萧彦跑到她的前面,按住她拉箱子的手,眼睛通红地看着她,认真地问:“苏沫,如果我现在很有钱,你是不是就不会走?”

苏沫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萧彦。

她的鼻子酸酸的,有想哭的冲动。不过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克制住了,狠下心来,“就算你现在再有钱,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了。萧彦,是我对不起你,你忘了我吧,以后找个真正爱你的女人一起生活。”

她是铁了心的要分手。

萧彦整个人如同被雷劈过一样,傻傻地站在原地,连苏沫离开了也没反应过来。

他只知道,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5

因为搬出来得太匆忙,苏沫还没有找到出租房,只能先去住酒店。

将近两百块一晚的价格让她有些肉疼,唯有尽快找到合适的房子。当然最好的结果是直接住入萧朗的大别墅。

可能是昨晚失眠,现在她觉得后脑勺都有些疼痛。简单整理了一下行李后,她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四点了。

她带着兴奋和些许忐忑打电话给萧朗,约他见面。

他似乎心情很好,笑着说马上过来找她。

他应该是猜到自己要答应和他在一起,才这么开心吧。

苏沫放下手机,就哼着小曲去换衣服,左挑右选,选了一条韩版修身酒红色v领雪纺连衣长裙,还精心地化上淡妆,就连发尾也特意用卷发棒卷出一个大弧度。再穿上银色细高跟鞋后,整个人显得性感而优雅,气质都上升了好几个级别。

她相信,凭着自己的魅力,一定可以成为萧太太的。

她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去到萧朗订好的包厢,一推开门,就看到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总,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也是刚到。”萧朗坐在位置上屁股都没挪一下,只是扬了扬手说,“你坐吧,要喝茶吗?”

见不是原本设想的激动场面,她的心情也一下子沉了下来,勉强扯出一抹笑来,“嗯,谢谢。”

萧朗给她倒了一杯茶,然后把放在旁边的一张银行卡推到她的前面,“小沫啊,这卡里有十万块,算是我对你的感谢费。”

“十万块的感谢费?萧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萧朗笑了两下,把杯里的茶喝干了才说,“你先不用太激动,安静地听我讲个故事吧。”

苏沫的双手紧握着,抿唇不语,眼也不眨地看着萧朗。

是不是自己和萧彦的事被他知道了?

“二十多年前,我刚大学毕业,就被安排到阳江的一间企业工作。我在那里工作了好几年,买了房子,也娶了一个初中老师作为了老婆,更生了一个儿子。

“原本来说我工作稳定,有房有妻儿,应该生活得挺幸福的,只是我觉得不满足。

于是就在我儿子六岁的时候,我不理妻子的反对,坚决辞掉了单位的工作,独身一人到广州打拼。

“我摆过水果摊、卖过蔬菜、卖过烧烤……折腾了两年,才和朋友开公司做起了外贸生意。可能是运气来了吧,公司越做越大,钱也越赚越多。

“我也在广州买了第一套房,要求老婆辞工带孩子上来一起生活。刚开始老婆不同意,因为她舍不得自己的教育事业。后来,她可能考虑到我们的家庭,也就同意了。不过,学校需要她教完那一个学期才能离开。

“原本我们都以为那不过才几个月时间的事,很快就能重聚了。但,人生太多的意外发生了。

“那时候公司里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女生,业务完成得很出色,性格活泼大方。我很欣赏她,因为我一直与老婆分居两地,感情就渐渐变淡了,更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

“和那个女生在一起就感觉很轻松很愉快,而她也表现得很喜欢我。很自然的,我出轨了。糟糕的是一个月后,她怀孕了,泪雨带花的求我要把孩子留下来,她说自己不求名分,只想一直和我在一起。

“我很犹豫。就在我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我老婆知道了我出轨的事,她性格很倔强,容不得沙子,接受不了我出轨的事,主动跟我提了离婚。老实说,当时我听到她说离婚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只要儿子,还拒绝了我给的抚养费。而我后来娶了那个算是小三的女人,又生了一个儿子。

“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结过两次婚,就连我自己也忘了还有一个前妻和儿子。离婚后,我只见过大儿子三次,一点也没尽到父亲的责任,也不怪他会恨我。不过我也不甚在意,至少还有一个自小在我身边养大的小儿子,他乖巧懂事聪明,和我又亲近。

“只是去年我偶然中发现,我养了十几年的儿子并不是我亲生的。在我的逼问下,那女人才告诉我,当初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有男朋友的。她怀孕后,也不确定孩子是谁的,但为了我的钱,而骗我说孩子是我的,借此而成功嫁给我。

“多可笑多讽刺啊,我帮别的男人养了十几年的儿子,却对自己的亲儿子不闻不问。我把他们赶了出去后,才悔恨交加去找我的前妻和儿子。只是他们还恨着我,连见也不愿意见我。

“我想我讲到这里,你应该猜到我的儿子是谁了吧?”

“是……萧彦?”苏沫虽然感觉难以置信,但一切的迹象都指向萧彦。她的喉咙干涩,心砰砰砰地乱跳,手指也无法控制地轻颤着。

“对,就是萧彦,他是我的唯一儿子。虽然我有大把的钱,他穷得叮当响,可他却看都不看我一眼,说不稀罕我的钱,以后他会赚得比我更多。

“在调查他的时候,也知道了你的存在。我才会主动联系上你们的经理,和你见上了面。想要等和你熟悉后,才把一切告知,希望通过你来劝服他。哪想到你居然告诉我,你没有男朋友。你的这句话,让我看到了你隐藏着的野心和欲望,就和那个为了钱欺骗了我十几年的女人一样。

“我不能让我儿子以后的老婆是一个爱钱多过爱他的人。我决定将计就计,而你很轻易的上当了。你可以怪我恨我骗了你,但我还是要感谢你,是你的离开刺激了萧彦,让他今天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约我今晚吃饭。

“这十万块,是感谢你令他回到我身边的酬劳。”

怎么是这样?

为什么是这样?

苏沫精致的五官拧成了一团,脸上的神情非常的复杂,似乎一时之间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萧朗低头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微笑着说:“好了,我该说的话说完了,现在要去和我儿子吃饭。”

“这钱我不要。”她就像一个小丑,所有的自以为是和算计,被他看在眼里,不过是一个笑话。

“这钱你还是拿着吧,十万块虽然不算多,但也是一点补偿,毕竟你没必要和钱过意不去,对吧。”萧朗临出门的时候,又回过头说了一句,“我暂时不会把你的事告诉我儿子,但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不然,我会让你尝到我的手段。”

他离开后,苏沫一下子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渐渐止住了眼泪,也才终于接受萧朗是萧彦的爸爸,自己为了萧朗与萧彦分手,却落得一场空的事实。

自己曾经离梦寐以求的生活那么近,却毁在自己的选择上。

悔吗?恨吗?

只是,不管是怎样,都再也无法回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花香醉人风, 南燕思归事。 风过忧思处, 三千烦恼丝。
    诸葛卤煮阅读 86评论 0 4
  • I 便签:用自己的经验重述信息; 真正能够影响一个人的行为让其发生改变的是自我期望和个人信念,其他人的想法和强迫行...
    龙纪图阅读 78评论 0 0
  • 船只抵达岸边,出租车司机老远就向米晴招手,笑容满面的跑到岸边迎上来,米晴这时才把司机的模样看仔细:中年男人,身体发...
    有风就好阅读 100评论 0 0
  • 作业本一:思维空性 空性的空性:我觉得空性很好理解,有的人觉得很难理解,都是对的,当有观察者的时候,它可以有无限可...
    妙莲修行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