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楼自杀的产妇:地板再冷也冷不过人心

实在是太让人气愤又难过了。

这两天,陕西榆林产妇跳楼一事,占据了各媒体头条,吃瓜群众纷纷津津乐道的分析着,猜想着,一时间真相开始扑朔迷离起来。

榆林产妇在入院时,被医院告之,胎儿过大,难产风险较高,建议剖腹产,产妇及家属都拒绝,产妇老公在病情通知书上签字。

然而,在待产过程中,产妇两次走出分娩中心,因疼痛难忍,向家属下跪要求剖腹,均遭到拒绝,医院有视频及护理记录多个物证,产妇在剖腹被拒的绝望中,带着未出生的胎儿,从五楼跃下,一尸两命。

而家属这边则声明,产妇两次无法忍受要求剖腹,他们都同意了,但医院拒绝剖腹,且事后,在和医院对立的过程中,家属方开始内战了,因为他们在叫嚣:”如果医院赔偿,那么赔偿款归谁拿。”

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评断这些家属,此时此刻,产妇尸骨未寒啊。

有人说,不到生孩子那一刻,你不知道自己嫁的到底是人还是狗,我认为这是对狗的辱侮,狗是多么忠诚有爱心的动物,怎么可以和这类猪狗不如的,披着人皮的生物相比较。

我无法想像,是怎样的绝望和痛苦,让产妇,在面临着新生儿的降临时,在明白自己“我还是选错了”,毅然抛弃一切,跳向那冷冰冰,坚硬的地面。

她抛却的,不止是即将当妈妈的这个身份,即将开展一家三口的新生活,更是对过往一切美好与不美好的否定。

她最后一次走出分娩室,一边走一边说:“我还是选错了。”

选错什么,选错老公。

女人生孩子坐月子,这个人生的重要阶段,永远都是一副最精密的照妖镜,它即照出所谓亲人的面目可憎,也照得出最为亲蜜的知心爱人。

我记得五年前,我生孩子时,当天下午,住进一个存着和我一样心思,顺不出就剖的产妇,晚上六七点时,这名产妇疼得直拿头撞墙,可是宫口开口很慢,她老公看她疼得受不了,两夫妻便决定剖腹,但是她老公和医院却暴发了激烈的争吵,感觉要打起来,我打发我老公去看看,原来医生说麻醉师下班了,她老公不管,说现在就要手术,立刻马上,她老婆疼得受不了,吵了几分钟,一个多小时后,产妇做完手术,回到病房。

虽然和医生吵架的行为很不文明,但是,把老婆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这才是好男人应有的担挡啊。

产妇老公事后申明,两次都口头同意剖腹,那为什么不在第一次口头同意时,去催促医生尽快手术,反而让老婆疼得第二次出来请求剖腹?想来这口头同意,不过是敷衍产妇,被旁边人听到,反而成了讹诈医院的证据,何况该产妇入院时,医院就已经判定难产风险高,建议剖腹,医院范不着放着那么多正常顺产的产妇,而坚持让一个难产风险高的产妇顺产,否则,该产妇第二次应该去求医生而不是家属了吧。

我们且不说各医院求自保,需家属签名才能手术的制度,也不说该产妇为什么这么脆弱因为疼而放弃生命,因为,无法感同身受,都是站着说话腰不疼的恶言恶语

家属为什么不同意剖腹。

原因无非有几点:

一,省钱,剖腹产的费用几乎是顺产费用的两倍,而无痛针,一针则要上千块钱。

所以家属宁愿看着产妇疼得下跪,因为

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啊

自古以来,女人不都这么生的吗

产后抑郁?矫情,别人怎么不会

就你娇气些,我生之前还在地里干活呢,生完就开始下地了

反正疼的又不是我

很多言论甚至出自于女人本身,那么生孩子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痛?我痛经严重时,痛得晕倒呕吐,感觉肚子里的肠子被打成结,并被使劲拉扯,后来我生孩子时,我感觉是体内布满了疼痛的结,至少100个,我一边使劲掐自己的胳膊咬自己的手,企望转移疼痛,一边想,我为什么要生孩子,为什么要经历这种痛苦,我甚至给我老公提议,能不能学电视里面,一掌把我劈晕,只要能终止这种痛苦。

后来我就去剖了,我老公手上布满了我咬的牙印。

这个产妇老公看着老婆疼成这样,还能无动于衷,我佩服他有坚强的定力,更何况每个人对疼痛的敏感度不一样,不能存着大家都是这么忍过来的你就该忍着的想法,古代又有多少女人因为生孩子而丧失性命呢,要不怎么会有女人生孩子如同过鬼门关一说,能如此漠视产妇的痛苦,可想而知,这个产妇在日常生活中,又能得到丈夫的几分尊重?

二,可以马上怀二胎,而不用等到两年后。

对于重男轻女的家庭,我只想说,大清已经灭亡100年了,如果不是他家有稀缺的皇位要继承,那么,必定是有葵花宝典或是辟邪剑谱这类的法宝要传授吧。

产妇宁愿以死求解脱,不过是发现,原来身边最亲最近的人,在你最脆弱,最需要帮助时,他们并不会救你于水火之中,反而是冷漠的推开你的手,然后再插上一刀。

她一步步走向窗户时,一定感受不到任何一点人间的温度。

她也曾幻想着新生命来临那一刻的喜悦,也曾憧憬过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她也曾梦想过她选的,这个与她共度下半生的良人,为她遮风挡雨,不成想,却是下刀子的人。

愿她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这样冷血的所谓亲人。

愿好姑娘们,今生今世,能遇到一个珍惜你尊重你的良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