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0「华晨宇MV故事——《寻》——我不愿你就这样老去」

0.05字数 2055阅读 1228

“风吹刹那不知你在向哪片日落张望

很多话想说转过身只看见荒漠空旷

一个人难免崇拜流浪

却变成和自己的迷藏”


【2018】

八月里摩洛哥的室外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烤炉,远处地平面上似乎可以看得到升腾起的丝丝热浪,一阵阵扑在脸上好像天然桑拿。

“天啦撸, ”她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这下回去肯定更黑了。”说着,把自己的大帽檐又往下狠狠地按了按,向远处的学校走去。

来到这边已经一个月了,国家外派的汉语志愿者项目,五月通过了去摩洛哥的项目,六月培训,七月到达。一切都好像陌生又熟悉。

同学和家人都很不解,外派志愿者选个什么国家不好,偏要跑到个热死人不偿命语言还不通的地方自己找罪受,就算去东南亚也能练练口语呀,您这要是回来可好了,更没人听得懂说啥了。

每当被质疑这个问题,她总是静默,笑笑说,我想去看沙漠呀。

是的,她想去看沙漠,没有说谎。但其实她更想看的,想跟随的,是他的足迹。

2017,少年与寻,给了她一个梦,一个赴往未来和远方的梦。

小时候的她总想着要浪迹天涯,可总被家困住;大学里的她终于离开家,也还是被生活的枷锁捆住。现在的她,耳边是《寻》,踏着勇气踩着梦,走到了他走过的地方。

那少年长她五岁,初见是在2013年的夏天,坐在地上手里捧着一碗奶奶刚做好的荷包蛋面——

“08042在不在?”——她抬起头扫了一眼电视,吹了吹滚烫的面。

“08042在不在?”——“高三还好啦,我不是特别紧张。”她一边回答着姑姑的问题,低头又吹了吹面,喝了口汤嘶地倒吸了口冷气。猫舌真是苦恼,她吐了吐舌头。屏幕上那个扣着橘子的少年提着电子琴拖拖沓沓地走进了比赛场。

“我是华晨宇,我要唱一首没有歌词的歌。”

少年弹着电子琴开始吟唱:啊啊啊啊啊——“”

好像一只被电击到的猫,她的背挺得直直的,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外人眼里的神经质少年,哦不对——大舅。——

“我以前,我以前有一点孤僻。”——

好像敲击开了心里的锁。

她的心事,除了文字几乎无于人说,那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人,在大海深处沉默已久,终于有一天,听到了远方的声音。——嘿,我也是这样的呀。

你也是这样的呀?

那个时候开始,她沦陷了。

快要高三的她掐点看比赛寻找她的大舅——咦,好奇怪,大舅去哪了?被淘汰了吗?好遗憾。可镜头一转,看到了某人的胸牌——08042,华晨宇,学生。好像是他呀,没错就是他!大舅变可爱萌了哇咔咔~

自那以后的每一场,她都会在晚自习结束后骑着自行车狂奔回家问爸妈她的那位少年出来没有,不管唱没唱,都好像雷达一样四处扫射,看到她的大舅就不撒眼。

她也没有想到,那个惊鸿一瞥的“大舅”那么厉害,过五关斩六将,一首歌比一首歌惊艳,这位少女,已经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

爱他在舞台上燃烧的灵魂,

爱他声嘶力竭剖开的他的心。

爱他如血般深切,

爱他似雪般纯净。

爱他是他,

爱他是华晨宇。

爱了许多年已经成了习惯,入骨入髓。

他走过的沙漠,他游过的街道,他做过小饰品的摊子,她也一一走过。

十堰她还不曾去过,却更喜欢在他去的其他地方走过。

那里的故事她不知道,这里,她好歹知道一点点。

夜里的凤有些凉,沙漠里的夜空好像深邃的海,月亮是他的眼眸,星辰是他的伴侣,讲述着源自于十几万光年之外的故事。世界归于宁静,一片安详。当地人围着火堆唱这歌跳着舞,她抬头望了望这方宇宙——嗨,谢谢你,给我这样的体验。


【2017】

九月里下午的阳光还是会刺得人睁不开眼,每次去图书馆的时候她都要升手挡住额前的太阳。

只有100多天的时间了,考研不成功就没有学上,不能留在北京,也没有办法有空的时候去看他了。

她叹了口气,迈进了一天到晚拉着窗帘,死气沉沉的图书馆里,在这里以前的三年也没有觉得这里有多压抑。但现在,好像喘息的每一口气里都是压力。

九月底,推免未出结果,想申请的学校还没有回应,90多天的时间让她慌了神。失眠,干呕,心神不宁。她不想失败,还有四年的时间,说不定他会开自己的工作室,她想去给他打工,可是没有才华没有文凭,他怎么会要。所以,她没有时间了。

十月里搭往火星航班的车票已经到达,可她的未来,还杳无音信。

暑假里她做了一张图片做屏保,是少年在海边的照片,左下角有一个小人远望着他,那是她,一直翘首着他背影的她。

要走多远,才能并肩。要走多远,才能帮得上他。即使不可能,也绝不能死于一处。


“畢竟我們只有一生那麼長

要用力學習到些什麼

去到些哪裡

體驗更多的可能性。

不要因無知

被生活困於一處

靈魂腐朽於安逸

在俗世裡如螻蟻般碌碌

如大多數般一眼看得到生命的盡頭

無趣地生老病死。”


《国王与乞丐》mv最后——“沙关在沙漠里 星星死在天上 名字葬在咽喉 我们沦落成爱人 口齿不清 耿耿于怀 你正朽于喧哗 我正老于世故”——

可是我不愿,不愿让你,就这样老去。


她还在等待,等待一个未知的未来,是好是坏,是黑是白,她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爱的少年一直在长大,也一直是那个铭记初心像星星一样闪闪发着光的男孩。

他还在不停地行走,她也不能停下。



“沿路旅途如歌变幻 在游览

还给大地昨天的喜怒和烦忧

下个春天回来我就会回家

爱如少年把故事说完长大”



「尋」


還在等待,

還在尋找,

還在堅持。


沒有票的13號,我也會爭取。


坐標:北京。


少女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