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

三月七日。夜幕降临。天上,星星点点,点点星星。

西方的天空,一弯镰刀般的月牙。光愈来愈强,枝干越来越暗,只能依稀看见其轮廓,嫩叶悄悄躲起来。月辉流泻,水一般,抚弄着杨花坠,温柔的光卸去冬日的冰冷和僵硬,它从渺远太空一路漫来,将春的絮语包裹万物的魂灵。

月牙游移,行至树缝间,枝头便长出一瓣银光闪闪的香蕉,香蕉里有桂花树的一节小枝,和玉兔的一只耳朵。似乎闻到桂花酒的清香了,吴刚还在忙着,到八月十五,这酒定会扑面,醇香。

夜色里,月牙并不孤单,杨柳未眠,桃杏吐露芬芳,迟休的鸟还在探出头沐浴清辉,咀嚼着白天飞翔的快乐。

亦有一个爱月的人,正把春月镶进生命里。

即使都睡了,月牙依旧看着这个世界,一如哲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