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13)

@大嫂

在徐小胖所有手续都办完,马上就准备出国的时候,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

“你大哥被人骗了,那女的昨天晚上跑喽!”电话里徐小胖妈妈哭诉,“昨天还叫妈叫得亲的,今天早上就跑了,我都给大哥说晚上要锁着门,你大哥就是不听话,这下人财两空了!哎……”

“我到现在都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那女的是我什么人?你现在跟我讲有什么用呢?这么一大早的,咋呼啥呢?”徐小胖大概还没睡醒,还没弄明白妈妈说的那个女的是什么人。

“不就是你刘家表哥给从云南那边给你大哥弄来的媳妇儿吗?”

“云南?我之前也没听你们给我说啊!那些人好多都是骗婚的!是专门合伙骗钱的,这事你们也敢信啊?”

“我当时跟你要钱不是说了吗?你当时怎么不讲呢!”

“我当时可能就没听清!我只记得说要给大哥说亲要我弄点钱,别的我就没听清!你们钱都给别人了,事情都不问清楚的?现在晚了!认栽呗!你们什么事情都不懂。说了你们也不晓得,反正你们又没钱,老老实实过日子就行了,只要是要出钱的事你们别掺和就行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说让你大哥去找你那刘家表哥去,你大哥嫌丢人懒得去!当时20000块钱我们是给了你那刘家表哥手上的,现在人跑了,你说我们肯定是得找他要钱去啊!你给你大哥说说!”

“大哥哪会听我的呢?你们这么多年哪里听过我的话呢?我不是一直都在听你们说吗?真是的!这种事我管不了,我不说!”

“两万块钱呢!”妈妈哭起来,“你大哥这几年外面不好找活儿,体力活做不了,轻松的活儿找不到,好不容易攒点儿钱,说没就没得了!怎么想得通啊!”

“找媳妇儿最起码得知根知底吧,那是要过日子的,不是买猪买狗!”徐小胖埋怨说,“这种事想来就是犯法的,自古以来买卖人口都是犯法的,这道理你们不知道吗?再说了我大哥也才28,还不至于这么着急啊!”

“你现在说要怎么弄呢?你大哥他从昨天睡到今天不吃不喝不说话,我怕出事啊!”妈妈突然在电话里把声音压低,“其实这女孩儿还是不错的,也干练也识大体,谁晓得她就是个骗子呢!如果要不是骗子,你大哥能娶到这样媳妇儿那可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你说这些干什么呢?”徐小胖心里已经认定他大哥是被骗婚了,而且他也想不出挽救的办法,“这种事情,你们商量着办吧,我也不晓得要咋个弄!无非是花钱买个教训也没啥,钱总是挣得回来的,以后别做这种异想天开的事就行了。这事肯定是你们的主意,大哥也在外面晃荡那么多年,这点常识都没有吗?真是白混了!说到底,你们自作自受,活该!不要管别人,也别一堆屎不臭,还硬要拨弄它让它臭!”

“你这孩子说话咋这样呢?你大哥都没怪我们,你说的都是啥话吗?我不是为你大哥好吗?我这几年为了他的亲事,天天急得睡不着觉,都是天下父母心,你说话就不能摸着良心,你这几年读书都读哪儿去了?”妈妈一生气,把电话给挂了。

徐小胖因为马上就要出国了,需要办理相关手续,也确实没时间考虑这事。但是一切准备就绪,到北京转机的时候,他在火车站候车,看着候车室人来人往,他心想:也许这其中某个人就是骗子,但那又怎样呢?正所谓苍蝇不叮没缝的蛋,骗与被骗,说明了就是一个愿打一个不愿挨,这事儿本来就是荒谬的,有什么好想的呢?

