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43媚儿的身世

字数 2587阅读 110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毒药?

媚儿的身世

前情回顾:鱼儿书仪二十四桥一吻定情,书仪带着鱼儿“开房”同床共枕,却仍旧没有新的突破,玄镜心疼好友,遂在鱼儿茶里下药。鱼儿情难自禁,书仪成了解药,春宵一夜值千金,日上三竿后,书仪秋后算账暴揍玄镜。一路走走停停,钱塘,终于到了!

文/扶摇旨上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目录

十月钱塘,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不愧为钱塘,你看看,这车水马龙的,连长安都逊色许多!”玄镜摇着扇子感叹道,归云噗嗤一笑。

“归云姑娘,你笑什么?”我好奇地问。

“玄镜公子,这都十月的天了,哪还用得着扇扇子!”归云捂着嘴,指着玄镜摇扇的模样止不住笑。

“肤浅,谁说本公子是因为热才要扇扇子?本公子可是读书人……”玄镜继续摇着扇子,一副高傲的表情。

“打住吧!”书仪忍不住笑道,“你可知道江南是何等地方——人杰地灵,读书人多不胜数。你要在这里自称读书人,还真不怕被人唾沫淹死!”

“你!”玄镜被堵的哑口无言,默默地收了扇子,气得饭也不吃了,一个人坐在马车里生闷气。

“何苦说他呢!”我望着玄镜离去的背影,总想起那年,一个少年望着媚儿姐姐马车消失的方向落寞的背影。或许是近乡情怯,就是说的玄镜这样的吧。“别看他整天嬉皮笑脸,流连风月场合,其实心中最是孤寂。”

书仪点点头,望望马车方向,紧紧把我拥入怀里,生怕失去我。

饭毕,驱车前往穆府。不知道媚儿姐姐如今可好,媚儿姐姐儿子如今也三岁了吧,正是可爱的时候呢!

“劳烦去通报,就说长安城故人前来拜见。”我下车对小厮说道。

小厮上下打量我等几人,思量一番后开口道,“好的,几位客人请在这里等候片刻,我去通报。”

片刻后,只见一个小儿扑了过来,一把把我抱住,“鱼儿婶婶!安歌儿好想你!”软软的身子,胖胖的小手,奶声奶气的声音,一下就把我征服。我抱起这个小家伙,“你就是媚儿姐姐的儿子,跟我同一天出生的穆小公子吧!”

小家伙点点头,“鱼儿婶婶,就是我。可是我娘不叫媚儿!”小家伙疑惑地说,“我娘叫如云,鱼儿婶婶你是不是太久没有见过我娘,都忘记我娘叫什么了呀!”

“如云?”正疑惑,一个衣着华丽的夫人缓缓而来,“媚儿姐姐!”我开心地欢呼,“你!”

媚儿低头看了看挺着的肚子,轻轻抚摸着肚子,脸上的幸福不言而喻,“这是我们安歌儿的妹妹!”安歌儿见母亲到来,挣脱我的怀抱,跑到母亲身边用小手摸着肚子,耳朵贴到肚子上,“鱼儿婶婶,妹妹在跟我说话!”

我被安歌儿的举动逗得哈哈大笑,媚儿姐姐神情一僵,“玄……镜你也来了!”玄镜站在原地挪不动一步,昔日恋人,如今人妇,物是人非。只得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看看你好不好,看来是很好,我就放心了。”

“嗯,我很好!”媚儿姐姐神情随即恢复如常,“书仪,你也来了!”

“鱼儿很想你,所以我陪她来来看看!”书仪点点头道。

“你跟鱼儿?”媚儿姐姐惊讶地问,“是的,回长安我们就成亲。”媚儿姐姐拉着我的手,满意地说道,“总算放心了!书仪,以后鱼儿就拜托你照顾了!”

“那是我的责任,谈不上劳烦!”书仪行礼道,“倒是这些年,多谢帮忙照顾我家鱼儿了!”

