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

那一年,苏書遇到了应殷。她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己当时会那么冲动,一直隐藏自己的她,怎么在那时候却不管不顾了呢?

晚上的街灯格外有风情,苏書走在街上,凉风习习吹过她的波浪卷发,她用手挽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刘海有点长了,已经接近眼睫毛处,就要遮住她的眼睛了。
街道上行人仍然很多,即便现在已经接近十一点了。偶尔一些行人会侧目或回望这个美丽的女孩,她独自走在大街上,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腰部收紧的那种,配着她的波浪长发,从背影看绝对是给人清纯秀丽的感觉,然而和她形象不符的是,女孩的脸上画着浓浓的烟熏妆,就如一泼墨水画在她脸上晕染。但是这样的她,却仍然让行人忍不住回目,想让人看看那么重的妆容下究竟是怎样一副容貌。
苏書按照平日的路线,先走过三号街,转个弯就可以来到米安广场了。她喜欢米安广场,因为喜欢米安这个名字,还有广场中央的天使喷水池。以往到这个时间的广场,多多少少也有些冷清了,今天却很不一样,广场有很多年轻人,看起来都是高中生或大学生,难不成今天是什么帮派的聚会?
苏書不喜欢搅和这些帮派,她正准备转身离开,却鳖见一处角落里,有一群人围着中间的一个学生。因为中间那个人穿着高中制服,而且看制服还是和她一间学校的,然而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穿着制服在外面乱逛,所以才会被混混盯上。
苏書不想多管闲事,她转身准备离开,但是她突然看清了中间学生的脸,顿时停住脚步。是他!那个她不知道名字却一直想报答的男生。
从高一开始,她一直想着要找到他,要报答他,他曾经帮助过她。
苏書快步走向那群小混混,她要救这个男生!
一个混混听到脚步声,回头就看到苏書向着他们走来,混混心里痴笑了一下,张口就戏谑对方,“哟小妹妹,我劝你别多管闲事,不然哥哥们保证好好照顾你,呵。”
苏書压根就不当一回事,直说到:“放了他,你们想要什么我给你。”
听到女孩的声音,全部混混都转过头来注视着苏書。苏書压根不害怕,又重复了一遍她的话。一个染了一头红毛的混混,左手正拿着根铁棒,十分不善地开口:“这是哪里来的不知死的小妞,竟然想救人?笑死我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谁。”
苏書刚想开口回答,就听之前那个混混说道:“诶老大,她不是说我们要什么就给什么吗?哥哥看你长得还不错,要不用你的身体换这个男生怎样?呵,哥哥保证天天让你在床上欲罢不能。”说完,对方就慢慢向苏書走来,一脸痞子笑容。
苏書沉着脸,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这样被调戏过,以前有哥哥保护她,她一直都被护在羽绒下,即便时常接触混混,然而大家都是尊重她的。再加上自己的家世,根本没有混混敢对她下手。
苏書想起往事,心中一片惆怅,如今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她抬目环视了一圈这些混混,人数大概九、十个,其中居然还有哥哥以前的部下。她看到那几个熟悉的面孔,便觉得心里安定了不少,哥哥的手下绝对不会对她动手的,那么剩下的人数,她能应付的来。
先前那个调戏她的混混已经走到她面前站着。“小妹妹,你是决定用身体换这个男生呢,还是决定用处女膜换他呢?嗯?”说完又多加一句,“看你这一脸烟熏妆也不像是乖女孩,要不要考虑跟我们老大混?”
苏書突然就想到了一点,她哎呀了一声,把面前的男生都给吓了一跳。噢天,苏書想到自己现在这个鬼样子,哥哥的手下肯定全认不出她,天,这下惨了。
苏書淡定的摇了摇头,“我是良家妇女,你别乱来。”
听到她这句话,混混们都笑开了。接着混混里有人开口:“二哥,你问太多废话了,你的风格不是直接上手吗?小弟们可不觉得你绅士呀哈哈哈!”混混们又笑成一片了。
苏書现在已经没心情跟他们拌嘴,直接往前跨一步缩短了和那个调戏男的距离,接着就迅速出手,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调戏男已经被一个过肩摔甩在地上了。
红毛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就要上前。“妈的你这臭娘们,兄弟们给我上!”
苏書也不慌张,直接放倒离她最近的小混混。苏書并不是会打架,只是哥哥还在时一直都有教她跆拳道和防御术,她的领悟力和学习能力也很高,能在短时间内就掌握其中的精髓,所以基本哥哥的身手她也学了一半多,即使是哥哥当时的手下,也没有人能打得过她。而哥哥所带领的帮派,在当时早已所向无敌,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哥哥自创的防御术,几乎没有人能破解,哥哥的部下也都被训练学习了各种格斗技术,所以从来没有哪个帮派打得过他们。
转眼间苏書又放倒三个混混,但是毕竟她是女孩,女生在力气和体力上永远输男生,苏書有自知之明,知道再继续打下去只怕是对自己不利,那些被打倒在地的混混也接二连三爬起来继续攻击她。
再这样下去真的要被制服了!
苏書转身看着已经被大家忽略的制服男生,嘴角微微上扬,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哥哥从小教她一个至理名言:打不过就跑,打得过…更要跑!所以苏書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她拔腿就跑。
经过制服男生身边时,她狠狠抓住对方的手,瞬间把对方扯到身边,连带着一起奔跑起来。众人再一次没反应过来,只见一阵风带过,女孩和那个男生一起消失在视线中了。
“操!”红毛气得把手中的铁棒摔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妈的,老子居然栽在一个娘们手上!你们最好给我找出这人,我跟她没完!”
“是,老大!”