徐小胖回想起老农村里一些人来,跟大哥同年龄段的人确实基本上都单着,而且已经注定这辈子单身的也屈指数不过来。妈妈的担忧其实也不无道理。从国家人口普查的结果显示,将来会有好几千万光棍儿要产生,因为女性人口少。从现实来看,像他老家这样的条件,本来娶媳妇就难,这样一来更是难上加难。怕是再过几十年,他们村就要成为光棍村了。

其实他大哥和赵家的婚事不欢而散之后,家里也一直在想办法物色合适的好姑娘,但是终究也没有寻找到合适的。但是这几年徐大胖和徐胖胖在外面打工环境有所改善,加上徐小胖自己办了助学贷款,平时还勤工俭学,外面也兼职发传单啊、做家教啊,也基本上再没有向家里要钱,家里整个经济条件明显有了改观。然后他们家的情况如果横向对比还是很差的。说白了,这些年整个社会经济水平提高了,他们家也跟着有所改善而已。但无论怎么说日子过得宽裕了些,毕竟是好事。

但是他们家过得并不开心。要说为什么不开心,其实也说不出个理由来。是因为大胖的婚事没着落,其实村里同龄人基本都成家。是因为钱不够花,其实眼下也并没有着急花钱的地方。是因为徐小胖的工作不理想,其实他们家人并不关心小胖工作怎么样,更关心的是能挣多少钱,当下大形势电视里天天说,大学生已经没什么大不了,自然也挣不了大钱。那是为什么不开心呢?只能这样解释——会开心的人什么时候都会开心,不会开心的人永远不会觉得开心。

不过眼下最最着急的,其实近十多年来在徐小胖妈妈眼里家里头等大事一直是徐大胖的婚事。当初为了讨好赵家,花了不少精力物力。后来经常提着礼品去拜访村里经常帮人说媒的媒公媒婆。期间也有几家姑娘有过意向,那自然更是变着法儿地献殷勤。但终究都无济于事。所以当听说有人可以帮忙从云南贵州那边买媳妇儿的时候,徐小胖的妈妈在半个月都睡着觉,一直在合计凑钱的事,同时也不停在担心如果买来的媳妇儿呆不惯将来日子怎么过。起始,徐大胖不愿意这样做,因为他还是个相信爱情的人,或者说他也是曾经拥有过爱情的人,觉得这种买来的女人,不知根知底,而且也没有共同语言,更要命的是风俗人情生活习惯都完全不一样,这将来怎么生活呢?简直不敢想象!但是妈妈天天念叨,而且妈妈还请半仙算了一卦,卦象显示这段姻缘可成。徐大胖也觉得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也就默认了。

后来给了刘家表哥两万块钱之后,不到一个月,果然带了个姑娘回来。这姑娘人很灵光,长得也挺水灵,不像是那种被骗来,更像是被买来的,年龄虽然不大,却也成熟懂事。第一次见面,大家都觉得两人蛮有夫妻相,很是欢喜。

很快徐妈妈张罗着给俩人办了个简易婚礼,请亲戚和村里人吃了喜酒,正式宣布徐大胖成家了。就在结婚当天,刘家表哥专门提醒大胖,前面出现过新媳妇儿偷偷跑掉的情况,最好最近晚上睡觉警醒些,为了安全起见要把房间门锁上。

大胖人老实,觉得那样不好,也就没理,结果结婚第三天早上起来发现人不见了。全家人都慌了。妈妈先跟胖胖打电话,被胖胖数落了一通,然后打电话给小胖又被数落了一通,放下电话就蹲在门里嚎啕大哭起来,把刘家亲戚骂了祖宗十八代,把那还叫不清名字的女孩更是骂了祖宗十八代,就连那个算卦的半仙的祖宗也被骂了个底朝天。

徐小胖挂了电话,想了想,觉得埋怨数落终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尽管他马上出国了,可这么大个事他也不能真的不闻不问啊。他打电话回家跟大哥仔细聊了聊——

“他来的时候有行礼吗?”

“有个旧皮箱,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箱子也没带走,在家放着呢!”

“他们家具体地址你问过吗?”

“没问!她倒是说过,我也没记住啊!她说她家有姐妹四个还有一个弟弟,她妈妈病死了。他爸爸这次把她和二姐一起卖掉了,而且就在我们家隔壁镇的村子里,这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啊!”

