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千年,霸王寻姬

96
阡陌悠悠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18.03.13 13:46* 字数 8849

午夜的街道,街灯、穿梭的汽车和雾气笼罩的街道。这是11月底的一天,她又是最晚离开公司的那一个。风很大,北方冬天的大风,直接透过围脖灌到脖子里。她觉得冷,但更觉得无聊,于是从包里掏出一根香烟,背过脸,点燃了。

这时候,背后有个声音喊她:“Mary,爱姬,真的是你啊!” 她听到一个男人叫她,转过头一看,Mary很是惊讶。


-1-

这是一个穿着古装的男人,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刀刻般俊美,一双剑眉下是一对明亮的眼睛,锐利深邃。他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一身黑衣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

Mary一下子看呆了,仿佛在做梦。她手中的烟在风中被吹灭了,冒着一缕白烟,她都没有觉察到。“爱姬,你不记得我了吗?”那个男人看她呆呆地站在那里看自己,又问一声。

她回过神儿来,急忙问道:“你是谁呀?是从哪个电视剧片场跑出来的,还穿着古代戏服,还是精神病呀?”她有些害怕,心想:大半夜,出来一个这样装扮的人,不会是碰到鬼了吧?

“Mary,你不要害怕。我是从古代穿越来的,专门来寻你。外面天气太冷了,咱们找个暖和的地方,来龙去脉且听我慢慢跟你说。”男子说。

“你是不是神经病!虽然你长得挺帅,但想泡妞、搭讪,没有像你这么玄乎,出来骗人的。”Mary一边骂着,一边跑,急忙从路边打了个车走了。

那个古装男人并没有着急去追她,他知道估计有点吓着Mary了,就消失在夜色里了。

Mary到自己家楼下了,冷得、吓得有些发抖。她又拿出一根烟,颤抖的手指把烟点着了,深深吸了一口……她步子飞快地走到单元楼道,进了电梯,按了自己家的楼号。

回家后,她坐在沙发上,因为自己一个人住,今晚发生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她倒了一杯咖啡。

细细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在哪里见过。

对,她见过那个男人。她不止一次地梦见同一个场景:她走在一条河里,水特别凉,走起来特别艰难,可她还是不停地走,在河的对岸站着这个男人,距离有点远,形象也有点模糊,男人一直喊她。但并不是叫她Mary,叫她爱姬,爱姬……但她怎么走也走不到这个人跟前。

Mary是她的英文名,因为在外企上班,来上海这么多年,身边同事、朋友基本都叫她的英文名。

她的中文名字叫杨爱姬,因为从小就有很多人取笑她的名字,叫她爱姬、爱妃、鸡等,她也不怎么提起这个名字了。

凌晨2点多,她虽然有些思虑不宁,但还是去睡了。因为明天还要上班,而且要调来一个新领导,状态也不能太差。

-2-

早晨,Mary到了单位。单位的几个女同事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她好奇地问:“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么八卦,这么兴奋。”

“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的新领导,听说是个超级大帅哥。”叶子跟她说。

“你怎么知道的?” Mary问。

叶子说:“行政部的Lucy早晨把咱们新领导的照片和阅历资料发咱们的小群里了,瞬间这些姑娘们就炸开锅了。你没看到?”

Mary说:“我早晨都快迟到了,一路飞奔,哪有时间看微信呢。”

“Mary,我还听说咱们新领导是哈佛大学毕业的,可是多才多金的大帅哥呀!”叶子说着,露出一脸花痴样。

上班时间到了,大家都安静地回到各自工位开始工作。

上午9点半左右,公司大老板戴维来了,他是一个有50多岁的美国男人。戴维身边是一个西装革履,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帅气逼人的男子,年龄大概30多岁。

大BOSS用美式普通话喊道:“大家暂时停下手头的工作,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公司新来的副总裁——李威廉。因为我经常在美国,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威廉将辅助我做中华大区的所有相关管理工作,大家欢迎一下。”

这时所有人都从工位处站了起来,为新来的领导鼓掌。尤其是那些姑娘们,看到这样英俊的新领导,鼓掌声音更为热烈。

Mary站起来后,定睛一看,这不是昨天晚上那个古装男人吗?她非常吃惊。

那个男人微笑巡视了大家一圈,眼光停到了Mary身上,深情地望着她,对她使了个眼色。Mary有些难为情,脸红地低下了头。

在Mary身边的叶子看到了这一幕。领导走了之后,叶子诡异地问她,是不是认识新领导。Mary赶紧说,不认识。

“那刚才他看你的眼神可不一般呦……”叶子调侃地说道。

Mary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但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她在想昨天晚上发生的怪事和今天早上新来的领导。

