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弦月

是有些时日没有好好写文章了,一个月?两个月?真的忘了。

有时候心中不经怀念那些闲暇时光里的日子:沏上一壶花茶,沐浴在阳光里,动起笔来也是颇为得心应手。

前些日子,朋友送了我一盆“朱顶红”,本打算好好去供养它,无奈家中“恶少”实在淘气,一个不留意,那无辜的花儿险些葬送在了它的爪牙里,望着那碧绿的叶儿上那一排深深的牙印,唉,不知它能否能熬过那毒辣的今夏。

母亲似乎被我勾起了养花的欲望了,吃晚饭的时候跟我说要问她同事要些花儿草儿。

我本以为她就这样说说的,谁知道昨天回家后真看在她在阳台上倒腾。只见她大刀阔斧地折腾出好多瓦罐、花盆,还在朱顶花的“窝”里种上了天竺葵和一些多肉植物,我忍不住吐槽道:“你这是要弄大杂烩?”“不是,我明天买些营养土,再移出去。”母亲似乎迷在其中,头也没回地应付了我一句。我撇撇嘴嘀咕了句瞎折腾便去厨房做晚饭了。

今天回来,喊了两声没有回应,难道又去弄她的“大杂烩”了?我径直朝阳台上走去,果然母亲又蹲在阳台的角落边铲啊、挖啊的。我从后面悄悄探头张望。咦,这是什么?它的茎是紫色的,茎的两端不均匀地缀着一粒粒鼓鼓的、饱满翠绿的椭圆形小叶子组。我本想询问母亲,但后来又转念一想兴许她也不知道,还是拍照问问那位专家朋友好了。

朋友看到后告诉我说是:紫弦月,多么美丽的植物呀!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打开“度娘”想一问它的究竟:多肉植物的垂吊品种之一,叶片高度肉质化,纺锤形,日照充足时为扁球形。茎不太肉质,平卧地面或垂吊,上常生不定根。平常绿色,日照充分的情况下会从绿色变为紫红色,故得名。

紫弦月,原来它的名字是这么来的呀。“度娘”还说:“紫弦月”是一种特别容易爆盆的植物。

我正纳闷它会怎么爆盆时,朋友发来了一盆已经爆盆的紫弦月。呀!那些花儿们开始慢慢苏醒了。淡绿色的叶子里伸出紫色的修长脖子,露出各种各样的样子。还未睡醒地花儿们紧紧地蜷缩着,在那一动也不动;处于迷乎状态的花儿们有些懒散地耷拉着脑袋半开着花;睡醒了的花儿们头上戴着一顶小黄帽伸长了“脖子”眺望着远方,似乎在思考着今天去哪儿玩。多么可爱的花儿们呐!

那一刻心中突然那么一丝丝地期许,希望我的紫弦月也能如此绽放,真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因为爱花,小小阳台被我布置成了一个小花园。虽良莠不齐,但四季葱绿。 今日闲暇,在暖阳中,我开始侍弄我的这些小绿植。...
    优雅转身a阅读 316评论 3 10
  • 寒冬腊月里,是梅花开放的好时节,也是蟹爪兰开放的时节,今天我想带大家认识一下——蟹爪兰。 我的家...
    一只小特特阅读 132评论 0 2
  • 我有一盆田七,是草田七。 在今年春节期间以及春节过后的那几个月里,小区因为疫情而封闭管理,采买不是...
    清风拂尘369阅读 1,333评论 3 127
  • 乍一看标题,多么赋有诗意、文艺范儿十足的名字,其实,这是一株肉肉。 紫玄月,紫色的,叶片儿弯弯的,拉着长长的紫色藤...
    瑾兮微雨阅读 522评论 17 20
  • 天气晴好,阳光灿烂,今天最适合把花儿搬出去晒晒太阳吹吹风。 不知何时,家里的那盆芦荟焉了,细看好像根烂了,真的十分...
    淡若清清风阅读 158评论 1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