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千风传奇番外篇:天神之劫(1)

字数 2894阅读 319

金灿灿的大殿,仙雾缭绕,香气弥漫。两条辉煌壮大的红柱子立在大殿两旁,一个显高尊严的雕凤大座安置在正上方,格外尊贵。

四处都是喜气洋洋的贺喜声,深山的云雾团团,宛若仙庭巨宫般,神秘威武。众仙都已在大殿等着,个个都洋溢着笑容,相互谈着些什么,就连外表冷漠的桐沂真人也微微莞尔着脸,最高品的天神手执拂尘,在雕凤大座旁伫立眺望着山间。

山间如盘虬卧龙,水天一色,碧绿的树林衬托了一片宁静,湛蓝的天空像小溪一样清澈。高空绚烂,雄鹰展翅飞过,形形色色的鸣声为这富饶的大自然景观平添了几分生机。

猝然从山巅之尖,一个腾空十万八千里,驾着仙舞,红绫飘飘,一身金贵丽衣穿入正山,娓娓地飞进大殿。

她头上戴着一顶天神金冠,红绫飞舞似蝶,金火之丽衣,还有脸上的几分俊美之色,在场的许多人都对她心生爱慕之情。

她的神情并非得意,也不是眉飞色舞,而是一种久违的自豪感,令她看起来精神抖擞;诸多有经验的老仙人前辈,一看见她,便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家一见了她,都屏息凝气,没有再多言语,在场的议论纷纷都转化为鸦雀无声。

圣天神清清嗓子,高声道:“蓉千风——!”

“小女在。”千风抱拳应道。

“你功绩显赫,仙资聪颖,又有斩妖除魔之正义心,本座今日封你为花脖天神!”

她这一路走来,异常不易,从受唾弃的花脖鬼到如今的天神,她历练了成长与伤痛,种种挫折与背叛,甚至是死亡,但她终于认识到,要自强,绝非柔弱,方能立身于这三界。

千风兴奋地接下圣天神的封赏,转了转头欣喜地望向旁边的玉兰仙婢。在这天庭之中,她就只有玉兰是真心姐妹,其他的,只能说人心隔肚皮,防不胜防。

赏赐过后,千风和玉兰无意间的谈话中,竟不小心触碰了千风内心的创伤,是关于花脖之神的事情。

千风感慨地说:“以前,是我太不懂坚强了,但那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其实我并不懂得要叫我如何去忘记;至于花脖神的,便更凄凉了。”

“那上神可有心仪之人?”玉兰那小巧玲珑地脸蛋一敛起。

千风却心头一震:“有是有。但,只不过,他不在了。”

“那、你的那个他,去了哪里?”

“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找不到。”

说到这里,千风眼角又有些湿润;她知道如今并不能为儿女情长,但那个他实在是太重要了,突然失去,又突然想起的那种感觉,痛苦万分。

面对这么多人的陷害,千风还是从智慧中走了上来。上辈子,她是白玉上神;下一辈子,她却是花脖天神。但愿命运不要这么苛刻,给她留点后路。

夜幕降临,仙界两山隔河,明月下,两座大山像梼杌兽在角力;繁星点点,清澈的河水在明月之下是那样潋滟夺目,轻悄悄地在山峡间流过……

一道闪亮的影子划过天穹,荧光一现,几个把守随即晕倒。黑影飞入了天神的窗户里,铃铛的声音微微响起……

只不过此时许多神已然在安梦之中。千风也适才解衣就寝,大殿一个人也没有,黑影迅速地窜入千风的仙室之中。

熟睡的千风翻过了身,突然间一掌向她劈了过来,她转身急忙闪过,右手挥起袖,两道紫色的烟光闪闪一现,那道黑影倒翻了几个跟斗。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千风不忘问道。

那个人戴着一张面具,黑发飘飘,眉间有一撇,狠狠地回道:“你害我到这番田地!还想我饶了你?”