快到中午的时候,新领导的秘书Lily找到Mary,对她说:威廉总裁让她去趟办公室,想了解一下他们部门的工作。

Mary整理了一下资料,跟Lily走向了威廉的办公室。她心里打鼓,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3-

威廉的办公室特别大,是重新装修过的,简单而又大气,米色和灰色为主题色。办公桌背后墙上是一幅泼墨山水画,古香古色。侧面墙上有一个大大的米色书架,摆满了书籍和陶瓷工艺品。

办公室里,最惹人注目的是书架对面的墙上,挂着一把古代的宝剑,墨色的剑鞘上镶着绿色耀眼的玉石,看上去非常精致,但这件工艺品与办公室的装修风格有些格格不入。

“Mary坐下吧,Lily去倒杯茶。”威廉说着,Lily出去了。

Mary坐下来,眼睛低垂,有意躲着威廉的目光。她怯怯地跟威廉说:“领导,我跟您汇报一下我们营销部的工作情况吧。”

威廉说:“那个,等等再说。我先跟你讲个故事。你有没有看出来我是谁,其实我就是你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穿古装的人。你听说过霸王别姬的故事吗?”

Mary听完,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她说:“啊……原来真的是你!‘霸王别姬’我当然知道了。这个故事讲的是西楚霸王项羽兵败刘邦后,与爱妾虞姬生离死别的故事。”

威廉听她说完这些话有些激动,眼睛湿润了。他大步走到Mary跟前,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说:“爱姬,我是你的相公呀。你的前世就是虞姬,我是项羽呀。我苦苦寻了你2000多年,从公元前202年穿越千年来到现代。昨天晚上,我一身古装打扮,就是希望你能记起我,不想却把你吓到了。”

只有电影、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Mary心里嘀咕着。她感觉像是在做梦。

“总裁,请您不要开玩笑了。虽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编这样的故事,但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呀。”Mary说着,把手赶紧从威廉手里抽了出来。

“爱姬,你不要认为我在乱说。你的背上是不是有一片像牡丹花一样的红色胎记?”

咚咚咚,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总裁,给您和Mary的茶泡好了。”Lily在门口说。

Mary有点猝不及防,脑子一片空白。她背上就是有红色胎记,这个男人怎么知道的呢?

可她还是不相信这一切,她紧张地拿起资料朝门外走去……


-4-

从威廉办公室出来,Mary的脸有些发烫。她低着头,急匆匆地走到自己工位,生怕被别人看出来她的尴尬与不安。

Mary坐到座位上,喉咙有点干,就猛喝了几口水,慌乱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她顺手打开电脑工作界面,但一点也看不下去,心里一直萦绕着威廉跟她说的那些话,千头万绪。

这时微信闪了,她打开一看,是威廉请求加她好友,她心里又是一阵翻腾,通过了他的请求。

威廉跟她打了声招呼,随即发来: “Mary,明天正好周末,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19点,上海金融中心GG西餐厅。下班后,我开车带你去,不见不散。”

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Mary的头有点晕,眼皮发沉。威廉出现后,这一连串的事就像做梦一样,令她忐忑不安。

Mary想自己冷静一下,也不想因为新来的领导请她吃饭,让同事说闲话,她决定拒绝威廉。可是转念一想,威廉是自己的领导,直接拒绝仿佛有失礼貌,就谎称自己身体不舒服,改日再约。

Mary一说身体不适,威廉又是一顿嘘寒问暖,她只顾说自己没有大碍。

下班后,Mary坐上了回家的地铁,整个人恍恍惚惚。

她接到一个电话,是老家的皮子打来的。电话一接通,皮子就在电话那头大声嚷嚷道:“杨爱姬,你爹欠了我6万赌债,他说没钱还,让我给你打电话!”

