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想,我还是也会在乎你的。­

可是,那只是“也会在乎”了。­

­

我叫猫,所有的人都管我叫猫。­

父亲有一只很喜欢的猫,叫海猫。­

我出生的那一刻,海猫死了。父亲执着的认为,我就是海猫幻化了的人形。­

所以,他管我叫“海猫”。­

我有一双东方人不具有的蓝眼,就如猫那般。­

­

传说中,猫是一种无情的动物。­

­

所以当我做在四楼的咖啡厅里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时。我听见了你车倒翻与你骨骼的“吱咯”声,而后大街上传来一片的嘈杂的尖叫声。­

我想那是一个意外,一个长达3年的意外。­

所以,请你不要惊讶。齐水庭同学。­

我看见你倒在血泊中的时候,我安静的想着我们从前所有的事。这一刻,我也流泪了。­

­

我想我还是也会在乎你的。­

可是那只是“也会在乎”了。­

(2)­

父亲死的时候,指着只有6岁的我,说。­

我是妖物。­

后来,母亲牵着我,嫁给了齐水庭的父亲。­

母亲是最疼爱我的。­

齐水庭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大声说,她不喜欢我和母亲,并在我脸上甩了一巴掌。­

那一年,我们十岁。­

齐水庭的爸爸是很有权势的人。我也相信他深爱着母亲。­

所以为了母亲我愿意忍受齐水庭这个妹妹。­

母亲和齐水庭父亲的爱幸福无比,我从未见过母亲笑的那么开心。­

所以母亲是双赢的,为自己赢的了一份爱情,为她的女儿赢了一笔巨额的财产。­

为了这个双赢,母亲也因此得罪了齐水庭。­

六年后,母亲死在了齐水庭的慢性毒药上。­

这是,母亲临死前的那个晚上告诉我的,我望着那个即将要离开人世的母亲第一次为她泪流满面。­

尽管,那六年里,母亲从来没有关心过我。可她却用了六年的时间去慢慢的保护我。­

早晨的时候,她安静的躺在了齐水庭父亲的身边睡去了。睡去的还有齐水庭的父亲。­

他们的身边还躺着一份遗书。上面说,齐家的钱,我和齐水庭各分一半。­

(3)­

十岁的时候,我们同坐一辆车去同一所学校。­

下车的时候,我的脸上还留着齐水庭刚刚和我见面的那一巴掌的疼痛。­

那个时候,你光彩照人,而我却在进教室的一刹那,引起了全班的哄笑。前一秒,你越过我,径自走到位上并迅速的拉下我白裙的链子。­

于是我便理所当然的成了这个贵族学校唯一一个被脱了裙子的女生。­

母亲叫我忍让你。于是从此我骑着单车上学。我想,那应该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吧。只有在单车上我才可以忘记你对我的种种。­

