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7(上)

到年底了,总会想起小时候写作文时常用的那句开头语: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是啊,一年又要过去了。

儿时虽常把话挂在嘴边或写在纸上,但却没有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也不可能体会得到,因为那时“总觉得日子过得太慢”,总想着快快长大。

如今,年龄上长大了,心理上却感觉还没跟上来,所以,得找个东西把自己身后的脚印记录下来,记录下这一年来的收获与欣喜,也记录下这一年来的迷惑与思考,现在想不明白的,指不定在将来的某一天、某一地,因某一事,突然就有了豁然开朗的答案。这种感觉,我很喜欢。

我喜欢在这种不断积累、不断“活明白”的过程中前行,一直成长。依我看来,这就好比在今天这一时刻立下一个“时间标记”,面对此时的困惑,等到有了答案的那一刻,我就不再是当初那个无能为力的自己。或许,这就叫重生吧。

01

2017,收获的最好礼物,是女儿的出生。

鸡年春节前两天,宝贝女儿来到我们身边,又开启了我的奶爸生活。虽然儿子都快七岁了,自己不是第一次当爸,但女儿的出生似乎又让我回到了幸福的原点。

重新学习怎样小心翼翼地抱小小软软的婴儿,学习怎样给小家伙穿纸尿裤,甚至连怎样泡奶粉都重新学过。哈哈,不知道以前女人生好多个小孩,是不是每一次都有重新来过一遍的感觉。可知,女人不容易,妈妈好伟大。之后,丧失好久的“铲”权,又回到我的手上,对着月子餐图书依葫芦画瓢做爱人的月子餐,还别说,从中我都悟出了“为什么大厨多半是男性”的缘由。

第一次给妹妹洗澡,第一次抱着妹妹出门去学校接哥哥放学,妹妹的第一次微笑,妹妹第一次玩床铃,妹妹第一次吃辅食,第一次爬,第一次坐小马,第一次和哥哥玩躲猫猫,还有第一次感冒发烧,……

儿子也长大不少,和Siri的玩笑式聊天,第一次一个人出门参加跆拳道馆组织的夏令营,暑假坚持每周一次的晨练,坚持练习跆拳道,坚持去一书阁参加书画练习,乐高课上得也不错,……


我的宝贝

儿子还有两个方面是让我们感到欣慰的。一是养成了比较好的阅读习惯,今年开始了他的长篇阅读之旅,看了他的第一部小说《鲁宾孙飘流记》,还能自己阅读沈石溪的动物小说,对一名二年级的学生来说,真不错,坚持!相信儿子会在阅读中不断体会到宁静、快乐与美好。二是对老家的感情与印象,愿意和接触较少的老爷爷、爷爷进行交流,回到老家愿意干力所能及的农活,冬至扫墓,也有自己的看法和体会,真不错,小脑瓜子能开始自己进行思辨性的思考了。

更让我们感到欣慰和高兴的是,哥哥特别喜欢妹妹,早晨起来要先看看还在睡梦中的妹妹,放学一进家门,就急着找妹妹玩,逗妹妹,如果妹妹还在睡觉,甚至要把妹妹吵醒来和自己玩,……,陪妹妹玩小马,给妹妹念书上的故事,……

现在每次看到哥哥带着妹妹愉快地玩耍,或是哥哥抱着妹妹在小马上玩,我自己心中的幸福感由然而生,那一刻,什么二孩后体力上的辛苦、经济上的压力、辅导作业时的烦躁,等等,都烟消去散。

我爷爷,还有双方父母的身体都还健康。家庭氛围和睦。很好。

和爱人结婚满8年了。8年里,一路风雨,一同走过。有过焦虑,有过难关,但留在心底更多的是快乐,欣喜。

如此,夫复何求?

因此,也将这个放在“我的2017”的第一块。

家庭,永远是第一位的。

02

写完上面的文字后,敲下回车键,脑海里在思索,该写什么了呢?

工作,讲讲自己今年的本职工作情况?学习,谈谈今年在税收业务和八小时外的自学成果?生活,聊聊自己今年在结朋交友、身体锻炼上的收获?

