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水浒|谁是害死武大郎的罪魁祸首


武大郎之死,是谁之过?一般读者,都把责任推到王婆、西门庆和潘金莲三人身上:毒杀武大之计,出自王婆,西门庆提供砒霜,潘金莲动手行凶。武松也认为此三人是罪魁祸首,金莲西门二人,遭武松手刃,王婆被官府判处凌迟,凌迟即一刀一刀割肉而死。

这个结果,读者觉得解恨,武松也认为替兄报仇,再无遗恨。大家都没发现,其实有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在武大之死一事中起了重要的穿针引线作用,此人唤作“郓哥”,“郓”字读作yun,第四声。

郓哥是谁?郓哥是位十五六岁的男孩,在98版的电视剧中,郓哥跟武大郎一起走街串市,大郎卖炊饼,郓哥卖梨子,跟大郎是好朋友。

其实,原著中并非如此,武大郎与郓哥,顶多算是相识,书里并未提及他俩关系如何,大郎更没跟郓哥一起做过生意。

郓哥确实是卖梨少年,他60高龄的父亲卧病在床,全指望着郓哥养活。不过,这梨子并不好卖,倒是西门庆时常照顾郓哥的生意,原文说“常得西门庆赍发他些盘缠”,所谓“赍发”,约略等于现代汉语的“赠送”。

这里岔开一句,即便是最坏的人,总有心肠柔软的某一刻,西门庆固然不是好东西,面对郓哥这类最穷最苦的小孩子,还总是有几分恻隐之心。

往常,西门庆游手好闲,总在街上晃荡,突然有一段时间,西门庆消失在大街上,躲进王婆的小楼成一统,软玉温香抱满怀,与金莲享受人间至乐。郓哥离了西门庆,几乎卖不出去梨子,过不下去日子。郓哥急了,满大街寻找西门庆,但怎么找也找不到。

有那多嘴多舌,看闲事儿不嫌事儿大的,告知郓哥西门庆勾搭上了武大郎的老婆,撺掇郓哥前去王婆茶馆,寻找西门庆。卖梨心切的郓哥,即刻冲到茶馆,王婆看着大门,虽则西门金莲之事,早已人尽皆知,只是大家心照不宣,不肯说出来。

王婆问郓哥来意,郓哥道:“要寻大官人赚三五十钱养活老爹”,王婆自然不能承认西门庆在此,郓哥继续纠缠道:“干娘不要独吃自呵,也把些汁水与我呷一呷。我有甚么不理会得”。王婆依旧否认,郓哥欲要强行闯进内室,被王婆阻拦,并打了几下。

郓哥退出茶馆,满心愤恨,他抱着不能让王婆吃独食的心理,自己没钱赚,也不能让别人好过,这才寻着武大郎,如此这般,将西门庆潘金莲之事抖落了出来。后面大郎捉奸,吃了西门庆的窝心脚,又被强灌砒霜,一命呜呼,这些都不必多记。

故事照上面的线索梳理一遍,不难发现,武大郎之死,郓哥要负非常大的间接责任。所有人都知道有一层窗户纸,未曾捅破,郓哥捅破了,武大郎冲冠一怒,死了。且郓哥并非存着好心帮助武大,如果当时西门庆或王婆能打发他两个钱儿,他也就隐瞒了此事。

设想,如果没有郓哥这一节故事,待武松出差归来,以武松的灵敏机智,定能发现并处理此事,最不济也不至于害死武大。

武松归来,找到郓哥,郓哥起初托词要赚钱照顾父亲,没空帮着武松打官司,武松赠予他五两银子,并承诺事后再送他十几两银子,郓哥才帮着武松查清事情的前因后果。事后,武松对郓哥,是抱着感激的,又给了他二十多两银子。

我看到这里时,心疼武松,他实在是没想明白,这郓哥也是间接凶手之一呀。

有一句听着不太正确的话,我也需要说出来:西门庆虽然恶名昭著,但他与郓哥并无恩怨,且时常接济郓哥,郓哥在武大面前揭发西门庆,似乎有点恩将仇报了。

跳出小说,咱们每个人,几乎都与他人闹过矛盾,结过梁子。现在回想一下,究竟是仇人最讨厌,还是那居中挑拨的人最可恨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