忘记是你凭借权利让我在这所学校没有一个朋友。­

忘记是你将粉笔灰倒入我的杯子,让我洗胃。把图钉放入我的运动鞋里。­

忘记在语文课上是老师谈到我父亲的成就时,你说是我克死了我父亲并霸占了你的父亲。­

忘记是你偷了我升级的试卷,让我在大会上做检讨。在我上厕所的时候安装摄像并把图片发给全校。­

忘记了。。。。。。­

齐水庭,我只记得当时我们都还小。­

我固执的认为我仅仅是一只猫。­

无论是被唾弃的还是流浪的。­

十四岁时,因为被齐水庭用开水烫伤了手住进了医院。­

那一年,我认识了疏棠。­

是言疏棠。­

(4)­

我还捂着阵阵红痛的手臂坐在的床上的时候。­

窗户外面的桃花开的很美丽。­

母亲和齐水庭的父亲还在旅行。­

我被齐水庭只有17岁的叔叔齐旭送进了医院。尽管还有人把我送进医院。­

齐旭站在窗户边问我,难道真的要这样忍受一辈子吗?­

我抬起眼皮看他。­

“猫,你已经沉默了这么久,齐家还值得你这样沉默吗?”­

“齐旭,要是我恨齐家人,是不是应该最恨你”­

齐旭在这个城市最好的中学,这个夏天结束的时候我和齐水庭将要到那里去­

齐旭看着我沉默的表情,提着书包走了出去。­

我看见他的背影。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会来探望我。­

在我窝在病床上的第9天。言疏棠推开了门。他走进我的床边,站在快要谢去的桃花的窗口问我要不要喝他煲给生病妈妈的汤。­

我点点头,并迅速的喝光了他所有的汤。­

他看着干净的碗底冲我开心的笑着。­

“我是隔壁病房的,看见没有人照顾你,所以就。。。我叫言疏棠,你呢?”­

“疏棠”­

“嗯”­

“疏棠”­

“嗯”­

“我知道你叫疏棠”­

"是吗?”他站在阳光底下对我笑着。­

以后。言疏棠每天都会给我送好吃的。用他的话来说,我就是医院养的一只猫。我喜欢吃言疏棠的大白菜。他笑着说,猫不是爱吃鱼吗?­

我窝在被子里笑得好大声好大声。­

所以每一天他都会炒大白菜给我吃。­

“海猫,你就叫海猫吗?”­

“嗯啊”­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呢?”­

“因为我是一只猫啊!”­

言疏棠又微笑的看着我,并用纸巾把我嘴角的米饭拭去。­

“言疏棠,你长的真好看。”­

“哦!”­

言疏棠笑着有重复的叫了我名字。­

他陪我到花园里走,给我讲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和童话。他帮我洗头发,将泡泡扑在我脸上,还送了一个吊坠给我。他骑着单车带我到他小时候玩过我坝上,在那里他抓了一只蝴蝶,放在了我和他的手间,然后放飞了它。他教我玩了过家家,把泥巴贴在我脸上,在我嘟嘴的时候,将我拉到河边,把我的脸轻轻抬起,小心洗净。他还种了一个盆景送给我,放在床头有淡淡的清香。­

我教他跳了最擅长的民族舞。还帮他在白色的衬衣上画了一副画,叫“蒲公英”。­

我固执的在医院里住了29天。直到母亲回来。­

第2天,我便和齐水庭来到了齐旭所在的那个中学。­

在第2天的新生欢迎会上,我又一次看见了言疏棠。­

他以第一名的成绩站在大会上代表新生讲话。他还是一样带着温暖的笑,平静认真的发表他对这段高中的见解。­

我喜欢看他手指关节夹着稿子微微露出的骨白。­

我望着他,我笑着低头说。­

言疏棠啊,你长的真好看。怎么这么好看的人,会被我遇见呢?­

言疏棠。­

他的声音还在这个校园里回荡。直到他平静地走进我们班的行列里。­

我闻到他轻轻往我身边过是的香味。­

那年夏天,分子扩散的异常剧烈。­

(5)­

齐水庭把书放在桌子上,走过来说。­

"真是不想和你在一起,可是,谁叫言疏棠在这呢?"­

她把头发挽过耳稍,转脸看了看埋头看书的言疏棠。­

言疏棠,你听见了吗?齐水庭说是因为你才要在这里的啊!­

“齐海猫,很高兴与你重逢。”言疏棠在齐水庭没有在教室的时候,这样对我说。­

他的身边有阳光,照在他的白衬衣里,我看见他性感而美丽的锁骨。­

“你可不可以低下身来”。­

“啊?!”­

“低下身子”­

言疏棠低下身子。我伸手摸了摸他美丽的锁骨,他的身子紧紧一缩,我听见了他急促的呼吸,我想我冰冷的手指一定冻着他了吧!­

“真好看”­

“齐海猫。难道你有这样的癖好吗?喜欢摸人家的锁骨?”­

“我不姓齐,我父亲姓占。”­

“是占海猫啊,我还以为你姓齐呢?以后我就叫你猫吧!”­

我抬眼看了看他好看的眉,望着他恬静的笑了。­

­

言疏棠,也许你一生的错误,就是认识了猫。­

­

传说中,猫是一种无情的动物。­

­

齐水庭知道了我们的相识,一如当年的运用权利将自己的座位安在我和言疏棠的中间。我可以看见言疏棠明净的微笑,却不可以和他有任何的交谈。言疏棠的拒绝齐水庭也招来了齐水庭的报复。我知道,她针对的仅仅只是我。­