这些都得说说,但我觉得首先要说的是自己在思想上的精进,用句时髦点的话说,应该是认知上的升级。

那就从几个对我触动较大的观念讲起吧。

1.想得到一样东西,最好的办法是让自己配得上它。这句好像是巴菲特的好基友查理·芒格的话。小朋友想要某样东西,就是直接要,不给就哭闹,甚至在地上打滚。长大了的我们,虽然不会这样,但会以其他形式去要。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不断处于焦虑之中,尤其是现在媒体将大众对财富的炫耀和垂涎展露得越来越赤裸,大家被这种欲望所裹挟,就像掉进了一个无底的陷阱。但是当自己的能力和控制力与内在的欲望不相匹配时,这种欲望就将成为把人烧死的罪恶之火。这么些年,我可能不自觉地一直在践行着这个理念。比如,2005年我爱人(当时还只是女朋友)到厦门大学读研,大专毕业的我,硬是咬牙自学英语和相关专业,2008年通过了全国硕士研究生统考,到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今年已改为国防大学联合参谋学院)攻读军事学研究生。说这个,并不表示因为读研了,才有资格谈对等恋爱,而是想表达,让自己配得上一样东西,你得到它了,你会更有成就感与安全感。

2.种一棵树,最好的时候是二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这话,讲的人太多,我也懒得去考证是谁的原创了。这句话,可以用几句比较俗的话翻译下,以便从不同方面来理解。

一句是“不去做,然并卵。”我们总有太多的想法,太多的计划,太多的愿望,但很多时候总是在遗憾,“要是当初……,那就好了”,或是“等到……时,我就……”,有些事可以等,但很多事不需要等,也不能等。比如尽孝不能等,教育子女、陪伴孩子成长不能等,锻炼身体不能等。这些朴素的道理我们都很清楚,但真的认识到这句话的分量了吗?如果只是知道,而不去努力践行,其实跟不知道没有什么分别。这话之所以对我触动大,可能是自己到了一个“看来有些尴尬的年龄”,该懂得也该在行动上做到了。我觉得更主要的可能是以前在部队,面对的问题较单一,加上部队本来就讲究雷厉风行,没有理由不去立马行动。但离队四年,让我明白,平凡而琐碎的生活(指不同于部队的社会生活),更需要“马上做”的执行力。最受不了的,就是那种黏黏腻腻不干不脆的感觉。我不想琐碎的日常生活把自己淹没得不见那双投降的手,更不想因此忘记去做那些“看起来不紧急但却十分重要的事”。

另一句是“完成比完美重要”。很多事情我们之所以迟迟不开始或半途而废,往往是因为我们对其期望太高,或是想得太过完美,总想着100%的完美收官。但事情往往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我们更常面临的尴尬是:如果不开始行动,就根本无从判断目标是不是确实可行,或者反过来,目标是不是确实不可行。于是,往往只有开始行动之后,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在行动过程中,如果发现既定的目标确实是不现实、不可行的,那么“半途而废”不仅不意味着失败,反而意味着决策者的无比理智。7月,自己捣鼓了个微信公号,坚持了一个月的每天更文,但之后就懈怠下来了。近期反思,发现就是自己对此期望太高,指望着能快速拿到“原创”标识,能快速圈粉,甚至能知识变现,等等。如果只是想着把它当作工具用来记录自己的所为所思所想,进步自然就在其中,又有何不可呢?

行动,是改变自己的众多方法中最有效、最直接的一个。很多时候,只要开始行动,哪怕事先并无计划,往往也会有收获。反过来,没有行动的计划则毫无意义。

3.即使同一屋檐下吃饭的两个人,他们很可能是不同的物种。这是今年读《人类简史》《未来简史》和李笑来的《把时间当作朋友》得出的感悟,也是到地方上班4年来的体会。时代在快速发展,有些人紧跟时代步伐,有些人却还固守陈旧观念而不自知。这点,在基层单位(尤其是体制内的基层单位,小城市体制内的基层单位)更有体会,在这就不作赘述了,只要与体制内人员有过接触的,应该有感受。与不同物种的人计较,想同他们一争高下,无异于把自己和其归于同一低端物种。所以,没必要去争什么,计较什么。如有此冲动,不妨在心底唱起“我与他不一样,不一样……”