苏書一口气跑了三条街,早就累得没力气了。“呼,不行我跑不动了…”
她转头一看,被她牵着的男生,完全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就像在慢跑,而且他居然还一脸嫌弃的看着被女孩紧紧握住的手。
苏書简直无语了。
她乖乖把手放开,对方就迅速把手收回去了。他深深的看她一眼,在苏書以为他要对她说谢谢时,居然就那么不吭一声……转身走了!
我去!!
苏書无语地注视他的背影,忽然就笑了。她并不在意他有没有讲谢谢,只是三年前的一面之缘,并不足以他记住她。
她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心里想的却是为什么他不动手?三年前,她亲眼看过他的身手,他的身手对付几十个混混根本不在话下,但是刚刚他被包围时,却完全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如果她没有去救他,他究竟想做什么?
苏書思来想去,还是想不到一个答案,索性就不想了,回家睡觉好了。
她慢慢走路,刚刚看手表,还有十分钟就要凌晨十二点了。突然就想起明天是开学,开学后她就是高三的学生了。三年前哥哥也是高三,那时只想着快点长大,要和哥哥并肩站在同一个高度,现在只留下心底的叹气。她还是不习惯失去哥哥的生活,即使三年过去了,她依然不习惯。
她打了一通电话给司机,让他来接她回老宅,她需要回去拿校服。司机很快就来了,坐在车上时她一直想着自己的身份。
苏書是苏家的独女,苏先生和苏小姐是表兄妹,为了让家族血统纯正,他们按族长指示在一起了,生下了她,她该庆幸,她居然没有生成畸形。小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从来得不到父母的爱,后来才知道,她只是为了繁衍而生的孩子,然而苏家的孩子,有哪个不是如此呢。苏家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家族,里面关系错综复杂,然而苏家人的血统必须全是纯正的,因此苏家人全是直系亲属结婚。除了这点让人觉得这个家族很变态,还有一点是苏家孩子统一需要经历的事,同样是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看起来苏家变态得不可理喻,实际上苏家却是名门贵族,名誉很好。苏家掌管政治和经商。这个庞大的家族,背后势力可怖,财产恐怖,但苏家子弟从来没有仗势欺人或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苏家的家训严格,如果违法家训会被逐出族门,而被逐出门的孩子,多数生不如死。她从小背诵家训,整整一百多条的家训,就如印记一样深刻心里,溶进血里。正因如此,苏家所有孩子只会做善行,从不做恶行。这也是世人敬苏家和惧苏家的原因。
车子缓缓开进了宅院,苏家老宅很大,等到车子停下来,她已经把脸上的烟熏妆给抹干净了。
苏格迎面走来,他轻轻抱了抱苏書,在她耳边开口道:“长老让我们等下去见她。”
她的身体顿时僵硬住,苏格温柔安慰她,“小書,别怕,没事的。”
苏書慢慢放松下来,她太大惊小怪了,她又没犯错,何必这么惧怕,更何况一年前她已经完成了族里的要求了。
她牵起苏格的手,嬉笑的对他说,“格哥哥,好久不见,你看起来更帅了,简直亮瞎我的24K铝合金狗眼啦。”
苏格温柔地笑了起来,“一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没大没小。”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温暖的掌心已经拍上她的头顶,轻轻揉了揉。
她笑得像只小猫,往他掌心蹭了蹭。
苏家那么多双眼睛,他们不能不表现得很亲密,因为在名义上,苏格和苏書,是准夫妻。
苏書不止一次想笑,苏家的第二个变态却不成文的规定,满十六岁的苏家女子必须与另一名苏家男子订婚,并且在女子十六生日那夜,与未婚夫洞房。
是真正的洞房。
她想起那一晚,说不上是什么不好的回忆,只是她的心里,始终无法放下。
多数的苏家女子都只把那个规定当作做任务一样,完全没感情也没感觉,但是她不一样。从她认识哥哥起,就想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她的每个第一次,都一定献给最爱的人。但是随后知道的这个规定,被迫压上床,被迫完成的规定,都已经打破她心底的道德观,让她的梦想破灭了。
苏格是个很好的男人,第一次给他,她并不难过,只是很遗憾,遗憾他不是她最爱的人。
苏格大她三岁,今年二十岁。她知道苏格有一个女朋友,一年前就知道了,只是不懂他们现在是不是还在一起。
苏家的规则从来不会为难子女们,只除了为苏家繁衍血统正宗的孩子这一条。其中包括了:苏家女子满十六即洞房,十八前必须产下一个孩子,之后两人感情如何苏家人都不会去插手。
就比如说她的爸爸妈妈,爸爸有自己的生活,妈妈也一样,他们都有自己的爱人,但是婚姻不能解除,更不能与爱人生下血统不纯的孩子,所以除了她这个独生女,他们不能有别的孩子。但是对于他们的婚外恋情,苏家人绝对不会插手,事实上很多苏家子女都是这么做的,一纸婚约和纯正孩子都只是规则的一条,只要完成了就好。所以说苏家不成文的规则还是很人性的呵。
走在去见长老的路上,苏書心里已经猜到她要讲什么了。

