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们互相陪伴着,把彼此越送越远

96
小凯兔崽子
2017.11.03 13:44* 字数 12127

        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在大三下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2013这一年不仅要想好毕业后把自己投放在哪里,而且要为此蓄积力量,可谓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之年。想赖床不起或是出去吃喝玩乐的时候,总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为了心里踏实,我在自习室呆的时间越来越长。

        为了方便大家学习,学院给每个班级分配了固定的考研自习室,我也在自习室里有一个固定的位置。那个位置的扶手顶端被厚厚的纸巾包了起来,还用塑料胶带仔细封好,里面嵌了一个小纸片,上面写着“凯哥加油^_^”。有一次和白金抱怨扶手坏了会刮坏衣服,然后第二天就多了这个小心机。

        刚开始我在自习室里企图复习考研,每天边做高数题边思考未来的可能性,回想材科基的黑历史,复习了没到一个礼拜,就放弃了考本专业。后来企图跨专业考研,又意识到每次期末考复习死去活来的场景,就放弃了读研。可我总得努力干点什么吧?后来就开始备考公务员。考公务员在当时看来是完全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每个岗位都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万里挑一的,我在完全不相信自己会考上的情况下开工了。白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饭点过来接我去食堂吃饭,偶尔也会陪我自习,在我质疑自己的时候,他总是在鼓励我。

        白金想过自己的毕业方向吗?那时候似乎还没有想过,也可能早想清楚了只是不想说。我试图去和他沟通这件事,可有很多次,我们在体育馆二楼的平台上说着这件事就吵了起来。从那时起我就很坚定地要留在北京了,他似乎对这个城市并没有太多兴趣,每次谈话还没太深入他就拒绝沟通了,我有些无奈。可他知道我想留在北京,也一直在鼓励我做自己想做的事,当时我还以为这并不算是什么问题。

        学期初的时候哥哥来北京参加考研面试,爸爸也来了。有一次一家三口约了一起吃饭,我很想带白金去见见他们,就试探了一下,结果遭到爸爸和哥哥一致拒绝。白金把我送到饭店门口然后独自离开,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后来哥哥清明节邀请我去西安游玩,白金送我去火车站。在地铁站里,我不记得是为什么事吵了起来。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在公众场合和他很大声的吵架,可我没忍住,然后他很不高兴地举起手重重拍了下广告牌。我拒绝一切带有暴力倾向的行为,就转身走到站台另一端。地铁到站的时候我上车了,我完全看不到他,甚至怀疑他转身回学校了。到了北京西站,我下地铁,头一次在西站进站,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有点懵。当我取了车票往检票口走的时候,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手里还拿了一张站台票。他把我送上火车安顿好,车快开的时候下车,在站台上目送我离开。就像以前每一次吵架都会把我送到宿舍楼再回去一样,他从来没有一次半路丢下过我。

      这一学期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定好了犒赏自己的假期旅行,并为次攒了三千块钱。我们打算去大连,出行前白金很细致地提前安排好了所有的行程和住宿。为了让旅程更完美,他提出向我闺蜜借iPad的建议。当时我们还都没有用过iPad,我不想借,感觉苹果的产品像是奢侈品,带着有点装,而且怕把这贵重的东西搞坏,可白金说没关系一定不会的。我极不情愿地借过来,结果第二天,白金在做准备的时候,iPad就出了问题,似乎是程序上的问题。我当时并不懂,以为是很严重的事,所以非常生气。我给他打电话说立马把iPad给我还回来,我俩约在图书馆,去的路上突然下起大暴雨,两个人都没打伞,被淋成落汤鸡。他把东西给我,我不停地数落他,他说一个破iPad有什么了不起,说完转身就走了。我回宿舍越想越气,就打电话追杀他,他当时的正在男生宿舍求助如何解决问题,我指责他不负责任,一个iPad确实没什么,但因为是我借闺蜜的东西,所以我必须保护好,他弄坏了却说没有什么了不起,或许是出于我反复责难才说出这样的话,不过我依然不能接受他的态度。他旁边的同学听了我们的争吵,就把电话接过来劝我别生气,都是和我关系不错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地劝我,我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小题大做了。后来,我把iPad还给闺蜜,和她道歉,她又安慰我半天。

