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迷失的巫灵部落(2)

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篇


一整个下午,我没进702班,没魂似地在校园内四处晃荡。

我明明听见吉娃娃说人话,为什么大家都没听见。“午夜2:00,巫人”什么意思?麻吉抱它去哪里了呢?

这所贵族学校的学生不是富人就是权贵,为什么麻吉这样乞丐的孩子也可以在这学校呢?她又在哪班学习?她的吉娃娃还没有把话说完全呢!她们在哪儿?

我在校园疯狂搜索它们。这个谜让我无法静心学习。

穿过主教学楼,往左是一座大型的图书馆,很可惜门上加了两把大锁,而且刻着醒目大字:禁止入内,违者逐出校门。

不写要紧,这样的警示语狠狠揪出了我的好奇。我站在大门前徘徊,要打开大锁并非难事,已经转了10次学校,还在乎这一次吗?说不定里面有许多巫法的书呢!好奇心彻底击垮了畏惧心。

我正准备违规做案,一阵争吵声把我吸引了过去。我屏足气息,透过门缝,看到一群女生叼着烟围着“霸王花”正激烈地讨论。

“你们这些胆小鬼,一见吉娃娃扑过来,逃得比什么都快!”

“你不是也害怕嘛!看你那时脸都绿了。”

“那只吉娃娃是山寨货的保护神,把它解决了,不怕山寨货不滚出这个学校。”

“现在,我们也不用怕她了。老校长无故失踪,重来的爸爸是学校董事,新校长把重来的爸爸的话奉若圣旨。到时,重来让你爸叫山寨货滚蛋。”原来“霸王花”叫重来。

“问题是我爸说没理由让寨货滚蛋。你们认为现在我们安全了吗?你想老校长怎么无缘无故失踪了呢?”

“重来,你别讲了,我好害怕。那天我经过校长室门口,看到校长拉着山寨货的手在哭呢!”

“难道寨货连救命恩人也不放过,校长真的惨遭她的毒手?平时见她可怜兮兮样子。”

“看看,哪个惹上她,不是发疯就是失踪吗?刚转来的那小子要完蛋了。”

一听到她们说到我,心一紧张,整个人重心不稳,就“啪”地狗吃屎地趴在了地上。

她们一听声音,先是集体愣了一下,赶紧掐了烟头。等他们看到是我时,爆发出怪笑声:“原来是转校生!”

重来指着我,钩了钩手指说:“过来!你偷听了多久?”

“一开始就听到了。”

有一个女孩冲到我面前,想揍我,重来阻止道:“别冲动,他可救过我,现在他需要保护。”重来转向我说:“你知道我们是什么组织吗?我们是铲巫别动队。”

“什么叫铲巫别动队?”

“你没感觉出来麻吉周身巫气很重?与她有过节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太好了,她有巫术吗?我……”

没等我话讲完,重来“啪”地给我头上一掌:“好你个头啊,有她在,我们学校没有太平了。”

旁边女生插嘴:“你等着她来收拾你!”

“不行,他是我救命恩人,我们要全力保护他。只要加入这个组织,都会受到庇佑。虽说你是男生,今天就破一下例。”

“我没兴趣加入你们这个破组织。”

但是她们不由分说,拿起小刀在我的手指上割了一下,然后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把我的手重重往纸上一按:“欢迎加入铲巫别动队。”

“可是我是被迫的。”

没等我讲完,她们一队人群哗啦啦散开了,“你不想被校长抓到受罚,那就快撤吧!”我也不是傻子,赶紧跟着他们逃走了。

我们一群人气喘吁吁地爬到了五楼,回到了702班。正往位置上坐,我就看到麻吉正坐在我左手边最角落的位置,而吉娃娃坐在旁边的空桌上。

吉娃娃嘴巴张了张,说:“怎么?你和她们同流合污吗?”

我对着吉娃娃喊:“没有!”

这时,这时全班同学都盯着我哈哈大笑:“这小子也疯了吧,对着一条狗乱叫!”这时,齐骥摸了摸我的脑袋问:“发烧了吧?喊什么没有!”

我理直气壮辩驳:“吉娃娃问我是不是同流合污了,我说没有啊!”

“我吉娃娃没说话。”麻吉盯着我。

我看着全班同学,大家一致证明:“吉娃娃很乖,从不乱吠,所以它可以坐在班里。”

这时,班主任和校长一同走进教室:“请翻开你的衣袋,打开你们的书包,例行检查。我们知道你们中有人偷偷抽烟,今天例行检查时,发现仓库内有许多烟头。”

重来立刻举手说:“老师,我知道有人知道谁抽烟。”

“谁?”

“新转来的。”

我愣了一下,“啊?”

“他说是麻吉!”重来恶人先告状。

“平常,还有谁和麻吉一起抽。那么多烟头不可能她一个人。”

“我没……”我正要辩解。重来又说:“平常说他也抽了。”

我们得到的惩罚是禁闭一天。我拦住校长解释说重来说慌,她是真正抽烟的人。但是校长和班主任都笑了,这个学校谁都可能抽烟,只有重来不可能抽烟,多好的学生。他们又说知道我在其他学校的劣迹,没想到第一天就暴露无疑了。

我还想力争什么,麻吉拉住我的衣角,说:“没用的,我们到禁闭室吧!”

我马上上火:“谁要和你到禁闭室!明知自己被陷害也不据理力争。你不会又想害我吧,走开一点。”

她看着我冲她发火,眼睛一下子红了,抱着娃娃跑走了。

禁闭室里有一张桌子,几张椅子。我拿了张椅子坐在最角落的位置,生着闷气:你们几个女孩子有过结,却让我来当替罪羊。最无王法的是这里的一切都向着重来的!

禁闭室的门被关上的一霎那,室内漆黑一片,当时我倒吸了一口气,麻吉会怎么对待我呢?我要不要像老校长一样流着眼泪求饶?求饶又如何?老校长不照样不翼而飞了吗?

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我看到麻吉手托着个脑袋,吉娃娃闲散地躺桌上,专注地望着麻吉。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害你呢?周围的人一个一个离我而去,我已经够伤心的了。为什么校长妈妈要不辞而别,留下我孤苦伶仃呢?每一个接触过我的人都会下落不明,或是发疯发狂,难道我真的是她们口中的巫女吗?可是我啥都没做啊,我多么多么想念我的校长妈妈。我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麻吉说着说着低下头,许久,传来均匀的呼噜声。

这时,吉娃娃抬起了头,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向我走来。

未完待续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