4.比成功更重要的是成长。关于这个话题,在今年参加的网络读书写作行动营时讨论过,“成功与成长,你更喜欢哪个?”,我选的是成长。可从横纵两个维度比较。成功,有人说这是成长的目的,不成功的成长有什么意义呢?无语。成功,即世俗的定义来看,是比较出来的,是横向上的。而成长,则是自己的跃迁,是自己纵向上的进步,如果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有了进步,就能获得心理上的幸福,管他那么多的成功概念干嘛呢。何况,成长的不断累积,成功也就是水到渠成的必然。

在这,我又得吐槽下体制内了,尤其是体制内的基层单位。有些人在工作岗位上像顶着一颗榆木脑袋样,大多时候是领导指一指,他就摆一摆,甚至连摆都不想摆。很多时候,这些人并不是偷懒,而是长期养成的习惯迁就了他们的行为模式。而有一些人(当然是少数了),在接到任务之后,勤于琢磨,思考任务的目标、实质、意义,再据此思考完成任务的方法。于是,他们会为了完成任务、实现目标,去做很多领导原本未曾交代的事情。最终,他们不仅能完成任务,还常常有很多意外收获。这就是差别。慢慢地,前者与后者,可能会走上完全不一样的道路,最终成为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的人。这就是前面说过的,他们已成为不同的物种,因为进化程度不同。

以上这些,并不是什么新观念,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有些认识,哪怕是非常简单的常识,往往是需要亲身经历后才能真正体会的,就如李笑来在《把时间当作朋友》中讲述的他学习盲打的经历一样,自己身上切实经历过的常识,你才会在心底真心认同、践行。

近年有一句流行语:听过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我想除了知行不合一的问题,其实根子上还是认知的问题,就是你的“知”只是那种翻书知道了,还是在思想深处、在你的认知系统里建立了这个概念,尤其是否有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对“知”的认识,所以说,要让知识“穿过我们的身体”,“阅历、经历比学历重要”,就是这个意思。

03

下面谈谈学习吧。

一个人的劣势,往往会造就或促成他的优势。我是中师(也就是中等师范学校,培养目标是小学教师)毕业的,所以没读过高中的我,数理化的基础差就不用说了,更要命的是2001年我准备考军校时,英语的基础就是初中水平,不,还不到初中水平,因为初中毕业后就没学过英语,5、6年过去,大部分也交还给老师了。为应对军校招生考试,我把自己关在广东罗浮山下营区的运行小包房里挥汗如雨苦学英语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那段全力自学的日子,打下了我的自学能力基础。

从2006年底起备战考研,在做好基层连队带兵人的工作之余,背英语单词、练英语习题、学政治经济,广泛涉猎军事专业知识以增强专业内功,每年一次的难得休假也都在苦学。那段日子是辛苦的,但也是幸福的。就如能听到禾苗拔节长高的声音一样,能感觉到自己的成长,没有什么感觉比这个还好的了。所以当考研成绩出来时,看到英语、政治都是70分以上,我并没有太多的欣喜,有的只是付出劳动后收获确定性的满足与踏实。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观点,忘了是李笑来还是罗胖说的,讲可持续赚钱,并不是指能一直赚钱,而是指所得到的,是由自己的付出而应该得的。很是赞同这个观点。我们需要运气,但不能总倚靠运气。当你所赚来的,靠的是实力,具有确定性,你怎么可能不具有持续性呢?!做自己命运的主人,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很庆幸自己从学校出来后,还一直不间断地学习着。今年也不例外。

税收业务方面,虽然自己在行政岗位上,但能持续关注新出台的税收政策。今年购买了中华会计网校的中级会计课程,利用时间学了近百个课时,遗憾的是还没有学完。利用市局的税收专业化团队这一平台,跟团队成员进行实战学习,每一个案子,都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8月,跟省局所得税的专业化团队一道到浙江大学培训一周,除了收获专业知识外,更大的是拓宽视野,浙江资本市场的发展,早已将我们江西甩得远远的,我们的路还很长很长。

