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等我吗。

我回来了。

已经是七月了。2018也已经过去一半了,一整个六月都没有写。

一个月也不是很长吧,也不过才一个月的时间嘛。可是,我却总感觉,已经好久好久了啊。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写过心事了,好久好久没有跟你们说说话了。一点预兆都没有,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

五月末写完一篇后,有留言说最近更很勤哦,我回复说,明天就不更了。

当时是打算第二天不写了,但是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停,就是一个多月。

这个公众号,就停在了5月31日 晚上23点25,再也没有更新,直到今天。

都做什么了呢。考证,准备六级,准备期末考。这样看起来似乎整个六月蛮充实,但我一点都不这么觉得。

如果是别人的生活,我一定会这么跟他说。

过得太糟糕了,到底糟糕在哪里,我也说不上来。并不是身体承受了多大的重量,就是,每一天都好累啊。


整天喊着叫着,生活真他妈无聊,我要有点不一样,我要找事情做。可当我真的有事可做了,需要花时间花精力了,我开始不情愿了。

那天晚上,抱着一摞专业书从教室掐着点回到寝室,坐在床上瞥见一个星期前买过的水果。我拎起袋子,发现里面的几个苹果已经烂掉了。

拖着沉重的身子把它扔进垃圾箱,转身盯着墙上的整衣镜,当时就想,要不,就躺在这里吧,像垃圾一样被收走吧,收到哪里算哪里。


六月下半旬,我结束了科二,结束了六级,这段让我焦虑到爆的时期。同时也开始了用剩下的十天,来准备期末考。

其实生活可以不够有多艰难,就能轻松击溃一个人。

不用突然失职,不用没有钱吃饭,有些时候,钥匙忘了带等到门禁时间,雨伞忘了带淋雨跑回到寝室,这些都可以成为导火索。

让你觉得,光是这些接二连三发生的生活琐事,就已经够压得喘不过来气啊。

我也试图发现生活中可能会出现的一点美好的东西,给我一些继续下去的勇气,可我一直找不到。

我不是那种在受到折磨时还能笑着说,再坚持几天就可以结束这一切的人。我一直在忍,一直在默默忍受这种煎熬。

所以,我好想好想问问,你还在吗,还在等我吗?

我也真的好想好想,跟你说说,我今天又干了件什么蠢事。让我自己也借由安慰安慰自己,还有你在呢。

在寝室门口等室友带钥匙回来,在屏幕这头等你的消息。怀着侥幸,怀着期待。


大概是六月中旬的时候吧,我登了次后台,收到几条消息,是一个关注我比较久的人。

他说,好久没有看我的文章了,往前翻了翻,有点弱弱的心疼。他说,没有什么绝对的阴暗面,总有一些无意识的小事让我们觉得,其实生活还挺好的。

是有点小惊喜的。惊喜的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他的忽然出现。

会眼熟一些经常留言经常评论的读者,但是突然有一天,欸,他好像,没有给我留言。第二天没有,第三天也没有,第五天第六天都没有。

不知道哪一天,突然,他又跑出来,说句好久不见。


所以我很想说一句,再等等我,好吗。可是我又不敢对谁说,尽管我知道,这段期限或长或短。

我对我们的关系,没有十足的把握让我可以放心大胆地说出,你一定要等我啊这句话。

于是带着侥幸,怀着不安,希望你还在,你能一直在。

我也很怕,很在乎的,怕你哪一天就坚持不下去了,扔给我一句算了,我不等你了。

在乎甚至连话都不说,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我不敢奢望,有谁会愿意等我,等我到不确定期限的时间点。尽管我非常想,要是有个人在等着我就好了。

这样的话,我就会知道,我必须要马不停蹄全力以赴地赶去找他啊。

就像当初很喜欢很喜欢谁,也不敢向他开口说,可不可以不要走。只会笑着跟他摆摆手,说,你放心走好了,我一个人也可以。

人喜欢犟嘴,喜欢说自己没事,说自己够坚强。可是啊,谁又不想让你看出来那点坚忍呢。

总让我想起来电影《花样年华》里那句台词,“如果我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那,如果,我还会回来,你愿不愿意等我。”


跟朋友聊起这些,有人说,其实,你说出这句话,说出能不能等等我,会有人等你的。

与其说是不敢让谁等你,不如说,是为了不让自己承受因为别人等太久,而带来的负罪感。

可是,我不想让你因为等我等得太痛苦太焦灼啊,我更不确定,我到底值不值得你这样来等。

所以同时,也会主动说出那句,不用等我了,快点走吧。

尽管心里想的是,要是你能再等一等我,那该有多好啊。

但如果,你开口跟我说出一句,请你等我。我一定一定,会答应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