“走的时候,你们就没有一点动静吗?那么个大活人走了,你们都不知道?大概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

“她每天都起得很早的,还帮妈干活来着。今天早上爸和妈天没亮就去地里干活了,我醒的时候就没见人了啊!就是把我们结婚买的衣服穿走了,把我钱包里的几百块钱也拿走了,其他东西都没带,而且我们村里的人也都说没看见她下山。”

“有没有可能她去找妈他们走错路了呢?不对!穿着新衣服肯定不是去干活的!先别急,等天黑了如果还没回来,再去找刘家表哥问问情况,看能不能联系到本人,不跟你过日子可以,但是如果是骗婚,那也是违法的,可以报警的。”

“报什么警啊?我们又没领结婚证,根本就是不合法的,法律还会管啊!认栽吧!哎……”

“两万块钱是小事,没必要难受,就算拿钱买教训了吧!”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马上就要出国了,现在在北京,后天就坐飞机走,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凡事不能都往坏处想,也许还有转机。”

“你自己小心,家里的事你不用着急,妈也真是的,这种事你们能有什么办法呢,给你们打电话干吗呢!到了地方之后给家里打个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徐小胖心里反倒平静了。然后他又给二哥打了个电话,告诉二哥他马上出国了,自然也要讨论一下大哥的事情,结果二哥告诉他,妈妈为了大哥的亲事打了好几个电话跟他要钱,而且要了一万,很是气愤,埋怨说这次倒霉被骗的冤大头其实是他不是大哥。听说妈妈还跟小胖要了5000块钱,更是气愤得不行。

“你哪儿来的钱呢?我不都跟妈说了吗?你一个月就1000多块钱,还还要还贷款,而且在城市里花销也大,肯定没有钱!她怎么还跟你要呢?真是的!”

“主要是没钱,如果有钱,大哥结婚是大事,给点钱也是应该的!”

“你啊,就是从小干啥都没点主见,有话也不敢说。你肯定是借的钱吧!那一万块钱,我也跟朋友借了些,不过我已经还了!我也帮不上你啥忙了,我这几年也没找到正经事儿做,现在保安的活也不好找了!”

“没事了,我借的钱也已经还了!出国的费用都是公司统一安排,也不用我带钱!我出去了,家里平时你也得多关心照应一下,你也到成家的年龄了,自己抓紧吧,别走大哥的老路!”

“你觉得我们家的条件我能找到老婆吗?”二哥笑了,“别说我,你到时候能不能找到老婆都不一定,别看你是大学生。我这几年算是看明白了,城里随便一个捡破烂的都比咱家条件好!”

“没那么夸张!”

“你放心走吧,到了发QQ信息给我,你打电话我也不敢接,国际电话要钱的!”

“好!妈这几天肯定在家哭呢,你抽空打电话说说她,反正钱是大部分是咱俩的。”

“晓得。”

徐小胖到北京之后,先到北京西站附近走了走,然后坐公交到天安门过了一下,然后赶回来跟其他同事会合前往机场,到酒店住下,因为飞机是第二天一大早出发。

晚上11点多,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想问问情况,因为第二天肯定没时间打电话。

打通了,响了好久,有人接了电话。

“你是哪个?”一个四川口音的女人接的电话。

“我是徐小胖,我是打错电话了吗?”徐小胖赶紧用普通话回答。

“是三弟啊!没打错电话,妈在喂猪,爸和你大哥去地里背地瓜去喽!要我去叫妈妈不呢?”

“三弟?!”徐小胖瞬间没反应过来,听了后面的话,总算明白了,心里大喜,原来大哥媳妇儿没跑。

“你是大嫂啊?不好意思,没见过面,你和我大哥结婚我也没能赶回来,没什么事,我明天就从坐飞机出国了,你跟妈妈讲一下,我到了之后会给家里来电话的!”

“一家人,没得关系!你要出国啊?真厉害!我就跟听你们村里人讲,你从小读书读得好,有出息!将来我们也得沾光嘛!”

“呵呵,这个……我从小就是个书呆子,只会读书。”

“读书才能有大出息嘛!不读书就只能出苦力气,现在出苦力挣不到钱呢!还是读书好,工作好,钱也好挣!”

“大嫂,太晚了,不多聊了,我要早点睡觉,明天一早还得赶飞机!你给我妈,我爸和大哥都说一声就行了。”

“要得!你路上注意安全,在外面注意身体,跟家里常联系!我们会操心你的!”

“好的!挂了。”

挂完电话,徐小胖忍不住笑出声来,也没搞明白是什么回事,搞了那么大个乌龙。不管怎样,那个女人没跑,那么大哥就算是真的成家了。而且从电话里可以听出,这个大嫂机灵干练,如果能真心留下来跟大哥过日子,也还真的大哥的造化。可以安心睡觉了,而且出国本身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徐小胖很快睡着了,不过刚睡着,他竟然梦到了白莲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