十月的时候,言疏棠穿这那件我画了画的白衬衫来学校时,阳光照在他的衣服上。蒲公英迷离的好耀眼。­

他站在教室,问我,为什么假装不认识他。­

我低下头,又迅速抬起头。­

“难道要我堂堂占教授的女儿,齐家的大小姐和你只有一丁点成绩的男生弄点什么吗?”­

“你以为会弄什么呢?”­

在那个有点微寒的下午,言疏棠冰冷的问我,他的眼光里有我不曾明白的朦胧。他当着全班人不面脱下了那件白衬衫,摔在我脸上。­

从那以后,我们就真的陌生了。­

可是言疏棠啊,你知道吗?我们注定是找不到联系的纽带的。我是猫啊!就像在医院里,面对我突然的离别,你抱怨说为何一句再见都不说就离开。可是,你知道吗?猫是给不了任何承诺的,哪怕就是一句“再见”。­

猫,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你啊!­

我要你离我越远越好啊!只要你平安,只要你干净的微笑一直留着。就有足够的幸福了。­

­

可是,是不是这样绝情的冷漠真的把那你伤了,伤的那么尖锐。­

有人说,这是爱,是爱向无情索取报复。如果是的话,那请你报复我就好了,怎么可以轻易的将自己卖了?­

(6)­

15岁,高3。言疏棠接受了齐水庭的告白。­

他又露出了那个温暖的微笑。从那以后我的又边一直空着两个座位。不断有消息,言疏棠接手了齐家大部分的生意。我相信言疏棠的天分,可是不相信言疏棠面对那么嘈杂的齐家生意,那么干净的他如何做的那么平静。­

齐水庭微笑的站在我面前  。­

“我知道你一直都爱着言疏棠呢!所以在玩够了他,我就会决定毁了他。你连玩我剩下的都不配。”­

我奔出去,找到了言疏棠。­

在那个刚刚有夏天的味道的季节里,我第一次流泪。要他和我回去。­

他睁开有些迷糊的眼看着我,并迅速扯掉我衣服的袖子。露出那条爬满疤痕的手。我不知道,我一直保护,害怕言疏棠看到的手,竟然是这样暴露给他的。­

“那么高贵的齐家大小姐原来也有这么肮脏的一面啊!”­

“言疏棠, 和我走,好吗?”­

“走?和你走哪里我去?晚了。猫,晚了,真的晚了。蒲公英谢了,我们的盆景也死了,言疏棠也死了。”­

言疏棠。­

我哭着眼,看着他转身离去。­

“可是,猫,我还是听见了,你说要带我一起走,这样就够了。”­

言疏棠,你不要走好不好。­

那个快要炎热的空气里,蒸发了我所有的眼泪。而你,言疏棠。你真的走了。­

(7)­

为了再找到言疏棠,我找过齐旭。­

从他那里我知道,言疏棠正在经营齐家的一家餐厅。­

我笑着对齐旭说,只要他好就好。­

齐旭笑着对我说,你真的认为,真的会这么好?­

我抬眼,看着这个齐家的2当家。他正摆弄手中的打火机。­

那么狡黠的眼神多么熟悉。­

­

“占海猫,你听着,那个你爱的言疏谈已经死了,他现在只是齐水庭的一具死尸。”­

“齐旭,你什么意识?”­

“你认为一个只能靠毒品维持生命的人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什么?!”­

齐旭站起身来,把我迅速按在墙上。­

“我说过,占海猫,你是我的。从3年前的那个晚上,你就是我的了。我怎么允许让一个如此不堪的人夺走我深爱的你呢?”­

看着他,我的眼泪迅速流下。­

齐旭,伸出手,为我拭去泪。­

是的,你说的对,我是该恨齐家人。­

(8)­

我最后一次登上言疏棠的网页,是在我答应做齐旭的人的第2月。­

那年,我16岁。高中过去。­

我不敢去找他,怕他难过。可是我却看见了言疏棠写给我的信件。­

在按黑色的荧屏里,那些字不断的不断的跳动。­

言疏棠,你知道吗?我是冷血的,对你那么孤单的文字我怎么会动心呢?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那些你承当了这几年的事呢?­

