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名

爱德华警官的自述

我是密苏里州的一名警察,每年在我手里经过的凶杀案有很多,但以下的这件却十分奇特,现在想想仍记忆犹新。事情要从接到举报电话说起,举报者说她在居民房里发现一具尸体,由于正值夏季,尸体已腐烂,但有附近的邻居认出,被害人是D女士。

我所在的警察分队,根据线索迅速出警。居民房位于贫民区的边界处,众所周知,住在这里的人或多或少的接受社会福利保障金,由于贫困和教育程度低,这里的治安可不算理想。我们在居民房旁拉起了黄色警戒线,禁止情绪激动的围观者擅自闯入,破坏现场。进门时,我差点被铺面而来的苍蝇推出去,上帝呀,我很难用语言瞄述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我的胃液迅速翻滚,只得掏出手帕掩住鼻子,继续前行。房间里没有打斗的痕迹,没有抢劫的痕迹,有个轮椅摆在门口旁。

进入卧室,那股腐肉味道更浓烈,D女士青白色扭曲的脸紧紧贴着床旁边的地板,她是位肥胖的中年人,背上的肥肉艰难的挤在即将撑破的睡衣里,看情况应该是背对着凶手时遭受的袭击,背部一共有七处刀伤,白色的蛆虫正爬进爬出,刀口处不停流出脂肪与血的混合液体,板结在地板上的那部分已变成黄褐色。拍了几张照片后,助手带来了最新的消息,D女士还有个女儿,目前下落不明,很可能遭受强奸并被人绑架。

附近邻居的证词

警官你好,是的,是我提供的信息。你要问我从哪里获得?怎么说呢,也许称不上证据。只要有线索就可以吗?那我说了,D女士昨天下午在facebook上更新了一条状态,“那婊子死了。”正当我怀疑她的账号是不是被人黑了时,她又在这条状态下发了一条评论,“我特么得把这个肥猪杀了,把她那纯洁的女儿也强奸了,她叫的好大声,哈哈哈。”

我真是被那条状态吓着了,我给她家里打了电话,没人接,于是我开车来到她家,她的车却停在门口,进屋时D已死,罗斯不见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还以为那只是个玩笑。谁会这么狠心?

我么?我当然认识D,她是个热心的好人,也是个励志的单身母亲,据我所知她应该没有工作,因为你知道,罗斯身患绝症,下半身瘫痪,无法独立行走,不管到哪里,都只能依靠她的母亲用轮椅推着。我曾经多次去家里拜访这两位母女,罗斯的牙齿都掉得差不多了,只能靠喂食管进食,有时还需要吸氧。即使命运如此捉弄D,D还是保持着乐观向上的精神,穿着鲜艳的衣服,从不抱怨生活,时常帮邻居买菜,更常在家里举办聚会,邀请邻居参加,我从内心佩服这位积极向上的母亲。

具体什么病么?D说罗斯从小就没离开过重症病房,重病缠身,什么肌肉萎缩症,癫痫,重度哮喘,睡眠呼吸中止症,她都得过,她的智商甚至都没超过7岁!是啊,谁会害这么苦命的母女俩?真希望那个可怜的女孩没有事。

哦哦,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也许对破案有用。当然,是我亲眼所见,一周前,D的前夫来找她。当时我正在遛狗,路过她家时,她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争吵声很大,D的前夫甚至辱骂了她。我想想,前夫好像叫韦德,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平时除了吸毒喝酒啥都不干,是D撑起了照顾女儿的重担。没错,他就是凶手,这个恶棍!

罗斯主治医生的证词

没错,罗斯是我的病人,我对她母亲的映象十分深刻,什么?已经死了吗?真可悲啊,她有些过度保护女儿,太关注她了。有什么问题,我会据实禀报。

罗斯已经在我这里治疗3年了,我看过以前的病例,最早的记录是烟头烫伤。D女士说,她来自一个有着家庭暴力的家庭,她的父亲经常残暴的用烟头烫伤罗斯,不得已她才逃了出来寻找前夫,但前夫并没有接受母女俩。我所知道的就这些,咱们还是谈谈罗斯的病情吧,毕竟我是个医生。

据我诊断罗斯的病情比较复杂,D女士一直声称她有这样那样的重病,但是从我们医学角度出发,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但她执着于治好那些疾病,看得出她是位尽心竭力的好母亲,我们只有给她相应的药物,可是你知道药物都是有副作用的,我想药物带来的副作用可能会影响正值生长发育的罗斯。

罗斯的智商?你在开玩笑吧,我认为她有着17岁女孩的正常智商,只是略显迟钝,那和常年体弱有关,但还够不上智障呢。

前夫韦德的供状

杀死那个女人的正是我,罗斯去哪里了?不知道。开玩笑,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强奸亲生女儿,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也许听到声响后逃走也说不定。

从头说起吧,我和D认识时她还是个高中生,我也没有想到她日后会变得这么肥,当时她还是个活泼的小姑娘呢。我想想,是在她还有半年就高中毕业的时候,是的,哎,如果当时没有那档子事,她就能获得高中文凭,说不定生活会好一些。还能有什么?怀孕了呗。不得已,我只能娶了她,那年我应该是24岁?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婚姻生活,于是我留下了一封信,离家出走了。

