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满大该都是我的轰弟”

    昨晚一上微博就看到路学长导演去世的消息,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分明短暂,却默认永恒。 顿时想起中学时,在城市角落的一个老旧...

  • 咖啡馆的阿七

    阿七想那些人一定是约好了每周在这里聚会,最多的时候五个人,通常三四个,有男有女,从不固定,有的一两次后就不再来,有人来三四次后才消失。 他们虽...

  • 临水照花冯小青

    临水照花的人 祭奠自己的人 夭折的女人 是她自己唯一爱过的人 读过潘光旦的名文,几行之后就念不下去了,中国的文人向来是以逸事为闲趣的,若把那些搀...

  • 谁是我

    不喜欢“我是谁”这个可以填塞太多标榜的话题,倒总是在片刻的抽离中,想发出“谁是我”的疑问,而这瞬间的感受总是真实过大部分浑浑噩噩自以为是的时间。...

  • 管道

    “听我表姐说,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有个小男孩爬到管道里去抓小猫,结果那天正好通暖气,暖气管裂了。后来人们关了阀门下去找他,发现他还是趴在管道上,...

  • 讲故事

    五个好朋友去爬山,谁知忽降暴雨,路难行天黑也没能回到村庄,幸好在山脚下找到了看林人废弃的小屋,五个人生起篝火,围坐着吃饼干喝水等天亮。 为了打发...

  • 新年第二天,恰好没有什么大项工作。 于是开始乱忙。 写了两篇文章,2500字左右。(不包括这篇) 看了100多页的《武士会》,这书,看不快,也不...

  • 评《圣夜》(櫌田尤利)

    【书籍简介】 “北海道這地方啊,是全日本都道府縣中離婚率最高的。不過這事是好多年前聽說的了,不知道現在情況怎樣。住在‘哎呦真是凍死個...

  • 2013,bye.

    都在总结,挥手自兹去,仿佛是不同的一天,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公司楼下有座桥,走过的时候往下看了看,水未结冰,可能加了什么防冻剂之类的,清清地漾着...

个人介绍


写歌的人假正经
听歌的人最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