        期末考结束的第二天中午,我们背着包出发了。大概当时太过兴奋了,都没仔细看,觉得要坐动车,就理所当然去了北京南站,傻呵呵地在那里等着看我们的车次在哪个检票口。心大的两个人,一开始看到屏幕上没有我们的车次,以为是来得太早。就一直坐在肯德基聊天,等到临开车前二十分钟依然看不到检票口在哪,我才意识到,我们来错站了。我们跑到售票窗口去询问,得知改签近期也都没有票了,去大连是无望了。我当时就崩溃了,泣不成声。为什么不好好看清楚,计划了一个学期的事情最后搞成这样?我知道这不仅仅是他的问题,我自己也有很多责任,可是真的好伤心啊。白金抱着我说对不起,一脸的自责,不停地帮我擦掉眼泪,我一边哭,一边说,“我不怪你,呜呜呜,只是我觉得去不了太伤心了,呜呜呜,你知道出去旅游对我有多重要吧?何况我们准备了那么久。”“是我的错,宝贝别哭了好不好?那我们现在回学校吗?”“才不要,我不要回学校,我要出去玩,必须要出去玩。”“那我们去哪里呢?”“北戴河!”。于是他帮我把脸擦擦干,然后买了车票,退掉了大连的预定,直奔北戴河。

        从家庭旅馆步行五分钟可以到海滩,我们在黄昏的时候到海滩边踩水。都是第一次看到海,很开心,早就已经忘掉了为什么到了这里。我们幸运地找到了一片貌似疗养所内部的海滩,也没有被拒绝入内,整个傍晚都没人打扰我们。我俩沿着海滩行走,看看远处在拍婚纱照的情侣们,在沙滩上安静地坐一会儿,然后又蹦蹦跳跳向海里跑去。脚下的沙子细细软软的,黏在脚底板上痒痒的,在海水里洗洗干净,然后再继续往前走,又粘满一脚。后来开始涨潮了,水很快就漫过了我们嬉戏的海滩,当我们放在高处的背包也快被淹没的时候,他仔细地帮我把脚上的沙子清理干净,穿好鞋袜,我们意犹未尽地回去休息。

        第二天说好要去看日出的,可一觉醒来就八点了,看日出泡汤了,不过还是照计划来到鸽子窝。鸽子窝的游客很多,大家都在海滩上捡贝壳抓螃蟹,我们也加入其中,企图抓到一只螃蟹,结果一个多小时下来只抓到一只寄居蟹,起初我们并不知道是寄居蟹,就觉得它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小东西背着一个小海螺的壳,所以我们给它起名小旋风。抓不到螃蟹的我俩有点沮丧,准备回去的时候,路过了鸽子窝前面的小池塘,看到好多人趴在池塘边,过去一看,原来是在钓螃蟹。眼睁睁看着有人用半根火腿肠钓起了五六只螃蟹,我看的心痒难耐,吵吵着也要试一试。我们用随身携带的零食花生米绑在随手捡到的细线上,一次又一次丢进水里,等待螃蟹上钩。这些小家伙还挺聪明的,几个小时下来,花生米损伤了不少,只抓到了两只小螃蟹。白金一开始兴致也挺高,到最后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战斗了,我真的是一个执念太强的人。他终于忍不住求我离开池塘去吃午饭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两点多了。

        吃过午饭回去休息了一个下午,我们在黄昏的时候再次来到海滩,因为担心养不活那些小生命,所以忍痛把一只螃蟹和寄居蟹放生了。海风吹的好大,海浪翻滚,吹吹风觉得好冷,我们就回去了。第三天早上醒来已过十点,买了从秦皇岛到北京的高铁,从景点到车站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出发前我不凑巧来大姨妈了,肚子好痛。一开始坐公交车,助人为乐的白同学还要我为老人让座,我极不满意地拒绝,男生大概真的不懂女生的痛。到后来实在受不了,头晕恶心想拉肚子,就只能下公交打车让司机载我们尽快到车站。在车站旁的肯德基呆了半小时,我恢复了生机,然后我们进车站坐火车回北京,带着仅存的一只小螃蟹。

        总的说来,这次旅行虽然曲折,最后却也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旅行是最能考验两个人是否合适的,我们成功通过了这一次考验。这年生日我收到的礼物,就是在北戴河拍的合影做成的华容道小玩具。很精致,很珍视。

       