上周我确实去找过她,因为......一些经济麻烦,不过是找她借点钱而已,她就对我大吼大叫起来,我也曾经按月付给她抚养费,这个肥婆居然敢说我是吸血鬼,还威胁报警,当时真应该揍她一顿,她就能乖乖的闭上恶心的猪肠嘴,但是看见在轮椅里瑟瑟发抖的女儿,我居然冷静下来。

第二天,我建议和她单独谈谈,于是我们走进卧室,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我刺倒了她,凶器嘛,已经被我扔进河里了。就是这么简单,我厌恶她,那坨肥肉真让我恶心,像猪一样。伙计,别问我钱去了哪里,我早就花完了,就那点钱,哼!

绑架者尼古拉斯的供状

不要这么称呼我,我并没有绑架罗斯,她是我的女朋友,自愿和我出来避避风头。是的,是我杀死了她的母亲,那个囚禁罗斯公主的恶魔。

我们是如何认识的?我们一年前就开始网聊,罗斯公主本是个甜心,可总是很忧郁,正是因为D,她才变成这样。D限制她上网,限制她和同龄人说话,她小学以后就不再上学,整天待在那个牢笼。我不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度过的,认识她之后,我时常想象着自己变成一个勇士,某天会解救她。

就在几天前,机会终于来了,罗斯告诉我,D早起时服下了镇静药,好像是前一天与前夫争吵所致的精神紧张吧,总之,吃了那药之后人的神经会松弛下来,这时最容易得手。罗斯给我开门,我悄悄潜入卧室,D壮硕的背恰巧对着我,于是我下手了。

刺了几刀?我不记得了,因为D实在是太胖了,肉很厚,刺了很久她才咽气。之后我和罗斯去了威斯康辛州,平稳的过了两周,你们才出现。

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一人做事一人当,逮捕我吧,不要再难为罗斯,她已经够可怜了!

女儿罗斯的供状

你好,警察先生,不,我没有打算逃跑,如果是这样,我就不会登陆Facebook发布状态了。

我的身体状况吗?不吃那些药后,我感觉好极了。我可以走路,脱发也有所好转,我想药物的副作用是导致脱发的主要原因。妈妈从我很小的时候就灌输给我,得了癌症的事,她强迫我休学,剃光了我的头发,吃的药物也都是抗癌的。她还喜欢研究医学书籍,把新看到的疾病套用在我的身上,然后去医院找医生给我开对应的药物。

我一直很听话,按时吃药,从不怀疑我的病情有多严重。直到一次“恋爱”后,我才发现妈妈的异常。那个男人是我在科幻嘉年华中认识的,我们聊的很投机,他带我去了酒店......不过这个消息很快被妈妈得知,她恼怒的从酒店带回了我,回到家,她就砸了电脑,诅咒互联网,从那时起,她禁止我一人使用电脑,我只能在她的监视下才能上会儿网。

尼古拉斯吗?我和他的聊天都在夜里进行,妈妈已经睡过去了。感谢网络让我认识到自己的健康条件并非那么糟糕,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真的很想突破她的谎言,谈恋爱,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想想吧,我今年已经23岁了!

17岁?她说的?我想她这么做主要是想获得政府的福利金,对于成年人,补助会少很多。

是我拜托尼古拉斯前来接我,杀她的那天早上,我在妈妈的水杯里放进了镇静剂,就是她平时要求我吃的那种,可以造成精神涣散。当她背过身时,我用厨房的刀刺死了她。

请不要责怪别人,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我想监狱也许并不坏,至少我可以脱下戏服,重新做回自己。如果我真的有病,D应该是个好母亲吧。可惜,这些不过是她的臆想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四】生孩子的工具 “我能再听一遍嘛?”尚央央的手指泛白,紧紧握着咖啡杯,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我跟她结婚只...
    夏尔烟阅读 216评论 0 0
  • -1- 我的心在人群中闪躲, 不懂我们之间这份真情 ,犯了什么错 。若你不是你,而我不是我 ,那又多快乐 。 不管...
    风信子逸轩阅读 1,201评论 2 3
  • 你们的孩子,其实不是你们的孩子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通过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 他们在你身...
    一勺热粥阅读 367评论 2 1
  • 这茶,只有两种姿态,沉和浮。喝茶的人也有两种姿态,拿起、放下。人生如茶,沉时坦然,浮时淡然,拿的起也得放不下
    kingback_f51d阅读 149评论 0 0
  • “第一次打开游戏请允许“使用数据”,否则游戏无法正常运行。” 游戏简介: 消星星经典版是一款画面精美、制作精良、玩...
    旬日阅读 112评论 0 0
  • One people always have to face pressure when he is workin...
    老蛮腰阅读 59评论 0 0
  • 01 如果遇见一百次 那就沦陷一百次 02 你知道一见钟情的感觉吗 就好像 她从人群中走过来 你心里想 就是她了 ...
    我是于笑笑阅读 132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