进入长老的书房前,苏格轻轻牵起苏書的手,十指紧扣,看起来就像一对恩爱的情侣。
书房里,长老坐在木质躺椅上,听见苏格敲门的声音,缓缓抬目就见一男一女走了进来。她对苏格和苏書还是很喜欢的,苏格帅气沉稳,苏書漂亮活泼,他们的婚姻简直是天赐良缘,般配得不得了。所以即使一年前苏書在婚礼上逃婚了,长老仍然会选择遗忘,继续宠溺她的孩子们。
长老对他们说:“我的孩子,我已经有一年没见你们了,一切都好吗?”
苏格代替苏書一起回答:“长老,我们很好,苏書是个温柔的妻子,我们的婚姻很幸福。”说完脸上也配着一个满足的微笑。
苏書噗哧一声笑了,他真是,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是这样厉害。笑完后也是很配合的挽上苏格的手,身体也轻轻靠过去。
长老很是满意他们夫妻之间的小互动,微微额首,说道:“我的孩子,你们结婚也有一年多,有开始计划要自己的孩子了吗?”
苏書和苏格都知道,长老这句话里暗藏玄机,如果他们回答有,长老就会要求他们必须在一年内生下一个苏家孩子,如何他们回答没有,反而是违逆苏家规矩。可是无论是苏書还是苏格,他们并不想拥有孩子,怎么能让孩子出生在一个虚假没有爱情的家庭中呢?
苏格微一思考了一下,很快做出决定。“长老,我们很愿意拥有自己的孩子,可是目前并没有那个计划要孩子。我希望再和苏書过几年的二人世界,何况我的事业刚起步,苏書也需要完成学业,等我的事业稳定后,我们就会开始着手生育。到那时,我相信我有能力让孩子在一个好的经济环境下成长,为此我会努力做一个好丈夫,更是一个好父亲。”
苏格一番话说得苏書很动容,就如她之前说的,苏格确实是一个好男人,他有担当,更有志气。
长老显然也因为苏格的一番话而动摇了,苏書看着机不可失,便决定开口再补一刀。
她软软地说道:“长老~~~格哥哥他一定会是个好父亲,他对我好好噢,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很幸福的~只是目前他忙着事业,这时候有孩子,我怕格哥哥会忙不过来,长老~我舍不得格哥哥辛苦~”
苏書和苏格这两番话讲得特别有奥妙,苏格的重点在于孩子,他一切都是为孩子的将来作打算,而苏書的一番话全是爱苏格不希望他辛苦,她婉转的表达出如果让苏格辛苦就坚决不要孩子。
长老宠溺地看着苏書,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让步了:“唉,长老知道你爱苏格。那好,我和族长商量一下,毕竟族里的规矩也不是轻易说改就能改。”
苏書听言还是开心得很,至少他们已经成功了一半。

;)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萧彦站在窗前,仰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色,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他不知道站了多久,脚边落下了不少的烟灰和烟头。狭窄...
    邵悦婷阅读 3,088评论 2 3
  • 阴天 晴天 雨天 总有人有理由 讨厌 天边泛白的天际线 在提醒我 又一夜未眠 站着 坐着 躺着 换着姿势 舒服的体...
    漂浮沙棠阅读 173评论 1 2
  • 德州雾霾第一怪,自行车比汽车快;德州雾霾第二怪,一觉醒来雪花盖;德州雾霾第三怪,人人都把口罩戴;德州雾霾第四怪,朋...
    凌云铭志阅读 4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