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多珍重(上)

1

老郑要结婚了。

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噩耗,别胡思乱想,我跟老郑就是纯洁的革命友谊,而且我也没有想要把革命友谊升华一下的想法。

老郑也叫郑胖子,是跟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哥们儿。老郑小的时候,我妈经常喊他“胖墩,过来吃肉”。我妈的宇宙无敌红烧肉养肥了两个人,可见厨艺无敌。对了,还没有讲讲这两个人是谁,不知道你猜对了没有,一个是我爸,一个就是老郑。

小的时候,我和老郑在我们那个大院里打遍天下无敌手。所有的小孩对我们唯命是从,那种走到哪里都有人对你俯首称臣的的霸气长大之后竟然再也不曾有——可见长大是一件多么面目可憎的事。

但是,老郑也有怂的时候,尤其是在老徐家的二闺女面前。

老徐家的二闺女小名叫静静,别看这个名字毫无杀伤力,但是徐静静的战斗力时时爆表。我也怕她,以至于后来每当我看到那句“我想静静”的时候,徐静静那张脸就会毫无悬念地出现在我眼前!

没人能求出我的心理阴影面积,我估计老吴也不行,哦对了,老吴是我们的数学老师。

考数学是老郑最高兴的一件事,因为他是老吴的得意门生。尤其是每当数学试卷发下来之后,一群小姑娘肤浅地围在老郑座位旁边问东问西,一看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时的老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小胖墩了,摇身一变成了“偏偏佳公子”。

这么娘的形容一看就不是我的风格,这是徐静静的原话。

徐静静喜欢老郑,我早就看出来了。要不然她为啥总是偷偷地戳破老郑的自行车车胎,还不是因为那段时间老郑的车后座上坐的是班花。别问我为什么不提班花的名字,徐静静不让提。

可是如今,老郑要结婚了!而且新娘不是徐静静。

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老郑在我心里的印象瞬间高大起来了,老郑太屌了竟然敢跟徐静静以外的女生结婚!我忍不住要对他顶礼膜拜了。

2

原本我是不想提到徐静静这个人的,但是我发现如果我绕过徐静静这个人的话,这个故事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讲的了。

如果你在永和一中上过学,那你一定听过徐静静这个名字。

这件事还是要从班花说起。那是老郑谈的第一个女朋友,是老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追来的。这个过程我觉得有必要简单地描述一下,为了深入了解班花,老郑曾经研究了一整个笔记本关于班花的喜怒哀乐。后来老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牵着班花的手进进出出了,他还语重心长地教育我:“老陈啊,我告诉你,追女生可不是一件什么好玩的事,太他妈的难了。你说说,我都直接告诉她我喜欢她了,为什么她还要各种考验我?任何一件事,她都能归结于‘你不爱我了’。卧槽!所以你以后一定吸取哥的经验,千万别恋爱!”

卧槽这话题太峰回路转了!

“滚你丫的!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知道不?”我照着他的背擂了一拳。

但是老郑已经没有功夫跟我瞎扯了,因为班花在门口等他。

我看着班花跟老郑相依相偎的身影,不由得在心里替老郑捏了一把汗。

3

当老郑带着满脸的愤怒在我面前倾诉,“不知道谁手贱,最近总爱戳破我的轮胎“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背叛——毕竟徐静静一瞪眼太恐怖了,我怂就怂了点吧,保命要紧。

“那我哪知道,可能是你自己骑的时候扎破的也有可能。”我心虚地解释。

老郑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绝对不可能。”

我没搭理他,赶紧抽出语文书开始装模作样地朗读“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却心猿意马地想不知道徐静静以后还要使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后来老郑的轮胎再也不会被戳破了,就当我以为徐静静开窍了要祝福老郑跟班花白头偕老了的时候,老郑却告诉我他跟班花分手了。

这是个噩耗,对于老郑来说。

老郑说:“你知道吗?我被她甩了!”

“兄弟,拥有过班花的绚烂,你此生足矣!”

“你知道原因不?”老郑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她不知道听谁说的竟然认为我跟你的关系非比寻常。”

卧槽这是个噩耗,对于我来说。

我扭头瞪着他,这他妈的都是谁联想出来的!

我拦住了徐静静,一定要质问个清楚。

“这个方法多棒啊,你看他俩不是掰了吗?”徐静静竟然还挺得意。

“徐静静,你他妈的知不知道老子的名声都被你败坏了!”我发誓这将是我人生巅峰时刻,而且对手是徐静静。

徐静静一言不发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但是面子上还要硬撑着。时间仿佛凝固了,我等了半天徐静静也没有使出她的独门必杀技——擒拿手,反倒是转身走了。

就这么轻松地走了,我更觉得事情没完了。

4

我真心觉得解释是一件很费力的事,尤其是跟一个女生解释。好在最后班花终于是相信了我跟老郑绝对是纯洁的关系,和老郑重归于好了。

班花的智商真感人,徐静静那么蹩脚的挑拨她都信以为真。胸大无脑,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徐静静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这是寻仇寻到家门口的节奏啊!

“徐静静,那天吼你是我不对。但是,是你有错在先对不对?”我试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徐静静顺着墙壁蹲了下去,“陈明,为什么你不帮我呀?”

卧槽徐静静的声音里竟然有哭腔。

“静静啊,有些事勉强不来。”唉,老郑啊老郑,你看看你,连徐静静这样的女汉子都为你梨花带雨的。

徐静静没搭理我,我想,这事儿就得她自己想明白喽。

5

老郑跟徐静静吵起来的时候,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老郑送完班花,骑着车刚到离家不远处的那个岔路口,就看到徐静静推着车站在那里,看起来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原本是想从旁边溜走的,但是徐静静的那辆她经常自称为“宝马”的车横在路中间,我根本就过不去。这恐怕就是所谓的狭路相逢,勇者胜啊——老郑千万别怂包。

“老郑,你跟班花分手。”这是一句命令,我听出来了。徐静静果然是好样的。

“分手?你以为你是谁,叫我分我就分!”老郑也没有怂。

“好,那你别后悔。”徐静静说。

老郑说,“徐静静,你到底还想干啥?戳破我车胎我不跟你计较,去佳璐面前搬弄是非我也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还佳璐,叫得这么亲热。”这句话几乎是徐静静用鼻子哼出来的。

“徐静静,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有多令人厌恶?你还以为咱们都还是小时候玩过家家,你想怎样就怎样。你能不能别那么愚蠢?”

我赶紧拽住老郑的车,示意他赶紧走,再这样继续吵下去后果难料。

徐静静看着老郑,那双明亮的眼睛一片昏暗。

我知道刚才老郑脸上的那股情真意切的厌恶都被她看到心里去了。

今宵多珍重(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