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最极致的样子,大概就是这样了

许久不联系的堂姐,中午突然跟我讨论起一部青春网剧《暗恋橘生淮南》,当时我有点懵逼,我不曾追过这部剧,不知堂姐这是怎么了?

堂姐说,已经两年没开电视机,今天为了哄宝宝睡觉,打开电视想找部动画片,但切换了好几个频道,居然都跟青春有关。发现原来不看电视的这两年,青春偶像剧已经泛滥成灾,俨然顶起了电视剧界的“半壁江山”。

青春偶像剧该有的套路基本就那几样:学渣爱上学霸,不分青红皂白的误解,分手,和好,第三人插足,再和好。

但最近这部反套路的青春偶像剧却成功引起了堂姐这位中年老阿姨的注意,它就是振华三部曲的第三曲《暗恋橘生淮南》。

虽然《暗恋橘生淮南》评分一路下跌,但依然打消不了堂姐对它提起的浓浓兴趣,谁年轻的时候没暗恋过几个男生呢?

我想,堂姐或许是想起曾经那段深刻却无疾而终的暗恋,一个人的初恋。

用八月长安的话形容暗恋就是: 窥视过,打听过,掩饰过,若无其事过,黯然神伤过,毫无理由地窃喜过,自我厌恶地试图放弃过,这就是暗恋,微到了卑。

现实中的暗恋,有多少能像洛枳对淮南那样?犹如一场永不停歇的马拉松,兜兜转转,持续了长达十五年?

堂姐或许是万千人中的一个。

名叫“暗恋”的这条路,从来都不好走。我们的暗恋死于开口表白那一刻;死于毕业那天;死于“再见你时,你已牵起了别人的手”。

暗恋是我爱你,全世界都不知道

高中时,跟堂姐同班的我,知道堂姐暗恋四班的一个男生,成绩不算好,个子也不高,只因为在一次课间休息时,他帮堂姐把打飞的羽毛球捡了回来,堂姐对他说谢谢时,他送了堂姐一个可以温暖全世界的微笑;从那以后,每次下课,堂姐都会趴在教室外的栏杆上,故意把头伸出去,只为了可以多看他几眼。

就像洛枳说的:每天上学的路上,我隔着五米的距离,亦步亦趋,仿佛他的后背能开出一朵花。

直到高中毕业,堂姐才知道,原来他早已经跟女朋友约好要上同一所大学。

跟剧中的洛枳是多么相像:堂姐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难过的不是他有了女朋友,而是他女朋友的个性和她天差地别。堂姐终于明白了,不是缘分作祟,是他不喜欢自己这种人,就算自己比现在更努力,也只会离他更遥远。

暗恋是一步一步,小心谨慎地接近你

中学时,我的同桌暗恋班长,虽然她讨厌补课,但为了能跟班长有共同话题;为了可以跟班长多一些时间亲密接触,她毫不犹豫地把班长报过的培训班报了个遍;但中学毕业时,她还是那个她,班长也还是那个班长,他们依然是两条毫无交集的平行线。

就像剧中的洛枳,为了能跟淮南一起升国旗,明明理科成绩优秀的洛枳偏偏选择了文科,谁知道,最后还是没能跟淮南一起升国旗。

暗恋是我爱你,却还要假装不在意

行走的CD机---林俊杰,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吧?十多年来,他的女神只有一个,那就是SHE里的Hebe,经常听SHE的歌迷一定知道,SHE的歌很多都出自林俊杰之手,Hebe的演唱会林俊杰几乎每场必到。但是,他们在一起了吗?没有!爱到全世界都在替我说爱你,我却在你面前假装不在意。

剧中有一组桥段:盛淮南在洛枳班门口叫住了她,洛枳还没来得及开心,下一秒就被拜托去喊叶展颜了。这一幕是否似曾相识?

暗恋是我爱你,而现在,我早已忘记你的名字

还记得你手腕上的那个纹身吗?你说从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认定这辈子非她不娶,大学四年过去了,她身边的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而你,始终没有开口说出“我爱你”;转眼大学毕业了,她去了北方,而你留在了南方。同学聚会时,你竟然叫不出她的名字。

我没有刷过原著,不知道《暗恋橘生淮南》的结局如何,但,我多么期待洛枳跟淮南有一个完美结局,生活已然如此艰难,多么期待记忆中单纯又美好的爱情可以在电视剧中被延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