        从北戴河回来之后,就进入小学期了,我们小学期的主要任务是到各种工厂参观实习。白金去了淄博的钢厂,而我留在北京参观周边工厂。有一天睡觉前白金给我打电话,抱怨因为他是回族所以吃的不方便。在白金的日常中,我最担心的就是他因为民族特殊而造成困扰。那天刚好是周五,等我周六早上醒来,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我要去给他送点慰问品。除了觉得他情绪低落吃的不好之外,也想消除一下上次去大连走错站的心理阴影。我躺在床上快速地查找从北京到淄博的线路,因为票紧张,所以只能采用北京-济南-济南西-淄博的三次高铁换乘的方式。从醒来到决定再到出门,我大概用了半个小时。背着书包直奔牛街,里面除了有超市购物袋,还有前几天家里送来的iPad,我想弥补之前因为iPad给他产生的不愉快。在牛街的清真超市里买了满满一背包的零食,火腿肠、泡面、面包、饼干、还有各种其他小零食。我希望他接下来的一周都可以天天吃的开心。我内心雀跃着从超市出来马不停蹄地奔向北京南站。

        一路站票,累了就坐在车厢地上,换乘又换乘,等我终于到了淄博,已经是下午五点钟。白金在我来的路上就猜出了我的行踪,他一直劝我返回去返回去,可我不听我不听。当我到达淄博车站的时候,他已经在车站等我很久了。他接到我前半个小时,基本上都是在数落我不听话,一个人背这么重的东西这么大老远过来让他担心。然后他带我去看了我的其他几个也在实习的同学,后来我俩一起吃晚饭,压马路。七月份的淄博有些闷热,只有在晚上才能偶尔感觉到一丝风。白金说他喜欢这样节奏没那么快的城市,如果以后可以在这样的城市生活,也挺不错的。晚上回到宾馆里,我们一起用iPad玩找你妹,玩的很欢乐,直到十二点才意犹未尽地睡去。

        因为我必须要在周末结束前赶回北京,所以第二天上午我就离开了。他送我去车站,像每次分别时一样,我们的情绪都有些低落。他想让我在车站外多停留一会儿晚点告别进站,而我想让他买站台票早点送我进站然后慢慢告别。终于说服他去买票,结果售票厅排了长长的队,车站似乎不卖站台票,我说让他插个队到前面问问清楚,他却不好意思。我的臭脾气上来了,就自己赌气进了车站,跑到二楼候车厅,站在柱子旁边生闷气,竟然气哭了。其实这些乱起八糟的原因都是次要的,主要还是因为不想和他这么快就分开所以心情不好吧。哭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有点矫情,就打电话把他叫回来,在出站口的栅栏边和他告别了半天。

       

        一个星期之后,他实习回来了。本来可以直接回家的他,却陪我多呆了两周参加公务员培训班。那时候他似乎已经开始预感到,陪伴的日子将越来越少。他每天骑自行车送我去上课,等我下课再把我接回学校,陪我一起吃饭。看我太刻苦,就买了一个机器人般的囧字娃娃抽纸盒,拼好送给我逗我开心。晚上他把电脑带出来我们在没人的自习室里插着耳机看电影。

        公务员培训班结束后我们都回老家呆了两周,这两周我一直在整理培训班的笔记,过的并不是无忧无虑,因为再开学就要开始找工作了。

        大四上,找工作的气氛越来越浓了。学院里开了就业指导课,辅导员也开始逐个找大家谈话帮助大家往自己期望的方向努力。我和辅导员说我想考北京的公务员,他问我那白金呢?大概想回家吧。他听我这么一说,皱了皱眉说出自己的想法,异地导致分手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你俩如果择业的时候不往同一个城市努力的话,以后两个人感情恐怕要经受考验。当时我很天真,觉得我们都互相支持对方的选择,感情好得很,怎么会经受考验呢?