在这里,谈谈自己这个税务新兵关于业务学习的体会吧。2013年,自己从部队回来后进了税务队伍,偶尔跟一道转业回来的转友说自己正在学会计,有人嗤之以鼻,“会计有什么学的,都这年龄了”。但学了之后才发现,会计、税务同样是一片天地,要学深学精不容易,也是可大有作为的舞台。2015年初,市局顺应工作需要,组建了税收专业化团队。我加入了资产重组与房地产类团队。说实话,跟其他队员相比,我的自卑就从脚底往上冒,但这更激励我向高手学习。我们这个团队有律师,所得税专家,增值税专家,还有税务稽查的高手,不说别人,就说每次接到任务进行评查的搭档亚亮,他原来是办公室主任,在他当办公室主任期间通过了全国注册税务师考试。在他看书学习时,就有人半开玩笑跟他说,搞行政的,看什么业务书哦。但他就是凭着自己的那股钻劲,走出了一条不同的路。

我们常听到有人说,“哼,我是懒得去费这个劲,如果我像他这么卖力,肯定比他厉害……”。这样的论调,我们耳熟么?有次我跟亚亮谈到这个,他说,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当你做不到的时候,你永远也体会不到能做到时的感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如果我像……,肯定……”,你没有做到,你还有这种心态,那么你就是永远也做不到,你就是不行。但我们又有几个人会在心里承认自己真的不行呢?所以啊,学东西不要总盯着有没有用,你就自顾自地去学,也许多年后,你自然而然地会找到这项技能的用处,享受这项技能带给你的种种好处。这也许就是古人所说“技多不压身”的道理吧。呵呵,好像扯得有点远。

人文知识方面,也看了些书,影响较大的有《活出生命的意义》《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乌合之众》《财富自由之路》等,还有的就是听得到APP的音频节目,尤其是罗胖的罗辑思维,一期不落,基本上养成了起床后洗漱就听音频的习惯,给我最大的感受是看问题时的视角很重要,不同的视角,可以看到不同的世界。世界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我们不可能一一去领略,但可借鉴别人的间接经验,多好啊。比如以色列年轻学者尤瓦尔·赫拉利的“讲故事”理论就给我很大触动,按他的说法,人之所以成为地球的主宰,是因为人具有虚构的特质,比如宗教、国家等概念,完全是人构想出来的,正是因为这个,我们人类才具有了其他动物所没有的团结协作能力。世界到底是怎样,需要我们去不断探索,但我们看世界的角度,探索世界的方法,对我们每一个个体来说,或许更重要。

今年的学习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网络学习时间不短,既包括分答、知乎、网易云课堂等付费渠道,也包括得到、喜马拉玛、微信订阅号等免费渠道。在线教育、知识付费是一个风口,但肯定也会像共享单车一样,须经历一个淘汰过程,死掉一批只留下几家大的。除此,今年对自己影响较大的还有参加了“剽悍一只猫”的读书写作行动营,连续21天的写作打卡经受住了考验,遗憾的是在之后没能自觉坚持。虽然如此,但因此给自己打开了另一个世界,近距离了解了当前很热的知识变现,更重要的是又激起了自己的码字热情,并逐步认识到,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写作大V从而实现知识变现,但自己确实可以借助文字记录下自己的前行轨迹,这是个总结分析反思的过程,也是成长的好方法。能认识到这一点,也是认知的一个升级。惊喜的是,好久没有在公号里更文,等到12月发布新文时,发现已被微信官方授“原创”标识,也算是个小小的奖励吧。

之前,从儿子1周岁起,每到生日,都给他写了封信,目前已写7封了。今年还在爱人生日写了封信。所以,明年起,至少有4篇命题作文了,给爱人、儿子和闺女每人的一封信,还有一篇年终总结,今年是“我的2017”,明年就是“我的2018”,往后类推。这4篇命题作文,我想一直写下去。我曾在信中跟儿子说,我要写到100岁,那时是100岁的父亲给70岁的儿子写信。想想都觉得是件美好的事,为什么不坚持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