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见的那个人不在了,我还去干什么

图片来自网络

老姨是妈妈的亲妹妹,我叫她“老姨”,她叫我“姑娘”。

因为我是姥姥家这面这辈里唯一的女孩,所以舅舅和老姨就一直把我当女儿看待。

老姨自己生的是男孩,但是她很多年前和前夫分开后,小弟就没在她身边了。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她也常常替我爸妈照看我,所以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应该不比她自己儿子少。

老姨年轻的时候,是技工学校学厨师的,听说是姥爷给她选的,大概希望也不怎么爱说话的她能有个一技之长。虽然老姨后来也没有做过厨师,但是她做饭是真的好吃,我就是这样长大的。

老姨生完小弟没多久就和前夫分来了,听说是月子还没出,“那个人”就家庭暴力,那时还没我,所以我一直没见过“那个人”。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老姨以前念书的时候有个男朋友,长得很帅很帅。

说他很帅很帅,是因为全家人都这么说,老姨这样说,妈妈这样说,姥姥也这样跟我说。

都说他给人的感觉很像齐秦,可是我没经历过齐秦的年代,只觉得应该是会让很多人沉沦的那种人吧。

可惜他们学校没毕业,就分手了,因为这人劈腿,被别的女孩抢走了。

说到这事,全家都是惋惜的神情。我妈说之所以后来她生完我,没有母乳给我喝,就是因为老姨当时谈了很久的这个男朋友分手了,她一股火,就没奶了,所以我小时候才体弱的。看来连我也是这件事的间接受害者。

“那后来呢?”我第一次听完这故事后问我妈。

后来你老姨就嫁人了,别人介绍的,你姥姥姥爷都同意,那个人长得也帅,各方面都不错,老姨也就同意。然后刚结完婚生完小孩没多久,就又忙着离婚了。

“哦。”后面的事,我就知道了。

去年秋天,我抽空回国结婚。顺便到姥姥家待几天,我姥,我弟,我爸我妈分了姥姥家的卧室,所以每次去看姥姥,我都和哥哥(就是我先生哈)住在步行只要五分钟而且更舒服的老姨家。

到了晚上,我和哥哥在楼下转了转,买了点零食,又买了点辣鸭脖,准备去老姨家当夜宵。

老姨忙完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家里人这几天好像都在给我们两个忙,可是我们两个结婚的反而没事什么似的。

十月初的东北,还是很冷,我们蜷在沙发上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老姨和我盖一条毯子,然后给我说了好多以前的故事。

比如以前我爸我妈上高中的时候谈恋爱,我妈不好意思给我爸送吃的,都是当时叫在同一个学校上初中的她去跑的腿。

比如我姥爷当年在单位本来是给我妈留了个职位,结果我妈后来考了学去当老师了。所以我姥爷就花了5元钱,把我妈的名字改成了老姨的,然后她就去上这班了。

她拉着我给我讲了好多事,就像母亲跟要出嫁的女儿那样。哥哥在旁边一边啃鸭脖,一边听我们聊天,也跟我们一起说说笑笑。生活的这种样子,应该就是幸福吧。

最后一个故事,是她说,“我们以前技工学校的同学这几天要聚会,我不想去了。”

“为什么?”我问。

“你知道吧,我以前念书的时候有个男友?”她说。

“知道,很帅的那个,他也去吗?”

“不是,他人没了。”她有点叹气。

“啊?”我和哥哥都很惊讶地看着她。

“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他们在群里说聚会,我就问了个同学他会不会来。结果那同学说,他再也来不了了。说是她女儿放假回家,他去接女儿结果出了车祸。”老姨说的很平静,就像讲别人的故事。

“那他女儿也挺大了。”我就像接住正常话题一样继续和她聊天。

“嗯,挺大了,就是和当年挖走他的那个女孩,他们后来结婚了。”她说。

“哇,那他也算长情。”我有点感叹,心里想怎么没被别人再抢走,不过他年纪尚轻,生命就这样匆匆结局,兴许也是因果轮回吧。

“是吧。”

“那他不去,你就不去参加同学聚会了?”我问。

“想见的那个人不在了,我还去干什么。”老姨说着,大概是有点失落的神情,可我看不清。

这是最后一个话题,说完我们就各自散去回屋睡觉去了。

晚上我在想是因为我结婚,让她想到了什么,还是她本就想跟我说说这些。哥哥姐姐都各自有家庭,自己的小孩也不算亲近,和我这个常年也不怎么能见到的“姑娘”说说心底的心事,反倒也没什么负担,可不然还能和谁去说呢。

图片来自网络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原来对一个人眷恋,是不分年代,不分年龄的。

想想我已是三四十岁人,

该懂得道理也都懂,

该见过的人也都见过,

日子过的算不上多好,倒也还不差,

可是怎么就没忘了他,

说起来这个城市也没多大,

可就果真再没遇见他。

一直也没想他过的有多幸福,

可也不想他就这样离开。

不过,幸好我没再见过他,

若看到他身上满是岁月的风尘,

若他俊朗的容颜不在,

我会更难过。

可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也记不太清了,

只记得年少的时候,

很深的眷恋过一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突然特别想写写我的姥爷。想了半天,怎么想只记得姥爷最年轻的时候,也就是姥爷退休那年,55岁的姥爷了。之前一点记...
    青青岛儿阅读 149评论 0 0
  • “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等待小姐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耽误了许多优质青年,其中就有长情先生。 等待小姐是一个理想主...
    _idiot_阅读 146评论 5 1
  • 人间的路,深一脚,浅一脚,步步都是故事;人间的缘,善一段,恶一段,段段都是注定;人间的事,明白一时,糊涂一时,时时...
    乾百年阅读 13评论 0 1
  • 你会在我的怪异里找到熟悉。 是的,我戴着一顶长而扁的鸭舌帽,帽下纷乱的头发具有艺术凌乱美的包住了一个硕大的脑袋。我...
    兰柯啦啦啦阅读 3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