        我找工作算是行动比较早的,拍证件照做简历参加招聘会,从八月到十月一直马不停蹄,而且在学校的时间大部分也在准备公务员考试。白金陪我去照相,接送我去参加校外的招聘考试,每晚自习结束来接我回去,可他自己似乎除了做毕设也没有干什么其他事。我劝他去招聘会,他总是说人家不会招他的,因为他不是北科大的。十月底学校里有一次大型双选会,白金终于决定迈出第一步,我俩都准备了好多份简历,有些简历上我们写了希望和自己的男(女)朋友XX(XXX)一起加入贵公司,然而并没有什么单位对我们的捆绑销售买账,《致青春》里的桥段看来并没有那么好用。很多和我们专业相关的职位都排着长队,一上午下来投出去只十份简历,很多还是外地的可能都不会去。当年那个说材料专业傻子都能找到工作的机械学院的学长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难道连傻子都不如?十月结束的时候,工作找的还是一筹莫展,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我开始把全部精力放到公务员备考上。

        我们偶尔还会有些争执,可那时候我太累了,完全没太多精力吵架,那一年吵得最凶的一次,是因为我自掏腰包一千多,从白金哥们手里帮我嫂子买了五个小米手机的F码。为发烧而生的小米那时候还在饥饿销售,有F码就不用抢手机了。我在第一次嫂子要买手机的时候买了一个码送给她,之后她又要了五个送给其他同事。白金的意思,嫂子后来这些F码是给同事的,该和嫂子说清楚是多少钱,我的意思就是我花钱送给嫂子,也不和她说花了钱,毕竟人家平时都很照顾我。我知道说与不说都是我的事,白金也是替我着想,可我担心我俩会吵架,就没告诉他钱是我自己的。那天晚上我十点多从公务员培训班下课,他来接我,我们闲聊之中我不小心说漏了嘴,白金生气地和我在大马路上吵了起来,我有点累,看他这么暴躁也懒得和他说什么,站在原地不动看着他,后来他吵完了自己在前面走的飞快回了学校。我一个人在路上慢慢走,慢慢想,在这么疲惫的时候因为这样一件事和我大动干戈,让我感觉有点心寒。

        又是为了钱,这种现实的争吵最让人厌恶了。不由想起大三时最激烈的那次争吵,是因为大三上开学第一个月他就为帮他大伯买药花光了所有生活费。我当时觉得他大哥太不靠谱怎么让他帮忙不提前把钱给他,以至于他开学第一个月就要过的很拮据。他当时说着无所谓啊,过几天十一回家就哥哥要给现金的,可我讨厌他大哥这种行为,和他大吵一架。后来我自己想想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晚几天给钱并没有什么不妥,都是亲戚何必这么不信任,所以那一次我和他道歉然后和好。

        大概这次气愤的他就像上次的我一样吧,所以等我回去冷静下来,我想解决这次分歧。我向爸妈求助该怎么办,爸爸说我做得对,妈妈说一千多确实也不少了,说了也没关系。我确实也没有更多的生活费了,就和嫂子说了。嫂子把钱给我的时候我感觉有点愧疚,像是坑了她一笔钱。我把事情解决好和他汇报,我们就和好了。大概因为钱不够多吧,两个人每次都为了钱而吵得面红耳赤,象牙塔里的恋爱微微触及现实就产生痛苦。

        十二月份白金回家去商量工作的事了,家里的意思让他回老家去包钢上班,他在家和我发短信说他不想去包钢,回来就要在北京找工作的时候,我有点窃喜。我发短信和妈妈说“白金要在北京找工作,我们都在北京,总会找到过日子的办法,最不济最不济,就算沿街乞讨,我也要和他一起”。妈妈说,“你太天真了,在北京生活需要物质基础,就算白金要在北京工作,没有家里扶持,你俩能过得好吗?何况白金在家是独子,家庭责任也很重,家里怎么可能让他在北京工作?”“他亲口跟我说了,怎么不可能呢?”

        国考前两天,中午我在自习室里做题,有人推门进来说,怎么还不去吃午饭?我诧异地抬起头,是白金!我本来以为我要一个人上考场了,没想到他为了陪我考试,特意从家里赶了回来,还没有提前告诉我,为了给我一个惊喜。之后他送我参加了第一次公务员考试。考试结束,他带我去吃大餐放松一下。

        考完试之后没几天他又回家去参加英语六级考试了。等我参加北京市考的时候,他再一次赶回来,送我去考场。考试是在西单附近,要在那边住一晚上,我以为他不会回来,当时和哥哥说好了他陪我考。白金在我去西单前的几个小时气喘吁吁地赶了回来,然后送我去西单。在西单他和哥哥见面了,这是他俩的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九月份,他俩一起给我庆祝生日。我们三个一起找了合适的房间,都安顿好之后,哥哥留下来边打游戏边陪我,他就回去等着我。第二天下午考试结束的时候,他在考场外等我。我们一起去逛街,吃大餐,庆祝总算要告一段落的公务员考试。

