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48)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12.03 11:11* 字数 2439

上一章-火烧李府

小说目录

第四十八章-囚禁绯棠

漫天便是黑烟滚滚,油烧火燎,盘旋飞洒,似乎要吞噬整片蓝空。

几个壮伙子已被活活烧死。这里好像已血流成河……柳阳、柳冬也已成为一副黑尸体。

远处望见一个肥胖的老太太还在挣扎,她的一只手已经断在了地上,手腕似乎还在不停流血。千风认得,那是朱大娘,不过现在的朱大娘反而不那么生怕。一把年纪了断了一只手是多么痛苦,还是烧断的。千风下意识的蹲下去,愀然作色,变得很同情哀勉的样子。

须发皤然的朱大娘吞吞吐吐地说她最后的遗言“孩…子…你…是蓉千风…吗…对不起…请你…莫要…慊于我…是我们…李府…上上下下…有愧…于你…但我诚心希望…你能和…凡公子…在一起…他…是真的…回心转意…他很喜欢你…若你…不能答应…恐怕…是陪陪他聊天对弈…也可以…他实在是…太孤独了…”

她一点儿也对凡尘夕毫无兴趣。是,一开始她是以为这便是爱。但后来发现不是,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有的,也不是说你想要就有的。当他把她推下悬崖讲天伦之乐时,她便不再对凡尘夕有一丝怜悯。她泪眼婆娑,权宜之计下只能应了声好。说完,安心的朱大娘便也是同其他人一样与世长辞。

她面对这么多因为她而死去的人,她悲从中来。一下子十多人全部死亡连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

现在凡尘夕生死未卜,反正她在李府里找不到他的尸体。有人说,他已经出去了不在家;也有人传言,他已经被大火活活烧光。种种说法在她的脑海里团绕,让她好生害怕。

一袭红袖,高高在上。飕飕风声,便叫她挥袖销魂。

她无力地凝望着,哀鸿遍野,死伤累累。她沉浸在一片无奈悲伤之中。幽冷淡漠的声音令人汗毛竖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总而言之,月绯棠使用幻术控制她还招来开明兽烧光李府,这个账她是报定了。

黄昏过后,便迎来傍晚了。深邃而晦涩不明的冰轮恍若玉镜般悬挂于天,薄弱皎洁的月光透过丛丛禾苗撒进苏殿里来。

今天的月光显得十分悬殊,秘密隐藏在深蓝云之后,偶尔清风一吹。冰轮便是悄悄害羞露脸。尽管韶光灰白,但还是泛滥着一种解人气愤的热情。

整个下午都沉浸在哀伤自责中的千风情绪终于稍是稳定,她的步伐稳慢,银光之下她却没有影子,只见她颀长的身材。

月绯棠此时却是心旷神怡,伸着懒腰趴在床上怡然自得地畅诵书经。这濒临绝境的她和上官云嫣同个德行。

千风踏进去,却是悄无声息的,没有大摇大摆地踩入,也没有一掌打死她,只是瞪着幽深的亮眸以及张着哭得红肿的眼圈,冷煞道:“为什么杀害他们?除了明大哥的恩仇,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血海恩怨?为什么你要去炼那些妖术,为什么你放着苏殿的大使不做而要企图伤害我?”千风慷慨淋漓地说道,心中也是不尽地疑问。何不冲她来而要去杀害那些无辜的人…

……

月绯棠怔的一下站起来,站直了身,清了清嗓子看来是有所准备:“那还不是因为你!你别自欺欺人了!因为你,柳夏挨箭化为散灵,因为你,宇文拓合并昆仑镜永不现身,因为你,红云仙祖惨遭仙阵七窍流血,因为你,明哥哥的大哥葬身火海之中…包括今天的李府亦皆是因为你!你成为了地狱之神你为所欲为你满意了吗?你杀了我啊!”月绯棠形色嚣张,执拗的样子显出她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千风手一指,光柱突现,飞将而去,手上泛着猛烈的晶紫奇光,她冷若冰霜,从容不迫地反驳:“你真以为我舍不得杀你…”说完,没等月绯棠吱声她便飞扬起长褂揪起月绯棠的衣肩,轻盈的脚步一飞蹬,格格不入的丝丝红光盛着仙灵之气漫天飘舞,漩涡之中滑过一道微波火光直掷向月绯棠。

