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断奶

母乳喂养这件事已成为我身上一件沉重的道德枷锁。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个懒惰又嫌麻烦的妈妈,所以选择了吸奶器母乳瓶喂,这样至少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时间,比如四小时吸一次,而不至于被一个小娃娃拴住手脚,随时都得准备为他坦胸露乳。大宝阶段,吸奶器用得很顺手,一次乳腺炎也没发生过,甚至由于没有宝宝吮吸刺激泌乳素分泌,在大宝六个月的时候实现了自然断乳。

喂了六个月母乳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母乳喂养的及格分,即使我认识的大部分妈妈都喂满了一年,甚至喂到两岁多的也大有人在,但在清醒认知自己能力的情况下,我知道六个月对我来说已是一个既能向社会交代,又能问心无愧的适合时间。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本人对疼痛的耐受力极低,当时放弃亲喂的重要原因就是没有闯过乳头溃烂的第一关。记得当时生大宝前,自己就在寻找各种正当理由剖宫,在32周b超得知胎儿臀位竟然禁不住眉开眼笑,把b超医生弄的莫名其妙。尽管术后一点也没少受罪,但我思忖着应该比顺产要好一点吧,至少痛苦分摊在几天受,浓度降低,而不用承受顺产集中的痛。

显然,生养大宝的一路顺利让我低估了一个母亲的付出程度,更何况那个时候由于房子紧张老人没有过来帮带,我们请了个阿姨把大宝带到八个月。这里再插一句请保姆和老人带的区别,同样是有人帮带孩子,这两者区别可大了,换句话说,就是花钱不花钱的区别可大了。请个阿姨,你可以吸完奶后在晚上毫无愧疚地呼呼大睡,白天可以自由自在想去哪里浪就去哪里浪,想怎么浪就怎么浪,只要在奶胀半径内回来。可老人不一样,你自己的父母公婆年纪都大了,晚上让他们起夜实在于心不忍,白天想出个门也得思索半天找个合理理由,去逛街去打牌去喝个下午茶之类的话根本说不出口。我想这可能也是二宝阶段吸奶器用的不顺利的原因之一。因为晚上碎成渣一样的睡眠影响了身体机能,因为不够自由影响了心情顺畅,还因为为了应付老人说亲喂多好,就一直瓶喂得不够彻底。

是的,写了这么多,就想说本人正在面临人生中的第一次乳腺炎。可能有人会说,对于一个生了两个宝宝的妈妈来说,一次小小的乳腺炎长篇大论实在过于矫情,可是这种痛苦不经历又有谁能体会。突如其来的高烧,和胸前两团尖利的疼痛,被通奶师严重警告不准再用吸奶器后宝宝突然拒绝乳头后的挫败感,每隔三小时就要坐在卫生间的小板凳上用手指把母乳一点点挤出,看见母乳流进下水道的那一刻,刚开始我还笑着想起了高中政治课本说万恶的资本家宁愿把成千上万吨的牛奶排入河道而不给劳动人民喝,笑着笑着就哭了,因为疼痛的手指关节,因为疼痛的颈椎腰椎,还有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坚持下去的母乳喂养,在凌晨三点的卫生间,我只想大吼,老娘就只喂三个月又怎么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现在的人们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越来越较真,喝个咖啡跳出一堆人说你怎么能食用咖啡因呢?吃个火锅又跳出另一批人说你怎么能吃辣呢?吃个冰激凌说你怎么能吃冰东西?特别是哺乳这件事,感觉没有母乳喂养在这个社会在宝宝面前就像个罪人。甚至剖宫产这件事,感觉都比顺产的妈妈要低一等。女人就非得在生养孩子这件事情上把自己弄得越惨才越凸显母性光辉吗?

我决定了,如果这个二宝再拒绝乳头,我也决不再挣扎在自己痛苦的身体感受和愧对他的心理之间,放过自己,就此断奶,成为一个快乐的母亲,想必比他成天喝着痛苦的乳汁更重要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