        公务员考试的不确定性很大,所以在考试结束之后,家里帮我找了北汽福田的保底工作。我象征性地参加了面试然后通过,第二次通知我去谈薪资待遇的时候,白金陪我一起去了。昌平沙河老牛湾,离我们学校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他和我一起去,把我送进指定的会议室,然后一直在外面等我。一个小时之后我谈完出来,告诉他没有问题的话就是暂时定在这里的设计研究院了,他恭喜我,可我完全高兴不起来,读书这么多年,到最后要靠家里托关系在这个偏远荒凉的地方找工作,我觉得抬不起头。他半开玩笑地说,“能不能让你哥给我也解决解决?”“我说我都看不起这工作,你稀罕?我最讨厌托关系了。”“有人帮你多好,可以升的快,升的稳,有人能照顾你没人敢欺负你,你还是太年轻了”。“我不想靠家里,只想自食其力。”所以,我从来没有和帮我找工作的哥哥聊过白金的事。

        签了工作之后,到来年二月份之前,我都是一个闲人了。这段时间里,白金通过面试得到了一份在广发银行实习的工作。那天晚上我在面试的考场外等他出来,他告诉我通过了,开心地把我抱起来。那是我们在一起以后我最开心最充满希望的一个晚上,虽然只是个实习的机会,但我却真切地看到有一盏希望的灯在前方亮起了,我似乎可以伸手触摸到我们未来的幸福生活。我们在校园里拥抱着走,走啊走,仿佛那天晚上天上的星星都分外明亮。

        一周之后他开始实习了,我帮他置办了西服领带白衬衫黑皮鞋,他第一次穿上正装,倍儿精神。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吃早点,然后他去上班。我在宿舍里随便玩玩,等他下班回来我们再一起吃晚饭,聊聊他工作的见闻。新皮鞋好硌脚,一天下来脚都被硌出血;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扣好再系好领带,好勒脖子;在北京十二月的大风里到小区里发一上午传单好冷;一昨天站在银行门外招揽顾客了解理财产品好累;因为是回族不能随便吃单位周边的快餐,他的午饭常常是一个面包……有好多不顺心的事,是我在鼓励他去实习之前没有想到的。心疼归心疼,但是为了历练,男生吃点苦没关系的吧?我这样安慰自己。

        有天周五计算着他临下班的时间,我按照他平常的描述,来到他实习的地方。想给他个惊喜,就没有提前告诉他。银行对外的门已经关上了,我在附近徘徊,左等右等他都不出来,最后不得不给他发短信告诉他我在门外。他很快跑了出来,全身是汗,灰头土脸的,告诉我被留下来加班整理东西,一时半会儿还不能走,让我先在旁边麦当劳坐一会儿。我从五点半到六点半,一直在麦当劳发呆。后来实在无聊,就去旁边的新中关逛了一圈。怕他找不到我,没到半个小时我就出来又往麦当劳走。在路上我看到了从银行出来的白金。他在人群中迎面走来,脸上有点喜悦的神色,微微低头看着路很快地往新中关的方向走,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竟然没有注意到我。我喊一声,“白金!”他停了下来,回头看到我一把抱住我亲亲我,然后开心地说,“哈哈,宝贝我今天加班挣了一百,算上上次的一百二,一共给我二百二,给你拿去花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信封放在我手上。我嘴上说着,“哈哈二百二啊,你太厉害啦,不过真的好二啊!”笑得很夸张,眼泪都快出来了。我用手捧着他的脸认真看他,鼻头上的汗还没干,一双大眼睛认真又开心地注视着我。抱抱他,摸摸他的背,汗湿透了西服,我低声说,辛苦了宝贝。

        等了这长长的两个多小时,等到了一百块钱,在这个城市里,可能不够吃一顿丰盛点的晚餐,要在这样的城市扎下根,生存下去,要吃多少苦受多少罪?中关村的夜晚华灯初上,高楼林立,人来人往,我抱着他静静地过了一分钟,低声说着,辛苦了宝贝,等自己脸上的泪干了然后才若无其事地松开。从这一刻起,我不再坚定地期盼他为了我留下来。

