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也该慢慢咀嚼在碗里的每一粒白米饭

摄影 / 季子弘

尽管旅行时的预算有限,但偶尔还是很想吃日本的米饭料理,有时住宿的旅馆早餐就有提供饭团或是白饭,这时候多撒点香松就能开心地凑合吃着。

或许是心理作用,台湾米的质量世界闻名,但在日本吃白米饭却有另一种清新的感觉,不像台湾的饭大多煮得较湿,日本的米饭则多了一点清爽感。

当然这很有可能是心理作祟,因为在日本吃白米饭的同时,都会有各式各项的美味下饭小菜一起品尝,自然增添心中对于这碗米饭香气和口感的虚幻想象。

摄影 / 季子弘

近来养生观念逐渐盛行,台湾人流行吃所谓的五谷糙米饭,颜色看起来五彩缤纷,口感偏硬,但营养价值十足。相对来说,这样的五谷糙米饭比较适合单独食用,若是配菜一起吃,口感就会显得过于复杂。

我在日本印象中极少吃到糙米饭,通常都是一碗晶亮亮的白米饭,若嫌单调,就撒点香松或夹一颗腌梅配饭,额外的咸味和酸味,马上就能提出米饭的香甜滋味。

台湾流行吃卤肉饭,卤肉和卤汁又香又油,刚开始吃,有卤过的碎绞肉搭配还没泡烂的白饭一起入口,滋味真是香极了。

但吃到最后,卤汁全沉积在白米饭底部,浸泡卤汁过久的米饭,最后吃起来就像是早期穷苦人家只能吃的酱油泡饭,味道死咸而难以下咽。

当然,也有卤得极为适中的卤肉饭,不过严格说起来,卤汁加白饭的口感仍嫌过重。

摄影 / 季子弘

日本常见的米食种类以寿司、饭团、咖哩饭、蛋包饭、盖饭、丼饭和猪排饭为主,除了蛋包饭之外,其它米食料理都是将配菜「铺盖」在白米饭上。

这样的做法不会像台湾的卤肉饭,卤汁顺势流入米饭底部,而吃不到白米饭的原味。日本的米食料理以「菜饭分离」为主,挖一点菜配一点米饭,咸度口感可以自由调整。

想要搅拌一起直接吃也没问题,想要先吃完白饭再吃配菜也随你高兴,总之品尝这份米食的自由度极高,对于大多数客人来说,也是十分贴心的用餐方式。

另外在日本吃到这些米食料理的地点,也有几个让我印象深刻。深刻的原因是卖这些米食的店家老板,都是看起来极有想法的年轻人。

摄影 / 季子弘

例如一间位在直岛小山坡上的中奥咖啡,屋子也是高龄老屋,许多木柱及隔板表面都已呈灰黑色。

尽管建材已老,但戴着织布鸭舌帽的老板散发出一派雅痞风格,搭配长吧台前几张红橘色椅背的木椅,让这座老空间展现出浓厚的人文和设计品味;原本的「老」,顿时转化成适合搭配餐点的最佳调味料。

这家店的招牌料理是咖啡饭和蛋包饭,虽然不算是十分特别的料理,但口味中规中矩。最大卖点是能在充满老味和新颖设计交错的空间里,品尝一碗口感扎实的咖哩饭或蛋包饭,在味觉不失分的基础上,视觉却能大大加分,嗅觉上还能闻得到老屋里木质地板蕴藏的旧时光味道。

摄影 / 季子弘

另外还有位在仓敷地区的三宅商店,是间融合生活杂货和咖哩饭轻食的小店,店的本身就是一间屋龄达百年的传统町家建筑。狭长型的室内空间,不仅保留传统的和式木地板、庭园天井和最受客人欢迎的缘侧(户外延伸木栈台)座位区。

年轻老板一身棉质手工衣打扮,从她手中端来热腾腾的咖哩饭,感觉像是送上一份彷佛来到花园里野餐时的悠闲好心情,让人感受舒服又自在。在这些特别的空间里品尝一碗实实在在的白米饭,不管配菜或酱汁是什么,都能吃到最纯粹的米饭香。

这是我每次在日本吃到米饭时的心情,总觉得品尝的当下,瞬间被抽离了现实,可以心无旁骛地咀嚼每一粒扎实香甜的米饭滋味。

摄影 / 季子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