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着的手

早餐后路过学府巷,还在担心昨天朋友电话里讲的事情。

上坡的路不好走,分手的人再难寻。

抬头看,路上的学生正青春,入秋了还有穿短裙的女孩子分外惹眼。

晨光穿过,树影婆娑,秋意未寒。

新的开始好难,不是“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那么简单。

也许友人还沉溺于黎明的黑暗,阳光已然铺展开来。

再抬起头,眼里一对父子。

父亲牵着儿子的手,儿子搀着父亲的臂。

父亲双腿残疾拄着拐,儿子双目失明背着包。

学府巷中间是省特殊教育学校,父亲来送儿子上学。

“孩子,不要和别人闹别扭,放宽心才会开心。”

“爸爸,我真的可以理解他们,真的。”

我们可以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