        后来他做满了一个月实习,说不想再继续,我没有异议。他说要准备包钢的招聘考试,我天天辅导他做行测题。后来他回家参加考试,我在宿舍做他和他哥们儿的场外援助。再后来他说工作定下来了,我说恭喜。我的国考出成绩了,没考上,他说没关系。北京市考进入了面试,他说好好准备。

        寒假里没有早早回家,留守在北京学雅思,因为我怕自己最后没考上公务员又不甘心去福田,想留一条出国留学的后路。白金没有陪我,大过年的我让他在家呆着,不然他老妈恐怕要不高兴了。一个人在宿舍住了十天,一开始有点害怕,后来慢慢习惯了,渐渐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其实一切丧失的生活能力在需要的时候都是可以恢复的,必要的时候还会比以前更强。

        过年前一天到家,错过了高中班的聚餐,拒绝了小学班的聚餐,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休息。正月了和父母参加了几次饭局,不是谁家儿子要订婚,就是谁家闺女要出嫁。我看着爸爸和各种朋友推杯换盏,开心地庆祝别人家的喜事,想到将来如果有一天喜事的主角是我,他还会不会这么高兴?父母从来都以我为傲,什么样的结婚对象才能让父母在朋友面前骄傲呢?每次谈到我和白金就皱眉的父母,他们对我的期盼究竟是什么呢?

        在家里呆了十天,又返回学校准备面试了。在宿舍里紧张地复习,有时候心浮气躁,有时候忐忑不安,有时候颓废想放弃,等确定了面试的准确时间,才稍稍放松下来。面试的时候白金从包头赶回来陪我去。他在考点旁边的肯德基坐了五个小时,终于等到我出来。我估计结果也不理想,说想去我报考的工作单位附近看看。那天重雾霾,白金就说先回家,等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再去。几天之后出了结果,没中,我感觉我大概是要去福田了。白金说别气馁,去福田也很不错,能解决户口,大家都很羡慕呢。好吧。

        天津公务员考试的时候,白金送我去南站,把我交到哥哥手里,我在哥哥的陪伴下去考试,最后依然是铩羽而归。后来就开始学车,白金很支持,可我天天起早贪黑的还要遭受教练的羞辱,非常受挫。科二考挂的时候,白金送我偷吃猫的存钱罐,想让我稍微开心一下。我当时感觉人生挺灰暗的,公务员考了三次都没考上,找的工作还是家里帮忙,就连学车,宿舍里五个人四个都顺利通过,就我一个挂了。我和白金说,不然陪我出去走走吧,再这样我怕我要抑郁了。白金说,好,我们去厦门吧。

        四月下旬,我们和毕设老师请假,和父母请假,去了厦门。爸爸妈妈都不同意,可我感觉这似乎是最后一次一起旅行了,我像以前一样不听话,执意出发了。

        我们又一起在首都机场熬了一夜,这一夜和当年送爷爷时的心情完全不同。早上七点的航班飞厦门,登机的时候我依然不敢相信我们的旅行可以成行。

        经停庐山的时候,看到低矮的山在雾气蒙蒙之中绵延,心情好了一大半。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厦门,花墙绿树,蓝天白云,海水沙滩,北京的一切不愉快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们第一天住在中山街附近,临近中午的时候厦门的阳光很强烈,我们躲在房间里避暑休息,因为在机场熬了一夜,所以休息很必要的。等到四点多天不那么灼热了,我们才出门去逛街。中山街走一趟、宾馆附近的商场逛一逛,天快黑的时候,我们走到了码头。沿着堤坝散步,海风拂面,有个买花的小姑娘在游客中间徘徊着,后俩走到我们面前,求白金买一只粉色玫瑰送给我。他不好意思拒绝,就花十块钱买了。说来惭愧,还要感谢这个买花小姑娘,让我收到了人生中唯一一朵鲜花。其实没有哪个女人不爱花吧?不过很多男人却不懂送花的重要性。 