是我在看见了你生病的母亲吗?才让我误以为你是为了医药费才和齐水庭在一起的。可是我竟然不知道你的母亲早在你向质问我为什么不理你的那个午后的第3天就走了呢?我连一丁点的安慰都没有给。要是我点点头,就象你在医院里逗我一样的逗你,你会不会温暖点呢?要是我能够追这问你为什么要吸食齐水庭给你的毒品时,你会不会把你的孤单,绝望告诉我?会不会把齐旭对你的伤害告诉我?会不会在痛苦的时候告诉我你只是想要保护我,想用自己的生命为我夺下齐家最关键的一笔财产呢?你努力隐瞒了那么多,努力了那么多想让我不再受伤害,努力的不让我知道你遗传了你母亲的病只剩下几年的时光时。那么你为什么又要写信给我呢?­

言疏棠,就算我真的明白了,也陪你走不了那剩下的几年时光了,是不是?­

我关掉电脑,在那个黑夜里。­

突然被想起了,坝上飞舞的蝴蝶,还有我们和跳的民族舞,想起来那盆死去的植物,想起了你为我轻轻的洗脸,轻轻的牵手,热烈的接吻。­

我好想你,言疏棠。­

当我第2天匆匆的跑去找你时,餐厅牵围的水泻不通。我拨开人群,看见你倒在血泊里。­

前一分钟,你抱着我的照片从餐厅的楼顶跳了下来。­

言疏棠。­

言疏棠。­

言疏棠。­

“我叫言疏棠,你呢?”­

“疏棠”­

“嗯!”­

“疏棠,我知道你叫疏棠啊。”­

阳光下,你对我微笑着。­

而现在,你去哪里了呢?你怎么这么残忍?­

不带你心爱的猫儿一起走。­

留她孤单卷在角落。­

你怎么舍得,丢下最爱的宠物。­

那个下午,我就静静的一直的躺在你摔下去的地方。感受你留下的最后温存。直到母亲把我带回家。­

在那个晚上,母亲轻轻为我擦拭身上的尘埃。告诉我,她要走了。­

我抬起眼看着她。­

她从包里拿出一盒药,说,齐水庭在一年中一直给她吃这种慢性毒药。齐水庭给她吃,她则同时给了齐水庭的父亲吃。­

齐水庭的父亲将会为我留一大笔财产,只因为母亲曾告诉了他,我是他的亲生孩子。­

“可是我亲爱的孩子,你是我和你的父亲真正的爱的结晶啊。如果不是齐水庭的父亲设计害死了你父亲,也许我早就和你父亲在一起了。”­

她抚摸我了脸,安静的说,她要让齐家的一切作为偿还的代价。­

“所以,”母亲的眼泪流下来。“海猫,妈妈没有完成的替我完成好吗?我要去看你父亲了,真的好想他。”­

­

早晨的时候,她安静的躺在齐水庭父亲的身边睡去了。­

睡去了的还有齐水庭的父亲。他们的身边还有一份遗书。­

上面写着,齐家的钱,我和齐水庭各分一半。­

而言疏棠偷偷为我夺取的那家餐厅经营正好在齐水庭的名下。而现在却归了我。­

(9)­

我拿着那份遗书,给了齐水庭看。­

齐水庭将其撕的粉碎。­

“齐水庭,你撕吧。我这还有很多呢?”­

齐水庭抬眼看着我,“这一切那么母女两早就设计好的吧!”­

齐水庭­

我直直的望着她,将另一份遗书扔在她的脸上。­

你听好了。­

该死。­

­

该死。­

是我最后3年给你最后的警告  。­

提醒你,3 年后你就该死了。­

­

不管你相信与否,过去的这么多年里,我一直都放过你。­

可是,你不珍惜。­

我挽过齐旭的手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不仅是齐家的,就连和这个有关的任何,我都不再放过。并且要让你们知道猫的真正无情。­

­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和齐旭结婚,2年之后他理所应当的死在了母亲留给我的慢性毒药上。­

