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迷失的巫灵部落(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又转学了,这是我10年学生生涯第10次转学。

在我刚踏入校门的那一刻起,以我多年转校经验,我可以断定这所学校是21世纪最奇葩学校。

它的校园中央耸立着一座女巫的雕像。头上戴着小尖帽,身穿一件黑斗蓬,手拿一根魔杖,神秘地注视着整个校园。

老天,这是对我10年转学生涯的回报吗?难道我终于要完成我的终极梦想了吗?爸爸妈妈终于读懂我了?

“大棒了,这是一所魔法学校。”我自言自语。

“少发神精,这是正规学校。”突然从我脚下传来声音。我四处搜寻,没有旁人啊,只不过有只雪白的吉娃娃靠在我的脚边。

我奇怪地蹲下去:“刚刚是你在说话吗?狗兄?”

“她是吉婆婆,她只是一条狗,她不会说话。”我的旁边出现了一双肮脏破烂的鞋,没等我反应回来。这位鞋的主人一把抱过吉娃娃,呼地撞倒我,风一样地跑开了。

“什么吉婆婆,你家吉婆婆会说话吗?”我在她身后大声问,但是她头也不回,跑远了。

“嘿,你是谁?你是新来的转校生吗?”一只大手伸过来:“我是702班的齐骥。”

“我是新转702班的平常。”我自报家门。

这天,我在迷糊糊中,遇到了我班“万能百度”,齐骥同学,他疯狂地提问我的光辉历史,但是我一副恕不奉告的姿态拒绝了他。之后,不幸我们成为了同桌。说“不幸”是因为他的旁边位置已经悬置9年了,谁也不愿意坐在语音失控的“音箱”旁边。

但是对于我,新来的转校生,这却个是绝佳的搜索引擎工具。我搜索到班级里各个老师的脾气爱好,班级学霸成材秘集,班花班草风流秘史……

我正开启我地毯式搜索模式时,头顶飞来一颗“书弹”。齐骥大叫一声不好,说:谁都可以惹,千万别惹她!

我摸着我的头,正要寻找“书弹”的发射地,忽地一阵旋风刮到我面前,她的鼻子差点碰到了我:好……

没等我把“美”字叫出来,我的嘴巴已经在她的粉拳下变了形,再也无法再发后面几个字。

美丽的脸盘变狰狞是非常可怕的事,她挥拳向我警告:“别像大妈似地在背后瞎哔哔。”然后扭头,甩着马尾不屑地走出教室。

莫名奇妙地被“书弹”袭击,又稀里糊涂地被痛殴,最后可怜巴巴地被警告,我用惊叹号和疑问号向齐骥搜索答案。

齐骥鬼鬼祟祟地跑到门外看了一周,似乎安全了,又蹑着脚跑回来,拍拍他的心脏说:“刚才你是不要命啦,这可是我们班的霸王花!”

原来这个“霸王花”不仅为人霸道无理,无人敢惹,而且学霸、班花都集她一身。听说古代几千年前的四书五经,倒背如流,她已经写有几篇关于微积分的论文了。非常天经地仪地成为老师的“天之骄子”。谁与她过不去,就是和老师过不去,就是学校的公敌。

一下课,学校里所有男生都会借上厕所机会过来瞧她一眼。其中有个男生递了几次情书给她,她立即当面撕掉。但是这位男生契而不舍。就这样递了撕,撕了递。终于有一天,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收下了。那男生正春心荡漾时,中午“校园之声”广播了这则情书。可怜男生当众受辱,成为了学校的校柄。之后,只能转到别的学校上学。

听完“万能百度”的搜索报告后,我说:“就这些?”

“难道这些不足以用一天时间来消化吗?”然后他环顾了四周,压低嗓音说:“他的老爸是这座学校的董事,是研究生命科学的顶极人物。”

相比重来的这些,对于热忠于魔法巫术的我更好奇那只会说的吉娃娃。虽然我有倾听一切生物的能力,而且成功导演几次事件诸如黄虫围攻校长室,老鼠在校园派对,大黑鹅飞越校园围墙,小白鸽在操场上比赛拉屎等。但是我绝对没有遇上会说人话的其它小动物。

我正想问问说人话的吉娃娃的故事,突然外面一群人疯跑过去:“狗咬人了,霸王花……”。教室里的同学也一窝蜂似地涌了出去。对于这种场面异常兴奋的我,哪肯就此错过。

冲下楼梯,跑到操场上,突然前面队伍停了下来。我挤到队伍最前面,只见那只雪白吉娃娃恶狠狠地朝着“霸王花”乱吠,昔日目中无人的“霸王花”失去了女王的风范,指着吉娃娃对着一个女孩骂:“你,你,你把你的狗东西赶走!”那位女孩把脸埋在膝里蹲着,还是看不清她的尊容,只见女孩头发蓬乱,衣服破烂,那双烂鞋己经包不住她的脚趾了。不知什么原因她全身哆嗦,抱着头,没抬头看一眼围观者。

吉娃娃见“霸王花”对女主人不敬,又向前冲了一段,“霸王花”花容失色,急急向后退,压低声音对抱头的女孩说:“好狗,好狗不挡道,新校长知道这事,有,有好果子你吃。”

这狗好似听懂了人话,怒吼了一声,直直朝着“霸王花”扑去。不行,吉娃娃要行凶了。

我奋不顾身地挡在“霸王花”前,抬起右脚朝吉娃娃飞身一脚。

吉娃娃:“嗯嗯”地犬吠了几声,盯着说我:“死胖子,你等着!”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呐闷:这狗怎么说人话啊!

我刚要向旁边“百度”提问时,抱头女孩闻声站起来,跑过来,一把抱起躺在地上的吉娃娃。

瞬时,我又惊呆了,失声叫道:“一模一样的脸!”

没等我从惊呆中清醒过来,只见“霸王花”走过来甩了这个女孩一巴掌:“敢用狗来唬我?!”

女孩没有反抗,也没有流泪,只是紧抱着吉娃娃。

大家见好戏结束了,都散场了。只有我呆呆地看着女孩的脸,一直失去意识地念叨:“一模一样的脸。”

“是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双胞胎呢,其实他们天生是冤家。霸王花一直欺负着麻吉。”齐骥在一旁解释道。

“为什么?”

“不知道,这是旷世之谜啊!”齐骥在回答我的时候,我看到吉娃娃张了张嘴,说:“要知密秘,在午夜2:00,巫人……”没等吉娃娃说完,麻吉抱着吉娃娃走了。

“百度,你听清吉娃娃最后一句话了吗?”

“什么鬼话,吉娃娃是条狗,只不过忠心了点,怎么会说话?不过,你要小心噢,你踢了它一脚,它可记恨了!”齐骥停了停,说,“有个欺负麻吉的男同学,没几个月就被吉娃娃逼疯。只要吉娃娃身形一闪,那男生就跪地求饶,口口声声说‘狗姥姥,不敢了,狗姥姥不敢了。’对了,那女孩叫麻吉。”

奇怪了,为什么齐骥没听到吉娃娃的话呢!难道我读的那几本魔法书起作用了?

——未完待续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