      第二天我们坐渡轮到了鼓浪屿,这个没有发动机推动的小岛,一切都靠人工。一排排平板人力车摆在码头上,让人一上岛就感觉穿越到了上个世纪初。我们预定的宾馆在巷子里,没那么好找,白金背着我们两个人的行李,而我背着小背包和照相机,走过一条条小巷,经过一幢幢精美的近代建筑风格的小别墅,在耐心快耗尽时终于找到了这个藏在花园中的宾馆。是个很温馨很雅致的地方,因为还没到入住时间,我们只好先把背包都寄放在前台,然后开始按着远近次序,将套票的五个景点逐个打卡。我们住在日光岩附近,所以先到那里去看鼓浪屿的全景。接着我们去八卦楼、皓月园、刻字博物馆,最后到了菽庄花园。沿海分布的五个景点,各有各的特点,虽然鼓浪屿是个小岛,这一圈却也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在辐射状的小岛上溜达,就是容易不小心就去到意想不到的地方,转了一大圈逛完菽庄花园时,才发现穿过海滩和树丛几分钟就回到日光岩。正是宾馆入住的时间,逛了这大半天也很累了,我们就回去休息。

        等太阳落山的时候再出来,开始在热闹的巷子里逛起来。都是很文艺的小店,布置的像明信片上的插画一般,赵小姐的店、张三疯奶茶、苏小糖……我在一家小店里看上了印章本,白金说,“我们不追求盖满一整本好不好?遇到了就盖,遇不到就算了,不刻意找”。我很笃定地点点头,至此,开启了盖章的不归路。

        天黑以后,亮灯了,夜色中的鼓浪屿更加迷人。那些别致的招牌一家家亮起来,地上投射着各种风格的标志,别有一番韵味。我们在巷子里穿行,不知不觉到了笔山洞。本以为只是个洞,没想到进去之后是一条长长的隧道,似乎是当年防空所用,穿过隧道,别有一番洞天。我们由着性子走,碰巧遇上了一台地方特色浓厚的晚会,似乎是为了纪念哪一位神的降生,有普通的歌舞,也有戏曲等,观众几乎都是当地人,像我们这样的游客极少,很庆幸看到这样的民风民俗。停留片刻,我们继续在地图上搜索,想找到印章本上的每一个店。大概在晚上十点的的时候,我们终于累了。鼓浪屿的小路错综复杂,天黑之后更是辨不清状况,导航在这中地标密集的地方也没有那么实用,我凭着直觉带路回去。小路上行人很少,一幢幢颇有历史感的小楼被黑夜笼罩着,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时而可以听到犬吠从渺远的地方传来,整个氛围都像极了恐怖片里的场景,我俩憋着气一路小跑,等跑回宾馆才长舒一口气,并嘲笑起自己刚才的胆小。

        鼓浪屿的早晨是被虫鸣和鸟叫声唤醒的,我们早起退了房间,然后去海边走走。心里惦记着那个印章本,所以后来在码头附近又开始了盖印章的活动。白金背上的背包大概有十公斤重吧,背着它陪我走过一家家店,他的脚步越来越迟缓了。我的热情却越来越高涨,想把印章本盖满,昨天答应白金的事早已被抛在脑后。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汗流浃背的白金不停地求我停下来,最后我大概把码头附近的店都扫了一遍,才心满意足地停了下来。白金一定悔死了前一天给我买这印章本。

        我们坐轮渡回去,又回到之前中山街附近的宾馆。休息了一个小时,我想继续出发去厦大,可白金累瘫在床上,怎么叫都不醒来。我的耐心耗光的时候,我推他坐立起来醒醒,可他还是不睁开眼,靠在我身上继续睡,我只好又把他放倒,自己也再睡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地光景了。我们坐公交去厦大,在这样美如画的校园里,看各式各样的建筑,看湖里的黑天鹅优雅地戏水,看芙蓉隧道里各种涂鸦,直到体力再次耗尽。