“他欠的赌债,让他还,我没钱,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Mary气愤地说。

“你爹把你家老宅子都输了,现在穷得只剩下他穿的那身破衣裳了。父债子还,听说过没?限你一周之内把钱打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皮子恶狠狠地说。

Mary听说爹把老宅子都赌输了,气得浑身发抖。她直接跟皮子说,他们想拿她爹咋样就咋样,就挂断了电话。

-5-

她坐在回家的地铁上,又想起威廉说的话,关于她的身世和她背上的那片红色胎记。

那片红色胎记随着她年龄,也越来越大,盛开得更像一朵牡丹。就是那片红色胎记让她从小背负“扫把星”的骂名,让她命运坎坷,没有得到过真爱。

Mary出生在河南的一个农村。她出生在一个是炎热的夏季,那个晚上天降暴雨,雷电交加。

Mary的母亲歇斯底里地喊着,已经疼了两天两夜,孩子还没生出来。她疼得死去活来,汗水湿透了全身,脸色煞白。

只听雷电轰隆隆一声,劈向了村头那棵千年古树,户外亮如白昼。这时她的母亲一声惨叫,把Mary生了出来。而她的母亲却因为大出血,断了气。

Mary生得非常漂亮,十里八村也找不到像她一样漂亮的女孩。她的两个大眼睛像水晶葡萄一样,樱桃小嘴,脸蛋粉嫩,只是背上有一大片红色胎记。

Mary的母亲下葬后,她的奶奶悲痛之余,找来村里给人算卦、看风水的老陈婆,给命苦的Mary算了一卦。

老陈婆掐指算了算她的生辰八字,眉头一皱;当陈婆再看到Mary背后那牡丹花形状的红色胎记时,仿佛被一道光晃了一下,猛地一怔,惨叫一声从炕上摔到了地上。

老陈婆脸色发白,神色慌张,小声地跟Mary的奶奶说:Mary是个“千年灾星”,克夫、克亲人,长大后也是红颜祸水。

老陈婆算完这一卦,回家后大病了5天,在炕上昏昏沉沉,醒来后得了失心疯。

老陈婆的一番话,让Mary从小在家受尽虐待。Mary的母亲去世后,他父亲变得好吃懒做、嗜酒赌博,喝酒后还经常打Mary,骂她是“扫把星”,说都是她把她娘给克死的。

她的奶奶还算心善,孙女的命再不好,也是家里唯一的血脉,因此,家里只有她的奶奶对她好,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

父亲的虐待和村里人的奚落,让Mary从小变得沉默寡言。她拼命学习,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可是家里穷,供她上学很难,小学毕业后,父亲就说让她辍学,回家干农活。

Mary死活不肯,坚持读书,一心想离开这个家。她上了初中后,一到假期就打工赚学费,再加上奶奶种田的微薄收入,勉强供她读完了大学。

Mary的爷爷、奶奶前两年也因病去世了,家里只剩下她爹。她爹虽然已经年近六旬,却更变本加厉地酗酒、赌博,一打电话就是向她要钱。因为赌博把家都败光了,如今把自己家的老宅子都输了进去。

一股悲伤涌上心头,Mary又点燃了一支烟。她心里想:如今这个社会,除了钱,没有什么真感情可信。

这时,Mary又想起了前男友林默庭,他们相爱了5年,最后跟一个富二代女孩跑了。因为那个女孩有钱,可以带他移民加拿大。

曾经,林默庭最喜欢她背上“牡丹花”一样的红色胎记,他说这片红色胎记具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他。可到最后,他还是被金钱的魔力吸引走了。

她望着地铁窗外,玻璃上仿佛出现了一个穿着红色纱裙的女子,长发飘飘,坐在一条船上,向她游过来……她差点叫出声,揉了揉眼睛,又什么都没有了,原来只是幻觉。

Mary奶奶曾说,那片红色胎记是她一生的劫。


-6-

Mary回到家,感觉肚子有点饿,就从美团上点了一份披萨。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外卖小哥送来了披萨,小哥戴着口罩,神色诡异,送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Mary的肚子咕噜噜地叫,她拿上外卖,径直地走向餐厅,打开披萨盒。她拿起一角披萨,刚要往嘴里送,忽然发现披萨下面有一个像时钟一样的仪器。

那仪器滴滴滴地响着,仪式表盘显示倒计时时间4:40,时间还在快速扇动,4:39、38、37……。

是炸弹!Mary从电视里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她内心扑通扑通,不知所措,赶紧打了报警电话110。

