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他予我的倾城岁月 叶雪雪

96
木文金敬敷文学创造社
2017.11.17 20:32 字数 1344

遇见——他予我的倾城岁月

 

    人的一生,一定会有一个人,惊艳了你的岁月,温柔了你的时光。

    白衣飘飘,温润如玉。他深情地说:“若可一睹芳容,愿折寿十年,若更一亲芳泽,愿终身守斋。”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彼时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惊鸿一瞥,只觉得此人长的甚是好看,一举一动,自有一股风流韵味。那时他是屏幕上恪守读书人规矩的宁公子,也是为爱勇于反抗的宁公子。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唱罢,红袖扬起,挥剑自刎,血染红不了红衣,却染红了霸王的眼。浓妆重彩的脸,只剩死寂与决断。这是台上的虞姬。敢爱敢恨,爱的张扬,爱的决绝。“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这是台下的程蝶衣。”彼时我第二次见他,他是爱的坦白、热烈、毫不做作的程蝶衣。浓墨重彩掩盖了他的真实面容,只有那双在面对爱人时闪闪发光的眼让我印象深刻。犹如黑暗中最后一盏灯,久久不熄。

    “不信命,只信双手去苦拼。”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俊逸的外表,幽默的谈吐,这是现实中的张国荣。人们喜欢亲切的称呼他为“哥哥”,潘迪华说:只有他当得起优雅,独特,气派。写了《霸王别姬》和《胭脂扣》的李碧华曾这样说:“如果不是他演,我情愿这戏胎死腹中”。林青霞说他:“很少能看到像他这么好的人了”。他真是很好的人。我总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他就是有这种魅力,当我看到他时,会被他所吸引,当我真正的接近他时,才开始懂书里说的“惊鸿一瞥误终身”。当我真正开始了解他时,就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人,在经历如此坎坷的八年后(他曾说最困难的时候是出唱片没人买只能用来垫锅底),怎么还会笑的如此灿烂?漫长的八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后来偶然听到他的一首歌《默默向上游》:“幸运不肯轻招手/我要艰苦奋斗/努力不会有极限/若遇失败再重头/现实欺弄不担忧/我要跟它决斗”。我才懂,有的人成功,不是因为他有天分,而是因为他乐于为成功不懈奋斗。哥哥的魅力是在他离世的十年后,他的朋友提起他依然红了眼眶。在他离世后的这十几年里,人们开始重新认识他,不断地有更多的人喜欢他,不断有更多的人惊叹他为“人间真颜色”。

    翩翩公子的宁采臣,爱恨偏执的程蝶衣,痴情懦弱的十二少。这是身为演员的哥哥。或狂热如火,或温情似水,或燕尾西服,或长裙飘飘,这是作为歌手的哥哥。他演起戏来,从来都是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对待别人都是宽厚有礼,真心真意。也许因为娱乐圈的复杂,人们对他总是有太多褒贬不一的评价,但那又怎么样呢?一个人在世,若没有人评说,反而太过寂寞。而喜欢他的人又总是能为他的才华品格所倾倒的。

    青春年少无知时,总喜欢一个人走自己的路,但是他教我懂得人生的不易,在不易中挺起脊梁,不屈不挠。我一直庆幸,在我人生最迷茫最不安分的青春时期遇见了这样一个人,他教会了我在困境中不退缩,不断追求自己的理想。他说对待艺术要give your heart out,对待观众更要give your heart out。历经失败,成功,我终于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在生活、朋友面前,只有真心以待,才能问心无愧。

    人生最幸运的是,在最迷茫的的时候,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在他身上能看到坚持的力量,学会他不服输的毅力。也是他的电影、歌曲陪我走过每一个心情低谷,度过每一次失败,迎来每一次的成功。我最庆幸,在时间的荒涯里,有这样一个人在记忆中永不褪色。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