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彼.沉眠之伊斯坦布尔 第四十五章 突降的旁观者

任火华的衣服已经被丧尸撕破,他的处境越来越被动。好几次丧尸流着脓的手爪擦过他的身体,让他一阵恶寒。巫师全神贯注地盯着被丧尸追逐的任火华,脸上没有丝毫放松。这个人是自己之前从没遇见过的“狡猾的狐狸”,她不想阴沟里翻船。

“237,238,。。。”任火华再一次躲过了丧尸的突袭,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呕呕哇啊啊啊,啊啊……”维塔斯震撼人心的高音猛地响了起来。女巫心里一惊,这个声音是在距自己极近的位置发出的。刚才就是因为这个声音的提醒,她才发现了任火华一只手挂在天台上。难道又有新的敌人,并且已经潜伏到了自己的身边?

女巫慌慌张张地四下张望起来。就是现在!任火华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水果刀,化作一道寒光朝着她疾射而去。这把水果刀是任火华准备爬天台之前,在第三层楼的教师办公室里找到的。他当时小心翼翼地把这把刀藏在了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由于速度太快,被水果刀划过的空间似乎产生了黑色的涟漪。

“啊!”女巫发出了一声惨叫,那把水果刀深深插在了她的胸口上,外边几乎只剩刀柄。

偏了半分,不过她已经奄奄一息、气若游丝了。几具丧尸停住了对自己的扑袭,看来目的达到了。这是他从问那个女巫的身份就开始筹备的计划。

他主动和女巫进行对话,尽力用语言吸引她的注意,然后把手伸进裤兜里偷偷地在手机上设下闹钟,铃声选为唐依洺强迫自己下载的“歌剧2”高潮部分。他把时间定为4分钟以后,为了强化出其不意的效果他故意逼近女巫,当她身边的丧尸拦住他的时候,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手机放在了那具丧尸的衣服口袋里。当闹钟响的时候,女巫发现闹铃声音就在她自己的身旁肯定心神大乱,这就为任火华创造了绝佳的机会。

任火华根本近不了女巫的身,想要取胜别无他法。而女巫一直不知道他身上带着水果刀,所以在这方面的警惕度不是很高。但如果自己贸然甩出水果刀,极有可能会被受她控制的丧尸拦下,所以需要慢慢等待合适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不会白白从天上落下,既然这样他就通过步步经营创造了完美的机会。唯一可惜的是,女巫还是在最后关头身体朝旁边侧了一下,水果刀只是插进了离她的心脏部位一厘米左右的地方,没有让这个恶贯满盈的女巫当场毙命。

一切都结束了。

任火华走上前去正要了结她的生命,突然一道亮光打在了自己的身前。

任火华隐隐约约听到了直升机发出的嗡嗡声,他抬起头一看,一架机械驱动式的单旋翼直升机从高空降落下来,那道亮光正是从机身里发出的。

直升机快要降落到天台上时放下了一个梯子,几个不明身份的人顺着梯子跳了下来。任火华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心里暗暗戒备起来。

直升机上还留有一个人驾驶,因为戴着头盔而看不清他的样子。跳到天台上的一共有三个人,两男一女,都穿着统一的蓝黑色制服。其中一个较年轻的男子拿着一把大口径狙击步枪对着自己,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头发不拘一格地乱翘着,蓬蓬的头发反而给人一种极具层次而动感的直观感受。

而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女子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古典美,恰似江南女子的小家碧玉,柳叶眉、杏核眼,薄薄的嘴唇轻抿着。但唯一的不和谐点是她手里的指缝间似乎有几根寒光灿灿的银针,与她外貌上的婉约美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人心生忌惮。

最给任火华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右眼角下有一颗泪痣,彰显得她独具幽兰内涵气质。根据中国民间传说泪痣是泪水凝结后的样子。这是因为前世死的时候,爱人抱着她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了印记,以作三生之后重逢之用。一旦有泪痣的人,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他们就会一辈子分不开,直到彼此身心逝去。世间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男人能配得上这个拥有沉鱼落雁之貌的女子如此痴心?

最后那个人是一名有着一身惊人肌肉、面容像是由石头削出来、线条分明的中年男人,可以明显看出其衣服被发达的肌肉撑了起来,裸露在外面的臂膀就像大树的主干般不可撼动。

他的身上隐隐约约透出青光,甚至连周围的环境受他影响也笼罩了一层青色,这是武修人士中巅峰强者的特质。远远地看去他的气势就像是一座巍峨的青山,凛然而不可侵犯。他装备着看不出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腕甲,可攻可防,对他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武器。

“我们是隶属于国家超能力者中央管理局的特属战警。接下来由我们接管现场,你可以离开了。”中年男人看起来是他们的首领,他从上衣制服口袋里拿出了证件打开给任火华看。

“你们出现的时机让我不得不怀疑。”任火华面有愠色,先不论他们的身份是真是假,这几个人在自己殊死搏斗的时候一直在旁观。自己的生死对他们而言无关轻重,即使死了他们肯定还是会降下直升机对女巫进行抓捕。

“嘭”的一声枪响惊得树上几只鸟仓皇飞起,任火华只见火光一闪,三具停止活动的丧尸同时被爆头。由于站的位置和任火华不远,血水和恶心的黏液溅了他一身,但真正让他讶然的远不止如此。只听到了一声枪响,站在不同位置上的丧尸却被同时爆头,这足以说明那个看起来很吊儿郎当的年轻男子在一瞬间朝着不同的方向射了三枪,由于时间间隙太短只能听到一声枪响。他的射击速度和准头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即使是国际上最顶级特种部队中的佼佼者,恐怕也难以达到这种地步。

“知道了吗?知道了快滚!”那个年轻男子端着枪对着任火华,脸上露出了张狂的笑容。

任火华深深看了他一眼,面色平淡没有被激怒。一个起落后他从天台上消失,手里拿着不知什么时候从那具无头丧尸衣兜里取回的手机。

未接电话显示的是“唐依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