那可真是个好东西。没有任何征兆的死亡。­

可你却没有资格享用。­

齐旭死后,财产全部归我。我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夺下了你所有的商场。­

并让身无分文的齐水庭饱尝了她曾经给言疏棠的一切。­

直到她把自己也给卖了。­

直到她哭着求着我放过他。­

直到她最后一笔钱也没有的时候。­

那是第3年的春天。她雇了一辆车,买了一把刀,想要杀我。­

当我坐在咖啡厅里喝下最后一口咖啡的时,我听见你车倒翻与你骨骼“咯吱”声。而后大街上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

我想那是一个意外。­

一个长达3年的意外。­

所以,请你不要惊讶,齐水庭同学。­

因为你雇的那辆车是我事先为你准备好的礼物。­

正因为是礼物,所以让你死的多轻松。­

(10)­

传说中猫是一种无情的冷血动物。­

那是因为猫一直生活在孤单,排挤,鄙视的世界。­

光明灿烂的白天却是猫黑暗孤独的黑夜。­

黑暗孤独的黑夜却是猫光明灿烂的白天。­

你不曾发现­

猫曾经卷缩的是如此的抖瑟与惶恐。它表现的又是如此的排斥与冷血。它用亮着的闪着光的眼睛在黑暗里花一生的时间去等待。­

等待爱。­

而我就是猫。­

被父亲认定的海猫。­

父亲相信传说在西域的深山里生活着一种罕见的猫科动物。也一直相信我与生具来就是他幻化了人形的海猫。­

海猫身上背着一个诅咒。­

一只海猫,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个兄弟姐妹。并且只有靠互相残杀才可以存活一直下来。­

齐水庭,我一直相信,你就是我的那个兄妹。我们同年同月出生在一个下雪的冬天。你克死了你的母亲,我克死了我的父亲。­

我一直在躲避这个诅咒。可你却忘记了它。我一直固执的认为你只是一个忘记诅咒的妹妹。­

就算有一天我真的死了,要是你能活着也罢。­

可是,齐水庭,你却杀死了我母亲,害死了言疏棠。­

你叫我如何放的过你。­

就算你叫我没有一个朋友也好,就算你一直在计量我也好,就算你真的要杀了我也好。我都不怪你。­

可是,你却选择了害死了2个我最至爱的人。­

就算猫的身上背负这多么不好名声。他的母亲永远会是爱他的。会陪她一起掉眼泪。一起难过。­

母亲就是这样。­

她身上有太多我不知道的压力,她那么爱着父亲。可是还是要忍受齐水庭父亲的爱。她默默的在我身后流了十几年的泪。不是她不想给我安慰,是她本身就没有任何安慰给任何人。­

你。却杀了她。­

­

齐水庭­

你真的该死。­

真的,我想就这样让你死去,你怎么能体会言疏棠的痛苦呢?­

那么美好,善良的言疏棠你怎么就毁了呢?­

言疏棠,你骨灰入葬的那天,下着小雪。我抱着你笑的很灿烂的照片,笑的那么温暖。­

是不是,如果不认识我,你会一直这样美丽的笑下去呢?­

要是那样的话,我宁可从来都不认识你,宁可不要和你在坝上嬉戏玩闹,宁可不要你送的吊坠。­

言疏棠,我们注定无法相守,是吗?­

你是我缩在角落等到的最明媚的阳光,你抱着我让我享受了第一次爱的温暖,是你让我走进了明媚的白天。­

我是真的爱你啊!­

从你走进我病房喂我第一口食物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你好看的嘴角,酒窝里明媚的阳光,锁骨里阵阵散发的香气。­

我是如此贪恋你。­

就算是注定无法与你相守,我也要屹立在西域高原的雪山上,眺望你东方绚烂的舞姿啊!­

我的世界原本卑劣不堪,没有人与我玩耍,没有人与我交谈。满是无情,冷漠,伤害的世界。是不是才是真正葬送你的地狱。­

对不起啊,言疏棠。­

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和你的猫了。­

我会好好的生活,会在我们的坝上住下,会一直在那里等待言疏棠,你来找我。­

我想那个时候我已是个老太太。而你依旧会是纯真的小孩。­

那时,我们相遇,我就不会再伤害你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