可是时间马上就到了,她想把披萨盒扔掉,可是她怕盒子一动就会爆炸。Mary额头冒出了冷汗,突突直跳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儿,浑身颤抖着。

警察两三分钟怎么会到呢。她想起了威廉,急忙拨通了威廉的电话。

威廉一瞬间就到了Mary跟前,Mary见到他,眼泪刷得就流了下来。

威廉从古代来,经历了四海八荒的劫难,也练就了一些法术,比如这瞬间穿越空间术。

威廉一看表盘上的时间还有1分02秒。他仔细研究了一下,挑断了其中一根电线,时间停在了0分25秒,威廉额头也渗出了汗珠。

Mary看到危险解除了,长长舒了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她看着身边的威廉笑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那个披萨盒子还是炸了。不过声音和威力,就像一个鞭炮一样,仿佛是一个小孩跟他们开了个玩笑,让Mary和威廉虚惊一场。

威廉去收拾炸开的披萨盒,突然看到一个纸条。他打开后,上面赫然写着:Mary小姐,这次只是跟你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请你离威廉远一点,否则下次就不是玩笑了。你时时刻刻都在我的监控中,不要玩火自焚。署名处画了一个骷髅。

Mary看完纸条,心里极度恐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让她喘不过气。

她声音有些颤抖地跟威廉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非要招惹我,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孩,不是你要找的什么虞姬。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了,我受够了。”

说完,她又哭了起来。威廉见Mary哭了,赶紧上前想要拥抱她,她猛地把他推开。

“爱姬,我真的是项羽,你是虞姬,肯定不会错。你看,我能瞬间穿越空间,来到你身边。我还能变身古装,我变给你看。”威廉说着,一道白光,就变成了古装的模样。

Mary见他有这法术,一脸惊讶,但又无奈地说:“楚国距今都2000多年了,我都投胎N次了,你干嘛还要穿越千年来找我?你就别再纠缠我了,让我安安静静地做个普通女孩吧。我现在只需要好好工作赚钱养活自己,养家。”

威廉见Mary刚才因为受到惊吓,满脸泪水和汗水交加,身体有些颤抖,便不再说下去。威廉安顿Mary去卧室休息,执意要为她熬粥。

威廉走之前告诉Mary:如果想知道他穿越千年来找她的目的,明日,也就是周六上午9点半,他到楼下接她,带她去一个地方。

-7-

Mary喝着威廉给她熬的粥,内心一阵感动,眼圈红了。这么多年,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林默庭从来没有给她做过一顿饭。

“明天我一定要去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看在威廉对自己这么好的份儿上,也要给他个面子。”Mary心里想着。

可是,她忽然又想到那披萨炸弹和纸条上写的那些话,内心又是一阵恐慌。

第二天一早,Mary醒来走到餐厅,热腾腾的早点已经摆在了桌子上。早点袋子旁边,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爱姬,早上好。希望你能喜欢我为你买的早点,我在楼下等你。爱你的威廉。

Mary内心暖洋洋,就像早晨的阳光一样,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她吃完饭,精心打扮一番,就下楼了。

威廉开着一辆劳斯莱斯,穿着一身帅气的黑色休闲服,靠在车门上,等着Mary。

威廉没有告诉Mary去哪里,只跟她说到地方之后,才会告诉她一切。车在高速路上开了大概5个小时,到了安徽省乌江畔。

下车后,威廉带Mary走进了一个亭子里。威廉告诉她,这是乌江亭,是项羽自刎之处。

威廉站在乌江亭,神情肃穆,跟Mary说:“爱姬,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当时在这里兵败刘邦,自刎之时,灵魂突然出窍,被一道光吸进了一个洞。洞中是快速闪动的光,应该就是现代人所说的‘虫洞’。我在洞中,感觉全身的筋骨都断了,剧痛万分,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就来到了21世纪。”

项王穿越到21世纪,身体从虫洞出来后就掉进了乌江。在乌江的河床底部,有一个神秘的宫殿,叫项王宫。项王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躺在宫殿的床上。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项王忽然听到有人在在大声诵读这几句诗。他急忙问是谁在。

“项王,老臣总算把你等来了。我在这里苦苦等了你2000多年,老臣龙且(读作居)总算又见到您了。老臣在这里向您请安了。”这时一位老人走出来,跟项王说着,跪到了项王床下。

龙且与韩信大战,被斩首,灵魂被女娲娘娘所救,安排他在乌江水下镇守,成为了乌江一方河神。

女娲安排龙且在此,主要任务是等候项王有朝一日到此,将女娲娘娘赋予项王的“拯救天下苍生”的任务告知项王。


-8-

他们正站在乌江亭,周围忽然出现了几个蒙面人,向他们投来匕首,从Mary头上一闪而过,她一阵惊慌。

威廉急忙把Mary拉到怀里,藏到柱子后面,说道:“又是他们!”

