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光偷掉的格桑花

文/等等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你给我发消息,说偶遇格桑花,听别人说是格桑花才跑去拍的。

你拍的格桑花和我记忆中的格桑花相差无几。星星点点分布于丛丛野草中,粉粉的点缀着绿色。孤寂中带着点张扬,倔强中带着点热烈,它就那样旁若无人的开着,过滤到周遭,只做自己。

即使,我从不曾真正见过它。但我想,我们几个中,到如今还是有一个人去见过的。纵然只是你的偶遇,那这算不算也是完成了我当初的梦想?

培霜哥,看到你消息的瞬间,我是欣喜之余多了点无措的。欣喜的是你终于肯跟我发消息说句话了,无措的是这么长时间的空白,我不知道是应该先向你道歉,还是先问问你的现状。

当初因小博而结识的几个孩子,你,我,海婷,田田,终究还是因为成长搁浅了彼此的情谊。

我和你已经将近一年没联系,和海婷疏离的时间更是记不清,和田田自上一次匆匆见面后居然也慢慢断了联系。

时光的残忍不在于磨掉我们之间的感情,而是让我们变的无话可说,且一点一点的凌迟我们的回忆。生活像一张巨大的钢丝网,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开始样不同方向的网格延伸,拼命挣扎的结果是,感情一点点漏掉。

所以,我自动成了你们生活的旁观者,换一种方式来参与你们的生活。你毕业,你旅行,你的废话流,我都知道。海婷和田田的男朋友,海婷的新工作,田田假期的支教,我都会默默的关注。只是,这次我已经不会再去说些什么了。

02

原就是地图里零零散散的点,却因为一本共同的杂志,合着些心灵相通,互相怜惜的感情,相约着成为了好朋友。

高中那会,学校还不允许带手机。于是只能偷偷摸摸的藏着手机,等待每一个周日的到来。繁琐的化学方程式,永远都不搞不懂的电场以及各种运动,还有藏着小心机的数学题,让我感到深深的孤独,压抑与烦躁。而手机那头的你们,就是我的镇静剂。让我耐着性子与当时那个狭小的世界撕扯。

我们那时的相识还很简单,都身在铂金这个圈子,可能因为一句短短的留言,一条漫不经心的短信,或者一通无意识的电话,慢慢就有了联系,联系的多了就成了朋友。小博里曾有一篇小妖寂寂写她和另一个铂金的友谊,当时看了特别感动,想着自己能不能也拥有这样的友谊呢。如果有,应该就是我和你们。

你们应该是我晦暗的高中时代的一抹亮色。

因为有你们在,总觉得以后成长的时光会特别精彩。我会去一个一个看你们,看你们所描述的景色,和你们成为很久很久的朋友,一起分享成长路上的喜怒哀乐。和你们一起做我们想做的事情。

我那时特别想去西藏看格桑花你们也答应我会陪我一起去的。我记得当时海婷说要和我们一起看海,每去一次海边,会写上我们的名字。

憧憬和你们一起的生活变成平日里坚持下去的动力。所以我笔筒上会出现那句让同学费解的"2015,看一路格桑花开"。2015,是我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好的时间,你大二,我们三个大一,刚好有时间,有自由,有多余的钱,我们那时就应该能一起去看格桑花了。

高三时收到你们的明信片和信,就能让我开心好久。从远方飘来的字,都带了刚刚好的温度,暖化了冰冷的日子。

03

2015年我们没去看格桑花,但是你来武汉,到我学校来看了我。

我当时激动了好久,即使过程有点波折,但最终还是见面了。虽然我很怂的拉着我的室友来见你,一起吃饭的时候,你坐我对面,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叫了很久的培霜哥就在我身边,简直难以想象。你的普通话中似乎还带了点海南口音,长的和照片中的你一模一样。

分别的时候不会难过,因为知道以后还会见面。

你大概是和海婷说了我们见面的事,海婷给我发消息说:遇见了就好。

田田复读后选择了离我很近的地方:黄冈。和她的碰面策划了好久,16年元旦的时候,终于见面了。去火车站接她,一眼就认出了彼此。用完了最初相遇的兴奋,三天的相伴,却因我的复习备考和一点个人因素,显的心不在焉。

我不怕相遇时没有用尽全力,因为在心里想,以后总会有机会的。可是就是这样的侥幸,成了现在的遗憾。

16年暑假我去庐山实习,你刚好去那边玩,说要来看我,你来的那天我刚好要回学校,明明答应了你要出来见你却放了你鸽子,你应该在我住的宾馆外面等了很久吧。我觉得愧疚,但又不知道要怎么说出那句对不起,才能让你原谅我。挨到节日给你发节日祝福,你却没了回应,我就不敢主动联系你了。

慢慢地,我和你们就这样没有了联系。

04

我把我们之间的疏远归咎于成长。

我之前很喜欢小博的一个作者落小单。在她不写小博很久之后,我问她为什么不写了。她说:可能因为长大了,就不适合小博了。

我当时特别难受,为什么很喜欢的东西有一天也会不喜欢呢?

那些曾经活跃在小博上的名字,某一段时期后,就真的再也没出现过。我知道他们是过上了自己的另一段生活,可是,他会不会偶尔也会怀念那段有小博的日子呢?

已经存在的岁月是骗不了人的。即使"过去"是这世界上谁也追求不到的东西,不管你有多么的努力,过去的就是过去了。

可是,就像你看到格桑花会拍给我看;就像海婷在我看完五月天的演唱会发说说时,会对我说:终于实现了你的梦;就像我去成都玩恰逢地震,田田会问我有没有事,安不安全。会不会其实你们也是在默默地关注着我。

我们不是不关心彼此了,也没有忘掉曾经一起的岁月。我们遇见了新的人,到了新的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于是也要换一种新的方式来对待这些特别的老朋友了。

空白的聊天记录,空白的通话,空白的相遇,都没有关系,我知道,深夜里肯听我心事,必定是有你们的。

成长是一件无法避免的事情。

那么,就愿我们在彼此看不到的岁月里,熠熠生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