“娘,鱼儿婶婶肯定很饿了,快让鱼儿婶婶进来吃点东西吧!”小安歌见几人丝毫没有停止聊天的架势,很自觉地制止了自家娘亲继续站在门口接待客人。

“看我,真是傻了!”媚儿姐姐敲了敲头,“光顾着说话了,忘记请你们进去了。管家,赶紧命人备宴。”管家领命后赶紧去吩咐。“走,我们进去聊。还是安歌儿心细!”小安歌得了表扬欢快地在前面领路。

“鱼儿婶婶,请坐!”安歌儿有模有样地招待着,入座后,丫鬟沏好茶,“请用茶!”

我端起茶慢慢品一口,一股清香在齿间萦绕。“龙井?”

“哈哈,就你嘴刁!”媚儿姐姐笑道,“咦?”媚儿姐姐突然惊呼,于是几人顺着媚儿目光望去,焦点落在归云身上。哐当一声,媚儿手上茶杯滑落,正好烫着手。慌得下人赶紧去请大夫。

“媚儿姐姐,你没事吧!”“媚儿,你没事吧!”我跟玄镜几乎同时喊道。

“娘,”安歌被吓得大哭,“娘……你没事吧!”

媚儿顾不上安歌赶紧命人带下去哄,一番包扎后,媚儿挺着大肚子走到归云面前,“你是?”

“奴家归云?”

“哪里人士?家中有何人?”

“长安人士,后在扬州长大。家中母亲病逝,父亲……有一同胞长姐,三个弟弟。”归云回忆说道,眼泪不禁流下。

“你长姐叫什么?”

“长姐如云?”

“可是上官如云?你可是上官归云?”媚儿激动地抓着归云的手,紧张地问道。

归云点点头,媚儿一把拉过归云,“妹妹,我苦命的妹妹,我是你姐姐——上官如云!”归云抱着媚儿痛哭道,“我知道,我知道是你,姐姐,你可知道我寻了好多年。终于找到你了!”

姐妹两人,埋头痛哭,留下我、书仪和玄镜面面相觑。

姐妹二人一阵痛哭,慌得下人赶紧请回穆公子回来。穆希进门扫一眼众人,来不一一招呼,简单的点点头示意,疾步走到媚儿身旁。媚儿泣不成声,激动地说道,“相公,妹妹找到了!”

穆希安抚着媚儿的情绪,“好,找到就好,别哭,这是好事情。你先让妹妹去沐浴更衣稍作歇息后在来叙旧可好?”

媚儿点点头,下人便带着我们先去休息。

稍作歇息后,穆希命人请我们去用餐。媚儿姐姐已经情绪稳定,归云也换了一身装束。静静地坐在媚儿身旁,看起来更加相像了。

“多谢诸位不远千里来看望内子,家常便饭还望不要介意。”穆希寒暄一番后,众人开动,但显然大家都更关心媚儿和归云的关系,胃口都不佳。

草草吃过后,媚儿开口道,“我家原是长安官宦人家,本来父慈母爱。奈何母亲生下归云后便不能生育,为了不让上官家断后,母亲替父亲纳了一房良妾。那小妾原先还老实,尽心侍奉主母,哪只生了三个儿子后就开始挑唆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不多久,母亲便郁郁而终。父亲抬了她做主母,不到一年,她便求了父亲要我们姐妹去乡下院子住,父亲起先不同意,但是耐不住她一哭二闹三上吊便同意了。哼,这个贱人真是心狠,就这样还不够,居然暗中买通人贩子我们姐妹卖了。从此我跟妹妹便分隔天涯。”

说道这些,媚儿心中的恨依旧不减。穆希拍拍后背,轻轻的为她顺气。“都过去了!”

媚儿转颜一笑,“妹妹,你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你姐夫也派人找了你好多年都没有找到你,你是这么找到姐姐的?”

归云望向玄镜,“因为有人跟我说我很像他的一位故人。我问有多像,他说,七八分像。所以,我知道那故人很有可能就是姐姐。我就跟来了。”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目录

上一章:42你是我的毒药

下一章:44爱情的解药

如果喜欢 /扶摇旨上 的文章

请一定要点赞❤❤❤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的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