“是谁?谁跟你有仇?”Mary问道。

“等我收拾完这帮坏人,再细细告诉你。”威廉说着,便飞过去与这几个蒙面人大打出手。

这时,一个蒙面人趁威廉不注意,一只手用力地拉住了Mary,匕首直指她的脖子大动脉,说:“项羽,快交出天子剑。要不然,你的爱姬就小命不保了。”

威廉见蒙面人把Mary当成了人质,便不敢轻举妄动,怕蒙面人伤害到Mary。

威廉说:“你不要伤害Mary,跟她没有关系,这是我跟刘邦的恩怨。”

“别废话,快告诉我天子剑在哪里?大汉有了天子剑,就能保万年不灭!”蒙面人说着,匕首刃挨到了Mary的皮肤,皮肤渗出了血。

情况危急,威廉趁蒙面人不注意,就用了快速空间转移术,到了蒙面人身后,对着他头部用力一击,蒙面人倒下了。

威廉抱着Mary,一头扎进了乌江河底,进了项王宫。

他一进宫殿大门,就看到了龙且的头颅挂在门上,Mary吓得大叫一声。

威廉知道那些人找到了这里,他看到龙且被害了,心像刀扎一样疼。他怒吼着,瞬间变成了古装的样子,长发在头上飞了起来。

“你如果在这里,就快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威廉愤怒地说。

“哈哈哈……失败的人永远是失败,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狂躁与愤怒,只会带给你无尽的痛苦。”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宫殿内传了出来。

这时,一个身着古代将军战服的人站在宫殿的一个石柱上。他身材魁梧,威风凛凛,古铜色皮肤,留着胡须,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笑。

Mary看着此人如此眼熟,仔细一看,原来是他前任男友林默庭。真是冤家路窄,在这里竟然又碰到了他。

“Mary,还记得我吗?哈哈哈。”此人说着,又大笑起来。

“你是林默庭?!”Mary说。

这个穿古代将军服的人就是林默庭,前几年一直潜伏在Mary身边,只为等项王出现。

威廉大声说:“张良,你跟刘邦一样无耻,为何一直纠缠我?”

张良?林默庭?他到底是谁?Mary心里嘀咕着。

Mary从威廉与此人对话得知,这个张良便是汉高祖刘邦的大将,林默庭只不过是他在现代的化名。

张良受刘邦之托,得道于巫师传授的时空穿越之术,穿越时光隧道,追踪项羽,来到现代,企图得到项羽的天子剑,并把项羽杀掉,以绝后患。

项羽的天子剑,流落人间千年,聚日月之精华,集天地之灵气,受女娲之点化,已经成为一把能杀四海八荒人、神、妖,震慑天地之神剑。

如果能得此神剑,不但能穿越古今,而且能保国家千秋万代之基业。

张良苦苦寻求此剑,除了想效忠于大汉,最主要还是想用此剑穿越回汉朝。他修炼的穿越之术,只能用一次,所以只能借力天子剑。

不过,天子剑本身并不能释放穿越时空的能量。还需要项王的血和虞姬的处子血融合在一起,滴在天子剑上,神剑才能劈开宇宙的‘虫洞’。

“Mary的处子血在我手里,你有天子剑也休想回去。你最爱的虞姬,第一夜是给我的,哈哈哈……”张良这时又是一阵奸邪地笑,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

Mary这时很恼怒,又有些难为情。她回想起,她与林默庭的第一夜。

林默庭跟她恋爱时,非常在意她是不是处女。可是Mary在12岁的时候,就被邻居家一个50岁的光棍大爷强奸了,那是她内心一直难以抹去的自卑与耻辱。

她奶奶知道后,老人选择了沉默,她告诉爱姬那是她的命,是红色胎记给她带来的厄运。Mary曾忍痛用烟头烫红色胎记,用刀子刮,可是一丁点作用都没有,胎记却越长越大。

林默庭是她的初恋,Mary曾狂热地爱着他,她不想失去他。Mary就一直撒谎,说自己是处女。Mary跟林默庭的初夜,她提前准备了一块白布,滴上了鲜血,在黑夜中偷偷拿了出来。林默庭早晨看到带红色血印的布,欣喜若狂,跟Mary说要收藏。

