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扮演几种角色

首先声明:想喝鸡汤现在可以原路返回,避免失望。

今天,心理学同学鹤儿向我推送一份资料建议我了解。

关于Johannes Galli先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创立名为“7个暗室小孩”的理论,以及在此基础上的一系列与应用戏剧方法相结合的解决冲突的方法。

“7个暗室小孩”用7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寓意暗藏在人们表面人格背后的7个层面。

他们是:睡不醒、暴躁狂、包打听、自大狂、多情种、吝啬鬼、还有最小的房间里的小不点。

因为他们总是被人讨厌,面目丑陋,我们不愿意让他们见人,只有牢牢锁住他们,才能保证我们正派、高尚、友好的形象。

全是正能量真的好吗

我这位同学曾经在一次会面中提起她参加过一次“角色扮演”。扮演一个乞丐。她是一位很独立自主的知识女性,让她蹲下来乞讨,受人冷落白眼️,我觉得很有趣。

她自然问我,寇儿你行吗?如果你去了分你这个角色?我很自然说“行啊,既然去了,就要演嘛。”她说“那我们演一下”我问怎么演,她双手捧起桌上一个小茶碗蹲下来,大大眼睛直视我:“帮帮我吧…”

现在想来,我那一瞬间其实呆住。不是没见过乞丐,不是她演太真,而是意识到如果换我演真是好困难🤯,我要怎么演?于是我直接承认自己现在演不了。

后续讨论中,她说她当时也很艰难,她很少求人,自己很会解决问题。特别在扮演乞讨被拒绝被嫌弃时,她总是离开换个人,所以被评价为高贵的乞丐呵呵。我想,高贵的乞丐也许真的有,比如虎落平阳。做乞丐低不下头,也许真会像我这位同学鹤儿一样,很难乞到东西。

鹤儿后来又这样说:“我跟你说蛮有意思的,我上次扮完之后很有进步啊,现在知道会求人啦!就说自己有需要帮助的时候,知道借用外部的一些力量,我以前是根本不会的。”听她这样说,我很有收获,因为我似乎也总会以自立自强为荣。

不过感觉自己最大收获在于,发现原来要我扮演乞丐会这么艰难。原来我只是自以为可以。

康纳尔大学的心理学教授David Dunning和他的研究生Justin Kruger研究发现,绝大多数的人对自己在各个社会及知识领域的能力都自我感觉良好,但是有部分人自我感觉极其优秀,过度自信。而这种“自我感觉优秀”的错觉,便被称之为杜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简称达克效应(D-K effect)。

现在常被提到的“能力错觉”就是基于心理学此种研究。这种现象在学生们身上很容易看到,例如某同学答错题,老师讲解后认为已经明白,下次同类型题继续出错。

不过这一现象不仅仅出现在教室里,而是贯穿在了日常的生活中。在后续的研究之中,David Dunning和Justin Kruger离开了实验室,来到了射击场。他们向一些枪械爱好者提问了一些枪械安全方面的问题。你肯定又想到了,和之前实验的结果一样,那些答对数量最少的人,高估了他们对枪械安全的了解。

其实人们总会高估或者低估自己某些方面,比如我对角色扮演的自信其实有点空中楼阁。

这个现象不能说完全有害,但不得不说,它也许可以增加一个人试错的勇气。当然也会降低觉察、检验错误的意识。

正因为如此,我特想有机会扮演一次挑战自我的角色。就像那七个“暗室小孩”不释放他们出来,又怎知道我们究竟会怎样。体验过这种陌生,也许会从人生中整合出另一种能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