        第四天,我们去了厦门植物园。漫山遍野都是来春游的幼稚园小朋友,闽南腔的小朋友们奶声奶气地说话,真是萌化了我俩。又看到了长长的滑梯,这一次我主动让白金去滑,后来看他玩得开心我也尝试了一下,虽然确实挺好玩的,不过我还是胆子小,滑了两次便作罢。厦门植物园很大,里面有高山有丛林,有瀑布有溪流。我们在山下逛的差不多之后,就沿山路而上,爬到了山顶的禅院。在禅院里,看僧人平和地打水,清扫庭院,行走,静坐,仿佛整个世界都平和了下来。从禅院出来,沿路标往热带沙漠植物馆去。下山的路崎岖危险,山上人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发出奇怪声响的鸟,各种不知道是什么的飞虫,还有可能有蛇,有很多墓碑林立在道旁,更加瘆人。我们来来回回地走了一个多小时,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到最后都有点焦躁起来。我们为了往哪里产生了分歧,我赌气要和他分开走。刚分开没几步,白金这个坏人在后面故意吓了我一跳,本来很紧张的我瞬间被吓哭,他没想到我会哭,赶紧过来和我道歉,抱着我让我镇定下来,让我相信他可以找到正确的路。后来他果然顺利找到了通往热带沙漠植物馆的路,我们在那里看到参天的仙人掌,地理书上介绍过的猴面包树,还有造型各异的多肉植物……历经千辛万苦找到的热带沙漠馆参观结束后,真是炙热,我们参观完之后感觉都要中暑了,没有多逗留直奔出口而去。

        这是旅程的最后一天,离开植物园我们去了环岛路。沿着海岸线骑行双人自行车,在曾厝安伪文艺的小巷里随便走走,驻足围观海滩边的街头歌手唱歌,坐在沙滩上看落日下的小孩子堆沙堡,从临近环岛路的厦大校门进学校去再逛一圈。这个校门其实是不让游客进入的,无奈我们两个人已体力不支,再绕道进校园实在困难,只好一前一后举着手机假装打电话一般,装作学生模样故作镇定地从眼神犀利的保安面前溜了进去。从厦大出来,时间已不早,我们坐公交回宾馆取行李,然后坐巴士赶往火车站。巴士停车站离火车站好远,我俩下了车飞奔向车站,终于在停止检票前几分钟上了车。

        火车从厦门到北京,车行三十六小时,我们买的是卧铺车厢相对的两个中铺。一路旅行下来都好累,上车收拾了一下就赶快睡觉了。早上醒来我躺在床上看睡在对面的他,睡的很香,用手掩着被子边,头微微埋在枕头里,像个孩子在酣睡。能看到他的左侧脸颊,我喜欢他眉眼和鼻子的轮廓,硬朗而不刻板,很有立体感。花痴了一会儿之后,我下床去,坐在床边看风景。低缓的武夷山脉笼罩在雾气蒙蒙之中,柔美而多情,远处可以看到另一条铁轨蜿蜒在山间,一列火车正驶过,车身沿车轨弯曲,我在想,这车头会不会能看到自己的肚子?后来白金醒了,下床拿出备好的早点递给我,在我对面坐下来,和我一起看着窗外的景色。

        中午吃过午饭,又爬到床上去,两个人回味着旅途中的事,隔着过道,两个人的手牵在一起。后来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我再醒来,白金也睡过去了,我们的手依然牵着没有松开。

        三十六小时,醒醒睡睡,等到终于到站,已是隔天早上。想到这旅程彻底结束,两个人心里都有点失落。可再想到旅行中的各种乐趣,又不禁笑起来。感谢彼此,让我们的旅程比北戴河之旅更加愉快而难忘。虽然我们不敢相信还会有下一次旅行,但我们又忍不住去憧憬,下一次,去马尔代夫好不好?好!

       

        这之后的大部分校园时光,我都用在实验室里,毕业设计要求我几乎天天都要磨试样。将车床车出的汽车钢小试样在一道道砂纸打磨,最终成为光滑的镜面,一件又一件。我早上九点在磨试样、中午饭点在磨试样,晚上十点还在磨试样,周末依然在磨试样,我一度以为那些试样我要磨一辈子了。如果没有白金天天准时准点的叫我吃饭,我恐怖会连饭都忘记吃。

        一切似乎都在毕业前夕有了最好的结果,毕设答辩顺利完成,驾照顺利拿下,北京市公务员补录,我以笔试第一的成绩报名进入面试,并在大雨滂沱的中午趟着水去面试。白金陪我一起,路上他说“你这次一定会中了”,果然,借他吉言,我被通知进入政审环节了。

        大概一切付出都会有回报吧,我们俩一直互相陪伴着,鼓励着,努力帮对方成全心中的目标。到最后,每个人的目标都实现了,两个人的距离却变远了。

下一章 第九章 你说毕业不分手,我信了

上一章 第七章 恋爱就是,时而虐众人时而虐彼此


       

一场失败的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