听得出来是个女声,而且有些熟悉,但千风可能一时过于着急,不知怎的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这个人似乎和千风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千风看着她那双眼睛,双眼除了仇恨,也没有别的了。

那个人法力高强,刹那间鼓起双手,一个硕大的蓝色光晕向千风旋来,千风来不及闪躲,白挨了一掌,直接退在了地上。这个人整整用了十成功力,将所有怨气化作内力全用在这十成功力当中,若不是千风有所防御,要不然早就被击死了。

这个穿着黑衣服的人,不像堕仙,也不像什么妖魔鬼怪,但就是那种特别熟悉的感觉,让千风也不及思索。

千风一挥身,蹬脚一跃,往天山飞去。那个黑衣人御着剑,念着咒决,一路追着千风。

在封神大典夜,遭追杀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这个人一看就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不亲手杀了千风是不会罢休的。天山那个地方虽临近山崖,崎岖陡峭,但是比较安静,没有神仙会在夜里出现,何况是今天这种大日子。

那黑衣人反手一掌,魔气袭来,千风双手一抵,被震退在地上。

深蓝的天,夜里的宁静,一个星子也没有;晚风悲凉地刮了起来,抓着她,在地上摩挲的黑发。

那黑衣人手中的剑,在地上擦出金灿的火花,慢步向千风走来。那双似刀的眉眼有几分熟识,鱼尾纹都是紫色的,一个黑面具却把她掩饰得很不一样。

千风始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只不过却想起了明南。明南是谁?明南是一个拥护自己一辈子的人,而眼前这个充满仇恨的女人,就是曾经当作姐妹最后却反目成仇的人——月绯棠。想起这一切,千风心头不禁一凛,也不惜自己当初放过月绯棠一马,却带来这样的后果。

但是当初的月绯棠无非是个柔弱女子,今日的法力却比一个天仙都要高强;难道这就叫做今非昔比么,千风最最不愿勾起的回忆,今天却还是重温了,还是一阵悲痛之意流在心间。

那个人轻轻摘下面具,又高高举起剑,厉声呵斥:“没想到吧?”

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千风痴痴地望着她,那绝情的样子,她真的感觉好累好累。

“蓉千风,我寻了你寻了好久,我真的好想亲手杀了你。你知道吗?我被你流放之后,才意外害了喜,但当我知道这孩子是明哥哥的之后,我有多么痛苦。看着你们每天笑得这么开心,我们却沦落如此,”她咽了咽口水,继续说,“于是这孩子还是不幸夭折了,我遭受了天大的报应,多少皮肉之苦落在我身上,当我看见你和明哥哥逍遥快活的样子,我有多么痛。好不容易有一天,我以为我想明白了,让你们幸福去了,但是又当我得知明哥哥的下落不明这个消息时,我又不得不偷练禁术。为的就是有一天杀了你几个祸女!我爱了他那么多年,换来的是什么?我再也忍不下去了。”

千风摇摇头说:“不,事情决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以前从不想介入,但是,我们……难道与其陷入爱的仇恨之中,会那么快乐吗?”

“并不快乐。”月绯棠直直地伫立在那儿,微微动唇,“可是,不论如何,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也罢。”千风缓缓地站起身来,“难道这不是骗局吗?你在骗我,你以为你修炼禁术就可以超过我吗?”

月绯棠恼羞成怒,举剑指着千风“是!是我勾结玉菘茹,我是用了玉菘茹的真气;绿菟妖灵也是我放去故意纠缠云无卫的,云无卫也是我亲手服药而死的,柳夏,宇文拓,柳花,黑逸村的一切不幸之事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就是要看到你爱的人去死,看中的东西全都毁在你面前而你却什么也做不了!”

话音刚落,千风稍稍后退,一丝泪蒙在眼眶前,举起手来,一团紫光突现。“处心积虑,陷害无辜的人,这就是你对明南的感情?”千风冷冷地看着她。

月绯棠望天笑了笑,墨黑的光晕一把抓在手上,拼尽全力挥向千风;千风两掌相逼,咬牙切齿地说:“月绯棠!你杀了那么多人,决会受到天谴的!”

“我不论你是花脖之神还是天神,我照样要杀了你;你爱的这一切我都要毁掉!我要你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骤然,她浑身起力,一股不可阻挡的仇力劈向千风,千风终于抵挡不住,往后一飞,月绯棠高高举起手,使出了十成的功力。

夜黑风高的晚上,明月下,一个人被震飞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坠入万丈山崖。

待一切恢复沉寂,那黑衣人的身影才逍遥地飞往西边。

月亮露脸了,仍是圆圆的,躲在乌云之后,似乎在静静观察着这山崖底下。

蓉千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