Mary虽然有些难为情,可是如今情况危急,她便把实情告诉了站在石柱上得意的张良。

张良愤怒地拔出剑,冲向了威廉。这时威廉长啸一声,两手在胸前一对,天子剑就飞了出来了,他拿天子剑在身前划出一道火弧,飞旋着打向张良。

撕杀开始,黑暗的地宫中只见长刃挥动,迸发出夺目的凶光。他们如同仙人一样,飞上飞下,因为两人都有精湛的剑法技艺和矫健绝伦的身手,几个回合下来,几乎不分胜负。两人在搏斗中,都受了一些轻伤,血珠喷洒在地上。

威廉突然一个回旋踢,将张良踢倒在地上,手举天子剑,顺势劈向张良,动作一气呵成。

却不料,这时张良拿出一个黄色的钢圈,大声说了一句,收!天子剑被那钢圈收走了。

威廉说:“你怎么会有上古神器金刚琢?”

“哈哈哈,我这神器是专门为了收你的天子剑准备的。”张良大笑着说完,一转身就飞走了。

-9-

威廉的左胳膊在搏斗中受了些伤,Mary急忙撕了衣服上的一块布,给他包扎起来。

此时Mary心里信了威廉讲的故事。

“项王,那天子剑被张良夺走了,我们该怎么办?”Mary问道。

威廉眼睛里闪烁着光,欣喜地说:“你刚才叫我什么?”

“项王。我现在都信了,你是项羽,我是虞姬,前世我是你的妻子。”Mary说着,娇羞地低下了头。

项王激动地紧紧抱住了虞姬。这一抱,跨越了2000多年。

威廉告诉Mary,只有在月圆之夜,他们两个人的血融在一起,才能召唤天子剑的能量,金刚琢也无法控制。

“可是……可是,我没有处子血了。”Mary尴尬地说。

“爱姬,不用处子血也可以,你背后的红色胎记处滴出的血一样可以召唤天子剑的能量,其他人都不知道。”威廉说。

威廉说:他历尽千辛万苦,穿越2000年来寻找她,是为了续前世情缘。另外,这也是女娲娘娘的安排,是天意,谁都不能违背。

威廉带Mary回到汉朝,他们是要推翻汉朝,完成历史使命。


-10-

威廉在月圆之前这段日子里,对Mary细心呵护,给了她爱情中所有的浪漫。Mary孤苦地活了30年,自从威廉出现后,她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爱。

威廉带Mary回了河南老家,给她的父亲留了一笔钱,让他把房子赎回来了,安顿他不要再赌钱。

Mary无牵无挂,下定决心要跟威廉回到属于他们的时代,去完成神圣的使命。

月圆之夜,Mary和威廉来到那棵被雷电劈过的古树前,将两个人的血滴到一个碗里。威廉说,要从来处找归途,这棵古树是女娲娘娘种下的,是虞姬的来处。

月光照到碗中血,射出一道强光,光像泄洪一般连接到碗里的血。这时,天子剑突然出现,瞬间从空中劈开了一条路。

“项羽,我既然得不到天子剑,回不去大汉,我也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的。想回大汉,先过了我这一关。”这时张良突然出现,他大声对项羽说。

张良身边还带着几十个蒙面人,蒙面人手里都拿着枪,枪口都对准了威廉和Mary。

威廉快速伸出右手两指,指向天际飘着的天子剑,划了一个弧形。天子剑闪着一道白光,快速飞向了张良,张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天子剑穿透了心脏,鲜血崩向天空,倒在了地上。

那些蒙面人见老大被神剑杀死,都不想无辜丧命,一窝蜂地全跑了。

威廉拉着Mary的手,向上一跃,踩到了天子剑上,两个人瞬间消失在天际。

第二天一早,村头古树下出现了三具尸体,李威廉、杨爱姬和林默庭。

回到汉朝,这一日,三国第一猛将吕布呱呱坠地,素有“闭月羞花之貌”的貂蝉也出生了,背上有那牡丹花形状的红色胎记。


故事,短篇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