她拽起月绯棠的衣角,移星换斗,驾雾腾云,脚踏一圈粉白的仙雾直奔向千风神殿。恰似挥剑红影划过长空,留下一道暗红。

屠刑阁。

月绯棠浑身发抖,身子骨往内缩,抱着腿蜷躲在一个宽敞的牢房的角落里。

千风却是安然出现在大牢之中,纤嫩的手里飞旋着一团淡淡耀星,往上冒着烈火般的光芒。

忽而她手掌一翻变成了一条毒隐翅虫,满伸着粗脚的翅虫细浪荡漾般地龇牙咧嘴若隐若现地轻飘飘展在她的手中。一身黑衣的大笨虫散发着恶臭的毒气,千风把她稳稳地放在月绯棠的脖子上。

月绯棠吓得冷汗直渗,头皮一阵麻。手脚冰冷,脸色煞白,嘴唇也是像染了生粉一样的白皙。

看见那虫子,绯棠便慌张起来,恶心地撒腿就跑。

哪知千风手指一定,金灿冗着大粗绳子就凭空一现,麻绳是下过水的,冷硬地自动扑向月绯棠。

月绯棠无处可逃,几撇麻绳给她来个五花大绑。使她惊恐地瞪大了瞳仁,畏惧得两条腿都颤颤发软。

手脚皆被捆得紧紧地,眼珠子一直上下翻,不定闪烁在那着大虫子上。面色惨白,“你…你要做什么…”

千风掰着指甲,坐在一旁,傲慢地说:“放心吧!它绝不会要了你的命…只会慢慢地折磨你…”

千风故意把最后一句读得十分重,用一种恐吓的眼神杀死了绯棠。

千风每每在对待上官云嫣或是月绯棠等这些伤害她的人的时候,总是心有不忍。虽说她会咬牙切齿对她们,却都是因为柳夏宇文拓等人,让她发指。

月绯棠苍白无力,眼糊旁冒出了几根血丝,恶狠狠地冲着千风翻白眼“不,我错了,不要…”

千风不经意地回答:“比起伤害我的人,我更痛恨那些伤害我身边的人的人。”

月绯棠吓得脸色发青,完全是心理在作祟。虫子叮咬了这么久,脖子上竟一点痕迹也没有,只知道很难受。

千风临走时,月绯棠终于跪在地上大哭“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不然,不然就直接杀了我…”

蓉千风轻轻把连侧过去,低头看了看她,匪夷所思,却是以为她会弃恶从善,反正留她也无法复活那些死去的人,倒是显得空虚…

尽管千风半信半疑,可最后还是把她放了。

月绯棠来到一片荒山野岭寻找明南,找罢,便去一个客栈。

不知道明南为何也会出现在那个客栈,而且在独自的房里喝闷酒。

月绯棠轻悄悄地推开门,温柔一唤“明哥哥。”

此时的明南可能是喝太多了,睡眼惺忪般的,看见月绯棠,眼前的视物却焦聚成慈眉善眼的千风,还在冲他发笑。

月绯棠坐了过去,瞟了瞟那壶酒,又把他的脸扳过来,轻微细柔地说:“屠苏酒一杯,为何?”

俊朗的明南只顾打嗝,没想到月绯棠歪着扭曲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热吻。明南转过头来,以为那是千风,便也惊鸿一个激吻。

随后,烛灯一熄,夜已深茫。二人已一夜缠绵,可惜明南模模糊糊,不知不觉和她有了关系…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